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本文來源:有間大學(微信id:youjian-university)

作者:丘庫

編輯:懶粥

排版:阿梓

隨著許多高校的規模的不斷擴大,一校多區已很是常見。院校為了教學需要,往往會將不同院系或年級分配到不同校區。

它們有的同屬一城,也有的異地分離,有的周圍CBD林立,也有的孤零零佇立在玉米地。

身處在生活便利的校區的那種幸福感大抵相似,而另一群“不幸”的同學又各有憂慮。

對於那些發配到荒僻校區的學子來說,那種“悲涼”的思緒,就好像是“自己經過努力,終於考進了更加深不可測的大山裡……”

蘭州大學榆中校區

上大學像流放是這種體驗

知乎那道“上大學像流放是一種怎樣的體驗”的提問,似乎是專門為蘭州大學榆中校區的學子們準備的。

比起“蘭大”,本校學生更喜歡說自己是“夏大”的。

不是要和“廈大”本尊廈門大學一決高下,而是因為蘭大在2001年建立的榆中校區,就位於市下屬榆中縣的夏官營鎮,距市區約有百里黃沙路。

身處在這四面環山的村落,要是沒有班次珍貴、體驗刺激的校車和駱駝,能不能走出叢叢大山,得看命。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四面環山的榆中校區。

足不出戶又如何?北上廣的車水馬龍,那些都太浮華庸俗。

對於榆中的學子們來說,在萃英山上放風箏、譜戀曲、劈柴、餵羊,時而在山巔面朝黃土思人生,不忘在山下埋頭苦讀拼前程,那才是真正的求學深造和靈魂鼓舞啊。

不過,蘭大前任校長王乘曾表示,蘭大平均每年有36名本科新生退學。只能說,這些同學的境界還不夠,略缺乏仙風道骨的氣質。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蘭大情人坡。

暨南大學番禺校區

郊外生活真的苦

郊區建校區,越搬越偏僻成了不少校園擴建的慣例,地理位置沒辦法改變了,但設施跟不上、生活不便利,才是讓學生們更頭疼的事情。

不久前,一名自稱是暨大番禺校區的學生在微博上發帖,稱校區保衛隊在校內抓外賣小哥,並扣留或沒收外賣,讓一些學生不僅餓了肚子,還丟了飯錢。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暨大番禺校區大門擺出公告,禁止外賣進校。圖/廣州日報

出於安全考慮,不少大學會限制外賣入校。可是暨大番禺學子很無奈,校內飯堂和幾家小型餐廳在吃飯高峰時很難滿足需求,吃完飯想到市區遛個彎,也要深思熟慮一番才行。

來往新造地鐵站和校園的一些小巴行駛距離短、收費高,還常超載。如果不想擠小巴,可能要去嘗試一下秒速五十米的摩的……

孤零零蝸居在深圳的暨大旅遊學院,忍不住跑出來和番禺校區抱頭痛哭:他們都說深圳很好,華僑城很好,然後呢?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暨南大學深圳旅遊學院。

同濟大學嘉定校區

跨個校區何其艱辛

“某日,同濟大學四平路校區大禮堂的《同舟共濟》的演出剛剛開始,有一波學生才陸續走進大禮堂摸黑找座位。這些學生剛從嘉定校區坐校車趕過來看演出。

這一天的校車在17點25分從嘉定校區出發,到達四平路校區時已經18點55分。

看完演出是晚上21點15分,與慢悠悠的在本部生活的同學不同,嘉定校區的同學急匆匆地走出大禮堂,趕去上車地點,在路況良好、有校車直達的情況下,能在晚上十點多回到嘉定…… ”

一名同濟嘉定學子用實際經歷,講述了其跨校區旅途之艱辛。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面積廣闊的同濟大學嘉定校區。圖/中國圖庫

位於上海西北黃渡鎮的同濟大學嘉定校區,西接江蘇崑山,北鄰江蘇太倉,就是離魔都中心遠得很。雖然偏僻,可是學校面積大啊。

據官方數據,同濟大學嘉定校區佔地面積167萬平方米,校內的道路一般寬度在5-7米左右,在該校一名交通運輸工程學院研究生的分析中,“依據人類學家愛德華·霍爾的著作《隱匿的尺度》中提到的理論,這是一個可以打招呼卻較難正常對話的距離。”

長期生活在地廣人稀的空間,有的同學甚至變得非常“社恐”:“後來再去人多的地方,甚至有點害怕,還有點想跑。”

上海交通大學閔行校區

閔大荒啊你人傑又地靈

如果說同濟嘉定是上海的孤獨西北角,那麼交大閔行校區,則在另一頭和同濟遙相呼應著。

因為位置偏遠,交大閔行還有上海西南某高校(shanghai southwest some school簡稱4s)、閔行理工學院(簡稱MIT)、東川路男子職業技術學校等稱號。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上海交大閔行校區的“拖鞋門”。

偏僻是其第一慘,而在這所理工科為多數的大學中,毫無人道的男女比例又是第二慘。

其實,就算幸運找到女友,兩人想在這荒郊野嶺、放眼只有工業園區之地來場浪漫約會,都是個大難題。

不過,這也不妨礙閔行男兒們苦中作樂,2013級軍訓二營十四連就曾為閔行校區創作過一首《閔大荒之歌》,以表對其愛之深切:

閔大荒啊你人傑又地靈,黃浦江的風兒最先吹到你……

你是學習的聖地,大魔都的陽光它最先照耀這裡,閔大荒,閔大荒!

我們不會離開你,生是你的大學僧,死是你的小蜜蜂,除了這裡我們哪兒都不想去……

北京交通大學威海校區

和本部跨省遙望

前邊講的大多是同城不同命,而到了北京交大的威海分校這兒,更成了跨省式遠離。

和其他許多地廣人稀的郊區校區不同,北交威海校區被吐槽的是校園實在太小

學校裡的商店小而且少,甚至價格還貴;校區千來人,社團活動也不多;二期(含體育館等設施)應該在2017年大一入學時建好,如今仍是遙遙無期……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北京交通大學威海校區。圖/bjtu

除了“孤單弱小”,北交威海校區也常常被拿來和同城的哈爾濱工業大學威海校區、山東大學威海校區作比較。

其身上背負的“黑”點一是錄取分比本部低,故學生水平不咋地;二是學費高(6萬一年),一些人是花錢來買文憑的。

不過,北交威的同學也不用太焦慮,不僅僅是貴校,各路分校區遇到的區分看待,向來都不少。

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克拉瑪依校區

孤獨的歐亞大陸中心區

2016年秋季,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克拉瑪依校區正式開始招生辦學,該校區成為克拉瑪依市的首所本科院校,以及蘭州以西唯一的教育部直屬211高校。

當年,該校區面向全國16個省市招生,計劃招六個專業510人,錄取497人,實際報到人數只有461人。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克拉瑪依校區在火車站迎接新生。圖/sohu

在地理位置偏僻這一點上,克拉瑪依穩贏。

別的大學跨校區交通用的是校車,中石油大學的同學可以直接申請開設校機了。

這座位於歐亞大陸的中心區域、泛中亞地區的中心區,且連續4次蟬聯“中國最安全城市排行榜”桂冠的石油城市,是地理中心無誤,可離經濟中心,還是遠了好大截。

而在網絡上關於要不要報考該校區的問答中,不少人抱著“分數尷尬,想上個重本學校;讀個211大學,保研、找工作會容易吧?”的想法報考該校,若真是這麼想,那決定了之後就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中國人民大學蘇州校區

我們真不是“野雞大學”

除了物理位置之慘,還有一種難以擺脫的慘,叫做被誤解的慘

按理說,既有名校光環籠罩,地理位置生活環境也不錯,人大蘇州校區不該出現在慘校榜中。

但由於知名度還不算高,社會普遍對中外合作辦學不太了解,在不少人眼中,這所聽起來有點另類的大學,總被當成“江南四大野雞大學之一”或是“三本院校”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中國人民大學蘇州校區。圖/sohu

其中,對於該校區最大的誤會,當屬人大蘇州校區裡的“中法學院是學法學的”。

實際上,中法學院是經中國教育部批准,由中國人民大學與法國巴黎索邦大學、蒙彼利埃保羅-瓦萊里大學、KEDGE商學院合作創辦的第一家以人文社會科學為主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是隸屬於中國人民大學的非獨立法人辦學單位。

簡單來說,中法學院和人大的其他學院在性質上是一樣的,大家畢業了都拿同一個文憑。而且,中法學院的分數並不低,那些看不起的人,還不一定考得上。

諸位大學城校區

不幸的校區各有其慘,大學城更是另一群數量級的典型代表,在誰更慘的爭論裡,各位“村裡城”都不甘示弱、各有說辭:

武漢黃家湖大學城說,我們這兒真的好遠,光進城就要兩個小時。

上海松江大學城跑過來和黃家湖握了握手,說他們去哪都是兩小時起步。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松江大學城環境好,就是遠。圖/暱圖網

北京良鄉大學城聽到後清了清嗓子:“我們回家坐地鐵最少三小時。”

蘭州榆中大學城面無表情地看著眾人:“你們就知足吧,我們連地鐵都沒有,還不照樣在村里過得有滋有味?”

大連旅順大學城趕緊向榆中發去安慰:“早就放棄進城了,一到寒暑假,學校的小店紛紛關門,想吃東西就自己在海邊釣釣魚,沒在怕的…… ”

你的城,不對,你的村兒是什麼樣的呢?

四年都毀這裡了:中國最慘大學校區

閱讀原文

  盤點2018中國「最差大學宿舍」,孔子的山東是重災區。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