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創始員工:我才32歲,我不知道該拿這些錢怎麼辦?

本文來源:野草新消費(微信id:yecaoxxf)

作者:楊鑫倢

野草導讀:小米上市,大概是這個月最火的新聞了。港交所裡,站在雷軍身邊的初創員工們,都一夜之間變成了大富翁。大家都說,在九死一生的創業浪潮中,他們是那一撥極其幸運的、賭贏了的創業者。但看完這個故事,你的想法可能會有改變。

7月9日,小米在香港交易所掛牌上市。

  小米赴港上市首日:收盤16.8港元,市值3759億港元。

32歲的秦智帆沒有想到,自己9年前加入的小米公司,最後能實現今年全球最大的科技股IPO,以及港交所“同股不同權”第一股。

2009年的一天,還在金山詞霸做UI設計(界面設計)的他,被時任金山詞霸總經理的黎萬強叫到辦公室。

黎萬強問他:“我準備創業,你要不要一起加入?” “可以賭一把,我沒有什麼可輸的。”他笑說。秦智帆當時剛畢業一年半,立馬答應了。

“連薪資都不知道多少,就答應了。我當時的工作沒什麼成就感,我英文不好,在金山詞霸這樣一家做翻譯軟件的公司裡做設計,很難融入,找不到感覺。既然老闆能看中一個剛畢業的實習生,算是比較大的機會。”

熬過了每週996的工作節奏,熬過了沒有愛情的日子,如今也得到了應有的回報。

據澎湃新聞記者了解,小米工號6到15號左右的創始團隊員工,一個都沒離開,現在分佈在小米各個部門,直接向公司高管匯報。小米用於激勵員工發放的大量期權也將兌現。

按小米7月13日收盤價計算,目前小米市值達到68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550億元),小米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雷軍的身家達到192億美元,超越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和京東董事長劉強東。很多小米早期員工也跟著成為了億萬富翁。

小米創始員工:我才32歲,我不知道該拿這些錢怎麼辦?

▲7月9日,雷軍和小米創始員工一起在港交所合影留念。秦智帆(左五)和管穎智(左三)最近接受了澎湃新聞的採訪。

小米創始員工:我才32歲,我不知道該拿這些錢怎麼辦?

2007年,第一款蘋果iPhone上市之後,雷軍還在金山。當時他買了數十部送給部下、朋友,逢人便說iPhone多好。雷軍當時就是個手機發燒友,包裡總是揣著好幾部手機。

2009年,雷軍計劃創業,黎萬強和林斌是雷軍最先找到的搭檔。

當時,黎萬強已經在金山工作了近十年,準備隱退開個影棚,因為他一直都喜歡攝影。當他打電話給雷軍說要辭職,準備開個影棚後,雷軍一听就笑了:“你別扯淡了,跟我幹吧。”

林斌當時在谷歌負責移動研發和Android系統的本地化。雷軍遇到他,彷彿一見如故,經常從晚上8點聊到凌晨兩三點。

雷軍也給現任獵豹移動CEO的傅盛打過電話,一口氣說了3個小時。傅盛之前就有聽說雷軍要做手機,但他覺得這個事挺難的,最後沒有加入小米。

最後,一共7名聯合創始人接受雷軍邀請:林斌、黎萬強、周光平、黃江吉、劉德、洪鋒、王川。按照現在小米市值計算,幾位聯合創始人的身家都普遍近1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7億元),其中林斌的身家更是近9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00億元)。

小米創始員工:我才32歲,我不知道該拿這些錢怎麼辦?

▲上市現場,小米聯合創始人合影。左起:王川、洪鋒、林斌、雷軍、黎萬強、劉德、黃江吉。注:周光平已離職。

合夥人陣容確定以後,很快開始了第一批創始員工的招聘。

答應黎萬強創業的那晚,秦智帆回家打電話給父母,但父母的疑問他全都答不上,他懷疑自己是否衝動了。

第二天下班後,他再次找到黎萬強,這才知道他們要做一家手機公司,並由雷軍牽頭。然後黎萬強把他帶上樓,去找了雷軍,秦智帆正式加入小米。

“黎萬強跟我說了薪資和期權。我當時剛畢業,只關心工資了,工資還不錯,但期權多少我壓根沒記住。”秦智帆最近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回顧了他在小米走來這一路。

那時候小米還沒有名字,也沒有固定辦公場所,他們在一家咖啡館包下了一個長期包房作為臨時辦公地。一些從微軟、谷歌被雷軍拉來的骨幹,一邊抽空過來開會支持,一邊還要在原單位辦離職手續,交接工作。

小米創始員工:我才32歲,我不知道該拿這些錢怎麼辦?

▲管穎智拍下了這張標誌著小米公司起點的照片,秦智帆站左四

2010年4月6日,小米在北京中關村銀谷大廈的辦公室落成,幾個人喝了一碗小米粥,小米正式踏上征程。“其實就我們幾個人,還拉著小紅絲帶,和雷軍一起在辦公室門口剪彩。”秦智帆說。

  上市前夕,雷軍致員工公開信:八年前喝小米粥起家,如今7000員工將獲資本福報。

雷軍希望公司保持低調,這也是取名小米的原因。“雷總跟我們說,所有的手機公司都是撐死的,沒有餓死的,高調會影響創業心態。所以公司一開始也沒有任何宣傳。”秦智帆說。

彼時,每個員工都要承擔諸多事務。秦智帆擅長設計,他負責了新辦公室的裝修,還做了小米品牌的第一代logo(標誌)。“早知道今天小米做那麼大,我當時一定好好做那個logo。”秦智帆笑說。現在的logo,已經是更新了兩三代、經歷無數次細小優化之後的結果,以符合手機設計的要求。

小米創始員工:我才32歲,我不知道該拿這些錢怎麼辦?

▲公司前台背後,是小米第一代logo。

作為雷軍和林斌第一任助理,管穎智當時負責公司行政事務,不僅做公司採購、做財務,還給員工發工資,幫員工繳納社保和公積金。

很快,小米開始招聘第二波新員工,但招聘並不容易,公司發動全公司的同事一起想辦法。

秦智帆回憶說,當時連怎麼跟別人介紹公司都不知道,他打趣道,“招人的狀態有點像傳銷。”

秦智帆發動身邊資源,找熟人和朋友,跟他們先套近乎,請他們吃飯(飯錢公司會報銷),再來公司轉轉,如果對公司有興趣,再遊說他跳槽小米。甚至連外地的,都被拉來了解小米。

小米那時候沒有名氣,薪資不可能高過各大互聯網巨頭。但秦智帆認為,早期加入的小米的員工,一定是有理想的一幫人,他們不是為了利益來的,都是有一些自己主觀意願才留在小米的,“不管是對公司做的事有興趣,還是對模式看好,或者崇拜雷軍。”

管穎智則透露,早期來小米的員工,幾乎都是從其他互聯網公司“折價”而來。據一名小米內部人士透露,譬如一位從微軟跳槽到小米的員工,原來薪資能達到3萬多,到小米只有1.5萬元,降幅達到50%。

但如果你認同,創業就此開始。2011年1月,因擴張迅速,小米遷至新址北京望京卷石天地大廈。

小米創始員工:我才32歲,我不知道該拿這些錢怎麼辦?

40歲創業的雷軍,給小米設計並開創了與其他互聯網不同的諸多製度。

譬如996上班制度,即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週六再上一天班,工作時長增加50%,這一制度後來被阿里巴巴、網易等公司效仿。

“其實,加班是員工自己提出來的,雷軍後來就發了全員郵件,希望明天開始實行996的上班制度,不是強制實行,但大家都自覺執行。”秦智帆說。

  小米發表創業八年內部紀錄片(手機篇),內部珍貴影像首次公開,包含初始團隊。(附影片)

實行這個制度的時候,小米不過二十個人左右。但這一制度一直執行了五六年,公司規模達到上萬人。

但是作為剛畢業的大學生,秦智帆花了很長時間才適應了這種常態化的加班狀態。

“當時真反應不過來,適應了至少四五個月。在金山,我打卡上班,很準時,每天六點半下班,可能還會去食堂吃個晚餐,這也是電視劇裡面所描繪的白領的生活。到了小米,說是996,但哪回晚上9點下班,每天都工作到晚上12點。”秦智帆說,“對於996,雖然內心是拒絕的,我的身體和腦細胞是反應不過來的,到那個點,真的困得不行。但我還是覺得這是應該的。”

公司內部戲言,想在小米談戀愛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沒什麼時間約別人看電影和吃飯,所以幾乎沒可能新交男女朋友。

“別說對象,朋友都快沒了,人家一約你,就加班,時間長了就不叫你了。父母每兩週給我打一次電話,我也忙得沒時間給他們回,他就給你一堆勸。”說到這個,秦智帆有些遺憾。

四年前,秦智帆認識了現在的女友,她也是小米的員工。管穎智和她的愛人則是研究生同學,在小米工作期間,家裡的雜事基本愛人來做。現在小孩上幼兒園了,管穎智會盡量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學,但孩子放學只能靠家人接了。

在小米公司內部,你會感受到從上到下都保持著創業的心態。雷軍和林斌等高管每次飛行出差都只坐經濟艙,即使雷軍現在身家已近190億美元。7月10日上市後的第二天,林斌就被拍到和記者同在一架飛機的經濟艙。

管穎智透露,雷軍在吃飯方面也不講究,“早期給雷總做助理的時候,我給他點過鴨腿飯、沙縣小吃、漢堡,都是一些快餐。”雷軍對穿著和搭配不講究,經常短褲 拖鞋一身行頭在辦公室裡走動。

3年前開始,小米把周六時間還給員工,秦智帆也有更多的時間陪家人。

“說實話,6點半下班的話,我都不知道到哪裡去,現在依然上班到9點以後,成習慣了。”秦智帆說。

小米創始員工:我才32歲,我不知道該拿這些錢怎麼辦?

“在小米工作,你一定要得到家里人支持。有老婆孩子的一定要跟家人說清楚,還沒結婚的私下解決。”秦智帆說,如果新員工想加入小米,小米會告訴他,我歡迎你加入,但是今晚要跟夫人或家里人說一下這個情況,如果夫人不同意,對不起,你不要來了。”

秦智帆記得,雷軍當時在年會上特別感謝員工家屬在後方支持。小米早期年會,雷軍都會邀請員工家屬一起來。

在設計薪資時,小米一定會考慮到員工的後方。

與其他公司不同的是,除了一般股權激勵外,雷軍早期為了提高員工凝聚力,慷慨出讓公司股權,讓員工自願持股。

管穎智透露,小米在早期會讓員工在一定程度的自由內,在股票和現金之間彈性調配比例作為自己的薪酬。比如有的人每月只拿現金工資,有的人拿較多現金和少數股票,還有一些人只拿一點生活費但拿較多股票。

據透露,那批員工很多選了更高現金 較少期權的方案。

不過,管穎智認為,每個人當時都有自己的實際情況,談不上“後悔”。

2010年,雷軍還允許員工自己掏錢投資,每人封頂30萬元人民幣。“當時公司一共70多人,差不多60個人掏了錢,總共投了1400萬元。”雷軍說。

管穎智當時問父母借了錢,一共掏了10多萬元投資小米。“當時這算是一個福利,而我也很看好小米,覺得雷軍團隊非常有經驗,不是普通的創業,所以我從我父母那邊借來錢做投資,他們也很信任我。”她說。

據報導,小米總裁林斌也曾自掏腰包買公司股票。小米的幾名聯合創始人基本都持股3%左右,而林斌持股13.3%。

而管穎智和秦智帆等最早一批員工,小米早就安排好期權。兩人都沒有透露這筆期權所對應的財富價值。

“其實當時我還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給不給期權都無所謂,因為我不懂,但小米一點也沒少給,他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成熟。”秦智帆說,早期小米所有期權都是口頭協議,但公司後來都簽了紙質協議,他也是那次簽字,才認真看了有多少期權。

秦智帆還想說明的是,小米並非絕對一刀切降薪,對薪酬的設計會充分考慮實際情況,不影響現實生活狀況。秦智帆說,他可能是唯一一個跳槽漲薪的員工,他在金山是3500元,到了小米是8000元,這樣他在租房費用之外還能補貼家用。“小米是要保障員工的生活,只有你的生活無憂了,才能全心全意投入工作。”

“三十出頭,不知道該拿這些財富怎麼辦”

2018年7月9日,小米創始員工再次相聚,這可能是港交所上市現場最火爆的一天,大家合影留念不捨離去。上市祝捷晚宴上,雷軍和大家舉杯,時間彷彿又回到了9年前。

小米6到15號員工,從公司創立到現在,一個也沒離開,即使是2015年左右小米陷入增長瓶頸時。

“大家就像是戰友,苦過那麼多年,感情還是那麼深。”管穎智說。

忙碌的工作還在繼續。和管穎智的採訪,約了好幾天,甚至從上市前最後約到了上市後,她當時負責上市活動儀式的一些事務,上市前她就在香港安排彩排。在和港交所的溝通中,管穎智發現港交所對小米特別照顧,港交所特地定制了一個超大版的銅鑼,也允許小米邀請更多員工和合作夥伴出席。

“未來兩到三年,我肯定不會離開小米。小米這個平台,在中國企業裡面找不到第二家。我現在這個階段,去BAT沒有意義,如果我自己幹,似乎還欠一點火候,我希望在小米學更多東西。”秦智帆說。

而對於半年後可解禁的財富,“說實話,真的有點懵。我三十剛出頭,房子和車子都買了,不知道該拿這些財富幹嘛。”

“我希望,可以彌補以前令我後悔的事情。可能結婚以後,換一個大一點的房子,給孩子一點空間,把父母接到北京,陪老婆更多時間,讓父母輕鬆瀟灑一點。”秦智帆說。

小米創始員工:我才32歲,我不知道該拿這些錢怎麼辦?

閱讀原文

  小米發表創業八年內部紀錄片(手機篇),內部珍貴影像首次公開,包含初始團隊。(附影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