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貸】外媒:中國年輕人正帶領國家走向危機。年輕人:這鍋我們不背。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

英國《金融時報》(FT)援引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ICC)投行的數據報導,中國年輕人開始靠貸款生活。

居民未償消費貸款總額今年增加了40%。

主要債務額是上世紀90年代出生的年輕人欠下的。中國千禧世代(Millennials)信奉需要“在當下”消費的結果是他們積累起無力償還的龐大債務。

上海外國語大學(SISU)校園入口處懸掛著一幅大型招貼畫,上面寫道:最新款的蘋果iPhone智能手機可能是承受不起的負擔。

這幅招貼畫警示大學生,任何民間貸款約定的年利率都不得超過36%。

但即便是在這種條件下,無抵押無擔保的任何目的小額貸款也可能把大學生們逐入債務泥潭。

這種聲明出現在中國所有大學中不是毫無緣由的–過去幾年來,大量滋生的信貸機構和小微金融機構瞄準的就是大學生,向他們出借高利貸,而大學生們則開心地縱情消費。

從歷史上來說,在中國靠借貸過活是可恥的。更何況,中國人素來都盡量努力攢錢,以應付艱難的日子。

在快速經濟增長年間長大的一代人雖然比父輩快速致富,但依然對未來沒有信心,他們試圖創造“安全枕”。他們為子女教育、購房、醫療、額外的退休金而攢錢。

但當“千禧世代”開始進入消費市場後,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通常來說,千禧世代是家中的獨子(獨女),他們從嬰幼兒時期就習慣了父母無微不至的關懷和呵護,培養起了消費行為。他們的形象代表是最新款的智能手機、大牌衣服,社交網絡中的星巴克咖啡館自拍。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劉英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在這種情況下,信貸機構急於出手相助。

她說:“這也是中國科技金融發展進步的表現,發展中國家居民的金融意識正在發生根本性轉變。由於科技金融的發展, P2P、移動支付、第三方眾籌等都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為人們的消費帶來一定的滿足。尤其是十九大中提出的,目前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消費信貸的增長,其實是就很充分的體現了人民對於美好生活的嚮往。

當然,隨著消費信貸的增長,無論是科技金融、個人信貸還是其他的消費金融貸款,我們都要防範和嚴控貸款不良率的問題,不能入不敷出,一定要在有償債能力的前提下借貸,才能可持續發展。”

主要的圈套正好就在這裡。年輕人目前基本上還不怎麼具有金融經驗,卻不假思索為進行高消費而藉高利貸。當需要還錢時,他們就從其它高利貸金融組織再籌資金。

買入的蘋果iPhone智能手機,最後滾成了幾萬美元的債務,這種案例並不罕見。媒體經常有報導稱,大學生因無力償還債務而企圖自殺。

從另一方面來說,中國政府早就試圖使內需成為經濟增長的引擎。因此,千禧世代似乎應該成為正在形成的消費社會的主力軍。

但問題在於,這種消費增長依靠的卻是信貸負擔。

按照中國西南財經大學的(Southwestern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的資料,截至2017年年底,中國家庭債務總額達33萬億元,佔GDP的比重是40%。雖然仍比歐盟(60%)和美國(80%)低,但高於大多發展中國家。

從另一方面來說,中國這個指標從2011年起增加了一倍。有理由推測,考慮到中國政府宣布集體去槓桿(leverage,佔GDP的170%)運動,信貸組織開始更願意提供消費貸,那麼中國的家庭債務仍將快速增長。

按照國際清算銀行(英語: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研究報告,如果家庭債務總額佔GDP的比重高於60%,那麼消費將大幅縮減。要知道屆時人們的主要收入都用於償還貸款了。

在這種情況下,基於內需的經濟增長模式可能沒有生命力。所積累的天量貸款與經濟增長急劇放緩一道兒,可能引起借貸自然人債務違約的浪潮。

從P2P網貸市場上的情況來看,這是一目瞭然的。

在過去兩個星期來,一共有57家P2P網貸平台關閉。

2018年6月份,共有80家P2P網貸平台關閉。P2P網貸平台崩潰有兩個原因。

首先,中國政府此前宣布的去槓桿運動和打擊影子銀行減少了借款人債務再籌資的可能性。

其次,中美貿易戰等外部經濟原因也反映在商務活躍度上。結果是債務違約數量的上升。據官方數據,P2P網貸平台行業的未償還債務數量增至8%,相當於傳統銀行業的4倍.

專家們指出,不仔細評估貸款風險的借貸行為,不僅可能導致借債人的悲劇性後果,也可能導致全國整個金融系統的悲劇性後果。

在美國,徵信系統在幾十年前問世,大多居民擁有信貸歷史。即便如此,所累積起來的大量次級貸款仍然導致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的爆發。

中國祇有3.2億人擁有信貸歷史,其他人都是非傳統信貸機構的潛在客戶。這些信貸機構如何開展風險評估,當大量借債人的債務償還期限到來時將發生什麼事情,目前仍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

閱讀原文

以下為反駁文:《抱歉,年輕人不背這個鍋》

來源:新京報評論版

作者:王言虎

今天有則新聞完美詮釋了“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這句網絡流行語。

據英國《金融時報》(FT)援引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ICC)投行的數據報導,中國年輕人開始靠貸款生活。居民未償消費貸款總額今年增加了40%。主要債務額是上世紀90年代出生的年輕人欠下的。文章進而暗示,中國年輕人正帶領國家走向危機。

“中國年輕人正帶領國家走向危機”,好大一頂帽子!不過,年輕人似乎並不買賬,紛紛表示,“這個鍋我不背”。

90後的年輕人,是互聯網與市場經濟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他們一方面擺脫了像前幾代人那樣原生家庭經濟狀況普遍不寬裕的狀態,手中的可支配財產多了起來,消費有了底氣。

同時,作為互聯網原住民,他們的消費觀念經過互聯網的拓荒,變得更加開放,日常生活更注重自己的切身體驗與生活質量。所以我們看到一些大學生有了超前消費的需求,不少人開始利用金融借貸滿足購買力。

▲2015年至2017年各年齡消費者消費金額貢獻度

但當這些大學畢業進入社會,他們中的很多人心態又發生了變化。

他們的生活開始變得不容易,房子、戶籍、工作、婚姻、育兒等問題紛至沓來,在中國人務實的觀念傳統下,剛踏入社會的他們不得不著手解決這些問題,而以他們的收入水平,又使他們面臨極大壓力。

此前,一項調查就發現,中國七成“千禧一代”名下有房,比例居全球首位;無房者中,91%今後5年內有購房計劃。而支撐他們購房的,主要來自父母援助與銀行貸款。銀行的貸款,當然使得他們背負上沉重的負債率。討論年輕人信貸壓力,不能忽視這層因素。

實際上,非但不能說“年輕人正在帶領國家走向危機”,反倒應該承認,年輕人恰恰是一個社會進步的根源。

塞繆爾·厄爾曼就曾如此讚譽“年輕人”:“在你我心靈的深處,同樣有一個無線電台,只要它不停地從人群中,從無限的時間中接受美好、希望、歡欣、勇氣和力量的信息,你我就永遠年輕。”

年輕意味著無限活力與可能性,正常狀態下,年輕人的勇氣與力量,恰恰能引導國家走向進步而不是相反。

而如果聯繫眼下各個城市正在開展的年輕人才爭奪戰,就更無法得出“中國年輕人正在帶領國家走向危機”的結論。

質言之,年輕人負債率高就認為他們帶領國家走向危機,既不符合看問題的基本邏輯,也有悖於現實經驗。

產生這樣的錯謬,有時空的隔膜,有對年輕人的偏見,而根本上,是他們沒看到年輕人的壓力和活力,到底來自何處。

閱讀原文

中國校外培訓行業正在降薪、裁員和轉型

xxx

林書豪確診新冠肺炎,有打過疫苗。微博湧入3.7萬留言鼓勵,熱搜第一

xxx

沒有童年、跳水滿分的14歲全紅嬋正獲得各地旅遊邀約,「終身免費遊」

xxx

在中國,如果從3歲開始準備,幾歲可以當上奧運冠軍?

xxx

在人潮爆多的廣州火車站旁開小超市能掙多少錢?

xxx

扳倒吳亦凡的「都美竹」正被多間公司搶注商標,還有人註冊了「吳簽」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