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購物只用拼多多的朋友們:假冒偽劣商品很多,你就不怕麽?

  三億人在用的【拼多多】揭露的社會真相。【拼多多】假貨到底多誇張?

本文來源:阿何有話說(微信id:aheshiwo)

作者:阿何

(作者簡介:阿何,清華大學理工男,職場充電寶&唯庫創始人,感性理性兼備的寫作者,中國知名個人成長研究者。)

昨天半夜睡到迷糊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一聲。

打開一看,是朋仔發了條微信,拼多多的拼團鏈接。

“還沒睡呢?”

“是啊,家裡紙巾用完了,想著買點,不小心就發給你了,抱歉啊!”

“沒事!”

我打開了鏈接,選擇了參加拼團。一個不知名牌子的紙巾,六大卷只要9.9元,果然很實惠。

| 01    

朋仔是我老鄉,讀同一所小學和初中。只不過中考後我去了縣重點高中,他選擇出外闖蕩。

後面的7年,我一直在書山題海中奮戰,一路從高中殺到大學。朋仔則轉戰於電子廠、快遞公司和修理店之間,兜兜轉轉。

後來掌握了手藝,他就回到了老家,開了家自行車摩托車修理鋪子。一開始生意很不錯,我還住在廣州城中村中打拼的時候,他在老家已經蓋了樓房、娶了媳婦兒。

這麼多年兩人其實交集不多,也就逢年過節微信問候幾句。

今年早些時候我回老家,在他修理鋪坐了一會兒,兩個人一起抽了幾根煙。

他說現在生意不好做了,山里的人都跑城裡去了,留下來的不是老就是小,壓根兒不騎摩托車。

滿打滿算下來,他的修理舖一個月也就掙一兩千塊錢。過年期間相對好點,差不多有三千塊。

可對應的,他上有四個老人,下有三個小孩都望著他。每天一睜眼,九個人吃飯都靠著他(加上他和老婆),用壓力山大都不足以形容。

| 02

老家是個奇特的地方,平均收入比誰都低,物價好像比哪兒都貴。

地處偏遠,鎮子裡一切物資都要從外界走幾十公里山路運進來,價格反而比縣城裡貴上一大截。

前些年還好,山里很多農戶自己耕田種菜,剩餘的會拿到圩鎮上售賣。現在也沒人種地了,連吃的也得外面運進來,生活成本更加提升了。

拼多多的出現拯救了朋仔。

九塊九的紙巾,三十多的炒菜鍋,十九塊九的紙尿片,六塊多一斤的茶葉……鎮上哪怕再良心的小店都找不到這麼低價的產品,而且全部包郵。

他甚至豪爽到一次性花了四百多,在拼多多買了一台60寸的大彩電。

當時村里所有人都等著看他的笑話,結果彩電還真送過來了。一群人眼巴巴地看著他拆箱、安裝、通電、開機。

最後彩電還真能用。所有人都轟動了,其中很多人後面也成了拼多多的用戶。

| 03

我問朋仔,很多人都說拼多多上假冒偽劣商品很多,你就不怕麼?

他說這不是要上市的大公司麼,怎麼可能坑我們呢?

我又問了一次,他才不好意思地說,確實中招過幾次。

一次是買回來的衣服,第一次洗就掉色了,還染掉了十幾件其他好衣服。還有一次是買的某個雜牌紙尿褲,用完後小孩屁股都白了。

我說那你怎麼還用呢,他說也就這兩次,怪自己不長眼,再說大多數東西都還是好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

幾年前,小鎮街頭手機店林立,那時還能看到摩托羅拉、聯想、魅族的身影。這兩年,基本只剩下了OPPO和VIVO。

農村人購物的需求其實一直很簡單,甚至看上去有點愚蠢:只要一個東西看上去好看、基本質量沒問題(也就是能用),價格又有優勢,那就可以買。如果還能和大牌沾點關係,就可以暢銷了。

所以當城裡人還在CPU是驍龍845還是麒麟970、屏幕是LCD還是Amoled、音質是否帶HIFI之間苦苦糾結時,OV的銷售員們已經手拿著高額提成,用“前後兩千萬像素、8核CPU”將其他品牌打得落花流水。

他們很明白,這些用戶根本不在乎這些,也整不明白。

  只花了三年,【拼多多】在美國納斯達克IPO,創始人身價99億美金。(附發跡影片)

所以在拼多多上,VIVI手機、七品狠服裝、立曰洗衣液一向是暢銷款。朋仔也是忠實用戶,他其實知道VIVI和VIVO的區別,但好歹也有個VIVI的牌子不是?

中招的時候不是沒有,但也不是個事兒。

我們這一幫農村長大的窮孩子,其實從小到大就是這樣過來的。

三毛錢一瓶,廉價色素和香精灌製的汽水雖然味道不如雪碧好,但也能喝出汽水兒出來;華三的方便麵是不如華豐的三鮮伊麵香,但至少也是方便麵;至於八個核桃、銀鷺銀杏奶,那已經不是一般人喝得起的奢侈品了。

身體上“百毒不侵”,精神上也異常皮實耐操。

記得小時候下米做飯,有些米已經起了黃色黴菌,電視上說會有毒素很危險。還不是吹一吹曬一曬,接著吃?

因為對那時的我們、現在的朋仔來說,生活有時候根本不是一道選擇題,而是華山一條道。

在吃了可能肚子痛和不吃餓死之間,做決定其實是很簡單的,甚至連無奈都沒有。

[mobileonly]

[/mobileonly]

| 04

到廣州工作後,經常會被拉進一些莫名其妙的微信群。

有次又被拉進了個群,抬頭一看,叫“滴滴優惠券分享群”,裡面朋友還不少。與此類似的,還有淘寶返利群、廣州飯店打折促銷信息分享群,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仔細看看,裡面白領其實不少。

朋友張華就是群友之一,事實上,他本人還是很多群的群主、創建者。

他創建了很多群,現在最火的一個就是拼多多的拼團群。裡面每天都會刷屏無數條拼團信息,熱鬧程度堪比菜市場。

有次約他吃飯,他說現在自己除了吃的和大件物品,大部分東西都用拼多多搞定了。

我和他是步行街一間狹窄的小吃店吃飯,旁邊就是廣州著名的某城中村。張華在裡面租了個小單間。

很難想像,在廣州房價隨便四五萬、市中心單間房租隨便四五千的年代,只要五百塊就可以在這個村子裡租到一個還算不錯的單間。

張華的工作其實不錯,在一家國企做技術管理,拿著稅前一萬多的高薪。

他小孩三歲多,每個月光輔導班就要花掉三千多,吃飯花掉一千多,再給家裡寄點錢,剩下的還得攢著遙遙無期的首付。

所以,也只能和一大幫泥水工、出租車司機擠在黑暗的握手樓裡。每天七點起床,頂著洶湧的人潮,啃著包子擠地鐵。

再比如,想盡一切辦法降低生活開支。

加班晚的話,打滴滴公司可以報銷。不過也怕金額太高惹人非議,所以到處加群領優惠券。

拼多多上很多東西,像什麼風扇、指甲刀、被單啥的,或許質量差一些,但價格是同類品牌產品的十分之一,而且人畜無害,因此深受張華的歡迎。

據說現在流行的一個詞叫“消費升級”,他對此嗤之以鼻:什麼消費升級,現在混到連一般的產品都快買不起了,還消費升級?

這一代年輕人,但凡在城市混的,基本都飽受房貸、養老、育小的沉重壓力,自身消費上,逐漸退化為“能用就行”。

所謂能用,就是不管牌子、不管品質、不管設計,只要價格低廉、功能不出錯,就算不錯了。

| 05

拼多多上市後,市場上非議很多。

盜版、假貨、低質……,負面消息鋪天蓋地。後來創始人黃崢接受采訪,記者問這些負面信息出來後,對拼多多的交易量是否有影響?

黃崢說交易量非但沒有下降,反而上升了。

我也仔細觀察了一下身邊的圈子,發現用拼多多的人越來越多。不局限在三四線城市和農村,城市白領照樣在用。

公知們在討論著品質、版權、健康、消費升級、市場倒退,聲量巨大,議論紛紛。

與此同時,底層人士卻還在絞盡腦汁地思考如何活下去,或者活得更像點樣子。

其實雙方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根本是雞同鴨講。只不過,前者至少還能發出自己的聲音,而後者要么連上網都不怎麼會,要么一天24小時都在為生存而掙扎。

張華自封為“消費降級大軍”的大元帥,還喊出了一句響亮的“名言”:

拼多多有多火,就說明中國人有多窮!

有人統計過中國人的收入現狀,結果是80%的家庭人均月收入都不超過3000元。其中,甚至還有3000萬人年總收入不超過2300元。

按照拼多多現在的用戶規模和滲透率來看,還遠遠沒有覆蓋到中國80%的人口。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拼多多大軍的規模還將繼續擴大。

他們或許在偏遠的山村,或許,就在你我的身邊。

只不過,和嗷嗷叫的中產階級不一樣,他們要么發不出聲音,要么沒有餘力發聲,成為沈默的大多數。

真正為省幾十元而拉下臉面去拼團的人,是沒有心思花幾個小時寫下批判帖子的。

| 06

很少人真正去思考的問題是:為什麼一邊是“幾乎全世界都在批判”,另一邊是拼多多能在兩三年內上市,成長為市值幾百億的公司。

如果一家公司真到了人人怒怨抵制的程度,那它的交易量到底來自哪個人群?

我自己也曾經測試過,在拼多多買過不少東西。

說實話,東西確實整體品質不行。發黑的蒜頭、遍布線頭的T卹、粗糙的紙巾,各種擦邊球的偽大牌,甚至於直接仿冒的產品。

可以說,平台存在許多毋庸置疑的問題,這點無可辯駁。

然而現在的問題是,所有人都在義憤填膺地批判拼多多的原罪,卻從來沒有人討論過,如果沒有拼多多,該如何更好地去滿足它顧客群的需求。

這讓我想起了和珅的一個故事。

乾隆五十年,清朝遭遇罕見的大旱,政府準備開倉放救濟糧。結果安排發放救濟糧的工作人員貪腐嚴重,和珅便想了一招,往救濟糧裡面摻沙子。

餓到沒飯吃的人是不會在意糧食裡面多幾顆沙子的,但富裕階層會。這一招,有效地解決了冒領糧食的問題。

現在的情況何其類似。

很多人已經不在乎糧食裡面是否有沙子了,只要能活著便好。與此同時,很多人卻仍在批判,“你怎麼能對糧食這麼沒追求呢?這是消費降級!你讓中國倒退了!”

我想,這或許才是公知們真正需要思考的問題吧。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