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額聘金惡習成風,河北某地出新規:聘金超過兩萬視同販賣婦女。

本文來源:河北青年報、新浪新聞

近日,石家莊市趙縣大安六村因一紙村規民約引來了很多人的關注。

民約中對紅白事分別給出了具體的操辦標準,其中一條標明“彩禮超兩萬元按販賣婦女或詐騙罪論處”,這份村規民約迅速被人們傳到了網上,引起熱議。

有人點贊支持,但也有人提出質疑,這樣的規定是否真的能剎住高彩禮的風氣?

  圖集 / 中國人愛面子,結婚成本近30年來增加千倍?請看中國式「奢婚」。

7月31日,記者來到該村實地探訪發現,這項關於彩禮的規定受到了村民的一致擁護,但提及是否照做時,又充滿了猶豫。

不按風俗掏彩禮,會不會娶不到媳婦?這成了村民最擔心的事情。

省會文明辦綜合處副處長王瑩表示,雖然某些地區彩禮居高不下,甚至連年攀升,但其實大多數家庭都處於一種“掏不起,但不敢不掏”的尷尬境地,移風易俗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村規民約在家家戶戶張貼

——事件——

一紙村規民約出台,彩禮不得超兩萬元

最近幾天,趙縣大安六村的村黨支部和村委會幹了一件“大事”,剛一對外公佈消息就引起了大家的廣泛關注。

原來,村裡一起協商制定了一份村規民約,對紅白事的操辦標準,以及街道衛生、防火等事項做了規定。其中關於彩禮一項,規定不允許超過兩萬元,否則按照販賣婦女或者詐騙罪論處。

除此之外,紅事要求飯菜每桌不超過260元,白酒不超過30元,煙不超過10元,宴請僅限於親戚,並且不超過20桌;禮金不超過100元,樂隊不超過20人,車輛不超過12輛,本村結親不超過8輛。白事則規定煙花爆竹不超過5箱、不穿白、不擺席、不發煙、不請戲。

村黨支部書記梁華彬介紹,這份村規民約是黨支部、村委會、黨員代表、村民代表一起協商出來的,關於彩禮的部分規定並沒有法律效力,只是村民們之間的一個互相約束。

現在已經在村裡挨家挨戶進行了張貼,每家院門口的醒目位置貼著一張紅紙,人們進進出出都可以看到。

“全村一共300多戶,家家戶戶門口都有,而且我們還特意把紙粘得特別結實,就為了讓它待的時間長一點,給大家都提個醒,改變一下村裡高彩禮的風氣。”梁華彬說。


▲村規民約中對紅白事給出了具體的操辦標準

——探訪——

村裡有小伙缺姑娘,彩禮過高成了負擔

近年來,大安六村的彩禮連年攀升,單今年上半年就比去年下半年漲了好幾萬。

據村民粗略計算,目前該村有30多個適婚男青年,但是同齡段的姑娘幾乎沒有,有的出去上大學留在了大城市,有的外出打工,不願意再嫁回農村。

誰家出的彩禮高,可能會提高成婚的可能性,但彩禮過高已經給村民帶來了極大的負擔。

梁華彬介紹,大安六村屬於梨鄉,絕大多數村民都是以種梨為主業。前幾年梨果行情好,村民們經濟條件相對寬裕一點,於是彩禮也一年跟著一年增加。

但最近兩年梨價不高,加之今年受霜凍影響,大幅減產,一畝地的收入僅五六千元,算上各種成本,種五六畝梨的收入也就是兩三萬元。收入減少,但是彩禮並沒有降低,這就導致有兒子的父母壓力驟增。

村民梁大柱(化名)的兒子就是今年剛結的婚,彩禮加上操辦婚禮的各種費用,還有為兒子翻蓋樓房、買私家車,一下子掏空了家底。

對於梨農來講,給兒子娶個媳婦,有人需要攢大半輩子錢,有的則花光了所有積蓄,甚至有村民因為拿不出高彩禮,不得不去借外債。前半輩子攢錢,後半輩子還債,所有的錢還完,也就老得乾不動了。


▲村裡一戶剛結婚的人家

贊成的同時又擔憂,村民的態度很一致

記者在大安六村進行採訪時發現,提起門前張貼的村規民約,一片叫好聲。但稱讚完之後,提及自己兒子結婚是否會照著村規民約的標準做時,不少村民又充滿了猶豫。

“規定是個好規定,就怕這樣做娶不到媳婦啊!”村民梁強(化名)說,他兒子結婚的時候,女方家裡並沒有硬說要多少彩禮,但是自己依然比照著別人家的數目給,怕給少了這媳婦娶不進門。

村民李麗(化名)表示,她兒子今年18歲,還不到結婚年齡,到結婚時掏多少彩禮,她現在還不敢說。心裡特別想按照村規民約上做,但是又怕別的村不是這個習俗,到時兩家談不攏。

“咱說給兩萬,人家女方不同意也沒辦法,總不能不給孩子成家吧。”李麗一直感慨,真希望村村都有這樣的規定,大家都降低彩禮,這才能真正實行。單一個村去實踐,誰也不敢開這個頭,生怕毀了這門親事。

很贊成、很擔憂,這幾乎是所有受訪村民表達最多的一種態度。

村規民約張貼後,小伙主動告訴未婚妻

大安六村的村規民約是7月1日商議出來的,三四天之前才在家家戶戶門口張貼完畢。這紙規定究竟有什麼樣的效果還不好說,但是村民的大肆傳播也像是在為本村做宣傳。

村民樑鐵林(化名)的兒子下半年要結婚,這兩天和女方商議彩禮時,他的兒子將家門口張貼的村規民約拍下來發給了女方,委婉表達了一下,村子裡出了新規定,但對方卻回了一句,“你們村規定兩萬元,但我們村的習俗不一樣,你們打聽一下看著給吧。”

這一句看著給吧,讓樑鐵林有點犯愁,不敢真的只給兩萬。樑鐵林有兩個兒子,倆孩子都到了適婚年齡,這兩樁婚事就像是兩座大山壓得他有點喘不過氣來。

樑鐵林心想,村里出了這樣的規定是為了村民好,但又怕女方不能接受。於是他盤算著先邁出一小步,比照村里的一般標準再降低點,一方面減輕自己的壓力,一方面響應村里的號召。


▲村委會張貼的紅白事指導標準

——說法——

村幹部:不求一招奏效只為了慢慢改變風氣

“降低彩禮不是一下子就能辦成的事兒。”村支書梁華彬知道,儘管在村規民約裡使用了一種比較誇張的說法,稱彩禮超過兩萬元將按販賣婦女論處,但這僅僅是一種表述方式,想藉此給村民敲一個警鐘,並不是真的具有法律效力。

先是從村里抓起,給村民們制定一個標準,然後進行倡導,慢慢改變風氣,這是梁華彬的規劃。移風易俗做起來很難,需要觀念的轉變,這就注定了要一步一步來,急不得。

“下半年是結婚的高峰期,因此村里特意在上半年制定出了標準,給大家一個參考,逐漸引導大家降低彩禮。不奢求能一招奏效,接下來誰家孩子要結婚,村幹部就先去家裡給他們做工作,壓一壓彩禮。”梁華彬說。

降低彩禮並不是一件容易做的事,村幹部不但牽頭出台村規民約,還帶頭引領風氣。

村支書梁華彬的兩個女兒在結婚時,只要了幾千塊錢的彩禮,而且還都當成嫁妝陪送出去了。村主任梁西焦的大女兒結婚時,他也沒有要求彩禮的金額,而是讓男方量力而行,“在我看來,兩個孩子好好的,生活幸福最重要,不能讓彩禮成為擋在孩子們中間的障礙。”

其實,對於大安六村來說,移風易俗的行為並不只這一次。早在幾年前,該村就開始控制白事中鋪張浪費的行為,效果顯著,以前辦個喪事要四五萬元,現在一萬多就可以辦妥。

關於紅事,酒席標準、婚禮花費等都易於操作,大家也都能接受,僅彩禮一項是比較難解決的“硬骨頭”。

文明辦:想法是好的但語言表達不太合適

省會文明辦綜合處副處長王瑩表示,部分農村地區彩禮居高不下有深刻的社會原因,男多女少的比例、過度攀比的心理、古老傳承的習俗,都導致高彩禮屢禁不止。移風易俗,剎住高彩禮之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趙縣,共有11個鄉鎮281個農村,率先張貼出村規民約限制彩禮的大安六村,比其他村莊早走一步。

趙縣文明辦副主任王建立說,2018年4月,趙縣召開了鄉村文明建設的工作會議,基於此大安六村積極做出了響應。

需要說明的是,大安六村制定的村規民約中關於彩禮一項的規定,說法上不太規範、準確,是否按照販賣婦女或者詐騙罪論處,要根據國家相關法律規定,不是一紙村約就可以下定論的,但村里想要遏制高彩禮風氣的想法是好的。

王建立表示,真正根治高彩禮“頑疾”的辦法可能還是加強鄉村建設,留住年輕人,讓小伙子、大姑娘這些年輕一代願意在農村生活。

“不可否認,大安六村在移風易俗這件事情上比其他村先行一步,做得比較好,只是在表述上存在瑕疵,從鄉政府層面來講肯定不會用這樣的說法,但是限制高彩禮這樣的行為還是要推行下去。已經有幾個鄉長同我聯繫了,接下來我們會商議一下,聯合各鄉鎮農村一起制定相關民約,各村一起約束才能真正起到效果,否則男女雙方容易談不攏,總覺得兩村習俗不一樣。”大安辦事處負責人耿肖鋒說。

閱讀原文

  中國各地五花八門的「婚鬧」:一場五千年的性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