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快遞大國,中國「同城」速遞商機無限,各路巨頭跑馬圈地中。

作為快遞大國,中國「同城」速遞商機無限,各路巨頭跑馬圈地中。

本文來源:工人日報、中青在線

記者:李國

前不久,投中網正式發布了“投中2017年度榜”榜單。

其中在涉及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六大榜單中,閃送與京東物流、鏈家網、摩拜單車、每日優鮮,共同位列“2017年度最佳生活服務領域投資案例”TOP10。

給同城客戶送一份文件,給女朋友送上一束鮮花,給家人訂一個蛋糕……

閃送的服務本質就是“用快遞員的時間換用戶的時間”——當人們認為自己的時間能夠創造更有意義的價值時,叫閃送就成為必然。

互聯網加速了本地生活服務的發展,催熟了“懶人經濟”。

國家郵政局統計數據顯示,即時配送的同城速遞已成為物流行業增速最快的子行業,未來五年仍將保持30%的增速,預計到2020年市場規模將超2000億元。

受新零售市場的火熱佈局,同城快遞被視為極具潛力的千萬億級市場藍海。

這是多大的一片“海”?

現代物流不僅僅是“互聯網”時代的重要支柱,也成為了國人生活的剛需。中國快遞業務量已遠超歐美國家,躍升為“世界第一快遞大國”。

據統計,目前中國每天通過快遞傳送的包裹數上億,而隨著新興消費市場的深入發展,未來快遞包裹數量必然成幾何型增長,有預測指出未來5~10年,快遞包裹日均將突破2億件,屆時對快遞業的速率要求必然大幅提升。

有專家分析表示,物流行業之所以能夠取得如此成績,不僅得益於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釋放的巨大消費空間,更與電商時代帶來的網購需求密不可分。

閃送以“同城快遞”為突破口,打造了全新的P2P眾包共享遞送服務平台,同時還開拓出嶄新的1小時同城速遞服務和專人直送服務,不僅極大便利了用戶取送件,也讓每一次快件運輸更快、更安全。

以重慶為例,閃送能夠做到客戶下單後1 分鐘內響應,平均10分鐘上門取件,直線距離3 公里內平均19分鐘送達,10公里內平均33分鐘送達,全城平均送達時效達到45分鐘。

當下,很多同城電商都提供快遞和閃送的配送選項,顧客可以選擇一小時之內就收到商品,“閃送依賴症”正在形成。

群雄逐鹿跑馬圈地

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8-2023年中國即時配送行業市場前景及投資機會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即時配送市場的交易規模達到436.28億元,增長24.5%。

出於對同城速遞的看好,各領域的巨頭和中小玩家紛紛佈局,試圖在這一細分領域中分得一杯羹。

目前,同城速遞市場中,既有以三通一達和順豐為代表的快遞企業,以阿里、京東為代表的電商巨頭,以美團點評、餓了麼為代表的外賣平台,還有閃送、UU跑腿等即時物流企業。

不斷做大的配送市場,正在不斷迎來新玩家。今年以來,隨著滴滴憑藉滴滴外賣入場攪局,美團、閃送等成立共享配送聯盟,此前由達達、美團外賣及蜂鳥配送三家鼎立的即時配送格局,似乎又呈現出向群雄割據發展的勢頭。

根據菜鳥網絡提供的數據顯示,中國物流體量巨大,2017年的包裹量已經超過400億件,每天平均包裹超過1億件。

作為同城配送的老玩家,很多快遞系企業都推出了相關產品。例如圓通已經啟動了“閃電行動”、順豐推出“即刻送”服務、全峰快遞與宅急送則分別推出“即時配”與“O2O閃送”業務等。

2017年,除閃送外,極客快送、快服務等中小速遞公司也得到不同程度的投資,同城速遞儼然成為下一個風口。一些互聯網巨頭嗅到商機,也紛紛想進入該領域分一杯羹。

當下,各快遞公司可根據用戶的需求不同,提供按需定制的服務,不僅遞送文件、鑰匙、鮮花等傳統快遞需求業務,還根據具體生活場景提供豐富的人性化遞送業務,如送藥、夜宵及遛寵物等等,將服務領域拓展至本地化生活服務的新興消費市場每個領域當中。用資深閃送員的話說,就是“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目前,順豐、中國郵政、“四通一達”等眾多快遞企業紛紛進入新零售戰場,下半場搶位戰已經打響。從訂單數據上來看,閃送並不佔據多大優勢,在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即時配送平台市場份額中,阿里投資的餓了麼蜂鳥配送佔比最高,達30.2%,其後美團專送、新達達佔比分別為24.1%、23.9%。

從市場競爭的角度來看,美團、餓了麼等互聯網系企業的發力效果正在不斷凸顯,主要是因為即時配送市場很大,許多消費場景的潛力正在釋放。

2017年,阿里、京東、蘇寧分別提出了“新零售”、“無界零售”、“智慧零售”新的零售概念。雖然各自的說法不同,但本質都是新零售,都對體驗和時效提出了更高要求。

“新大陸”還會遠嗎?

艾媒諮詢在其《2017年中國即時物流行業研究報告》中指出,2016年即時物流行業整體成本已經達到561億元,並且預計2018年即時物流的成本會上升至1091.2億元,突破千億大關。如何在保證時效及用戶體驗的同時,實現降本增效,仍是即時配送發展需要突破的考驗。

如此巨大的體量需要保持高效率的運行,僅僅靠傳統的勞動密集型模式是做不到的,企業要向技術要紅利,產業模式也亟須創新。物流業開始進入到對“最後一公里”末端市場的攻堅階段。

無人機解決偏遠山村地區配送的最後一公里、無人車解決城市最後一公里、配送機器人深入園區樓宇,根據不同環境匹配不同的解決方案進行批量送貨,提升配送效率……這是智慧物流走出無人倉後的實踐,也是現階段所能達到的無人配送。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電商、物流、外賣平台都在搶奪無人配送的風口,並有很多實質性的進展,有的企業甚至已經成為現階段無人配送的標杆,但同時,成本與效益無法匹配,加上政策風險、技術可靠性仍需要驗證,無人配送真正普及可能尚需時日。

2018年1月,在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的指導下,美團外賣、閃送等五家企業共同成立國內外首個“共享配送聯盟”,並組建“共享配送工作委員會”、制定共享配送員公約,旨在規範行業服務標準、實現信息共享、促進行業發展。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崔忠付坦言,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和線上線下協同,“短鏈智慧共生”將賦予快遞配送行業新面貌。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