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本文來源:京呈(微信id:jingchengphoto)(北京日報旗下)

記者:張淑玲、馬欣

▲深夜的南站幸福路

每天子夜時分,北京南站北廣場外,亂成一團——乘客、公交、私家車、出租車,混在一起。

其中黑車趴窩陣容最為強大,大街上處處充斥著急促的鳴笛,以及黑車司機的高聲攬客:

“還有通州的嗎?”

“順義望京的有嗎?”

“望京,望京的走啦,往北走了。”

“南四環、南四環。”

……司機們扯著嗓子喊。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午夜的北京南站幸福路口

黑車橫行,堵塞交通

黑車不僅佔用了整個丁字路口,還佔去了南站幸福路兩條車道中的一道。整條南站幸福大街處於“腸梗阻”,

7月24日23時40分,記者開車進入南站幸福路西口,隨著車流緩緩向東挪行。在短短兩百米的道路上,擁堵著200餘輛機動車,右側車道上基本是黑車,左側車道上的過往車輛,簡直寸步難行。

“向前挪都挪不動。”車主李先生反映。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寸步難行的路口

正規出租車當黑車開,乘客被套路

這裡是南站幸福路丁字路口,黑車趴窩攬活兒一直是治理的頑疾。只是最近令市民反應強烈的是,這些黑車中,竟出現有大量正規出租車身影。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正規出租車掀起後備箱遮擋號牌,當黑車運營。

記者7月24日、7月25日連續兩晚的現場蹲守,記者根據“車輛京B牌照”、車體顏色及印刷文字、頂燈、打表器、服務監督卡等出租車標識辨認,可粗略統計在此趴窩攬黑活兒的出租車,每晚約有50輛。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等活兒拉活兒的正規出租車司機

這些出租車跟黑車一樣來這裡趴窩,由此還得了一個新名兒,“ 叫正規出租黑車。”一名王姓女子笑著說。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拉活兒的司機

7月24日零時30分,仍有乘客拉著行李箱源源不斷自北京南站走來。

一名女子被司機攔下,“去哪兒啊?我這是正規出租車,來吧。”

“到望京多少錢?”

“最低180元,拼車,再上3個就走。”司機引導該女子停在一輛京B牌照的出租車前,該名女子問能否打表走,“你一個走?最低300。你問問其他的車,沒人給你打表。”該名司機強硬回應。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面前都是出租車,乘客卻打不到

為躲避電子監控,前後號牌都遮擋

記者現場發現,儘管南站幸福路路口左、右兩側都安裝了電子監控,但這些黑車和出租車的前車牌大多用光盤、報紙、畫報等遮擋住;大多數車輛都掀開後備箱,導致後車牌也看不到。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故意掀起後備箱遮擋號牌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黑車用毛巾遮擋號牌

記者發現,也有司機將擺在車內的服務監督卡也收了起來,“擺著太扎眼。”一名司機強調。

現場,一名初到北京旅遊的乘客被要求花100元到和平門,另一名乘客要到東四環,被要280元。經向多名司機詢問:到北新橋,4人拼車,每人100元;望京,每人180元,包車最低300元……基本是百元起步,議價為正常價格的3倍左右。

“ 認宰吧。這裡太亂了,想早點脫身。”一名男乘客唉聲嘆氣地說,“公交地鐵都停了,也只能這樣了。”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等候打車的乘客

站外黑車扎堆,站內乘客排長隊

7月25日零時20分,在北京南站地下乘出租車入口處,記者粗略統計還有300餘名乘客在排隊等車。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南站內的打車長隊

經現場測試,在15分鐘內,車站共調度發車22輛,30餘名乘客乘車離開,“我11點多就到站了,排了一個小時,看這情形還得20分鐘。”乘客楊先生反映。

另一名乘客表示,站內排隊一般得一個小時才能乘上車,“排隊時間太長了,若能控制在20分鐘就好。”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僧多粥少”

深夜,怎樣才能走出這一站?

據悉,每天夜裡11點後會有10餘趟列車、萬餘名乘客到達北京南站,因為地鐵公交停運,交通成了大難題。

北京南站一負責人表示:“前不久,經相關部門協調,北京南站到北京站東的夜17路公交、到和平東橋的夜24路公交,已經加班延長運營時間了,可仍解決不了問題。”

該名負責人認為,若地鐵運營能延長一個小時,地面黑車問題將會有效遏制。但其表示北京南站難以推動地鐵部門延長運營時間。

而本市地鐵服務熱線96165一工作人員解釋,因地鐵線路每日運行結束後須進行至少4個小時的正常維護和保養,個別線路末班車已至夜裡12點,早班凌晨4點便開始運營,若再延時可能會導致維護時間緊張。但其表示已記錄記者反映的問題,將向上級部門報告。

針對正規出租車趴窩拉黑活問題,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一相關負責人在核查了具體地點之後表示,此前已接到過相關舉報,他們會聯繫屬地交通執法隊,現場蹲守取證並進行處理。

閱讀原文

以下為央視評論:

來源:央視新聞(微信id:cctvnewscenter)

作者:中央人民廣播電台 評論員王健

關於北京南站周邊黑車瘋狂宰客的問題,早在2012年,央視新聞頻道就對其進行過曝光,至今仍未有改觀。

▲央視新聞2012年調查節目《北京南站“黑車”瘋狂載客》

設計高標準的車站 配套服務為何卻屢遭吐槽?

北京南站亂象叢生,被旅客吐槽為“北京難站”,讓許多人內心不免失落。曾幾何時,這座現代化火車站代表著中國綜合交通樞紐的最高標準,這裡的一切都曾讓我們深感自豪。

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夕,改造一新的北京南站伴隨著京津城際的開通正式投入運營,北京南站也成為中國首座高標準現代化大型綜合交通樞紐。

那時,“從其他車站乘車”與“從北京南站乘車”相比,不僅僅意味著出行速度的巨大差異,也意味著服務品質上的巨大落差。煥然一新的車站大廳、寬敞明亮的自然採光、窗明幾淨的餐廳商舖、整齊高效的站口閘機……車站內的一切都讓南來北往的旅客眼前一亮。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這樣一座設計高標準的高鐵站,配套服務原本也應現代舒適,然而進出站之難和黑車扎堆儿等問題卻頻頻被吐槽,讓人無法理解。許多反映的問題早已存在多年,可謂積弊已久,卻一再遺留至今,逐漸變成了“老大難”的問題。

問題持續存留 是解決不了還是不解決?

明擺著的服務軟肋卻持續存留,不能用“沒發現”來解釋。配套服務跟不上硬件水平,只有兩個解釋:其一是對存在的問題視若無睹、習以為常;其二是解決服務軟肋存在一定的困難。或許,這兩種情況都存在。

一方面,車站範圍內的一些問題,源於管理效率和管理水平低下,只要認真調研,仔細分析,總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例如,車站內出租車調度效率低,停車場通風情況不好造成旅客感覺“悶”等問題,是可以在較短的時間內找到解決辦法的,只要想解決,辦法總比困難多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乘客排隊等待出站

另一方面,站外黑車扎堆儿阻斷交通等問題,這並非車站一家的事情。

依照慣例,高鐵車站外的配套交通主要由地方政府負責,高鐵站也應與北京市相關部門相向而行,共同努力,找出解決問題辦法,讓深夜抵達的旅客回家不再難。

在交通樞紐的綜合配套服務方面,許多城市都與鐵路部門進行了積極合作,讓旅客進出站的速度快些、更快些。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相關部門應提高站位統籌解決

北京作為首都,其“四個中心”定位包括了國際交流交往中心。高鐵站作為城市的門戶,往往是給全國旅客、各國友朋留下第一印象的地方。

“站內熱乎乎、站外鬧哄哄”的感受顯然與北京市的首都氣質不合,“乘車的已到目的地,送站的還在等出租車”也與國際交流交往中心的定位不符。相關部門理應提高站位,統籌考慮解決好這些問題。

深夜的北京南站,黑車橫行瘋狂堵車,想離開都難。媒體披露、央視跟進。

一個現代化大都市,給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往往不是地標性建築有多高,也並非高樓大廈有多少,而是城市在與人們接觸當中不經意間透出的氣質、每個環節中展現的效率和每個角落呈現的人性化細節。

從這個視角來看,北京南站及其周邊的種種亂象到了該終結的時候了。希望相關部門能夠拿出決斷力,快刀斬亂麻,讓北京南站的出行不再“難”。

閱讀原文

  圖集 / 「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改開初期90年代的廣州火車站是何等凶險。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