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化當道的數位時代、講究知識變現的大V,我不要再被販賣焦慮和無聊了。

本文來源:豆瓣(微信id:douban)

作者:鮑德信

前幾個月我在想一個問題。

好多自媒體人、知乎大v、網紅意見領袖,在紅了以後都想來做編劇、當導演。可是很久也沒看他們出過什麼作品,為什麼呢?

然後今天我想明白了,他們本身想販賣的那些東西,靠發表觀點就能得到,幹嘛還寫劇本啊,當他們把創作當成和他們寫的那些文章一樣,是在做一件發表觀點的事情,是在瘋狂地表達。

我相信他們一開始是真的是想寫劇本或者當導演。然而實際操作以後他們發現創作作品,並不是發表一篇自己觀點的文章、編輯一個妙語連珠的140字微博這麼輕鬆簡單的事情。創作需要真真實實的努力,和難以忍受的煎熬。

創作的時候,如果陷入了想表達某種觀點的誤區,一定會被老師罵得狗血淋頭,你不是在做新聞,不是在討論時政,不是要變成一個刻薄而失去創造力的人。

我們經常看到很多被追捧的年輕網絡上的意見領袖,誇他們的詞語大概都是:他對哲學和藝術有很高的見解,他好像讀過很多書。

可是,這些東西如果不能轉化自己的,那麼所有的一切其實跟自己都沒什麼關係。對哲學和藝術有再妙語連珠的評價和再驚世駭俗的觀點,也永遠不會讓他變成一個哲學家或者藝術家。

也許在當代,比起創造的人,這些靠著表達意見的人,會獲得更多的關注度。因為創作者對於豐富多彩的世界來說,是孤獨的流浪者,而不是眾人點讚的意見領袖。

然而在長長的歷史中,能流傳下來的被後人記住的,只有那些作品,還有在創造作品的人。

一個演講兩小時,加上寫稿子的時間也不過幾天時間。

一篇意見領袖的爆款文章短則幾小時,長則幾天。

而一條微博只需要幾分鐘。

在微博上抖機靈販賣一條焦慮或者一條無聊,就可以獲得成千上萬的讚同和追捧。

可是一部作品,哪怕是純商業作品,短也要幾個月的時間,更不要說那些傳世之作。對於期盼獲得認同和在大眾面前樹立意見領袖的人來說,

創作者總是克制的,永遠不會販賣焦慮、無聊。創作者把他們旺盛的表達欲融化在一部部作品裡。

所以創作注定是痛苦的、漫長的、要付出很多很多努力的修行。

而不是販賣販賣——“別人都在努力,你在好吃懶做好意思嗎,對,我不光好意思還覺得很爽”——這種語錄,就能獲得大把點贊。契訶夫說的:市民們沒有高尚的趣味,過著糊塗的、沒意義的生活,用暴虐、粗鄙的放蕩偽善來使這生活有點變化。大概就是指這種吧。

《士兵突擊》裡面,袁朗說許三多不焦慮,這個時代有很多人都在焦慮,怕失去,怕得不到。炫耀懶散本身也是一種焦慮。我要告訴全世界混吃等死,我好吃懶做,然後讓大家給我點贊。本身也不過是一種怕失去,怕不認可吧。販賣這種焦慮觀點便可獲得名利,何必要創造呢。

只要想做作品,除了努力便別無他法。一個人價值只和他創造了什麼有關,而不是他有什麼觀點。所以創作跟發表觀點本身就是背道而馳。創作屬於創作本身。

發現生命的瑣碎與細微所帶來的快樂才是快樂的真諦,發現知識的瑣碎與細微帶來的快樂只是因為無知。

那天在微博上有人販賣無望,說這個時代沒有天才,說看來看去都很無聊,你也可以這麼說吧,因為你看到的只有網線裡的意見領袖,自然不會看到更廣闊的世界。

這個時代的天才其實很多,只不過不在你了解的範圍之內而已,當然他們注定和你是在兩個世界的人。

閱讀原文

成年人的微信聊天全靠「哈哈哈」

xxx

一代網紅郭美美出獄了,被拖累的另一個郭美美堅持不改名

xxx

中國互聯網的「氣氛營銷」,會帶氣氛一小時能賺人民幣幾十元

xxx

豆瓣有一個「土組」,以「土」為美,以「土味穿搭」為時尚

xxxx

日本太宰治喪系名言,在中國互聯網被轉發瞎編了 99%

xxxx

微博超酸話題「李清照:筆給你你來寫」,起因是有人裝逼 (文末附裝逼歌)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