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廈門企業高管罹癌後被大幅減薪新聞,知名陸媒社論:合法,但更要改變。

前情提要:

  廈門某企業高階主管拼戰24年,罹癌後月薪2萬5降為1200,公司依法行事。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廈門一家企業高管尤先生,為公司工作了24年,在三年前他被確診為肝癌,月薪從2.5萬降至1200元。公司方面答覆稱“完全符合法律要求”。

事件引發了輿論對於這家公司的刻薄寡恩的集體吐槽:加班時要你把單位當成家。得了大病,你還要把單位當成家啊?!

之後,又開始出現另一種聲音:長期不上班還想拿全額工資?

經過媒體的跟進報導,人們驚訝地發現,企業高管在得病後只能拿到區區1200元工資——即,在當地最低工資的基礎上打了八折,居然是符合法律規定的!

《廈門市企業工資支付條例》規定,用人單位應當根據勞動者醫療期和工齡長短髮放病假工資,但不得低於最低工資標準的80%。1995年,原勞動部《關於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若干問題的意見》也是如此規定的。

也就是說,大病之後遭遇斷崖式的降薪,是所有勞動者都可能面臨的問題,所以應該反思的是中國社保制度的短板,不該將矛頭指向個別單位。

從企業的角度來說,它是以盈利為目的的,不是辦慈善機構,如果勞動者得病之後,必須一直由企業“養起來”,這勢必成為沈重的經營負擔,甚至把企業拖垮。

所以,勞動者的疾病保障,應該在勞動者、用人單位和社保部門之間進行公平分配,理順機制。

而中國當下的病假保障機制恰恰是改革不徹底的產物。病假工資不與本人原工資、工齡、社保繳納情況掛鉤,只與當地最低工資相關,此規定出台於1995年的國企改制攻堅期,當時是為了“減輕企業負擔”,但是社保又沒有有效兜底,結果導致尤先生從之前月入2萬多元的金領,一下子墜到最低工資線之下。

20多年前繞過去的矛盾,終究還是要面對的。

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保障還需協調各方發力。

在瑞典,職工患病前14天,雇主要支付原來工資的80%,之後上報給社會保險機構,由社會機構提供“疾病補貼”。

德國規定工人有權獲得不超過6週、由雇主支付的全額病假工資;之後由社保部門發放相當於原工資的80%的補貼,最長可達一年半。

還要強調的是,德國會免除職工在患病期內的醫保費用,而在中國,治療期間職工的社保還得按原標準繳納,這也就導致瞭如今尤先生月薪1200元,卻還要倒貼3000塊錢繳社保的問題。

得了疾病的員工,不是活該被拋棄的垃圾;但是解決之道,絕不是回到計劃經濟時代的“企業辦社會”,而是要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夯實社會保障。

勞動者得大病之後的1200元月薪,充滿著冷酷,卻又是“合法的”,所以更需要做出改變,“病有所醫”、“弱有所扶”應該落實在具體的保障制度中。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