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觀超正的巨嬰們,正在舉報自己看不爽的事情。

本文來源:為你寫一個故事

微信id:raistlin2017

作者:雷斯林

01

虎撲和吳亦凡的罵戰,現在正越來越往奇怪的方向走去。

事實上在我國網路,似乎任何一場罵戰,最後都會變成下面這種情況。

吳亦凡方說虎撲粉絲低俗,要求查禁。

虎撲方則表示吳亦凡蠱惑人心,吳亦凡的粉絲三觀不正,要求封殺。

罵的最兇的時候,各大官方微博下面全是這種刷屏。

雙方平時可能說話汙言穢語,但告起狀來冠冕堂皇的話說得比誰都好,什麼核心價值觀,什麼三觀不正,什麼淫穢低俗。

反正什麼嚴重就往什麼上靠。

這不僅僅因為他們巨嬰,更因為無數可笑的先例證明了,這樣如果匯聚成一股潮流,是真的有效的,真的會有一些神秘力量會出來,不經過任何程序,把他們看不慣的東西封殺。

當然這還是網友,還算是輕的,還有更讓人心慌的。

比如在鬥魚涼了幾個主播之後,好幾個做主播搞笑時刻視頻的博主都證實,有人在向他們購買DOTA主播YYF的黑料。

感覺這種神秘力量已經變成了一種武器,而我們所有人都只能盡可能不停自我審查,期待自己不要在以後被翻出舊賬,打倒在地。

無怪乎有人開玩笑說現在想把競品公司搞死,只要用重金買通對方運營發表些不當言論,然後再大肆渲染就好,到時候運營最多被開除回家,但競品可能就直接被封了。

以下是一篇舊文,讓我們從頭說起。

02

相比法律制度,中國人向來更喜歡「青天大老爺」一點,畢竟法律制度是死的,一點人情味兒都沒有。而「青天大老爺」是活的,心裡有個明鏡,總能幫襯幫襯自己。

中國公知為了迎合這種心理,常常曲解,編造出一些故事,塑造出一個有很多「青天大老爺」的美國,比如李佳佳在《罪與罰》中提到的紐約市長拉瓜迪亞。

紐約市長拉瓜迪亞在紐約法院專門審理貧困人群案件的法庭出庭。那個晚上,拉瓜迪亞讓當班法官提早下班,自己替班。幾分鐘後,一個衣衫襤褸的老太太被帶上法庭,罪名是偷竊了一條麵包。她說,她的女兒被其丈夫拋棄一病不起,她的兩個孫子已經餓了好幾天。

當然,麵包店主拒絕免費:「這是一個治安糟糕的社區,大人」,店主對市長說。

「她必須受到懲罰,以儆效尤」,拉瓜迪亞嘆了口氣。他轉向老太太,說:「我必須懲罰你。法律沒有例外——罰款十美元或者拘禁十天」。但在宣判的同時,他已經把手伸進了自己的口袋。他掏出一張鈔票,發表了一番後來廣為人知的演說:「這裡有十美元,我將會繳納給法庭。此外我將罰現場每一個人繳納50美分。原因是,在我們居住的城市,竟然有一個老太太要因為孫子挨餓而去偷竊麵包。Baliff先生,請你收繳罰款,並將收到的錢給被告」。

第二天,紐約報紙報導,那個手足無措的老太太拿到了47.5美元,這其中有50美分來自那個有些羞愧的雜貨店主。此外,70多個犯了些小錯比如交通違章的被告和紐約城市警察等等圍觀的人每人都繳納了50美分,僅僅是為了對拉瓜迪亞市長的話表達一份支持。

你看故事裡,必要時市長可以讓法官提早下班,自己上場,對老太太進行宣判。回頭又能搖身一變回到市長的位置,向公眾發表動人的演說。也許以後還可以變成警察局長,脫下西裝出去抓小偷。或者變成司法局長,研究一下剛剛自己說的話可不可以變成法律法規。

這像不像中國過去的那些個「知縣」,「知府」?活脫脫一個「青天大老爺」的形象躍然紙上。

而在這全知全能的「美國青天大老爺」面前,還要什麼三權分立,依法治國,陪審團,辯護律師。結果正義就可以了,程序正義有什麼用?

從微博上的一致叫好和點贊中可以看出,確實有不少人是這麼想的。

讓人心慌。

03

更讓人心慌的是2016年1月5日,安徽警方抓獲了三名搶奪兒童的犯罪嫌疑人,上傳到了安徽站微博上。

當日下午,安徽警方重新上傳了嫌疑人照片,這次在嫌疑人頭頂打上了「馬賽克」三個字,然後配上解釋:

「因為上午發布的嫌疑人照片未做處理,引發某些群眾不適,下午照片特別給三嫌疑人臉部做了馬賽克處理」。

有朋友對此的評論是:

它說的「某些群眾的不適」應該是指「當犯罪嫌疑人未經審判時,要充分尊重其隱私,保護其合法權利」吧。

所謂「史上最帥馬賽克」

當然媒體可管不了這麼多。

包括新華網在內的各大媒體全都轉發了這條消息。他們有的帶上了網友的評論,給這次違法行為加上一個「最美馬賽克」的標題。有的則甚至聯繫起了當年瘋轉十萬次的「槍斃人販子」的呼籲。

當然網友也管不了那麼多。

他們深惡痛絕人販子,以為是自己的輿論影響了司法。以為自己也做了一次青天大老爺。至少青天大老爺不只是美國有,中國也有了。激動得熱淚盈眶的他們評論道:

「這個馬賽克給滿分,不怕你驕傲」

「 馬賽克官微已經打了,官微已經盡到了責任。如果有人還能看清的話,那可能是因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這可真是最美馬賽克。」

有網友回復說「犯罪嫌疑人」也有自己的隱私權,這樣不妥。他們馬上給扣上個「聖母」的大帽子:

「都給抓起來了,肯定就是罪犯,罪犯也有隱私權?換你家小孩被抓住試試?聖母沒藥治!」

這群流氓加法盲轉完不忘配上三個鼓掌。一片歡呼聲之中,我仿佛以為這是我國司法的巨大進步,而不是一次不依照法律辦事的錯誤。

進步個屁。

上一個「最美」是「拐入深山成為最美女教師的郜艷敏 」。當時這群人信誓旦旦口口聲聲的依法治國去哪了?

平時看港劇,美劇,看書半開玩笑說出的「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去哪了?

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讓更多人明白:

正義和公平,以及民主和法治,不是建立在某一個具體的案例裡,而是體現於普遍的製度之中。

而且這句話對任何人都有效。

04

就現在,你去在微博上以「共青團中央」,「舉報」等關鍵詞搜索,經常能看到許多巨嬰在舉報自己看得不爽的東西。

比如一款遊戲的活動讓自己不爽了,要舉報。

一個主播「涉嫌侮辱烈士」,舉報。

明星粉絲互相之間的罵戰,要向團團舉報。

懷疑有營銷公司僱傭水軍抹黑薛之謙,要舉報。

社會熱點事件就不說了,總是有成千上萬人向團團舉報。

現在甚至王者榮耀玩得不爽了,也要舉報。

在這些舉報裡,網友們用不知道從哪裡學到的詞彙,給自己看著不爽的人扣上一個又一個大帽子,套上一個又一個罪名,其手法之純熟,讓我一度以為生活在馮驥才的《一百個人的十年》裡。

可惜拿起手機瞧一瞧,發現已經是2018年了。

在我看來這種行為和看到讓自己不爽的綜藝,歌曲,電影就呼籲封殺是一樣的,都是分不清各種權利界限的表現。就像幾百年前,被人欺負了,就去衙門一跪,高喊「大人,我冤啊!」,然後期待青天大老爺給自己做主的古代中國人一樣,始終沒有長大。

他們自己是巨嬰,卻以為我國居民全都是長不大的巨嬰,需要媽媽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們,幫我們挑好哪些是我們該看的,哪些是我們不該看的,然後只要他們看到自己不爽的,就會像孩子一樣哭喊著叫媽媽來,希望媽媽把「壞東西」都打飛,然後才會重新喜笑顏開。

可惜現代法制社會沒有,也不應該有青天大老爺——歷史早已經證明了,青天大老爺式的人治,遠不如法治來得公平高效,青天大老爺十年一遇,但手握權力,肆意濫用的昏官卻遍地都是。

除此以外,巨嬰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喜歡把任何事情上升到國家的高度。

比如之前巴厘島火山要爆發,其實我國外交部在9,10,11月已經多次發布提醒過巴厘島火山爆發的可能性很大,擔心出現滯留問題,結果11月底巴厘島依然聚集了超過一萬名中國遊客,僅中國遊客就佔了當地所有遊客的四分之一。(其實巴厘島靠近澳洲,離中國一點都不近)

然後火山真的爆發了,大量中國遊客滯留,要求祖國將他們撤回去,之後一些正常的商業運作,又被一些媒體吹捧成成「緊急撤僑」,「現實版戰狼」,讓外交部和官媒都看不下去了,緊急發一篇文章《別再坑我們外交部了》。

再比如普通的航班延誤的時候,大鬧機場,高唱國歌。

比如和機場方面溝通失誤,屬於消費糾紛,也高唱國歌。

加上帶節奏的消息滿天飛,搞得大使館不得不連夜出來擦屁股,然後出來發聲明​​稱我國人民應該有「大國心態」。

不能事事依賴政府。

要有法制精神。

你討厭的人,也有說話的權利。

如果大國巨嬰們能記住這三點,也不枉費我寫了這麼多可能隨時會消失的文字吧。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