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寫經濟】論文槍手不新鮮了,初中作文也能上淘寶找人寫,一篇人民幣50元。

【代寫經濟】論文槍手不新鮮了,初中作文也能上淘寶找人寫,一篇人民幣50元。

本文來源:新華社

記者:楊思琪、張鐸

正值暑期,中小學生的假期作業代寫業務正在成為當下的熱門生意,在各大網購及社交平台上線。

這些原本屬於孩子們的課業任務,搖身一變竟成了可以網購快遞的商品,更成了“寫手”們的“搖錢樹”,引發不少學生家長和老師的擔憂。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從十幾元漲到上百元暑期代寫作業生意火爆

“聯繫客服諮詢——告知具體作業類型——確定價格——郵寄作業——支付所需金額——開始代寫——完工後郵寄給您。”一家代寫作業網站上公佈著這樣的操作流程,並聲稱“專業代寫小學、初中、高中各科作業,正確率80%以上。”

記者搜索發現,新浪微博、百度貼吧等多家平台均存在暑假作業代寫業務,作業類型不同,收費標準也有所不同。若加急插隊,則需另外加價。

記者通過微信,與其中一家代寫作業的客服取得聯繫,要求以“我上初三了”為題寫一篇不少於500字的作文。對方表示,定價50元,先付25元定金,作文寫好後再付尾款,而且量大從優,“寫3篇每篇45元,5篇每篇40元。”

客服還告訴記者,除了小學作文之外,本科畢業論文也可代寫。第二天上午,該客服將寫好的作文以Word文檔形式通過微信發給記者。

一位業內人士稱,其實早在2009年,這類“代寫作業”的帖子就在“暑假作業吧”裡出現,也有學生髮帖“跪求暑假作業答案”。如今,隨著代寫業務市場擴大,其收費標準也水漲船高,完成一本作業冊的平均價格從起初十幾元漲到了上百元。

記者發現,這些網站公開自主招聘“寫手”,一些兼職、就業網站也存在招聘信息,“代寫經濟”已形成完整的產業鏈。

與此同時,一些大學生或高中畢業生也會在社交平台上發布自己“開副業”的消息。“上海作業吧”裡,樓主“c小蘋果醬”稱,“快開學的一段時間由於時間緊迫,價格會升高,希望大家要寫的趕緊來,不要錯失便宜的機會。”

為引發共鳴,不少網站還推出軟文,如《我可憐的暑假——一個小學生的自白》等,通過講故事的方式進行情感式營銷。一家“專業代寫作業網”還曬出近期好評記錄和微信轉賬支付記錄等。

記者發現,這些代寫業務,除了寒暑假作業以外,日常作業都可以代寫。

【代寫經濟】論文槍手不新鮮了,初中作文也能上淘寶找人寫,一篇人民幣50元。

是誰催生了“代寫經濟”?

近日,甘肅省蘭州市一位家長曬出在讀小學二年級的兒子的暑期作業單:“《快樂暑假》;20篇有質量的日記;20篇閱讀記錄;練習鋼筆字;每週一篇寫繪;每天閱讀課外書……”一些網友直呼:“這簡直是初中二年級的作業量”,“不僅考學生,更在考家長。”

上海師範大學教授岳龍認為,學生作業代寫服務的產業化及持續火爆,實際上折射出學生課業負擔的繁重,同時透露出浮躁、超前的學習風氣。

一名受訪初中語文教師坦言,一些假期作業如《暑假生活》等練習冊多是流於形式。“留作業,孩子不願意做;如果不留,家長會擔憂,家長需要靠老師留的作業來約束孩子,只有看到孩子寫作業,家長才放心。”該語文老師表示,這些假期作業一般不會判,開學會講新學期的內容,也沒有時間講評假期作業。

“這種情況為不法寫手和商販提供了商機。”上海市教育督導研究中心研究員楊帆說。

記者調查發現,當前一些家庭越來越趨向於尊重孩子的“個性”發展,加之課外輔導、興趣特長班湧現,一些學生不再對學校老師“絕對服從”,而是更加自主地安排校內外生活。“寫暑假作業,不如讀一本好書,做一本有針對性的專業輔導書。”一名家長說。

楊帆認為,網絡平台的出現恰好迎合了這一教育理念的變化,使代寫作業變得更為高效、便捷,甚至一些家長為孩子“找藉口”,或明或暗地允許孩子尋求作業代寫。

專家呼籲科學減負還小學生快樂假期

楊帆認為,這些代寫業務不僅擾亂了教育環境和市場秩序,更會讓孩子產生懶惰、僥倖心理,養成蒙混、欺騙的習慣,不利於孩子長遠發展。

不少網友認為,代寫業務實際上是一種不道德的商業行為,把孩子的快樂暑假變成一門奇葩生意,相關部門應盡快糾正不良之風。

受訪專家認為,找人代寫作業、找“槍手”是一種不誠信行為,會對中小學生的道德教育和價值導向形成衝擊、破壞,不利於他們遵守誠信,造成功利性地理解和解決當下的困境。

“不能將作業量大和購買作業代寫服務兩個問題相混淆,要告訴學生,代寫作業是弄虛作假的行為。”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告訴記者。

岳龍指出,當前我國對代寫行業的相關監管和法律約束仍處於空白狀態。教育部門及相關市場監管部門應採取綜合措施進行全面整治,同時要加大宣傳和引導,讓代寫者、家長和學生形成正確的認知。

針對一些“不必要”的作業,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教育局局長丁召民認為,“減負”實際上對教師提出了更高要求,其根本是著力提高學校教學質量。

楊帆認為,目前代寫市場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反映出家長、學生、學校之間的困擾,應該在三者之間搭建更加充分的對話機制,形成合力促進此類教育問題的解決,從而為孩子的成長成才提供更加健康的環境。

閱讀原文

  中國發布了全球最多的論文,也貢獻了最多的撤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