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詐騙:把網紅帳號盜走轉賣,或讓妳買回去。誰來保護你累積多年的數位社交資產?

本文來源:刺蝟公社(微信id:gh_19c457e10479)

作者:石燦、大余

抖音方面表示,抖音沒有客服電話,只開通了郵件申訴管道。

張莉在抖音上有自己的帳號,21萬粉絲,35個作品。2018年7月15日下午,她在微信裡收到一條信息,給她發信息的那個微信號叫「唯品會09」。

「您好,接推廣嗎?在抖音平台幫我們唯品會APP做廣告宣傳,合作推廣會給您相應的傭金。」「唯品會09」給張莉發來一條涉及商業合作的消息。

「具體是怎麼樣的呢?」張莉問。

「唯品會09」告訴張莉,她需要到抖音小助手推薦的推廣中心去瀏覽唯品會的視頻,搜尋唯品會廣告,選擇她能推薦的視頻,選擇好之後,把視頻鏈接髮給「唯品會09」,他給張莉派發任務單,並結算100元定金。上傳視頻成功後,再結算尾款。通常以粉絲數量劃分價格層次,粉絲越多,價格越高。

「可以。」張莉迅速做出決定。

抖音詐騙:把網紅帳號盜走轉賣,或讓妳買回去。誰來保護你累積多年的數位社交資產?

▲張莉與唯品會09 的對話,以及她收到的抖音官方提示信息

「唯品會09」給張莉發了一個名叫「愛抖音推廣中心」的鏈接,讓她在里面選擇視頻。想要登錄這個推廣中心,張莉需要輸入手機號碼獲取簡訊驗證碼。

就是在這個環節里,張莉的抖音帳號出現了大問題。

她輸入手機號碼後,一直沒有收到驗證碼。她問「唯品會09」原因,對方告訴她,應該是網路問題,讓她等等。她等了許久,一直沒收到驗證碼,她沒在意,這事兒也就擱淺了。

到了7月18日,張莉的手機收到一條抖音官方發給她的簡訊:您的抖音號已更換綁定手機……如非本人操作,則帳號可能被盜,建議立即通過官方反饋管道進行找回。

這會兒,她才意識到,「唯品會09」有問題。她馬上去找對方理論,但是「唯品會09」 一直在和她「打太極」,裝糊塗。

後來,有一個人加了張莉的微信,那個人告訴張莉,她的抖音帳號已經被他買了,如果張莉想要拿回抖音帳號,得花2800元錢從那個人手里買回去。

張莉不願意。

張莉有兩個抖音帳號。過了一會兒,她用另外一個抖音帳號嘗試與她的被盜帳號進行溝通,居然有人回復她的信息。在溝通的過程中,掌控她帳號的那個人告訴她,現在如果想拿回帳號,價錢已經不是2800元了,而是8000元。

抖音詐騙:把網紅帳號盜走轉賣,或讓妳買回去。誰來保護你累積多年的數位社交資產?

▲張莉與她的抖音號對話

張莉這才明白,就在不久前,她的帳號被賣給了第三個人。一天的時間,帳號被轉手三次。不過她也懷疑,是一個團夥的幾個人在「唱戲」。

與張莉有同樣遭遇的人還有趙鋒,他也是在那天被盜號,盜號者用同樣的操作手法「釣魚」。

「最搞笑的是這個傻瓜騙子主動加我微信,賣我的號,還他媽裝好人,太變態了。」趙鋒說,「他現在還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他是騙子」。

趙鋒的抖音號有63萬粉絲,但售價也只有2800元。他告訴刺蝟公社(ID:ciweigognshe),他做過調查,「這種賣號的人,價格如果超過3000元,會被抓起來,他們全都賣2800。」

刺蝟公社查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發現,該解釋條例規定:

詐騙公私財物價值三千元至一萬元以上、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分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

《刑法》第266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騙子不論帳號粉絲是1萬還是60萬,都只賣2800元,規避的就是這個風險。2800元與3000元被業內人士解讀為「二次售賣盈利空間」,不能在市場上把價格壓死了,規避帳號砸在一個人手里的風險。

而騙子盜取了張莉、趙鋒的帳號後,騙子利用他們的個人號召力,去騙取粉絲的信任,通常的做法是讓粉絲加騙子的微信,發布一些廣告信息。當號主發現帳號被盜時,會通過抖音官方申訴管道進行反饋。

李桃的抖音帳號有17萬粉絲,她也在7月中旬被同樣的人用同樣的手段騙取帳號。在向抖音官方申訴期間,她變得急躁起來,「郵件幾乎沒有得到過回復,打通投訴電話,回答是在處理」。她對抖音的服務態度十分不滿。

抖音號被盜期間,她的個人狀態很不好,「睡覺都睡不著,很難過」。她覺得她的抖音號能夠擁有17萬粉絲,是她經過一年的時間,發了368個視頻,一點一點努力,苦心經營出來的結果。「突然間被盜了,真的,感覺像自己蓋了好久的房子讓人給推倒了一樣。」

張莉、趙鋒、李桃因為這件事集結在一起,想要維權,但他們並不知道抖音對此類事件的處理邏輯,他們生抖音的氣。

讓他們更為生氣的是,他們在一個QQ群里看到自己的抖音帳號被人拿來隨意售賣,卻因為自己被禁言,無法在群里面發表言論。

他們在社交媒體和搜尋引擎上搜尋關鍵詞「抖音被盜」,發現有很多案例在幾個月前就曾發生,那一刻,他們覺得盜號者太猖狂了。

今年4月初,抖音出現小規模盜號事件,不少抖音號主曾向刺蝟公社表示,粉絲量在10萬到50萬之間的帳號,最容易被盜。5月,刺蝟公社報導過類似事件,抖音這塊流量窪地,成了盜號者的天堂。

在朱蕊多次提交申訴郵件兩天後,抖音官方對郵件進行篩選整理,給她找回了帳號,其他人也在同一天,找回了抖音帳號。抖音官方在6月份發布過一份公告稱,抖音官方上線抖音安全團隊,打擊盜號行為。抖音官方提醒抖音用戶,抖音官方不會用私信的形式與用戶溝通。

抖音詐騙:把網紅帳號盜走轉賣,或讓妳買回去。誰來保護你累積多年的數位社交資產?

▲抖音官方製作的防詐騙識別圖

抖音官方針對「盜號事件」回復刺蝟公社,據抖音官方統計,大多數申訴會在3個工作日內解決。如果有未及時反饋的情況,可能是由於郵件積壓或某單一帳戶多次重復申訴,影響反饋效率。官方郵箱每月會收到數百封郵件,但經過核實真正被盜號的數量並不多,不超過10%。

同時,抖音方面也稱,抖音沒有客服電話,一些不法分子在網上散布所謂抖音客服電話進行詐騙,抖音帳號被盜因涉及提供證明材料,所以現在只開通了郵件申訴。

據抖音官方核實,抖音帳號被「盜號」多是通過換綁手機號做到。騙子冒充官方或其他機構,以開通站內權限、廣告推廣、邀請內測、簽約等理由,引導用戶添加站外社交帳號,進而索要用戶的帳號信息,以人工或釣魚網站騙取用戶手機號、簡訊驗證碼,登錄用戶帳號,進行手機號換綁、修改登錄密碼,致使用戶帳號「被盜」。

現在,抖音號已經不僅僅是一個上傳視頻的帳號了,它更多時候是人們的數字資產,持有者可以利用抖音號展示自我、傳遞價值觀、進行社交活動、從事經營活動,從中獲取、兌換相應的實物資產。

2017年3月,「網路虛擬財產」正式作為一項民事權利被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這意味著Q幣、網遊裝備、帳號等都已經納入法律保護範圍之中,為人們享有網路虛擬財產的所有權奠定法律基礎。而抖音在用戶協議里提到,抖音會在合法範圍內保護用戶帳號。

據環球時報7月13日消息,前不久,德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家長可以登錄死去女兒的臉書帳戶,查看女兒之前的私密消息和聊天記錄。

這是德國首例針對Facebook帳戶繼承權的官司。最高法院法官認為,網路合同也是遺產的一部分,「數字遺產」不應被區別對待。作為監護人,父母有權知道未成年子女的網路信息。

抖音詐騙:把網紅帳號盜走轉賣,或讓妳買回去。誰來保護你累積多年的數位社交資產?

在中國,微博有一個叫做「人死後QQ、微信號等社交媒體帳號應該怎麼辦?」的話題,微博大V震長認為,個人社交媒體帳號在很大程度上屬於個人隱私的范疇,需要法律保護,即便是身故以後,也不能公開,至於是否允許家人繼承,現在不便下結論,因為現在的環境還不成熟,需要在司法實踐繼續探索。

他同時認為,另外一方面,社交媒體帳號網路價值很大,或其中充值了很多虛擬貨幣或紅包之類的真實存款,網路平台方應該有義務向其家人提供各種便利。新情況新問題,就需要多方一起努力,積極推進,以便能更好的服務於網路社會中的每個人。

帳號本身衍生出來的聊天記錄、上傳視頻、上傳圖片等數字信息都有可能歸入數字資產保護的行列,而抖音號、微信號、QQ號、支付寶號等個人電子帳號,是最直接的保護對象和支配對象。這一操作邏輯成熟於金融領域,隨著金融支付的普及,社會愈發需要這一邏輯在生活中得到實踐和普及。

只是,這項「共識」在現實操作過程中,依然充滿了阻力,有媒體報導,曾有一女子的丈夫過世,女子想要繼承過世丈夫的QQ帳號,卻被騰訊拒絕,理由是不符合騰訊公司與註冊用戶簽訂的相關服務協議。

《QQ號碼使用規則》中規定:「QQ號碼使用權僅屬於初始申請註冊人。未經騰訊許可,您不得贈與、借用、租用、轉讓或售賣QQ號碼或者以其他方式許可非初始申請註冊人使用QQ號碼。」與QQ一樣,抖音號的所有權也歸抖音官方擁有,註冊用戶擁有該帳號的使用權。

有法律人士稱,QQ帳號的繼承缺乏法律依據。QQ帳號並非遺產,不受《繼承法》的保護,目前大陸還沒有將QQ號碼納入遺產範圍的法律、法規規定,也沒有相關的司法解釋。

不過,QQ帳號持有者可以將帳號、密碼等個人信息寫入實體遺囑中,指定繼承人,提前備份,為意外情況鋪「後路」。

(文中張莉、趙鋒、李桃均為化名)

(刺蝟公社是聚焦內容產業的垂直資訊平台,關注領域包括紙媒和數位出版、互聯網資訊和社交平台、視頻音頻平台、影視文娛、內容創業和自媒體、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來內容發展方向。)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