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爭議賣座電影《我不是藥神》:為讓你活下去,我觸犯了法律。

《我不是藥神》劇情簡介(取自豆瓣):

普通中年男子程勇(徐崢 飾)經營著一家保健品店,失意又失婚。

不速之客呂受益(王傳君 飾)的到來,讓他開闢了一條去印度買藥做「代購」的新事業,雖然困難重重,但他在這條「買藥之路」上發現了商機,一發不可收拾地做起了治療慢粒白血病的印度仿制藥獨家代理商。

賺錢的同時,他也認識了幾個病患及家屬,為救女兒被迫做舞女的思慧(譚卓 飾)、說一口流利「神父腔」英語的劉牧師(楊新鳴 飾),以及脾氣暴烈的「黃毛」(章傑 飾),幾個人合伙做起了生意,利潤倍增的同時也危機四伏。

程勇昔日的小舅子曹警官(周一圍 飾)奉命調查仿制藥的源頭,假藥販子張長林(王硯輝 飾)和瑞士正牌醫藥代表(李乃文 飾)也對其虎視眈眈,生意逐漸變成了一場關於救贖的拉鋸戰。

《我不是藥神》改編自慢粒白血病患者陸勇代購抗癌藥的真實事蹟。

電影掀起中國大陸社會對藥價議題的討論,上映四天就達到13億人民幣的票房。

以下內容來源:閒時花開(微信id :xsha369 )

作者:劉娜

窮是最難治的病,

病是最絕望的窮。

01

11年前,在皇城根下的北京,有個光頭大耳的爺們儿,蹲在醫院走廊的過道裡,握著一沓沓無力支付的醫療費,抱頭痛哭。

他是北京內燃總廠的下崗工人,結婚剛滿9年,有一個7歲的兒子,和妻子打零工為生,固定收入是每月1700塊錢的低保金。

2007年,妻子患上尿毒症,每週要去做兩次血液透析,每次透析是420元,加上服用藥物,一個月下來醫療費超過5000元。

妻子沒有北京戶口,無法入保報銷,他東挪西湊籌點錢,很快就被尿毒症這頭巨獸吞吃精光。

為救妻子,他買了輛二手三輪車,不僅可以節省每次去醫院四個多小時的車費,還能順便在醫院附近拉點活兒。

但拉黑車一天掙的幾十塊錢,對收費單上與日俱增的數字來說,充其量不過是個零頭。

有錢沒救是天災,有救沒錢是人禍。

為對抗這個不幸的“人禍”,先讓妻子活下來,他決定鋌而走險。

他偷刻了醫院的收費章,鑽了收費處和透析處“認章不認人”的空子,一次次在收費單上蓋上又假又清的紅印,也一次次為妻子偷來活下去的機會。

從2007年年底到2012年2月,4年多的時間,他忐忑不安地偽造了49次共計17萬元的收費單據,也故作堅強地陪妻子挺過一道道死神叫囂的鬼門關。

最終,東窗事發,他犯罪入獄。

網絡披露他偽造單據背後的善美與辛酸,也引發全國媒介的關注。

活路隨關注駕到,救助隨審判降臨。他收到了30多萬捐款,還清了醫院的欠賬,最終被“判三緩四”。

他和妻子相濡以沫的深情,被頌揚為“淒美的北京愛情故事”。

他卻說,這只是一個關於活著的故事:

要么守法放棄妻子的性命,要么違法讓妻子多活幾天,生活沒有給他別的選擇。

沒錯,他就是刻章救妻案的當事人:廖丹。

他用一個“騙子”的人生和遭遇,詮釋了一個漢子的深情和擔當。

▲廖丹夫婦

02

7年前,在革命老區陝西延安安塞縣,有個一生務農的農民,面對身患尿毒症的兒子高達100多萬的換腎手術費,砸鍋賣鐵後還是陷入絕望。

病情加重的兒子,債台高築的費用,一貧如洗的家境……

走投無路之下,他偶然發現了小廣告上兜售假髮票的信息,就像為兒子攥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撥通了假票販子的電話。

第一次,  他購買了7張發票,並順利在縣醫保中心得到相關比例的報銷。

只是,報銷得來的錢,很快就被急著救命的兒子全部花光。

為了延續兒子的生命,他又先後幾次以親人朋友的名義,購買虛假醫療發票多張,在當地新農合騙取20多萬元,全部用於兒子的後期治療費用。

2013年,當地檢察院審查別的案件時,發現了這起醫療保險詐騙案。

一同被發現的,還有當地另外三個身陷尿毒症困局而騙保的貧困家庭。

新聞報導裡,這些騙保騙錢且鋌而走險的農民,被稱之為“曹某、羅某、李某和白某”。

現實生活裡,這些困頓愚昧又不願放棄的親人,不過是我老家、你老家或他老家的鄉親。

他們困守在貧窮和病患的絕境裡,恐懼於求死與求生的罪罰中,一次次用惡的手段去維護善的初衷。

他們都患有一種很難治癒的病:窮病。

他們也都攜帶一種讓人淚目的光:善良。

▲重病人群

03

16年前,在江蘇無錫,一名34歲的男子被查出慢粒白血病,需要長期服用特效藥。

當時,治療慢粒白血病的最好藥物,是瑞士諾華公司生產的“格列衛”,一盒售價23500元。

服用這種藥品,可以穩定病情,正常生活,但需不間斷服用。

即便一個病人每個月服用一盒,藥費加治療費也足以掏空很多家庭。

2004年6月,他在購藥時偶然了解到印度生產的仿製“格列衛”抗癌藥,與瑞士的藥性相似度99.9%,但一盒僅售4000元。

他開始試服印度仿製“格列衛”,確認療效和天價藥一樣後,在病友群里分享了這一消息。

服用印度仿製藥也可以救命的消息,讓被“天價藥”勒緊喉嚨的病友們,一下看見了活下去的希望。

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

一時間,找他幫忙代購的病友,一度達數千人,而印度仿製“格列衛”,在逐步下跌到200元一盒。

他成了中國代購印度仿製藥的第一人,也成了對抗天價藥“格列衛”的第一人,被民間稱為“藥俠”。

為方便給印度公司匯款,他網購了3張銀行卡。2013年,湖南警方在辦理一起網絡銀行卡販賣案中,將其抓獲。

一起被坐實的,還有他涉嫌銷售假藥的罪名。

聞訊,上百名白血病患者寫下聯名信,請求司法機關網開一面,他的案件成為媒體報導的熱點。

100多天後,他被無罪釋放。

現實中,他的名字叫陸勇,一個戴著“慢粒白血病”這個緊箍咒依然不忘向數千病友伸出援手的重病患者;

電影裡,他的名字叫程勇,一個窮困潦倒也不願放棄父親和兒子的神油店小老闆,一個最初為賺錢、最終為救命鋃鐺入獄的熱血漢子。

不管他姓什麼,他或真或假的故事,都戳中這個社會的痛點和我們的淚點:

人間真苦,活著真難,如果可以,請司法對那些救人無數的正義之士網開一面;

病患是鬼,貧窮是魔,如果能夠,請國家對那些拖垮很多家庭的重大疾病兜底埋單。

▲陸勇

[mobileonly]

[/mobileonly]

04

而這,正是電影《我不是藥神》最令人心痛的賣點。

這部根據現實中陸勇案改編、徐崢主演的電影,在點映期間已引爆網絡,也讓我坐在影院裡哭成一百多斤的孩子。

電影中最打動我的細節,不是警察審問到底誰是仿製藥主謀時,身患慢粒白血病的大娘哭著說出的吶喊:“為了買藥,房子沒了,家人也拖垮了,誰家還沒個病人,你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嗎?我不想死,我想活。”

也不是,徐崢扮演的程勇被抓後,一街兩行數千名慢性白血病患者紛紛摘下口罩為他送別聲援。

而是,買到仿製藥,找到活下去的希望後,白血病患者呂受益(王傳君飾)、劉牧師(楊新鳴飾)、小黃毛(章宇飾)、和白血病患兒的媽媽劉思慧(譚卓飾),在程勇的帶領下一起到娛樂城狂歡的鏡頭。

他們開心地尖叫,大口地喝酒,歡呼著碰杯,勇敢地抗爭,不再害怕明天,不再受制病患,不再服從強權。

他們的開心與肆意,讓我在淚眼婆娑中明白:

既然此生不由我定,不如此刻舉杯相慶。

再操蛋的人生,只要還能笑,就還有希望。再糟糕的病患,只要還有愛,就還有活路。

▲能笑就有希望

05

需要直面的真相是:

電影不是生活,即便它來自現實,也不過是被改編、被美化、被演繹的產物。

我們不該也不能據此認為:

正義勝利了,病患不怕了,苦難有救了。

《我不是藥神》所折射的底層的辛酸與掙扎,病患的傷痛與絕望,資本的控制和嗜血,司法的搖擺與兩難,現實中依然遍地橫生。

它是你隔壁鄰居家,那個為了救小孫子一命,放棄治療自己癌症的老爺爺的愁容與嘆息; 

它是你遠房親戚家,為了給女兒治病,一個人打三份工險些喪身車禍的大哥的絕望與無力;

它是你老家村莊上,為了給哥哥換腎, 站在大街上舉著“賣身救兄”牌子的小妹的求助與哭泣;

甚至,它就是你同一個病房裡,沒能給兒子治好病,卻因觸犯法律被關進監獄的那位父親的親歷與際遇……

它們無處不在也無時無刻不提醒你:

這世上最難治的病,就是窮病和病窮;

這人間最絕望的愛,就是以我命換你命。

▲讓天價藥滾蛋

06

是的。

這世界沒有藥神,有的是不願放棄的凡人;

這人間沒有醫仙,有的是還想活著的企盼。

致敬所有竭盡全力的平凡。

致敬一切絕地而生的勇敢。

——結束,是另一種開始——

本文作者自介:80後老女孩,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為“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