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本文來源:革新村第二生產隊(微信id:do2613)

1990年6月初,王祖賢來到了北京,為台灣一家公司拍攝電視機廣告。

在此之前,台灣影星正式到北京進行拍攝工作的,沒有先例,王祖賢可算是第一人。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在故宮留影

這是台灣新聞局核准的第一支到內地取景的廣告,主場地就在故宮。

對於王祖賢一行的到來,有關方面也很重視,還派出兩部專車負責接送,而參與拍攝的,有中國電影合作製片公司、北京電影製片廠、北京服裝表演隊、及北京美猴王京劇藝術團等多家單位,陣容可不小。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在故宮拍攝廣告時的情景

這是王祖賢第一次到北京,陪同她來的還有她的母親及嫂嫂。由於拍攝時間短而任務重,因此王祖賢只能抽空在故宮及周邊隨便逛逛,就連長城,她也沒空去。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在故宮拍攝廣告時的場景

廣告的拍攝地主要就是故宮,因此王祖賢得以近距離的感受這座具有悠久歷史且金碧輝煌的宮城。

她說,除了“偉大”這個詞之外,實在想不出別的詞彙可以形容古老的紫禁城。

但她也發現,彼時故宮的一些鍍金的門有所損壞,顯得有些殘舊,她甚至懷疑是不是有人偷刮走鍍金的緣故。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與故宮親密接觸

有一天,結束了當天拍攝任務的王祖賢特意去了一趟天安門廣場,以天安門城樓、人民大會堂、人民英雄紀念碑及毛主席紀念堂為背景拍攝了多張照片。

站在廣場上,王祖賢感慨的說:“人在那裡,就會感到與以往不同,平時在香港隔得遙遠可沒感覺,但往那裡一站,自自然然會想起很多來。”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在天安門留影

由於是第一次到北京,許多事物對於王祖賢來說,都是新奇的。她說在北京她才知道,原來大陸人是不收小費的。有一次她給司機小費,可司機竟然不收,還說“我們是該為人民服務的”。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身後的正是毛主席紀念堂

不過後來有人教王祖賢,如果送煙的話,司機很可能會收下。於是後來王祖賢再坐車時,就送萬寶路給司機,果然司機把煙收下了。

有人問王祖賢是不是小費給少了導致司機拒收,她說:“才不是,我給他五元人民幣當小費,足夠買兩包香煙了。”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來不及換裝的王祖賢,穿著道具服裝在天安門留影

在北京,王祖賢變成了“吃貨”,她形容就像在沙漠裡求生的人遇到泉水一樣,只是拼命的喝,唯恐錯過。

王祖賢的媽媽還去一家有名的包子店排隊買包子帶回去給她吃,但王祖賢品嚐過之後,認為比香港的包子還是差那麼一點點。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在故宮拍廣告時導演與王祖賢交流

雖然在那之前,王祖賢的電影並未在大陸公映過,但她還是發現自己的知名度並不弱,在拍攝的餘暇,也常常會有人圍上來請她簽名或拍照留念。王祖賢認為,這可能是錄像帶或者雜誌的功勞。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在故宮

在談到對北京人的印象時,王祖賢覺得北京人沒什麼表情,看起來都是冷冷漠漠的樣子。不過她認為北京人講的國語很純正,並爆料稱自己也曾學北京人捲起舌頭說話,結果把舌頭都捲累了。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在故宮

這個廣告在北京拍了五天,常常是早上四點起床,拍到晚上八、九點鐘才收工,把王祖賢累得夠嗆。她說:“我在香港拍三部電影,每天仍能睡八小時,但這次夠累,不過每秒鐘也是錢來的,所以天天都趕盡時間去拍。”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在故宮拍廣告的王祖賢

這個廣告讓王祖賢獲得了200萬台幣的酬勞,雖然辛苦,但王祖賢仍然認為這次北京之行是愉快的。

她認為大陸多的是景物,最適合拍戲,如果以後有好的劇本,自己也會考慮到大陸來拍戲。

後來,在拍《畫皮之陰陽法王》、《遊園驚夢》與《美麗上海》等電影時,終於圓夢,飽覽了祖國的大好河山。

1992年,王祖賢到安徽舒城祭祖。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雖然生長在台灣,但祖籍卻是安徽舒城,上世紀90年代初,舒城方面曾多次邀請王祖賢回鄉訪問、尋根問祖。由於檔期不對,王祖賢一直未應允。

1992年舒城方面第三次發出邀請,這一次,王祖賢終於成行,並在八月中秋佳節來臨之際踏上了故鄉的土地。圖為王祖賢在舒城尋根問祖時的情景。↑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一行是在8月28日從合肥駱崗機場入關的,陪她前來省親的還有她的爺爺、奶奶、母親、侄兒等人。王祖賢的曾祖父叫王仁峰,曾是舒城的知名人士,曾加入過同盟會,追隨孫中山革命。圖為在舒城尋根問祖的王祖賢受到小朋友們的歡迎。↑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1910年,王仁峰等人在南京策劃起義,但在製造彈藥時發生爆炸,王仁峰失去了左臂,從而錯過了黃花崗起義。不過之後他還是參加了光復南京起義及二次革命等。

後來王仁峰投身教育事業,是舒城中學創始人之一,曾任校長,於1967年去世。圖為王祖賢在舒城時與曾祖父的遺像合影。↑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的爺爺叫王國藩,早年曾加入軍統,1949年去了台灣之後,專心研究歷史,成為一名學者。他受過他世叔胡適的嚴訓,並稱自己有兩個老師,一個是章太炎,一個是戴笠。圖為王祖賢與爺爺在舒城的合影。↑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到舒城的當晚下榻在齊云山莊,據說第二天早飯時,她就只喝了點稀飯嚐了嘗點心,然後就放下筷子抽起了雪茄,當地陪同的人也只好放下了筷子。圖為王祖賢在參觀中展示與曾祖父有關的書籍。↑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8月29日當天,王祖賢在舒城逗留了五個多小時,先後參觀了當地的龍津啤酒廠及舒城中學等幾個地方。在龍津啤酒廠,廠長讓王祖賢嚐了嘗龍津啤酒,王祖賢抿了一口,砸砸嘴,眉一揚,大拇指一豎,連連點頭,眼神裡充滿讚譽和自豪。圖為王祖賢品嚐龍津啤酒。↑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不過由於瓶身沒貼商標,在下一個流水線廠長又讓王祖賢“品嚐”,王祖賢雖然答應了,但手卻把商標擋住了……

中午本來舒城方面要宴請王祖賢一行,但王祖賢:“我回到故鄉,要做主人,不做客人。”於是王祖賢做東辦了“王祖賢會親午宴”。圖為午宴上的王祖賢。↑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在下午的時候,王祖賢隨爺爺奶奶來到祖居地――柏林鄉石崗村民組,祭拜曾祖父母。圖為王祖賢與母親在她的曾祖父的墓前磕頭祭拜。↑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王祖賢的爺爺對親友們說,王祖賢脾氣很大,但輕易不發,雖然有錢,但不亂花,在終身大事上,看上的是黑頭髮,黃皮膚,對外國人是抗拒的。她喜歡白色,不施粉黛,不著艷裝,清純脫俗,猶為萬花叢中一支蓮……圖為王祖賢的爺爺給王祖賢講解碑文。↑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在曾祖父創立的舒城中學,王祖賢還戴上了校徽。當天找她簽名、照相的人特別多,王祖賢一一滿足了他們的要求。圖為王祖賢在舒城中學的板報前留影。↑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據說有個青年無紙筆竟將胳臂伸出來要王祖賢在皮膚上簽名,王祖賢一邊簽一邊笑問:“你回去怎麼辦?”那青年滿臉赧色,答不出話。圖為王祖賢在舒城中學的板報前留影。↑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在舒城中學,王祖賢為同學們留言:“舒城中學同學們,祝學習進步,身體健康。王祖賢。”圖為王祖賢在舒城尋根問祖。↑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在舒城製造廠,縣長送了王祖賢一床龍鳳舒席,王祖賢的爺爺則給該廠題詞“肌膚生涼”四個大字,王祖賢也在這幅字上題上了自己的名字。↑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在臨別前,王祖賢說自己還會回來,並桃溪經濟開發區題詞:“請您到我家鄉來!”圖為王祖賢在安徽舒城尋根問祖。↑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圖為王祖賢在舒城時被抓拍到的回眸一笑。↑

圖集 / 1990年,王祖賢到北京紫禁城拍廣告,為當年台灣明星第一人。

後來王祖賢在合肥參加了中秋節聯歡會,並且獻唱了一首歌曲。↑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