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比帝吧出征之【虎撲大戰吳亦凡】,中國互聯網正發生一場千萬迷妹進攻男性社群的戰爭。

虎撲,在熱鬧的中國互聯網江湖一向沒有太多動靜,台灣人普遍不認識這個網站。

虎撲其實是中國最大的體育社群,從籃球論壇起家,一步一步成長為今日涵蓋籃球、足球等運動賽事的大型平台。

做為體育社群,虎撲網友的特色是很鮮明的,足以和知乎、豆瓣、微博等知名平台的用戶特性相提並論、自成一派。參見以下文章:

  【中國互聯網地圖砲】考驗你對中國網路江湖的認識程度。

堪比帝吧出征之【虎撲大戰吳亦凡】,中國互聯網正發生一場千萬迷妹進攻男性社群的戰爭。

論壇依然是其骨幹,額外有新聞、電商、遊戲等以運動為中心的多元商業模式。

虎撲目前尚未上市,但走向IPO是必然之路。目前不缺錢,2018年1月才融了6.18億,創下中國體育領域單筆融資最高紀錄。

本文事件發生於2018年7月下旬,以男性用戶為主的虎撲,迎戰小鮮肉吳亦凡帶來的千萬迷妹。

以下內容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微信id:iceo-com-cn)

記者:謝芸子

編輯:徐曇

(本文部分內容、資料參考自體育產業生態圈發布文章《skr!當虎撲大戰吳亦凡,體育與娛樂的列車又會駛向何方?》)

7月25日,一則體育與娛樂的跨界互撕意外刷屏,微博熱搜第一。而這則事件的雙方,分別是流量明星吳亦凡、以及“直男癌社區”——虎撲。

7月中旬《中國新說唱》開播,而人氣極高的吳亦凡在上一季帶火了“freestyle”之後,這一季又有了新金句——“skr”。(類似lala、yo、bang,skr是一個擬聲詞,一般都用於語句的結尾,發音類似賽車飄移。因為說唱中經常會提到跑車,這個時候一定要加上一句skr。)

雖然本屆《新說唱》的關注度不如《有嘻哈》,但人們的焦點依然在流量明星吳亦凡身上。

然而,在虎撲這個動不動就“平心而論”大搞排行榜的直男社區中,JRs(虎撲用戶的“愛稱”,可理解為“家人”們或“賤人”們)關於吳亦凡的真實實力的吐槽開始氾濫。

在虎撲步行街主幹道(步行街是虎撲論壇的主要社區之一,也是“直男癌”的重災區。JRs們在這裡自黑,愛搞“虎撲女神”這類評選,喜歡討論“體育”之外的一切“直男”話題,也被戲稱為“綠化一條街”。),甚至貼出了不少吳亦凡“無修音”的原唱。

堪比帝吧出征之【虎撲大戰吳亦凡】,中國互聯網正發生一場千萬迷妹進攻男性社群的戰爭。

▲來源:虎撲的步行街官微

實際上這並不是JRs們第一次吐槽吳亦凡,在騰訊舉辦的企鵝明星賽期間,社區內就曾對吳亦凡的球技掀起過一波討論。

據網友“北卡小藍藍”告訴《中國企業家》,本次的罵戰,也起源於JRs們的一次評選,吳亦凡再次佔據“最討厭女朋友喜歡的男明星”榜單中的第一名,原因也大多是“只有一副空鋪囊”、“沒有代表作品”、“演技差”等等。

而這些帖​​子在吳亦凡的粉絲“梅格妮”們看來,自然是黑帖,無奈的是,虎撲的社區答題規定十分嚴格,若想在論壇內發言,必須通過嚴格的“體育、籃球知識考試”。

“梅格妮”們(吳亦凡的粉絲名,音譯為“每個你”。類似周筆暢的“筆親”、李宇春的“玉米”)苦於沒有宣洩渠道,便將戰場轉移到了微博之上,甚至稱要舉報黑帖、封閉虎撲網站。

一石激起千層浪,畢竟論罵街,誰罵得過JRs?淘寶甚至還出現了JRs主動售賣的“虎撲賬號”,售賣價格為9999999元。

然而讓人跌破眼鏡的是吳亦凡及其團隊的親自回應,而這也使得本次“撕逼”上升到了官方的地步。

吳亦凡以“又動了誰的奶酪了”開篇,質問“虎撲不搞體育來搞我?”。

對於那段“無修音”音頻,吳亦凡說:“你們不用大費心機去做特殊處理跟消音我的音樂也不用給你們這幫人聽”,在微博最後,表示要寫“diss track”(就是寫一首歌diss回去)來回應。

堪比帝吧出征之【虎撲大戰吳亦凡】,中國互聯網正發生一場千萬迷妹進攻男性社群的戰爭。

▲來源:吳亦凡官微截圖

吳亦凡工作室發出“嚴正聲明”表示,“近日,別有用心者利用經過消音、剪輯、調音等惡意處理的音視頻在全平台傳播,已經涉及嚴重侵權,工作室現已通過律師對始作俑者取證並啟動了訴訟程序。”

當然,虎撲步行街也不甘示弱,甚至有版主將原本“點贊”的標識改為了“skr”。

虎撲步行街甚至迅速回應:“好的凡凡,沒誰的奶酪,凡凡的粉絲要爆了我們論壇,所以我們紳士反擊下,可是為什麼要帶上自己的MV呢,另外虎撲步行街是搞娛樂的,不只是體育,了解下skr。最後不吹不黑,新歌什麼水平?”

堪比帝吧出征之【虎撲大戰吳亦凡】,中國互聯網正發生一場千萬迷妹進攻男性社群的戰爭。

▲來源:虎撲的步行街官微截圖

目前來看,這場“戰爭”極其複雜,轟動效果不亞於曾經的“帝吧出征,寸草不生”,而在這場戰爭的背後,網友們似乎嗅出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更有網友表示,“這個事情有趣到像兩邊商量好的,事後如果吳亦凡代言虎撲就有趣了。”

同時,已有媒體發布消息稱,要為本次雙方的商業“互黑”點贊。

虎撲用戶“亞里士缺德”也深刻的懷疑本次事件的“營銷”性質,而在他看來,此次事件獲利最大方的必然是自己一直鍾愛的社群網站——虎撲。當然,這些懷疑並沒有事實作為依托。






下面,我們不如先將目光聚焦到這次罵戰的中心——神奇的虎撲,這個與“豆瓣”聯姻、被“知乎”瘋狂diss,光環卻絕對不亞於“百度貼吧”的直男“載體”。

融6.18億,直男癌社區要上市?

資料顯示,虎撲由鐵桿公牛球迷、留美博士程杭在2004年創立,最初的目的是為國內球迷第一時間提供NBA的新聞資訊。

這家公司上次被廣泛討論的消息,還是1月12日完成的一筆融資,6.18億元的交易額創下目前中國體育領域裡單筆融資的最高紀錄,一直為其謀求A股上市的主承銷商——中金公司,成為虎撲的新股東。

從數據來看,虎撲走上IPO之路是歷史必然。截至2017年,虎撲APP的裝機量為6300萬,虎撲全平台月活為5500萬。而虎撲為什麼有這麼高的用戶粘性,還要從虎撲的文化講起。

2006年,步行街板塊正式成立,而步行街的最大特徵就是自嘲。比如加入步行街的JRs常有“被綠”的情況,所以步行街也常被親切地稱為“綠化一條街”,此外,步行街還有很多讓人啼笑皆非、真假難辨的“爛梗”,比如步行街女神是高圓圓與賈靜雯,因此步行街的公敵就是她們的老公趙又廷與修傑楷。

而這些一度讓虎撲被貼上了“直男癌重災區”的標籤。早期在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程杭曾表示,並不在意人們對虎撲這樣的評價,因為在程杭的感知下,這正是虎撲的價值所在。畢竟JRs本身就熱衷以“吐槽 自嘲”的方式來進行討論的。

程杭曾不止一次向記者描述過腦子中的這樣一個場景:一群人在看完一場球賽后,坐到一個燒烤攤一起擼串兒,而在此前,或者有人要開垃圾車、或者有人要寫程序代碼,在此後,他們還要回家餵狗、還貸款、帶娃兒,而這段在燒烤攤兒的時間,卻是屬於他們自己的。

在程杭看來,虎撲就是這張桌子。

“如果你也是馬布里的球迷,當他進了一個球的時候,大家可以不論專業、不管月收入高低一起歡呼,而這種身份的標識就好像是一種暗號,這也是虎撲真正的價值所在,它超越了某種邊界,突破了某種束縛。”

但是一大幫子男人聚集在一起聊的還能有什麼?實際上在幾瓶啤酒下肚後,本身就不用妄想能從一幫直男們的口中,說出什麼高雅的話題。當然,只要不產生網絡暴力,這樣的宣洩不至於帶來什麼嚴重的影響。

在體育之外,JRs在虎撲營造的這樣的氣氛中自娛自樂,那麼diss了時下火爆、且本身就是話題旋渦中的“男神”吳亦凡,也是非常正常的,只不過這次事態的發展,超出了很多人的想像,這背後更多的,應該是體育圈與娛樂圈的“真正疏離”。

娛樂能否幫體育渡劫?

冷靜下來复盤,對於吳亦凡來說,這不過是登上頭條的又一天,體育產業生態圈也發文稱,吳亦凡甚至還在NBA全明星周末中登台亮相,籃球水平究竟多高也曾被發貼討論。但在近日事件之後,更可能會成為“虎撲全民公敵”,而“skr”的梗也會與“街車卡宴”的梗一樣成為虎撲文化。

有數據統計,因為此次罵戰,虎撲步行街的微博粉絲增長了8萬有餘。

實際上,吳亦凡原本就與體育有著不少聯繫,然而此次事件中,虎撲用戶與吳亦凡粉絲們不可調和的矛盾,也暴露了一大問題。那就是綜藝與泛娛樂化,是否能夠成為體育產業變現的最佳法門?在我國體育文化十分薄弱的當下,體育與娛樂的元素究竟又該如何平衡?

在體育產業生態圈創始人郭陽看來,泛娛樂化發展體育,其實很難同時討好體育粉絲與娛樂粉絲。“體育與娛樂,誰作為內核可以獲得最佳效果,如今依然沒有定論。”

縱使樂視體育轟然倒下,但也並沒有放緩平台對於賽事版權爭奪的熱愛。不久前,優酷與蘇寧體育版權資源打通,打出的就是“文體不分家”的大旗。當然,在用戶付費與廣告費用都難以抹平昂貴版權費用的當下,只打體育牌,絕對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至少難以保證流量與營收。

但在這這次“skr”的對罵聲中,體育的列車與娛樂的鐵軌的確顯得不那麼契合。郭陽也表示,娛樂的鐵軌能否把體育帶到想要到達的鮮花彼岸,目前依然看不真切。

閱讀原文

  詳解【虎撲X吳亦凡的網路撕逼】,中國互聯網的一場偽戰爭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