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解禁後重新出發的第一天拿到的第一筆大單,來自中國移動。

  中興獲得10年喘息期,10年期間美國可視情況「激活」拒絕令。

本文來源:觀察者網

記者:吳婭坤

據中國移動採購與招標網信息發布的候選人公示信息顯示,在中國移動2018年GPON設備(新建部分)集中採購(標段二、標段三)中,中興通訊成為獲得絕大多數份額的候選人。

具體來說,在標段二“OLT設備、XG-PON MDU設備和智能家庭網關設備”中,中興通訊獲得份額不低於70%,投標報價為4.8658億元(不含稅),華為獲得不超過30%份額。在標段三“OLT設備、XGS-PON智能家庭網關設備”中,中興通訊獲得全部份額,投標報價為3323萬元。

中興解禁後重新出發的第一天拿到的第一筆大單,來自中國移動。

價值數億元的訂單,對中斷運營近三個月的中興通訊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

在中國移動採購與招標網6月25日發布的中國移動2018年GPON設備(新建部分)集中採購(標段一)中,第一候選人華為獲得了標段一“OLT設備、GPON SBU設備和MDU設備”不低於50%的中標份額,第二候選人和第三候選人分別為中標份額不低於30%的烽火通信,以及中標份額不高於20%的上海諾基亞貝爾。

在標段一中,華為的投標報價為9.1703億元(不含稅)。

而據中國移動此前的公告,在該公司2016年GPON HGU設備集中採購中,烽火通信中標份額位列第一,達到了32%,華為、上海貝爾、中興通訊分別為26%、23%以及19 %。

在該公司2015至2016年GPON SFU設備集中採購中,華為中標份額位列第一,達到了27.78%,其後為烽火通信22.22%,上海貝爾19.44%,瑞斯康達16.67%,中興通訊13.89 %。

對於16日公佈的中興大份額訂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說法稱,這是因為中國政府鼓勵中國三大運營商向中興提供更多訂單

中興解禁後重新出發的第一天拿到的第一筆大單,來自中國移動。

中國移動2018年GPON設備(新建部分)集中採購清單

另據中國移動官網去年發布消息,2017年11月24日,中國移動全球合作夥伴大會期間,中國移動與中興通訊舉行戰略合作協議簽約儀式,雙方將在智慧城市、智慧家庭、安全終端服務平台、下一代網絡智能運維、下一代網絡技術五大領域展開深入合作,共同培育良好生態環境,推動產業持續發展。

GPON即“吉比特無源光網絡”(Gigabit-Capable Passive Optical Network),是ITU-T(國際電聯電信標準化部門)提出的一種靈活的每秒吉比特級光纖接入網,它以ATM信元(異步傳輸模式,Asynchronous Transfer Mode)和GEM幀(GPON的封裝方式,G-PON Encapsulation Mode)承載多業務,支持商業和居民業務的寬帶全業務接入。

10G GPON和非對稱千兆智能網關設備是中國移動近來的一個重要發力點。

去年9月,中國移動研究院網絡所副主任研究員王磊曾在去年出席某活動時表示,2017年8月底,中國移動已完成10G GPON實驗測試,通過對設備功能和性能的全面評估,10G GPON和非對稱千兆智能網關設備基本成熟,具備進一步推進商用的條件。這意味著,中國移動正在向著1000M的高速寬帶發展。

而據中興官網此前報導,2017年9月,中興率先發布採用BOB技術方案的10G PON終端產品,在增加盤纖藏纖結構的情況下,將終端體積縮小了近1/4,更加便於家庭放裝。據悉,該款10G PON終端已順利完成中國移動XG-PON測試。

中興官網還指出, 中興通訊是光接入領域的領先者和10G PON的引領者。繼2016年中興通訊發布全球首款10G PON上行智能網關,再度成為採用BOB方案的10G PON終端產品方案先鋒。全球知名諮詢機構IHS報告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興通訊10G PON(含XG-PON和10G EPON)市場份額位居全球第一。

而在運營商世界網2017年12月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有數據顯示,2016年設備商在GPON市場的全年銷售收入中,華為佔比達到37%,其次的中興和諾基亞佔比分別為30%和22%;而2017年第一季度,華為、中興和諾基亞的市場份額分別為39%、28%和24%。

從2018年中國移動三個標段的招標情況來看,華為依然是最大的贏家,中標金額約6.16億元;中興緊隨其後,中標金額約3.74億元,烽火和上海諾基亞貝爾中標金額分別約有2.84億元和1.78億元。

全面解禁後,中興往哪兒走?

據多家媒體報導,自當地時間7月13日中午12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宣布解禁中興後,中興便開始緊鑼密鼓地開始著手進行業務恢復。

有媒體稱,從7月14日凌晨開始,中興通訊員工就陸續到達工作崗位,中興墨西哥的終端業務線則發出了解禁後全球首個訂單。

證券時報旗下公眾號“券商中國”稱,從周末起就開始工作的中興的員工又重新變得忙碌起來,一位帶著工牌的女士,一邊疾走一邊打電話,“巴基斯坦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有員工還告訴證券時報記者,“其實領導層沒有要求週末上班,各部門是自發組織來上班的。大家對同呼吸共命運的認識是非常深刻的,早上上班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停車位。 ”

中興解禁後重新出發的第一天拿到的第一筆大單,來自中國移動。

7月14日,證券時報到訪中興總部,屏幕顯示字幕“解禁了!痛定思痛!再踏征程!”(圖片來源:e公司官微)

幹勁十足,但前路依然困難重重。

彭博社7月17日發文稱,中興恢復業務之後所面臨的第一個重大考驗是“人工短缺”

彭博援引知情人士說法稱,目前,中興正在試圖動員更多的工人回到工作崗位上來,但從實際情況出發,短時間內,中興很難說服數千名來自遙遠省份的人回到原先所工作的地方。

至於具體的數字,知情人士說,中興有超過總數四分之三的工人在中興中斷業務後返回家鄉,從中興通訊基地分散到返回家鄉,難以召回。

[mobileonly]

[/mobileonly]

中興人工問題的更為複雜之處在於,中興的工人往往是由第三方機構招募後勞務派遣至中興工廠的,這一點與該地區其他企業有所不同。

據彭博社獲得的中興於近日發布的招聘廣告顯示,中興為裝配工人的開價是每小時13元人民幣,而富士康為裝配工人開出的薪水為每小時21元。

此外,中興重新開工還要等大洋彼岸的高通等主要供應商為中興重新發貨,而這需要一定的時間。

彭博社表示,截至週日,中興在深圳和長沙的裝配工廠已經開工,但生產線上的員工數量還不足以往正常生產時的一半。

還有知情人士告訴彭博社,中興在歐洲,東南亞以及拉丁美洲的銷售團隊也已經開始與現有及潛在客戶開始溝通。但中興依然面臨流失訂單的風險;有傳聞稱,中興之前已經失去了價值6億歐元的合同,中興此前接下的該項目旨在於為意大利通訊業務商Wind Tre以及瑞典通信設備製造商愛立信提供無線設備。

根據中興7月13日發布的2018上半年業績預告顯示,因美國政府禁令,中興上半年虧損達到70億至90億元。

但在禁令之前的第一季度,中興在行業不景氣的大環境下取得逆勢增長,淨利潤同比增長39%達到16.87億元。有媒體認為,這說明中興通訊在長期持續研發投資積累下,已經具備很強的市場競爭力,贏得了客戶的認可。

據微信公眾號“價值與套路研究”此前分析稱,中興此前發公告稱,將在2018年啟動130億的增發,來加大5G的研發;這說明,中興豪賭5G的同時,實際上非常缺錢。

再加上總額超過14億美元的罰款,“即使未來國家為了扶持中興,把大部分5G建設招標讓它來做,中興通訊也必須先投入極大的研發來滿足市場的需求……

更何況,因為禁售的原因,中興通信在研發上勢必已經開始落後,能不掉隊已經非常強了;而130億的增發,對於現在中興通訊的市值來說,基本上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此情境下,中興有兩條路可選,要么出售資產,要么引入戰略投資。

從出售資產角度來說,中興眼下可以選擇出售證券,但當下行情不好,不過退一步,就算難賣也還可以抵押換錢。中興還可以賣掉手中的聯營企業或合營企業,比如中興能源和努比亞等。

此外,中興還可以選擇賣房子、賣置業公司,以及賣掉教育等邊緣業務企業和物聯網相關產業。

中興解禁後重新出發的第一天拿到的第一筆大單,來自中國移動。

國內半導體設計企業營收規模排行(圖片來源:價值與套路研究)

“價值與套路研究”還特意提到了中興微電子。在“價值與套路研究”看來,中興微電子作為全國第三大半導體設計製造企業,很有發展潛力,財報顯示為國內增長最快速的半導體設計公司,如果賣掉,會有很多人來接盤,而如果被中興拖累,會非常可惜。

此外,坊間還有傳聞,幾家通信企業重組後將新設中國信息通信科技集團,而該集團可能會出手全資收購中興。但有業內人士表示,該傳聞可信度並不高。

無論如何,祝愿中興明天更好,再造輝煌。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