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內蒙古的夏天,每個人的草原夢。

本文來源:環球旅行(微信id:Viphuanqiu)

據說,

每個人心中都藏著一個草原夢。

我想這個夢的名字,

一定是內蒙

幻想著躺在綠油油的斜坡的草地上,

對著蔚藍的天空與大朵的白雲,

打幾個滾然後再美美的睡上一覺,

與遠處成群的牛、羊、馬群為伴,遠離浮華。

來到內蒙,

除了可以幫你圓夢,

還會為你的夢豐富幾分。

你要問我

夏天的內蒙到底有多美?

一言一句很難描述,

反正我看一眼就心醉了!

@圖蟲ballbee

這裡,綠意成災

烏拉蓋草原

烏拉蓋草原因烏拉蓋河得名,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天然草原之一,有“天邊草原”的美譽。

@圖蟲老嗔

@圖蟲望月7177

美麗的烏拉蓋河靜靜流淌在碧綠的草原上,吸引了眾多攝影愛好者,也是影視劇倍受青睞的取景地,電影《狼圖騰》就是在這片草原上取景拍攝的。

@圖蟲天外一顆流星

@圖蟲磊磊PowerCoo

如果你認為草原只有白天的時候好玩就錯了,凌晨的草原泛著橙光,神秘莫測;夜晚的草原繁星滿天,夢幻絢麗。

@圖蟲瘋狂老楊

@圖蟲光影武士bingo

呼倫貝爾草原

呼倫貝爾草原是我國目前保存最完好的草原,水草豐美,有”牧草王國”之稱。

地勢平坦而遼闊,在遠方有微微起伏,整個大地都被綠油油的草覆蓋著,像鋪了一層厚厚的地毯,在藍天的映襯下,顯得格外清新。

@圖蟲宋天瑜

每年的6-9月是呼倫貝爾大草原的最佳旅遊季,尤其7、8月間大草原牧草茂盛,適合在大草原腹地騎馬。

@圖蟲花木君

夏日的天,總是陰晴不定,忽明忽暗,激起醉心在其中的人們無限遐思。

@圖蟲去往更遠方

科爾沁草原

科爾沁草原是孝莊文皇后的出生地,蒙語是“最忠於皇帝的部落”的意思。

@圖蟲孟勇936

原始的泉河,原始的植被,原始的天空,原始的風味。

@圖蟲凌波仙子

平坦而又柔軟的天然綠茵場,置身其中,有如親臨大海,當人們或乘車或徒步走過的時候,無不被她的美麗所吸引。

@圖蟲cerkang

輝騰錫勒草原

輝騰錫勒草原位於內蒙古烏蘭察布盟察右中旗中南部的陰山山脈東段,海拔1800多米,蒙古語意為“寒冷的高原”。

@圖蟲Sebastian

這裡氣候獨特,平均氣溫只有-3攝氏度,夏季氣溫在20攝氏度左右,有“六月雪,三伏天”的奇觀,是不可多得的塞上避署勝地。

@圖蟲_struggle_hao

每到五月至九月間,鮮花遍地,一片碧綠變身成為花的海洋。

@圖蟲heto323

這裡,藍得驚人

呼倫湖

透徹的湖水倒影著純藍的天空,這便是呼倫貝爾草原上的藍色鑽石——呼倫湖。

@圖蟲FarX

呼倫湖靜若處子微波蕩漾,動如蛟龍驚濤拍岸,夏季的呼倫湖區氣候溫涼,是避暑佳境。

@圖蟲一Dopamine一

@圖蟲Derek_Chen

湖面倒映著藍天白雲,一切美不勝收,讓人彷彿走進畫卷之中。

@圖蟲Mr崔

阿爾山天池

天池位於阿爾山東北74公里的天池嶺上,海拔1332.3米,緊隨新疆天山山脈博格達峰天池和吉林省的白頭山天池之後,居全國第三。

天池之奇有四點,其一是久旱不涸,久雨不溢,甚至水位多年不升不降;其二,天池水沒有河流注入,也沒有河道洩出,一泓池水卻潔淨無比;其三,距天池幾里的姊妺湖豐產鮮魚而天池卻沒有魚;其四,深不可測,有人風趣地說天池與地心相通。

@行走的時光

從空中俯瞰,形狀似水滴,更像一塊晶瑩的碧玉,鑲嵌在雄偉瑰麗、林木蒼翠的高山之巔。

@圖蟲牧鏡達人

每到春夏時節,山中水氣鬱結,雲霧氤氳,山頭薄霧繚繞,白雲時而傍山升騰,時而翻滾而下,鬱鬱蔥蔥的松樺合圍池畔,溢綠搖翠,構成了天池獨特的自然景觀。

@圖蟲哈爾濱獨狼

這裡,異域濃情

室韋

中俄邊陲有一個神秘的小鎮,是蒙古族的源起之地,與俄羅斯僅一河之隔,也是中國唯一的俄羅斯民族鄉,它就是室韋鎮。

@圖蟲AndrewLiu

中俄界河額爾古納河從它身邊流過,河對岸坐落著靜謐的俄羅斯小鎮奧洛契。

@貓了個Miau

這裡保留著較為完好的俄羅斯文化和生活習俗,真正意義上實現不出國門,就可以領略到俄羅斯的異國風情。

@圖蟲skychen

室韋的迷人之處不僅是風光,更是人文,走進當地居民家,品嚐地道的俄式美食,夕陽暈染下的建築更加唯美,草地上的馬兒安靜的享受美食,清風習習,悅目清心。

@圖蟲拎壺_衝

恩和

恩和鄉位於呼倫貝爾市的西北面,四面環山,風光宜人、靜謐淳樸。

@圖蟲ACEGMY

這里處處都洋溢著少數民族的異域風情。一座座木房子被各色鮮花圍繞,猶如身處花園一般芳香四溢,美不勝收。

@Boby

夜幕降臨,不要捨不得入睡,安心做一個童話般的夢。

@圖蟲樂咔思

這裡的夏天,

有無限蔓延的綠意,

有藍到骨髓的蔚藍,

有頗有味道的異域風情,

有深入靈魂的純淨,

這樣的內蒙古,

看一眼就衝動了。

— END —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