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200產地深圳的DW手表,收年輕人智商稅了嗎?

成本200產地深圳的DW手表,收年輕人智商稅了嗎?

於年輕人而言,勞力士、積家等奢侈腕表品牌高不可攀,DW直切專屬年輕人的高端市場,得以在全球打開名聲。

本文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微信id:weixin21cbr)

記者:連語

編輯:陳曉平、韓璐

俘獲年輕人的套路

DW的走紅之路,與其針對年輕人的定位息息相關,大學生和初入職場的小白是其主要消費群體。DW的高顏值、千元定價和多變款式,輕鬆擊中年輕人的心。

首先,顏值為王。

DW手表的設計冷淡克制,其表盤以白色為主,邊框多為玫瑰金色或銀色,去掉傳統表盤上的數字刻度和秒針後,表盤簡化到了最高程度。

這種風格,契合了當下年輕人追求的高冷北歐風。此外,DW號稱「百搭神器」,休閒、職場或是運動等場景中,都能完美搭配。

成本200產地深圳的DW手表,收年輕人智商稅了嗎?

其二,千元定價。

促銷時可跌破千元的定價,降低了目標群體的消費門檻,但又與廉價手表劃清了界限,強調了輕奢調性。

在千元手表市場中,卡西歐擁有更高知名度,然而,很多人認為其品牌設計學生氣較重。

盡管針對輕熟群體,卡西歐推出了男表EDIFICE 和女表SHEEN等子品牌,在大眾眼中仍難脫稚氣。主打輕奢、簡約的DW進入的是相對空白的市場,走紅是必然。

DW對經濟基礎相對薄弱的年輕人而言,是不費力或踮踮腳就能夠得上的消費。花費千元能買到知名又設計感成熟的品牌手表,對年輕群體有著巨大吸引力。

成本200產地深圳的DW手表,收年輕人智商稅了嗎?

其三,DW可隨意更換表帶,款式多變。

DW極簡的表盤設計幾乎可以與任何表帶搭配,為此,在最經典的三色尼龍帶手表之外,DW陸續推出了皮質表帶和金屬表帶,消費者只需花上三四百元便可購買喜愛的表帶,配合不同場合與著裝自行更換,從而產生「花小錢換新表」的快感。

DW也充分體現了手表作為時尚配飾的屬性,推出了配套的手鐲單品,火爆網路。

在DW天貓官方旗艦店上,DW手表與手鐲配套禮盒正在出售,既增強了品牌潮流感,同時也有效提高了客單價。

90後小莉對《21CBR》表示,她自己購入了一只DW手表,朋友則給她送了配套的手鐲。她表示,女生最容易收到的禮物就是首飾,DW充分利用了禮品市場的潛能。

成本200產地深圳的DW手表,收年輕人智商稅了嗎?

▲《太陽的後裔》中宋慧喬同款手表

DW的行銷方式也值得探究。

無論是在國外的INS、twitter上,還是國內小紅書這樣的社交平台,DW的曝光量都相當高。

在小紅書上搜尋DW,有近1.3萬篇筆記,DW也經常出現在時尚類公號的推薦清單中。另外,DW與國內外不少明星或模特合作,各種明星同款層出不窮,比如小巧的皮帶手表就是《太陽的後裔》中宋慧喬同款,受年輕人追捧。

「假洋牌」疑雲

DW中國官網顯示,負責DW在華銷售業務的是丹尼爾惠靈頓貿易(深圳)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總部在深圳南山區。據悉,其是瑞典DANIEL WELLINGTON AB在中國的全資子公司。

在與天貓旗艦店的客服了解中得知,DW商品均由深圳發貨。

關於手表上「Made in China」標識的疑問,客服表示DW手表零件生產於國內,同時強調「全球90%的鐘表零件都在中國生產」,所以帶此標識,而手表成品則由報關進口。

如客服所言屬實,那麼DW手表零件是由國內製造,在國外完成組裝,最後以成品的形式報關進口。

然而,網上有所謂「業內人士」指出,除機芯採用日本的Miyota,DW生產和組裝均在國內完成,生產成本可控制在200元/只左右。

成本200產地深圳的DW手表,收年輕人智商稅了嗎?

▲知乎網友@NEStruggle

網上有這樣的案例po文:2015年,國內一網友通過瑞典官網下單DW手表,標價為845.76瑞典克朗,折合人民幣633元,對比中國官網的1090元人民幣要便宜不少。當時,她被告知瑞典官網默認中國大陸由深圳發貨,亞洲其它區域由香港發貨,最終,她收到了由深圳發出的順豐快遞。

然而最近《21CBR》咨詢DW中國官網客服時,客服表示,外國商品不能直接郵寄到國內,不支持外國官網下單。另一方面,當記者在瑞典官網咨詢是否可以下單時,客服則回復以中國官網的鏈接,指引至中國官網。網友網貼中所說在瑞典官網下單成功,最終深圳發貨,一時難辨真假。

不過,查詢瑞典官網時可發現,一款在國內官網標價1190元的手表,在瑞典官網標價1099瑞典克朗,折合人民幣約827元。兩者對比,確實存在價格差。

不同國家之間存在價差,推測出的可能,一是DW手表零件在國內生產,在國外組裝,成品報關進口需要關稅成本,導致了相對高的價格;另一種可能則是,DW在不同國家定價策略有所不同,從而產生了價格差異。

另外,如果「成本兩百元」屬實,那麼DW單支手表的毛利空間可達八九百元,刨除品牌行銷、運輸等成本,利潤都相當可觀。

不過,大眾也不必糾結。消費DW與「口紅效應」類似,帶著某種自我獎勵的成分,單純從成本考慮值不值得買,似乎過於理性。

或許DW終究進不了腕表級別,可在時尚裝飾表領域、在專注年輕人的手表市場中,DW已經算得上高端。作為時尚玩物,DW還是值得入的,畢竟顏值是真高。

成本200產地深圳的DW手表,收年輕人智商稅了嗎?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