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互聯網公司過得像國企…中國知名團購電商【拉手網】拖欠工資、裁員倒閉。

當互聯網公司過得像國企...中國知名團購電商【拉手網】拖欠工資、裁員倒閉。

2010年3月成立的拉手網,並在2014年10月被三胞集團收購。目前只有20人左右進行簡單維護,吃輝煌時留下的“老本”。

已經有部分員工簽署了“離職薪金結算支付協議書”,該協議書顯示,天下拉手與員工協商一致同意解除勞動合同,雙方協商同意未付薪金結算到2018年7月13日止。

在官網上,三胞集團所有的子公司的友情鏈接裡,已經沒有了拉手網,包括三胞集團官網關於拉手網的新聞稿、鏈接也已經搜不到。

本文來源:藍鯨TMT、騰訊新聞

記者:藍鯨TMT 王麗娜

還記得拉手網嗎?

“CEO先於員工離職、員工被拖欠兩個月工資無人問津。”沒想到七年前曾經輝煌一時的團購網站拉手網,會以這樣的方式來說告別。

2018年7月11日,隸屬於北京拉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拉手網)、北京天下拉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天下拉手)、北京拉手科技有限公司(拉手科技)的100多位員工即將失業,許多人幾乎一夜無眠,他們與三胞集團派來的領導在會議室“談判”到第二天凌晨。

“三胞集團可能資金遇到困難,想清退這100多名員工。”拉手網員工告訴藍鯨TMT。

統稱上述三家公司為拉手網,這三家公司財務、HR、法務、行政等職能部門的員工是共用的,財務總監的匯報對像一個是三胞集團的財務、另一個是拉手網的CEO,其餘同理。

變相裁員,拖欠工資成為被離職籌碼

“拖欠2個月工資和績效,6月份社保還沒交,想要工資就必須簽離職協議(無任何補償),否則什麼都沒有。”拉手網多名員工對藍鯨TMT說,因為都是老員工,即便是拖欠這麼久的工資大家也都沒怎麼鬧,然而,沒有按時下發的工資,卻成為簽署離職協議的籌碼。

7月9日,以三胞集團CTO、副總裁李磊為代表的“四人小組”突然降臨拉手網,與少數幾個人提出離職的事情,當時大部分員工還都不知情。

兩天后所有拉手網的員工被告知面臨離職問題。儘管拉手網2個月沒有發工資,但之前並沒有傳出裁員消息。

“會盡最大努力籌到兩個月的工資發給大家,不過需要簽一個離職協議,簽離職協議的話爭取能拿到2個月的工資就不錯了。”

在拉手網員工提供的一份音頻中,李磊對拉手網員工說,“公司(指三胞集團)現在不是讓大家離職,我們現在把公司的現狀和大家做個溝通,由大家自己商量去做選擇,如果大家不願意離職,就這麼繼續經營,像HOF(英國百貨商店House of Frase)一樣清算破產的情況就可能會發生,如果真走到清算那一步的話,員工的權益可能更得不到保障。”

不過,在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研究員趙占領看來,用人單位拖欠勞動者工資的,勞動者可以以未及時足額發放工資為由解除勞動合同,並要求用人單位支付經濟補償金。

其次,用人單位因為生產經營發生嚴重困難,或者經營方式調整,而需要一次性裁員20人以上的,屬於勞動合同法所規定的經濟性裁員,需要履行嚴格的程序:提前30日向工會或者全體職工說明情況,聽取工會或者職工的意見後,裁減人員方案經向勞動行政部門報告。同時,用人單位還需要支付經濟補償金。

第三,企業申請破產清算的話,應當從破產財產中優先清償所欠職工工資和勞動保險費用。

“這幾個月工資發不了的時候,集團說要有一波裁員,但是說按照正常程序走,那會還想著要賠償。現在可能因為集團資本市場遇到問題,弄得他們現在也沒有底氣了,賠錢也賠不起來,每個月發工資也發不起。”拉手網員工表示。

7月17日,藍鯨TMT致電天下拉手CEO石鑫,他表示已於近日從天下拉手離職,其他不方便說。同一天,藍鯨TMT撥通李磊的手機號,是另外一位三胞集團相關負責人接聽的電話,其對關於清退拉手網員工一事似乎有些不願意接受采訪,截至發稿他並沒有發給藍鯨TMT約定好的接收採訪提綱的郵箱號。

在移動互聯網的浪潮裡,早已經在大眾視野銷聲匿蹟的拉手網,最終也沒能逃脫被徹底清退的命運,只是這種清退方式讓曾經的拉手人為之寒心。

當互聯網公司過得像國企...中國知名團購電商【拉手網】拖欠工資、裁員倒閉。

▲天下拉手部分員工簽署了“離職薪金結算支付協議書”

據藍鯨TMT了解,已經有部分員工簽署了“離職薪金結算支付協議書”,該協議書顯示,天下拉手與員工協商一致同意解除勞動合同,考慮公司實際7月已經停擺,雙方協商同意未付薪金結算到2018年7月13日止,雙方就薪金等進行核算,並達成共識。

“如果確實存在以支付拖欠的2個月工資逼迫員工簽訂離職協議,則明顯違法勞動法的規定,不僅需要支付拖欠的工資還需要支付經濟補償金。”在趙占領看來,簽署上述協議的目的就是看起來是雙方協商一致解除勞動合同,進而避免支付經濟補償金。

沒有簽署“離職薪金結算支付協議書”的員工,還在繼續上班。“現在能負責的人就是三胞集團的人了,基本沒有人出來管事,領導級別的暫時誰也沒來(上班),都是員工在這上班呢。”一位拉手網員工在17日表示,“已經有人仲裁了。”

從輝煌到被收購,一個失敗者的身影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數據顯示,從2008年團購模式在美國誕生到2013年底,短短五年時間內,全國共誕生團購網站6246家,而到了2014年1月,全國團購網站數量僅為213家,倒閉率超過九成。

拉手網也是九成中一家依然艱難活著的團購網站,目前拉手網只有20人左右進行簡單維護,吃著曾經輝煌時留下的“老本”。

拉手網官網顯示的媒體報導最後一條新聞停留在2014年5月,不難想像,這家2010年3月成立的團購網站,曾經起步、輝煌、衰落也不過經歷短暫三、四年時間。

“目前,拉手網自身仍具有流量,品牌、口碑在一些城市還存在,在沒有推廣的情況下,用戶自動會在上面消費,拉手網每個月也有大幾十萬、一百多萬的收入,養活現在拉手網的20多個人沒問題。”拉手網現員工說到,包括商家以前的一部分欠款也是可以追回來的。

經歷了“千團大戰”洗禮、IPO失敗,拉手網在2014年10月被三胞集團收購。但收購似乎並沒有給拉手網帶來轉機,反而讓拉手網失去互聯網企業的戰鬥力,在一輪輪裁員中,無奈地等到了“關門大吉”的命運。

據了解,三胞集團要裁掉所有拉手網所謂剩餘掃尾員工,以及內部孵化新業務天下拉手、拉手科技的全部員工,人數過百。

與拉手網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同樣國內團購起家的美團,6月25日向港交所遞交招股說明書受到高度關;而團購網鼻祖Groupon的處境似乎也不妙,十年八虧,7月9日Groupon被傳正在尋求被收購,阿里巴巴成為潛在購買者之一。






不同的發展路徑帶來不同的命運。財務數據顯示,無論是美團還是Groupon,二者虧損收窄但還是虧多賺少。目前Groupon估值約27億美元,美團估值約400億美元,拉手網在2011年最為輝煌的時候,估值曾一度在當時高達11億美元。

同樣作為Groupon國內模仿者,拉手網上線之初就創新不斷。2010年6月,推出具有本土化特色的Groupon與Foursquare(團購+簽到)相結合的混搭團購模式;2010年9月,首創了一日多團的新型團購模式,被貼上國內團購網站創新型選手的標籤;2010年11月,拉手網推出團購2.0模式,添加了“拉手網生活廣場”的功能版塊,商戶可以通過該版塊自助發布團購信息,拉手網再創團購新模式。

一系列的創新讓拉手網位列美團、大眾點評等之前,一度躋身團購網站之首。

2011年9月,拉手網向美國證交會(SEC)提交上市申請,擬融資1億美元。然而,臨近敲鐘之日,具體應該是在確定上市時間不到24小時,拉手網因競爭對手舉報財務造假,上市時間被迫延遲,業內人士無不為之惋惜。

一位拉手網員工回憶,當時因為有人舉報,說存在各種數據問題,開始還為上市的事熬夜加班,後來就上市失敗了。

伴隨上市得失敗,拉手網2011的輝煌也一去不返。

在此後相當長的時間內,拉手網飽受裁員、資金鍊斷裂等質疑,並不斷出現類似二、三線城市全體核心骨幹近200人集體遞交辭呈、員工大批量被裁撤現象,而這些只是個開始。

直至2012年8月,那位三個月前曾為“資金鍊斷裂”闢謠拍案而起的拉手網創始人兼CEO吳波,宣布離職。拉手網陷入更加風雨飄搖的境地。

到現在為止,拉手網僅剩約20名員工維護網站業務,這與7年前4300名的員工總數相比,基本上算是清零了。

從結果倒推來看,這些年“裁員”成為拉手網發展的主旋律,拉手網花在裁員補償的錢恐怕也不是小數目。

去年11月份,拉手網仍在進行裁撤分站,比如拉手網北京分公司、上海分公司等各個分公司當時都被撤了,“銷售走的時候都是合理賠償的”。

“當時我們還做了負面應對,因為是N+1補償,所以都沒有負面(新聞)。”負責殿後的拉手網員工說,留下的人負責後面的掃尾工作,“去年裁員的時候說,後期會以最優的方式優化我們,給我們賠償,都答應的很好,但是現在拿我們當沒用的人。”

趙占領表示,N是指工作年限,工作滿N年就有N個月補償金,如果每個人工作三五年,相當於每個人三五個月的工資,企業裁員的成本會很高。

線上線下故事難講,過得越來越像國企

當人們在質疑美團IPO後的未來,想想曾經的拉手網,有時候或許活在當下就是對企業自身最好的證明。

依靠大量廣告燒錢吸引用戶、擴大規模的模式,對於團購網站來說無疑是飲鴆止渴,面對沒有太多忠誠度的用戶,一旦燒不起錢,用戶就會毫不留情地向競爭對手遞出橄欖枝。

這或許也是美團主打外賣業務,並不斷擴展自己的業務邊界,將觸角伸向旅遊、酒店、共享單車、新零售等新業務。

在團購網站紛紛尋求BAT庇護的時候,2014年10月,拉手網也結束了單身狀態,下嫁給江蘇三胞集團,最終收購價格至今未向外界公開。這樣的選擇最終將拉手網帶向了消亡。

從拉手網的融資額來看,在計劃赴港上市前,拉手網共完成合計1.67億美元的三輪融資,估值一度高達11億美元,這個數字在七年前應該不算小。

不過對於收購,拉手網在職員工至今依舊耿耿於懷,他們覺得拉手網被三胞集團收購相當於賤賣。

時任三胞集團新聞發言人、副總裁鄒衍表示,“三胞集團結合拉手網的優勢,提出’天上拉地下、線下拉線上、供應鏈拉客戶、吃喝玩樂拉商品、團購拉定制’的’五拉’協同方式,意圖將拉手網的線上資源與三胞集團豐富的線下實體資源結合起來,在持續發展團購業務的基礎上,打造全球最大的O2O電商平台。”

眾所周知,三胞集團收購拉手網,看中的是其在O2O領域的線上資源、入口、流量、互聯網人才等。三胞集團投入資金和資源,拉手網投入互聯網技術和人才,輔助三胞各個子公司,與他們互相協同作戰。三胞集團進而可以補足線上渠道、打通線上線下資源,增強其在O2O領域的競爭力。

公開資料顯示,三胞集團是一家以信息化為特徵,以現代服務業為核心,集金融投資、商貿流通、信息服務、健康醫療、地產開發五大板塊於一體的大型現代化企業集團。

三胞集團現擁有宏圖高科(600122.SH)、南京新百(600682.SH)、麥考林(NASDAQ:MCOX)、金鵬源康(新三板430606)等多家上市公司,以及宏圖三胞、宏圖樂語、宏圖滾石、宏圖地產、廣州金鵬、中國新聞周刊、商圈網、英國House of Fraser、美國Brookstone、以色列Natali等國內外重點企業,下屬獨資及控股企業超過100家,全球員工總數近8萬人。其中電商物流板塊擁有拉手網、美西時尚、國採支付、萬商璽卡、萬事得等電商及物流企業。

拉手網與三胞集團的互動,拉手網屬於線上,三胞集團的業務很多都在線下,所以互相協同,與集團各個子公司做一些促銷活動。拉手網在職員工介紹,比如南京新百有什麼活動,可以提前在拉手網做一些宣傳,賣一些代幣券,利用拉手網的互聯網資源和優勢,提前造勢。“相當於利用自己集團內部的資源造勢,早些時候,拉手網自有流量帶來的銷售可能不止一百萬,上千萬都有。”

“三胞沒有互聯網基因,它特別希望藉助拉手網以前的名氣和線上流量,打造屬於自己的互聯網基因。”拉手網員工說。

然而,被收購之後,“拉手網發展的還沒有之前好,甚至可以說越來越差。因為之前會有做互聯網的職業經理人為主,後來我們做所有業務都要集團來操縱。在傳統行業出身的三胞集團操縱下,各種都跟不上點,後來我們過得越來越像國企。”拉手網現員工有點哭笑不得。

奮力一搏,無造血功能的天下拉手終夭折

國企的日子過了沒有多久就進行不下去了,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拉手網的“剩餘價值”還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2017年06月,作為三胞集團內部孵化的新業務,天下拉手誕生,其經營範圍包括:技術開發、技術服務、技術轉讓、技術諮詢、技術推廣等。

“天下拉手運營的各個基礎還是藉助了拉手網的聲望、知名度,流量、員工專業度等。”拉手網員工說,天下拉手人員一部分是原來拉手網的人,一部分是新招聘的人。

天下拉手官網的介紹,天下拉手是以場景為中心的數據化商業運營平台。天下拉手通過將實體和虛擬場景數據化,形成線上線下一體化通路,將多種類型的業務打通,挖掘多元場景下的客戶資源價值。

上述概念理解起來似乎有些空洞。天下拉手的官網顯示,其合作夥伴包括三胞集團、宏圖Brookstone、麥利達、凡迪基因、Natali、FUJITSU、妙健康、樂語、東方福萊德,這幾家無一不是三胞旗下企業。

天下拉手CEO石鑫曾介紹,天下拉手要兩條腿走路,一條是三胞集團體系內打通業務版塊,第二條就是在集團體系外找到突破口。從合作夥伴來看,天下拉手的第二條腿顯然還處於缺失狀態。

拉手網員工也證實,天下拉手之前做的好多業務都是集團內部的技術服務,比如南京新百,宏圖高科,實際上對外部企業沒有一點效果。

“天下拉手的業務簡單來說就是做大數據、場景服務。因為做了一年了什麼都沒做出來,量也沒上來,錢也沒來,所以集團要把這個業務直接砍掉。可以說,天下拉手是一個失敗的項目,三胞集團相當於爸爸,天下拉手一直在吃集團的。”

拉手網員工說道。“天下拉手作為初創公司,還處於燒錢階段,前期不可能自己帶來利潤。”這也是三胞集團要裁撤“拉手系”根本原因。

拉手網員工告訴藍鯨TMT,三胞集團“四人小組”表示,三胞集團遇到資金困難,天下拉手一直靠三胞輸血,自己造不了血,三胞集團給拉手網發工資是情誼、不是義務。

就在去年12月,石鑫向媒體介紹,三胞集團董事長袁亞非的規劃方針是,三胞集團未來將成為一家“數據公司”。三胞集團具有獨特的線下資源優勢,孵化天下拉手,就是要用互聯網基因打通線上線下數據,在場景中搞事情。

今年1月,天下拉手宣布獲得5000萬元的首輪天使輪融資,但這筆投資也僅僅停留為一串數字。據拉手網員工說,投資方預計投資2000萬元,只是對外宣布5000萬元,儘管虛報融資額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但即便是數目少了的救命錢,也遲遲沒有到賬。

“據說,雙方可能有什麼賭協議,天下拉手有很多量沒有達到要求,所以對方覺得不值得投了。再加上去年年底資本市場收緊,錢就沒打過來。”天下拉手的員工說道。

在拉手網員工看來,三胞集團清退拉手網準備工作做得很充分。在官網上,三胞集團所有的子公司的友情鏈接裡,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沒有了拉手網,包括三胞集團官網關於拉手網的新聞稿、鏈接也都搜不到了,“清理的特別乾淨” 。天下拉手的友情鏈接倒是還在。

據拉手網員工稱,在拉手網計劃被裁掉的員工裡面,孕婦、產假、哺乳期員工大約有十多名,佔比約一成。

趙占領表示:“企業進行經濟性裁員時,裁減人員時,應當優先留用家庭無其他就業人員,有需要扶養的老人或者未成年人的勞動者,比如在浦乳期的女員工。另外,用人單位在六個月內重新招用人員的,應當通知被裁減的人員,並在同等條件下優先招用被裁減的人員。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殭屍企業、鬼城與影子銀行,停滯的中國將如何波及全球經濟?新的成長力道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