【尋找范爺】這些年的范冰冰

本文來源: AI財經社(微信id:aicjnews)

作者:董雨晴、裴晨昕

好萊塢電影人向來鍾情二戰主題,傾慕它在政治、科技、人文等全方位的傳奇性,二戰成為人類歷史上的第一題材。

人們時常銘記這場戰役對“新好萊塢”的意義,它摧毀了除好萊塢以外的法國、意大利、德國乃至蘇聯的電影工業,真正優秀的歐洲電影人,遷移至加利福尼亞州的洛杉磯郊外,在那裡建立起新的秩序。

破而後立,用來形容當下中國的影視娛樂圈同樣貼切。

由明星片酬引發的“稅務”嚴查,邊界已經擴展到整個娛樂產業鏈,個人工作室和宣發公司成為查辦重災區。

徵稅點預計從此前的6%一舉上升到42%左右,或許還要補足2018年1月到6月的應繳稅費。

  范冰冰陰陽合同案爆發後,中國娛樂圈的稅務大地震才剛要開始。

早在5月底,崔永元爆出陰陽合同之際,就有一位接近崔永元的人士告訴AI財經社,地方稅務部門對於明星天價片酬早有微詞,如果說崔永元是這次事件中的一把槍,擁有天價片酬的明星就是要打的出頭鳥。

范冰冰成為這場動亂的漩渦中心,她可能還在後悔,5月24日那天晚上,如果她沒有發那條“武月很開心”的微博,也就不會把戰火引到自己身上。

▲自6月2號以後,范冰冰再沒更新過微博

8月11日,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三家視頻網站聯合六大製片公司發布聯合聲明,共同抵製藝人“天價”片酬現象,共同抵制偷逃稅、“陰陽合同”等違法行為。聲明中指出,藝人單集片酬(含稅)最高不得超過100萬元人民幣,總片酬(含稅)不得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

聲明著重強調,片酬相應產生的稅費由演員方承擔。

  中國三大視頻平台、六大製作公司聯合聲明:單一演員片酬最高不超過人民幣五千萬。

在“天下苦秦久矣”的行業沈痾被剜去之前,還有稅務嚴查的靴子尚未落地。

范冰冰急於從大眾視野中“消失”,從那些原本她該高調出沒的場所、各種影視劇作、商業廣告甚至是社交網絡中隱身。

當整個行業遭遇高壓,冰冰把自己變成水,隨波逐流,潛到最深處。

01

商業拋物線 

郭敬明第一次因為別人的負面信息而焦頭爛額。

由郭敬明執導的電影《爵跡2》原定於2018年7月6日全國正式上映,這部拍攝於2015年的國產CG電影,因第一部口碑過差——豆瓣上過半人數打出1星,第二部的上映日期比計劃晚了一年。

郭敬明費大力氣修改了劇本和後期,試圖講出更完整的故事,做出更能說服大眾的CG效果,以證明自己還有做導演的本事。“兩年後,再一次發布爵蹟的預告片,心情更緊張,也更複雜了”,郭敬明在自己的微博中這樣寫道。

世事難料。距離上映還有一個多月的時候,影片的出品方樂創文娛(原樂視影業)官方宣布《爵跡2》臨時撤檔,解釋是因製作問題。但知情人士告訴AI財經社,不能上映是因為主演范冰冰,再上映時間暫時還沒准信。

“哭一鼻子能通融嗎?”郭敬明有過這個打算,但隨著時間的推進,解封令始終沒來,他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據前述知情人士透露,《爵跡2》有可能採用CG技術換掉范冰冰的臉部形象。

▲原本定檔7月6號的《爵跡2》也不知何時才能再上映

同樣由范冰冰參演的、原定於8月17日上映的影片《大轟炸》官方宣布改檔10月26日,海報演職員表中“范冰冰”三個字已經消失了。“《大轟炸》劇組是本次事件受災狀況最嚴重的,這個片子的原製片人施建祥此前跟崔永元交情不錯,但在快鹿集團的詐騙事件之後,就出逃了”。前述人士透露。

范冰冰自己更是損失慘重,由范冰冰主要投資、擔綱主角的古裝劇《巴清傳》至今沒有確定播出時間,一位參與《巴清傳》廣告招商業務的負責人告訴AI財經社,“廣告商們已經撤資了,衛視那邊或許也要退片”。

此前,《巴清傳》男主角高雲翔深陷澳洲性侵案在澳洲取保候審,致使《巴清傳》能否播出一直懸而未決,網絡上一度流傳范冰冰男友李晨補拍高雲翔戲份的照片。

現在看來,補拍也於事無補了。

公開資料顯示,《巴清傳》投資達5億元,首輪版權費賣出了9.15億元,一旦退片,結清的版權費用要悉數退回,5億投資款則由出品方自己承擔損失。該片主要出品方唐德影視股價自5月底崔永元爆料後一路下跌,市值從75億元跌到如今的35億元。

范冰冰曾是活躍的微博玩家,失眠發自拍,睡前發自拍,吃水果也會發自拍,還有無聊到數雙眼皮層數的自拍。如今,她的微博更新停留在6月2號,內容有關公益。她最新的微博動態是在7月26號點贊過一條公益消息。范冰冰工作室的微博還在更新中,但內容也僅限於公益。

在范冰冰擁有6269萬粉絲的微博主頁中顯示,她的微博昨日閱讀數連續一周小於1000,明星實力榜內地榜排名第526位。

顯然,范冰冰被網絡限流了。

在這一切發生之前,范冰冰是一個最會經營商業的明星標杆,過去五年,范冰冰蟬聯福布斯中國名人榜第一名,2017年,范冰冰的收入達到3億元。

范冰冰工作室的合作方之一趙軍告訴AI財經社,“我現在只能等”,此時他原本應該收到一筆之前的項目結款,但范冰冰那邊既沒有打款,也沒有給出更多的具體解釋。趙軍只知道,范冰冰工作室目前的業務全線暫停了,“目前官方對於這事情都還沒有一個準確的論調,大家誰也不會吭聲,即便是對自己人,范冰冰工作室什麼都不會說”。

與范冰冰工作室有工作往來的王思誼則心存希望。他向AI財經社透露,截至7月30日,范冰冰的日常工作還在進行中,剛剛給一本時尚雜誌拍完封面,“我想範爺應該沒事吧。”

他不清楚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只覺得輿論的力量太強了,“我剛給范爺的商業活動走完合同流程,對方剛給范爺這邊付款完畢,如果真的有事的話這本雜誌也不會找她拍封面了。”他自言自語道,又似乎不太確定,“對嗎?”他問道。

  中國影視股全線大跌,起底范冰冰「她的商業王國及幕後資本玩家」。

02

從金鎖到范爺

范冰冰已經不算年輕了,1981年出生於山東青島的她,張揚地喜歡著粉嫩的HelloKitty,但在形像上早已和少女感劃清邊界:即便不穿高跟鞋,1米68的個子還是比我國男性平均身高還要高出1厘米(據《中國居民營養與慢性病狀況報告(2015年)》),一頭海藻般茂密的秀發,紅唇和眼線一樣勾勒得棱角分明。

雙開門化妝櫃中琳瑯滿目的護膚品和堅持一年700張面膜的習慣為她保持住了臉上的膠原蛋白;每次出外景,墨鏡口罩帽子一樣不少,SPF50的防曬霜還要再塗10層,近乎變態的防曬習慣為天生白皙的她保留住亞洲人少見的冷白膚色。

80年代的中國影視圈盛產才華與美貌兼備的女演員,那是一個沒有美顏和PS的年代,演員們樸實無華的面孔裡透露著青澀和純真。

12歲的范冰冰就夢想著成為一名演員,“通過演繹別人的生活來體驗他們的喜怒哀樂讓我著迷”,儘管她的母親一再反對,理由是女孩子應該低調、走入大學的殿堂。

▲范冰冰上學期間也曾客串過一些小角色,但都沒有激起水花

16歲時,范冰冰中專畢業,從上海師範大學謝晉影視藝術學院走出,正式入行,次年,17歲的“金鎖”紅了。當時,范冰冰的片酬是1800元一集,《還珠格格》最後拍了20集,用時半年,她拿到36000元片酬。那一年,國家統計局公示的年度累計人均收入是5400元。

這已經是一份可觀的收入了,演員藝人在那個年代已經足夠光線亮麗,電影票只要5分錢一張,電影院門庭若市生意興旺。但范冰冰完全無法就此滿足,瓊瑤屢次三番在採訪中言道:在我眼中,范冰冰就是個丫鬟。

“丫鬟”絕不能匹配范冰冰的巨大抱負。拍完《還珠格格》後,她和家人一起籌了20萬違約金,與瓊瑤解約,決定進入影壇,成為一名真正的演員。

恰逢90年代國家電影部門施行改革。1994年,國內最早的民營電影公司華誼兄弟誕生了,范冰冰投身麾下,成為金牌經紀人王京花手下的簽約藝人,自此開啟與華誼福禍相依的命運。

千禧年前後,第五代導演們相繼交出了自己的成名作,第一部全球放映的國產片《英雄》開啟了中國的商業大片時代。

也是在這時候,范冰冰走到與崔永元交集的起點。在華誼出品、馮小剛導演電影《手機》中,范冰冰飾演武月,與葛優搭戲,並憑此獲得了第27屆大眾百花獎最佳女主角獎。

除了這部在日後引發軒然大波的《手機》,實際上,委身華誼的大多數時期,范冰冰常年混跡於準二線陣營,前後在《小魚兒與花無缺》《大唐芙蓉園》等作品中出演配角,這完全無法滿足范冰冰的演員夢。因為難從當時華誼一姐李冰冰手中搶奪資源,與華誼合約到期後,范冰冰終於決定單飛。

那幾年,許多藝人從大經紀公司解約,嘗試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范冰冰敢為人先做了第一個。“第一個吃螃蟹當然會扎到嘴,但扎到嘴蠻爽的,我想以後我還有新的、更有意思的嘗試。”她說。

明星工作室開啟了一份全新的商業模式,這意味著明星自己可以吃下絕大部分的片酬,也擁有更多的談判主導權。也正是從這一年起,范冰冰的商業代言、演藝合約進入了騰飛期,收入直線上升。

同一時期,天時地利人和的范冰冰迎來了知己。在微博上寫下“要和范冰冰做一輩子好朋友”的導演李玉為其量身打造了多部電影,主要是最能獲學院派認可的文藝片。《蘋果》《觀音山》《二次曝光》《萬物生長》多部合作後,李玉把范冰冰一舉送到了歐亞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的寶座上,范冰冰幾度在公開場合親吻李玉,買下豪車送給這位幫助自己改命的知己。

▲李玉鏡頭下的范冰冰

在那名利齊飛的階段,明星工作室模式也意味著合理開啟了“避稅”的潘多拉寶盒。

經由理財顧問的指點,明星個人名下註冊多家公司,將業務層層周轉,最終使其個人納稅達到一個極低的稅點。

過去5年,范冰冰蟬聯福布斯中國名人榜第一名,2017年,范冰冰的收入達到了3億人民幣。

據王思誼表述,范冰冰工作室中負責經紀業務的人員共有5個,“一半負責國內業務,另一半負責國際業務,穆曉光是總負責人”。

據第三方信息查詢平台顯示,范冰冰名下有多家公司,其中任法人的共五家,此外還入股7家公司,任9家公司高管。

據AI財經社查閱,在崔永元微博曝光的陰陽合同照片中,乙方欄中出現的正是范冰冰任法人的無錫美濤佳藝影視文化工作室,聯繫人一欄則是她的經紀人總管穆曉光。

照片顯示,1000萬元的陽合同用以報稅,1000萬元走勞務報銷並繳納個人所得稅,剩下6000萬元則通過第三方丙方周轉入藝人工作室囊中。共計8000萬元的款項,出演時間是4天。

在國際市場中,戛納紅毯一直是范冰冰的重要秀場,也是開啟她商業代言大門的鑰匙。2010年,范冰冰身著青花瓷“龍袍”首次踩上戛納紅毯,一戰成名,自此進入國際視野,開啟9年大紅大紫的商業征途。

那一年,戛納電影節贊助商歐萊雅高層被身著龍袍的女星震懾,雙方正在商談的代言尚未到合同執行日期,高層已迫不及待邀請她參加戛納的地面活動。

此後歷年,“仙鶴大被單”、“中國瓷”、“仙女裙”、“蛋糕裙”……范冰冰從未在戛納紅毯缺席,精湛的紅毯觸覺讓她輕鬆的從國際明星身上奪走閃光燈。這當然意義非凡,她身上背著的品牌代言足夠她在戛納紅毯上拼命招搖。

▲把野心穿在身上的范冰冰在紅毯上所向披靡

毯星對藝人而言並非一枚好標籤。2015年,王思聰在微博開砲,諷刺毯星無作品不會演戲,並將矛頭直指范冰冰和張馨予。曾宣言“不嫁豪門,因為我就是豪門”的范冰冰回應王思聰稱:“你找你的爸,我干我的活,我們都算自強不息”。

這正是范冰冰,曾經,在輿論面前,這位給自己生活打10分的女性從不示弱。戛納龍袍秀後,網友評論都是“範爺V5”,此後8年,這位女星是江湖圈中的範爺。

2013年聖誕節,範爺加入微博,配圖是一張挽起髮帶、策馬奔騰的劇照,“我已擺駕回宮,從今天起,我就住在自己的福安(FAN)殿裡了!今天聖誕節,馬上有範(飯)!從此后宮三千萬,大家都不會餓著哈!”文字後面,是范爺標誌性的大笑表情包。

在成為範爺的龍袍之戰前一個月,范冰冰御用化妝師卜柯文問她,你有表現欲嗎?

她說,“有。我從12歲就知道自己萬眾矚目了。”

說這話時,她將黑色長髮撥到另一邊,“很小我就想騎車,吹著頭髮拉個風,結果每天被男生爆掉輪胎,做不了風一樣的女子,就很沮喪。哈哈。”她的笑聲豪邁,跟柔美的外表相反,有一種不管不顧的力量感,“要是戰戰兢兢我們就沒法工作了。這就是我的龍袍,是我想要的。”

03

尋找范爺

她曾是隨處可見的。當范冰冰工作室的成員下班,頂著夜幕回家,抬頭一望,大廈上巨幕廣告中就是一席紅裙的老闆,神采奕奕地凝視著他們。

在戛納克魯瓦塞特大道上的標誌性建築——卡爾頓洲際酒店裡,有一些致敬第七藝術的個性化套房,其中,范冰冰套房是該酒店第一間以亞洲女演員命名的套房,與格蕾絲·凱利套房,肖恩·潘套房一起位列戛納。

但如今她“消失”了,就連業內都不知道她的消息。當我們幾經周轉打探,試圖找尋范冰冰的下落時,不少影視業的業內人卻來反問,“聽說范冰冰被限制行動了?你調查的怎麼樣了?”有些人則告訴我,應該去問那幾位製片人,他們跟范冰冰工作室都曾有過一些合作。

根據工商局註冊信息,我們探訪了范冰冰工作室——北京美濤中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北京朝陽區二環附近某大廈1068室即為該工作室註冊地點。在一樓大廳的公司列表銘牌上,並無1068的公司銘牌。

▲位於大廈10層的1068室顯示這裡曾經熱鬧過。

辦公室正對入口處的一面落地鏡上貼有范冰冰卡通畫像,附有“范冰冰工作室”的文字介紹。工作室內兩側掛有范冰冰畫像、電影海報等,左邊靠牆處陳列著一排用防塵罩包裹住的戲服,有的還注有“妃子”字樣。

有大廈工作人員介紹,該工作室在兩三年搬走,已無人辦公,現在作為庫房在使用,偶爾會有三五個人挪東西過來。“公安局今年還來找過資料。”該工作人員透露。

隨後,我們來到范冰冰任法人的北京美麗宮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工商局的註冊信息顯示,該公司位於北京朝陽區某大廈11層的“安貞孵化器”。我們詢問了在此孵化器內辦公的多位員工,受訪者均表示從未聽說該樓層有文化公司。

第三站是崔永元微博中曝光合同乙方欄中的地址,范冰冰任法人的無錫美濤佳藝影視文化工作室。那是北京三里屯盈科中心的某個辦公樓,我們問大廳的工作人員,“請問范冰冰工作室應該怎麼走?”他條件反射般,一秒未遲疑反問道,“你是問恆大影視嗎? ”

恆大影視隸屬於恆大文化產業集團,是范冰冰工作室的重要股東之一,此前參與過多部范冰冰工作室出品的作品投資,包括遲遲無法播出的《巴清傳》。按照工作人員的指示,我們找到了恆大影視的辦公室。那是一間電梯直通入戶的辦公室,恆大影視的工作人員正在開會。

“范冰冰偶爾會到這間辦公室來,連門口擺的那面鏡子都是她專門挑選的。”一位大廈工作人員指著恆大影視辦公室門口,告訴我們,這就是范冰冰工作室現在的辦公地點。

如今,范冰冰的去留也像是一面鏡子,映照著整個影視行業的過去和未來。

作為內地第一代流行文化偶像,出道22年的范冰冰是為數不多一直紅到現在的。

2015年,范冰冰接受《南方人物周刊》採訪,說自己是為數不多控制住了後來命運的人之一。

“其實我們都是大浪淘沙的時代產物。我運氣挺好的,趕上了第一批偶像文化,在浪潮中堅挺了20年。”范冰冰承認,過去的20年是個特殊的時代,它要過了,也必須過了。以後中國的偶像文化也許會像日韓那樣進入快速消費換代時期,每個明星也許只能紅兩三年就要淡出。

“接下來游戲規則不一樣了。你也要考慮你要不要繼續玩這個遊戲。”范冰冰說。

04

范爺大樹背後的森林

某種意義上而言,大眾對范冰冰其實知之甚少,除了“范爺”的名號,只認識她的臉,評價也止於美、白二字。

真實的范爺成長於一個和美的中國家庭。父親范濤早年在海軍部隊服役,母親張傳美是一位舞蹈演員,二人後來都成為煙台港務局的文化干部。耳濡目染中長大的范冰冰一直想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演員。她說演戲令自己著迷,對現狀打10分的她,僅剩的抱負是“真心希望我可以扮演各種角色”。

她努力過。和李玉合作的幾部文藝片雖然獲得學院派肯定,但在大眾市場上並無水花。2016年,范冰冰終於等到了“李雪蓮”這個不太“偶像”的角色,一個打扮樸素的村婦形象。為此她增肥了10斤,堅持從農村收舊衣服洗乾淨做戲服,希望達到混進群演中都不會被別人認出來的效果。

那屆聖塞巴斯蒂安電影節開幕式恰逢范冰冰生日。站在開幕式的舞台上,范冰冰許了一個願望,希望捧回一個沉甸甸的生日禮物。最終,手持銀貝殼獎杯,聚光燈下范冰冰深情地擁抱了馮小剛,雙唇深抿,眼眸下垂,她想哭,但她最終還是綻放了一個略顯自信的笑容。

她以為自己可以跟那隻“名貴花瓶”說再見了。

<

兩個月後,馮小剛憑藉《我不是潘金蓮》獲得了第53屆金馬獎的最佳導演獎,在台上領獎時,他說:“感謝劉震云為我們指明方向,感謝冰冰一個明星來演文藝片,基本不收錢,我也希望女主角能夠鼓勵她……”

畫面切向在台下熱烈鼓掌的范冰冰。原本笑彎的雙眼、上揚的嘴角,在聽到馮小剛那句“冰冰一個明星”時,瞬間僵硬。很難說,是未能斬獲金馬最佳女主更令她失望,還是那隻“名貴花瓶”又在心頭閃現更讓她傷心。

在回答“抱負和天賦哪一個對成功更重要?”時,范冰冰回答都重要,“最重要的是有著強烈的決心,始終堅持目標不動搖。”

即使笑容僵住,堅定不移的范冰冰不會沉溺於傷心。

她在今年加盟了金牌導演西蒙·金伯格的新片《355》,與其餘四位全部獲得過國際A類電影節大獎的女星搭檔,組成一隻間諜特工隊。

在官方放出的定妝照中,范冰冰夾在佩內洛普·克魯茲和瑪麗昂·歌迪亞之間,側身凝視鏡頭,面無表情,眼神堅毅。

“能打”“不輸”,照片下是少見的清一色讚譽。

這是她“消失”前的最後一次公開國際亮相。

由明星片酬引發的“稅務”嚴查邊界已經擴展到整個娛樂產業鏈,個人工作室和宣發公司成為查辦重災區。徵稅點預計從此前的6%一舉上升到42%左右,或許還要補繳2018年1月到6月的應繳稅費。

遠在浙江省東陽市的橫店影視城依舊人來人往。在消息發出幾天后,8月8日下午,橫店地方稅務部門組織了影視公司的討論會,一方面跟影視公司的負責人探討商量對策,另一方面則仍舊在跟上級主管部門溝通。

“橫店那邊大部分該簽合同的業務都還沒有簽,因為無法確定最終稅收政策是什麼樣的”,一位從事宣發工作的人士告訴AI財經社,“誰也不願意去承擔那多出來的部分,你覺得影視公司會多交這部分錢嗎?”。

一位接近崔永元的人士告訴AI財經社,地方稅務部門對於明星天價片酬早有微詞,如果說崔永元是這次事件中的一把槍,那麼那些擁有天價片酬的流量明星、財源滾滾的個人工作室就是要打的出頭鳥。

2007年第一個成立個人工作室的范冰冰、後來年入3億元、蟬聯福布斯中國名人榜首的範爺正是這樣一隻大鵬。

過去兩個月,北京新源南路甲2號華誼兄弟的總部辦公室、中國電影界一年一度的至熱盛會上海國際電影節,乃至影視明星的誕生地橫店影視城,都在感受著不同程度的“震動”。

當感知到情況不妙的時候,平日里爭著上頭條、搶熱門的明星們突然間都開始偃旗息鼓,“今年上海電影節期間就有這個感受了,請明星來參加活動,最終很多人都沒來”。一家電影公司的員工告訴AI財經社,“本該熱鬧的場面弄的冷冷清清的。”

平時爭搶微博熱搜的各線明星甚至忌憚在這個時期登上排行,偶有分手、出軌等消息被送上熱搜,粉絲也會暗自揣測有幕後黑手想將自家偶像在風口浪尖推出祭旗。

2015年,劉曉慶將自己的隨筆出版成文,命名《人生不怕從頭再來》,她用金色的馬克筆在扉頁簽下“范冰冰存念”,送給新一任的“武則天”。范冰冰很是喜歡這份禮物,她還拍了一張內頁圖po在微博上,說自己敬佩這個“如水一樣偉大的女人。”

歷史偶爾會有重影,2002年7月24日,當紅女星劉曉慶因涉嫌偷稅犯罪,被依法逮捕,在經歷了422天的牢獄生活後,劉曉慶被取保候審同時向稅務部門補繳了稅款。

後來,范冰冰主演的電視《武媚娘傳奇》因畫面裸露被停播,她自拍微博配文字“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留言板裡一片聲援。範爺從不認輸。

但這次不一樣。在經歷了懸崖下跌式的74天后,目前的封殺已成定局,這個無所畏懼的女人還是學會了明哲保身,對外三緘其口。

“范冰冰到底怎麼樣了?應該是被封殺了吧?”,一時間,“尋找范冰冰”成了明星藝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同行們也在尋找答案,有的是真心與其交好,更多的則是在試探風聲。

8月11日,三大視頻網站攜手六大製片公司聯合聲明抵制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同一天,首都廣播電視節目製作業協會9家會長單位也發表《關於加強行業自律遏制行業不正之風的倡議》。


▲8月12日,匯集了博納影視、橫店影視、唐德影視、新麗傳媒、正午陽光等400餘家影視企業的橫店影視產業協會也發表了《關於“加強行業自律、規範行業秩序、促進影視精品創作”的倡議》。

  中國三大視頻平台、六大製作公司聯合聲明:單一演員片酬最高不超過人民幣五千萬。

這幾份聲明和倡議的主要內容大同小異,無外乎號召全行業一同遏制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等問題,劃定片酬上限,強調演員自行承擔稅費。

牽頭振臂高呼的會長單位,正是范冰冰的老東家、崔永元手撕馮小剛源頭的華誼兄弟。

行業苦片酬久矣。沒有高片酬,請不來票房保證演員,製作費可能打水漂;但片酬比例過高,製作成本跟不上,影視質量也無法保證。兩害相權取其輕,最後,大家還是默認了簡單粗暴的明星帶流量模式,一邊掙著薄利,一邊承擔罵名。演員們一邊享受高身價,一邊也承受演技質疑。

蜜糖與砒霜一起服下,都在質疑,卻無人可憑一己之力改變。

在一切猜測與詆毀面前,范冰冰正試著讓自己變成水,隨波逐流到最深處。在沒有獲得那個她終其一生都在追尋的讚譽之前,她是說什麼都不會放棄的。

當年那襲華美的龍袍,如今更像一棵招風的大樹。在她身後,已有z姓男演員開始自降片酬,從8000萬降到2000萬。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