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本文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微信id:jjbd21)

(本文綜合自:每日經濟新聞—城市進化論(urban_evolution;朱玫潔)、中國新聞周刊(chinanewsweekly;萬霽萱)

清華北大本科畢業可直接落戶上海,網友們吵翻了…

2018年8月3日,上海學生就業創業服務網公佈了《2018年非上海生源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進滬就業申請本市戶籍評分辦法》。

儘管標準分仍為72分,但今年的政策中新增加了這樣一條規定:北大清華本科畢業生可直接落戶上海。

  會讀書會考試超有用:北大清華本科畢業生,可直接落戶上海。

對此,網友們評論的畫風是這樣的: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當然,爭議也不小,有人認為這是唯學歷論的表現,甚至是對非清北畢業生的歧視。

另一種觀點則說,清華北大此次只是作為本科階段為一流院校的畢業生,直接落戶政策的一個試點,解讀時無需放大。

對此,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上海和北京相關專家解讀政策,受訪的一位上海專家認為,這是上海參與“搶人”大戰的信號,希望未來能在清華北大試點後,將政策擴大到更多985高校。

  中國60城搶人大戰:四倍薪水都不如落「戶」為安。

也有學者認為,不反對以學歷來分層吸引人才,但此政策存在對非清北名校的歧視。

種種聲音背後,我們卻嗅出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味道:

第一,直接跑到北京地盤上搶人,上海到底有多麼“飢餓”?

第二,既然如此“飢餓”,那為什麼還這麼“挑食”?非清華、北大不可?

第三,這是學歷歧視嗎?

第一,為何“飢餓”? 清華北大畢業生,好像不太愛去上海…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圖片來源/ 新華社

先說“飢餓”,“餓”最根本的原因是自己碗裡的東西少、不夠吃。是的,上海對北大、清華應屆畢業生的吸引力比我們想像中弱得多。

根據《2017年北京大學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去年北大所有簽訂三方就業協議的畢業生(包括本科、碩士、博士)中,選擇上海工作的畢業生僅佔2.77%,共67人。

先不說選擇留京的畢業生超過1000人,佔比超過4成,到杭州市、廣州市就業的北大畢業生也超過百人,就連地處西南的成都也吸納了79名北大畢業生,壓了上海一頭。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2017年北京大學畢業生簽約省會城市分佈,來源:《2017年北京大學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圖來自北京大學2017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

那麼,清華的情況會不會好點呢?畢竟上海在智能製造、新能源等高精尖的工科技術方面非常突出。

然而,現實很扎心。

《清華大學2017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顯示,僅4.1%的本科畢業生選擇奔赴上海,而同樣的數據,廣東佔35.4%,浙江佔近8%。

不過,相比本科生,清華的研究生和博士生更願意去上海發展,分別有13.1%的碩士、9.7%的博士到上海就業。

但廣東仍能與其平分秋色,去年有18.2%的清華碩士與8.7%的博士前往廣東。

北京不必說,留京的清華碩士、博士都佔據了半壁江山。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清華本科、碩士、博士畢業生就業地域分佈情況,來源:《清華大學2017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

站在中國教育界巔峰的兩大院校畢業生,比起選擇上海,竟然更願意去廣州、杭州、成都等地發展。

上海不僅“餓得慌”,可能還有點“心裡苦”。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發布的《2018年非上海生源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進滬就業申請本市戶籍評分辦法》顯示,北大、清華是作為一個試點,後續很可能“建立本科階段為國內高水平大學的應屆畢業生,符合基本申報條件即可直接落戶的綠色通道”。

  魔都上海是中國第一大城,卻出不了BAT等巨頭企業,為什麼?都賣了啊!

第二,為啥挑食?
還專挑“清北”這盤菜?

從數據中看,清北學子不那麼樂意到上海。但上海仍很執著地表示:我需要你們!

為什麼上​​海非挑“清北”這盤菜不可?

我們來看看,清北學子畢業後都去了哪些行業。

綜合本科、碩士、博士,《清華大學2017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顯示,清華畢業生就業人數較多的行業前三分別是:

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金融業;

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清華大學2017年簽三方就業畢業生的單位行業分佈,來源:《清華大學2017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

根據《2017年北京大學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北大畢業生就業人員數量前三的行業是:

金融業;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

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北京大學2017畢業生就業單位行業分佈,來源:《2017年北京大學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

綜合來看,清北學子畢業後從事的行業: 

第一是金融業;第二是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

第三是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行業。

這個排名一亮出來,事情就已經很明顯了。

金融業是上海的重要經濟支柱和城市名片。

上海市長應勇在今年年初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今後五年,上海要基本建成與中國經濟實力和人民幣國際地位相適應的國際金融中心。

但隨著大數據、區塊鍊等新興對金融行業的重新賦能,上海一直面臨不小的挑戰。

6月BOSS直聘研究院發布的《長三角地區金融行業人才供需變化與趨勢》顯示,上海高校培養的有技術背景的複合型人才存量不足,整體競爭力弱於北京。

以風控崗位為例,今年以來,上海市金融企業在BOSS直聘平台發布的該崗位中,有30%需要求職者掌握Python、R等計算機語言,而上海滿足要求的人才供需比為0.75,明顯低於北京的0.93。

除了金融,上海在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製造裝備、生物醫藥與高端醫療器方面同樣信心勃勃,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今年要加快培育此類世界級先進製造業集群。

產業發展最需要的是人。

試想,如果這批樂於從事“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清北學子願意到上海發展,上海無疑可向新一代信息技術再邁一步。

另外,清華的雙一流學科生物醫學工程,儀器科學與技術機械工程、熱物理控制科學與工程等,以及北大的傳統強勢學科醫學、化學、生物學等都與上海的目標:“智能製造裝備” 、“生物醫藥與高端醫療器”的世紀級先進產業集群非常契合。

因此,這可看作是上海對精準吸納年輕人才的一種嘗試。

所謂“缺什麼補什麼”。

在上海嚴控城市人口數量、眾城搶人的情況下,上海必須更精準地向自己所缺的“這盤菜”伸出筷子,或許這就是上海式“挑食”。

第三,這是學歷歧視嗎?

在評論中,不乏網友們的質疑之聲。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為什麼歧視清華北大的碩士、博士生?為什麼偏袒北大清華的本科生?

上海你把復旦交大的本科生還放在眼裡嗎?

我不服!”

仔細回味網友們的不開心,看來看去無非是繞著兩個點轉:

其一是戶口。

在網友們看來,上海,這可是魔都啊,我們辛辛苦苦打拼奮鬥得不到的戶口,就這麼輕易地讓北大清華的本科生拿到?

可上海的戶口真的很難拿到嗎?

從2005年開始,上海就開始實行積分落戶政策,最開始是64分,後來變成了72分。所有達到分數的人才都能落戶。

在評分標準中,應屆生根據其學校檔次、專業情況、學習成績、獲獎情況等計算積分,只要滿足積分的要求,不論是在國企還是在民企工作,都可以落戶上海。

據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有朋友在上海工作,她所在律所的上海辦公室,幾乎所有碩士畢業的新人都可以拿到上海戶口。

如此看來,與擠破頭都難以拿到的北京戶口相比,拿到上海戶口的機率似乎大了不少。

讓我們再回到網友們的不開心上:

第二點是,為什麼北大清華的本科生可以直接落戶?

注意,網友們的點在直接。假如你是應屆的清華北大畢業生,你就可以直接落戶上海了。

新規定中真的是這麼說的嗎?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政策中寫到,“符合基本申報條件”的才可以直接落戶,而至於“基本申報條件”包含什麼方面,還沒有具體說明。

也就是說,清華北大的應屆本科生這一身份並不可以直接落戶,你還需要滿足條件,上海才考慮讓你落戶。

因而,上海落戶政策的變動,並非是一個重要的變革,不過因為貼上了清華北大的標籤,才會讓輿論抖了一抖。

清華北大的本科生就一定是人才嗎?

經濟學家斯賓塞曾提出這樣一個理論—— 教育信號傳遞。在他看來,大學教育把人劃成三六九等後,向用人市場傳遞價格。

這也是為什麼在“搶人大戰”中,上海對清華北大本科生的身份如此看重的原因。

當沒有可能進行最精細的篩選時,品牌的力量不會讓你失望,相信名校,不失為最快捷,也是最有效的辦法,畢竟清華北大出現人才的概率遠超一般學校。

能考上這些學校的學生們,都是站立在各個省市金字塔頂端的位置,不首選相信他們,那還能去相信誰呢?

新規定一出,儘管不少人曾批判這是對學歷的歧視,但不可否認,強調北大清華的本科學歷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讀書無用論”,帶來積極的社會導向。

上海挖北京牆腳,如何挖得動?

有人說,上海的這一招,是赤裸裸地挖北京的牆角,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挖?

在這波信息產業的發展潮流中,上海並不算有優勢,這一點被外界詬病已久。

正因為缺了華為、阿里巴巴這樣信息產業巨頭,在城市對相關專業畢業生的吸引力上,顯得比深圳、杭州略遜一籌。

事實上,根據上述兩份報告,僱用清北學子最多的企業就是華為,2017年共204位清北學子去華為工作,其餘錄取清北學子人數最多的私企分別是是騰訊、網易(杭州)、廣州博冠信息科技(網易遊戲)、阿里巴巴。

上海的互聯網旗手一時還沒出現,有可能扛旗的是最近站在輿論風口的拼多多。

那麼,上海靠什麼來吸引清北大學生?答案簡單粗暴:直接落戶。

本科就讀於清北的應屆生只要順利畢業,並被符合基本條件(企業註冊資金達100萬)的上海用人單位錄取,就可直接落戶上海。而其他畢業生,按照一系列打分規則,獲得72分以上才能直接落戶。

算了一下,就算畢業院校一流,也得再拿點市優秀三好學生、建模競賽、大學生英語競賽等加分獎項才穩妥。

橫向對比也許差距並不明顯,那麼請感受下,另外一波與清北畢業生一樣享受直接落戶都是什麼樣的人才?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一句話,上海這次拿出了十足的誠意。

也正是這種直接落戶條件之間的巨大差異引起網上的爭議,不過,這個政策還是理性的。

目前,上海的居住證政策已經比較完善。戶口對於清北本科畢業生來說,最大的利好應該是小孩上學的便利、單身也可買房、買車不用等三年(上海非戶籍人口拍滬牌需要持續繳滿三年社保)。

但實際上,以本科生畢業為例,21、22歲的年輕人,小孩應該不在三、五年的計劃內,依靠自己或家人在上海買房並非易事,此外在地鐵網線最密布的上海,畢業三年內買車也不是剛需。

所以,上海戶口給予清北人才的優惠,很大程度上需要他們在上海真正能站穩腳跟才能享受。

直接落戶政策表明的是一種態度:你可安心來這片土地上奮鬥,沒有後顧之憂。不用努力幹了幾年之後,卻因為小孩上學不方便等因素而返鄉。

這兩年,“逃離北上廣”的口號隔三差五就會在網上輪播一番。北上雙城對於外地年輕人來說,橫在路前最大的兩座山,無非是房價和戶口。在北京,即使是清北人才,落戶仍有一系列條條框框。

比如2018年《北京市引進非北京生源畢業生工作管理辦法》第十三條:原則上應具有研究生學歷。引進當年博士研究生一般不超過35周歲,碩士研究生一般不超過27周歲。其中,教育、醫療衛生系統引進碩士研究生一般不超過30周歲。

這樣一對比,上海此次確實為清北人才、尤其是本科生提供了一張更誘人的入場劵。

雖然看似輕鬆入場,但這條路仍充滿挑戰,需有能力應對競爭和高額生存成本的人,才可能走得下來。

如果這次試點順利,未來,上海可能會面對更廣闊範圍的高校開放綠色通道。

可以想像,未來上海的人才資源將進一步快速充盈,優勝劣汰也將更加激烈。

魔都急了,為什麼清華、北大畢業生不願去上海?

閱讀原文

  漫畫 / 作為中國大學畢業生,你要往哪裡去?
  在中國如何挑選大學?寧去一線211,別去18線985。為什麼?
  畢業季在即,中國各大城市展開「搶人大戰」;2018年有820萬中國大學畢業生進入社會。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