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中國搞互聯網的都那麼自戀?

為什麼在中國搞互聯網的都那麼自戀?

本文來源:LinkedIn(微信id:LinkedIn-China)

作者:貓哥

工作久了,但凡遇到互聯網從業者,隔著三五米就能分辨出來:

隨意的衣品、跳脫的眼神,時刻不離的嗡嗡響的手機……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區塊鏈”,什麼“10萬 ”、“SpaceX”之類的,引得旁人都懵逼起來。

互聯網人聽到這裡,估計要放下手機、嘟囔起來:

“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互、互聯網的事,能算裝X麼?”

為什麼在中國搞互聯網的都那麼自戀?

為什麼在中國搞互聯網的都那麼自戀?
當我們討論互聯網人的自戀時

我們在討論什麼

你看門口賣水果的張大娘,攤子前面赫然立著支付寶的二維碼,等於和網絡巨頭保持長期合作關係。

這也算互聯網 事業吧?張大娘裝過X嗎?沒有。

張大娘說的話,你絕對聽得懂,她絕不會搞出來一句“本次交易0.0008個bitcoin”。

事實上除了張大娘,時至今日,哪個行業都多多少少和互聯網有點關係,再大的公司也要online social media branding, 再小的公司也有個把微信群,沒了互聯網,很多人連公司定位都找不到。

但光這樣,可算不上“互聯網人”。

張大娘固然不是“互聯網人”,玩《王者榮耀》、《第五人格》的小學生也不能算“互聯網人”,利用在線圖庫完成作品的設計師、靠網絡數據庫製作模型的學術狗也不足以被稱為“互聯網人”。

那什麼才是“互聯網人”呢?

從職場意義來講,既包括身邊那些鏖戰在BAT(百度、阿里、騰訊)等等企業的高管,也包括普通技術公司的打工仔,還有自立門戶的網紅自媒體們等等。

更深層次一點來說,以互聯網為謀生平台、互聯網思維為思考方式的人,才是“互聯網人”。

為什麼在中國搞互聯網的都那麼自戀?

這些人通常有一些共性:

  • 時刻不離手機。微信群、即刻推送、36氪、頭條新聞嗡嗡嗡嗡,互聯網人就從來沒有“下線”的時候,996啥的弱爆了。
  • 網感極強,新網絡梗、大佬演講和業內新聞信手拈來,雖然多數時候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啥。
  • 好奇心旺盛,勇於學習和嘗試任何新事物,知識付費、無人駕駛,甚至跨行創業,都是互聯網人的日常試水項目,以至於破產的人非常多。
  • 穿著上,男生喜歡cos喬布斯等業內大佬,女生通常精緻、利落,手環、耳機、黑科技才是最佳飾品。絕對不穿西裝。
  • 無論男女,眼神裡都帶著點緊張的殺氣,嘴裡還常嘟嘟囔囔著“40歲可能就要被裁掉”、“人工智能馬上就要搶走我的工作了”,髮際線普遍堪憂。

滿足以上5點,絕對是同行了,快掬一把辛酸淚。

當傳統行業的人回到家,卸下領帶,盤算著還有多久能穩步升職的時候,互聯網人還在跳槽和按摩大拇指的路上。

“要么高效,要么死亡”的互聯網市場裡並不相信眼淚,互聯網人也沒有時間給眼淚。

不安全感,是互聯網人和非互聯網從業者之間的馬里亞納海溝。

為什麼在中國搞互聯網的都那麼自戀?
扁平高效VS層級穩固

互聯網人會羨慕傳統行業的人嗎

如果你去問一百個做互聯網的,他們口徑絕對統一:不羨慕。

馬爸爸曾說:“最後悔的事是創建了阿里巴巴”?

不不不,這話跟“我對錢沒有興趣”一樣,你聽听就好。

選擇了互聯網行業,並且留下的人,不僅心甘情願,還非常自戀。

這種自戀,一部分源於對行業本身“高大上”的自信,另一部分來源於互聯網界獨有的職場風格——扁平化管理和“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的超高壓調性。

在一般互聯網產品生命週期僅有6-12個月的極端嚴酷環境下,下手快的才是生還者,落後不僅要挨打,還會直接死球。

今年年初大火的“旅行青蛙”,當時幾乎人手一蛙;而短短幾個月後,玩家的注意力便被《絕地求生刺激戰場》、《第五人格》等新作掠奪一空。等到阿里在4月初才拿到國內代理,黃花菜都涼了。

此時效率就是求生欲。為此互聯網公司的管理層追求極度簡潔,從CEO到實習生通常總共不會超過4級。

當傳統公關公司還在一層一層CC婆婆媽媽郵件的時候,互聯網公司不到半小時quick meeting就敲定了活動方案。

高效、充實、平等,互聯網人為此驕傲得不得了哇。

但同時,管理層少也就意味著管理崗位空缺少,上升空間極其緊張。我之前實習的互聯網外企,整個團隊直接對唯一的大美人leader負責,想升職恐怕得先把她暗殺掉,否則根本沒缺。

那,互聯網人想晉升怎麼辦?唯有跳槽。

LinkedIn發布的《中國職場人士跳槽報告》顯示,中國互聯網員工的平均在職時間僅有短短31個月,在各行業中屬於最短,跳槽如同家常便飯。

把這個數據說給身邊的互聯網人聽,他們竟然還通通嗤之以鼻:31個月?公司12個月還沒倒就不錯了……

的確,和成熟興盛的傳統行業不同,互聯網公司死的很快,平均壽命只有2-3年。

一旦有相對潛力大、收益高的新領域出現,創業者之間你死我活得更快。共享單車從異軍突起到開始收割僅僅是1 年半的時間。近日網貸平台一周倒了47家,足見互聯網公司在經濟環境影響之下的脆弱。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作為求職者,跳槽,既是為求上進的不二之選,也是跌宕起伏的行業裡的無奈抉擇。

頂著這樣的壓力,互聯網人偶爾也會低下自己驕傲的頭顱,暗暗羨慕非互聯網人的職業生涯:相對穩定的升職空間,基本固定的上班時長,較低的工作壓力和相對獨立的個人生活等。

為什麼在中國搞互聯網的都那麼自戀?
涇渭分明還是互相滲透

這是個問題

傳統行業VS網絡行業,有點類似於大公司VS小公司:

大公司(傳統行業)風格穩定,制度嚴明,小公司(互聯網)自由靈活,能力提升快;

大公司內容專業成熟,小公司機會多,適合潛力股;

大公司高名氣低收入,小公司薪水可觀,卻風險極高。

……

看起來差距很大,但二者之間是不是就這樣涇渭分明呢?未必。

實際上,中國互聯網行業發展到今天,基本已成為了“傳統行業”中的一員。

一個行業成熟的標誌是產品的成熟,互聯網行業至今已有了二三十個年頭:

內部巨頭林立,BAT三分天下格局的定勢。

諸多領域內互聯網 的滲透基本收割完畢,目前還剩下教育和醫療等少數領域尚無互聯網鉅子,按趨勢是近在咫尺之事。

二十年前看互聯網,還會對產業泡沫抱以猶疑;而現今選擇互聯網,已是有理有據的理想職業。

據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的820萬應屆大學生中實際從事IT/通信/電子/互聯網行業的人佔17.49%,成為應屆畢業生期望就業行業和實際就業行業的雙料冠軍。

加上國內外另有不少專門為互聯網人才做儲備的新開專業,如數字文化、網絡安全、智能類專業等等,互聯網的職場後備隊赫然已經是一支正規軍。

知乎上有個問題:互聯網人和傳統行業的人,哪個是未來的天下霸主?

高票答案是:所謂傳統行業裡懂互聯網的人。

拿金融界做例子,第一批接受電子貨幣、接受區塊鏈的人,就是來自金融領域的佼佼者。他們率先發現並認同比特幣與區塊鏈的巨大應用潛能和市場價值,如今不僅賺得盆滿缽滿,更在新的藍海裡前途無量。

可以見得,傳統知識從來沒有因為互聯網的衝擊而貶值,相反,對於這個時代的專業精英來說,互聯網只是實現自己專業理想的又一種武器。

如李彥宏所說,不是因為有了互聯網,才有了這些思維,而是因為互聯網的出現和發展,使得這些思維得以集中爆發。

寫在最後

說回最初的話題,為什麼互聯網人看起來那麼自戀?

一個明顯的理由是:他們太能秀了。

傳統行業的人很少把自己的專業天天放在嘴邊:

建築師不會把圖紙打開給路人看,歌手下了舞台不輕易開腔,何炅老師也不會在節目裡亂飆阿拉伯語;而互聯網行業的大佬們紛紛走上演講台,毫不在意自己“ are you ok”的洋文水平被國人群嘲……

但我要說的是,與其說這是一種“自戀”、“自大”,不如說其實是一種“職業病”:

互聯網的本質是創新——把不可能變成可能,這就要求從業者擁有高度的創造力和表現力,和把握一切機遇表達自我的能力,才能勝任以互聯網精神為內核的工作。

他們看起來狂妄、中二病,把自己當作宇宙的中心;但實際上,互聯網人比任何一個行業的人都要好奇和謙卑。

每一個從起床就開始刷熱點、到凌晨還在讀微信群的互聯網人都知道,互聯網思維(探索未知)與工匠精神(深入已知)從來不是對立的,學習速度只是互聯網人生存的入門條件,而創造真正的價值才是互聯網產品的生命線。

所謂的“自戀”,只是他們的積極心態和探索欲的外化。

這種積極心態和探索欲,既來源於對互聯網技術的信任,也來源於對尚未終結的第三次產業革命的激情,再有就是非常幸運的——

對目前業內薪資的一點微小的滿足。

為什麼在中國搞互聯網的都那麼自戀?

閱讀原文

  在中國互聯網菁英群聚的北京西二旗,月入人民幣五萬活得像月入五千。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