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將為中國打造第一條超級高鐵,為什麼選擇貴州?和中國傳統高鐵有何不同?

2018年7月19日上午,貴州銅仁市與HTT公司在貴陽市舉行《超級高鐵體驗線項目合作框架協議》簽約儀式,此項協議為HTT與中國簽署的第一份Hyperloop超級高鐵線路協議。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黃名揚

美國超級高鐵公司Hyperloop TT(以下簡稱HTT)於貴州省銅仁市啟動了中國首個超級高鐵線路,初始運營總里程為10公里。

消息公佈之初,還鬧出不小的烏龍。不少中國國內媒體錯把這家美國超級高鐵公司當作馬斯克個人旗下的公司,甚至誤用了“馬斯克Hyperloop將在貴州建中國首條超級高鐵”這樣的標題。

什麼是超級高鐵?與傳統意義上的高鐵相比,超級高鐵的時速可以達到1000公里以上,建造成本只需要傳統高鐵的幾分之一,半分鐘就可以發一趟車。

馬斯克又是誰?和HTT什麼關係?根據HTT公司公關團隊人士的回复,“Hyperloop(超級高鐵)是馬斯克先生提出的概念,而我們是第一家基於這個概念開始生產超級高鐵的公司。”

聽上去高大上的項目合作,但網友好像並不買賬。

除了對項目本身的質疑以外,不少人把關注點放在了貴州銅仁和中國的高鐵技術身上,以下我們就順著這兩個方向來聊一聊。

01 為何是銅仁?

2018年7月19日上午,貴州銅仁市與HTT公司在貴陽市舉行《超級高鐵體驗線項目合作框架協議》簽約儀式,此項協議為HTT與中國簽署的第一份Hyperloop超級高鐵線路協議,也是HTT繼2018年初在阿爾扎比和烏克蘭簽署協議後的全球範圍內第12份協議和第3份商用協議。

中國城市眾多城市,為何會選擇貴州銅仁這個相對偏遠,也並未被納入國家高鐵城市規劃的城市呢?原因有三。

首先,貴州旅游資源豐富,引人矚目的“超級高鐵”落地銅仁,必然可以先聲奪人。無論是對HTT公司,還是對於銅仁當地旅遊業的發展都是有好處。

其次,是地質條件。據HTT相關人士介紹,選擇貴州的銅仁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銅仁地區地質條件特殊,有利於超級高鐵技術的設計優化。

特殊之處在於銅仁所處的喀斯特地貌。對此,西南交通大學校長徐飛在接受采訪時談到,無論是該公司之前在阿布扎布簽約的項目,還是在烏克蘭簽約的項目,以及此次落地貴州銅仁的項目,或許是為了豐富試驗條件和應用場景。

畢竟,試驗條件和應用場景的多樣性,對於改進和完善相關技術是有利的。

除此之外,或許各國各地對於環保要求的差異也是原因之一。

據徐飛介紹,高速交通設施通常會對周邊建築物和生態環境的影響,進行嚴格的評估。一般情況下,越發達的國家、人口越密集的大城市,對於此類的環境評估和項目的環保要求會越高。

現有高鐵的最高商業運營時速為350km/h,其環境評估已經非常嚴格。那麼,對於理論時速可以高達近千公里的“超級高鐵”來說,環保要求只可能更高。

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擇相對偏遠的地區落地類似項目的難度,會相對小於北京、上海等人口千萬級的超大城市。

02 能否攪動中國高鐵?

關於“超級高鐵”的認知,還得回到2013年,美國“高鐵狂人”馬斯克提出要建時速1200公里高鐵,才讓這項技術走出了學術界範疇。

那麼,“超級高鐵”能夠成為攪動中國高鐵的一條鯰魚嗎?

徐飛表示,“有外部競爭是好事,我們樂見其成。”其實,中國的高速鐵路無論是在現有里程、在建規模,還是相關技術,在世界範圍內都是領先的。在超級高鐵研發方面,中國也在快馬加鞭。

事實上,中國在超級高鐵相關領域的研究已取得成效。

早在2000年,西南交大教授王家素、王素玉帶頭,成功研製出世界首輛載人高溫超導磁懸浮實驗車“世紀號”,證明了高溫超導磁懸浮車在原理上的可行性。之後,全球第一個真空管道超高速磁懸浮列車環形實驗線平台也在西南交大搭建,理論時速達1000公里。

2018年5月,西南交大首席科學家張衛華透露,世界上時速最快的真空高溫超導磁懸浮比例模型車試驗線正在成都搭建,預計今年底前將建成並投入試驗測試。

“很多企業來過,希望能馬上投入商用,但事實上,我們的研究離商用還差一步。” 西南交通大學牽引動力國家重點實驗室的鄧自剛教授表示,重要的關卡,是載人試驗。因為“超級高鐵”速度之快,必須經過嚴格的載人試驗和測評,確保安全性。

[mobileonly]

[/mobileonly]

據了解,此番進軍中國的“超級高鐵”,需要建一條2公里左右的工程示範線,按1:1比例搭載列車,解決了實際運行中出現的各種問題後,之後才能轉向商用。這需要投入三四億元資金,以及3~5年時間。

需要指出的是,根據日本的相關研究,預計要到2027年,東京到名古屋距離286公里的“超級高鐵”,才能以505km/h的速度運營。而這樣的技術,日本前後也耗時40年左右。

徐飛認為,“超級高鐵”技術非常前沿,也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巨系統,國內十幾項分系統技術的研究都在紮實推進中,今後的重點是如何把它們有機集成起來,解決工程化和商業化的問題。“對於\’性命攸關\’的科技,這裡面還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而且每一步都需要非常嚴謹,要力爭做到無懈可擊。”

在他看來,“超級高鐵”落地貴州銅仁,至少為中國提了一個醒:中國目前高鐵技術的優勢只是一種階段性的優勢。“在高鐵和超級高鐵上,技術的競爭永遠在路上,不進則退,甚至慢進也是退。”

在高鐵前進的路上,“我們要不斷突破新的速度紀錄,率先搶占技術制高點。”徐飛說,“意志堅定不移的同時,我們也一定要一步一個腳印,踏實走好自己的每一步路,切不可急功近利。”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