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查之下供需失衡,北京網路叫車愈來愈難,熱門地段要排隊幾十人,路邊招手增加了。

嚴查之下供需失衡,北京網路叫車愈來愈難,熱門地段要排隊幾十人,路邊招手增加了。

本文來源:新京報、騰訊新聞

記者:新京報 陳維城、康佳、童北晨、趙煒

近日,不少人在使用網約車服務時發現車比以前「難打了」,叫車排隊和等待時間比以前增長。

記者體驗多次發現,在機場、火車站等地呼叫網約車,前面常常有數十個人在排隊,等待時間多在30分鐘以上。即使在非高峰時段叫車,叫車等待時間仍會在15分鐘左右,車輛不再「隨叫隨到」。

網約車業內人士表示,平台車源數量確實在減少,在北京大多數熱點地帶叫車,都有不同程度的排隊等待或派單車輛距離較遠的情況。對此,滴滴回應表示,已收到用戶反映相關情況,提醒廣大用戶盡可能提前規劃出行方式。

2018年7月1日起,《北京市查處非法客運若干規定》正式實施,提高了對「黑」網約車、「黑」巡遊車、克隆計程車等非法運營行為的處罰力度。專家表示,不能縱容非法經營來緩解乘客的「打車難」,而從北京的交通現狀來看,採用公共運輸出行才是首選。

平時叫車5分鐘,現在排隊數十人

「平時上午十點左右,叫滴滴快車大約需要等5分鐘,這幾天等待時間變長了,有時甚至一小時都等不到。不過,計程車等待時間變化不大」。家住東五環外的陳女士發現最近通過網約車平台打車難度增加了。

7月2日凌晨1點,記者在首都機場T2航站樓打開滴滴平台呼叫快車,系統顯示有88人在排隊,預計等待46分鐘。記者用另一賬號登錄滴滴優享叫車,系統顯示有46人正在排隊,預計等待40余分鐘。乘客也可選擇花費積分進入「快速通道」叫車,但當記者試圖點擊「快速通道」時,系統顯示「快速通道」已滿,無法進入。

在等待近半小時之後,呼叫快車賬號仍有60餘人在排隊,呼叫優享的賬號也還有30余人在排隊,二者預計等候時間均為半小時。

隨後,系統顯示6.5公裏內有空閒車輛可以調度,調度費最多11元。記者追加11元調度費後才成功調度一輛車。一位自稱李師傅前來接單。他表示,近日相關部門嚴查運營資質,一些不符合法規的網約車司機不敢到機場、火車站這些檢查嚴格的區域接活。

與機場相同,火車站也是叫車排隊「集中地」。7月4日17點40分,記者使用易到用車在北京站附近叫車,等待近一分鐘後,系統提示「司機們都在服務中,暫無人接單」,在嘗試呼叫三次約車服務後,均以失敗告終。

7月3日上午10點,記者在朝陽區左家莊附近使用滴滴平台呼叫快車,等待10多分鐘後,仍有17人在排隊,為節省時間,記者選擇「同時呼叫拼車」選項,幾分鐘後有司機接單。上車後有一「拼友」去往同方向目的地,中途該「拼友」下車後,又一「拼友」加入,司機劉師傅繞行去接另外一個「拼友」。

因拼車繞路,記者到達目的地比平時多花了30分鐘。劉師傅說,以前在距離較近的情況下,很少有三單一起拼車的情況,但最近早晚高峰總會接到。

7月10日,多位計程車司機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近幾天計程車的接單量明顯上升,通過網約車平台接單量提升大約15%,路邊招手停車的數量也明顯提升。

有平台提醒不合規車主謹慎接單

對於近期的打車接單延時問題,滴滴出行7月7日表示,「由於供需失衡,北京部分地區高峰期打車成功率下降,等待時間變長,我們深感抱歉」。出行市場供需失衡一定程度上或是大量不合規車輛退出造成的。

7月1日起,《北京市查處非法客運若幹規定》正式實施,提高了對「黑」網約車、「黑」巡遊車、克隆計程車等非法運營行為的處罰力度。此前,北京市頒布的《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實施細則》規定,從事網約車須「京人京車」,運營車輛要有網約車運營許可證,司機要持有網約車司機資格證。

網約車司機郭師傅稱,「僅北京戶口這一條就『淘汰』很多人,我們掛靠的公司有300多個司機,絕大多數不是北京戶口。」

「目前交管部門查處嚴格,司機接單時也會衡量風險,挑選目的地。比如這兩天給我派機場、火車站的單子,我都取消了」,司機張師傅這樣表示。他還向記者展示了自己收到的平台提醒簡訊:「建議非京籍車主朋友們謹慎前往三站兩場,途經時也請暫時關閉軟件停止接單,待駛出一定安全距離後再行出車。」

打擊非法客運行動對專車平台似乎影響不大。曹操專車表示,「基本沒什麼影響,平台上都是合法合規的京B牌照車輛,且司機都是京籍合規司機。從長期來看,網約車新政落地對合法合規運營的平台是一個利好消息。」

攜程專車稱,「公司在北京地區牌照辦理的緊迫度進一步提升,目前已按照主管部門要求,提交相關申辦材料,正在走審批程序」。公司還加大本市戶籍的合規司機招聘力度,確保乘客服務不受影響。

首汽約車、嘀嗒出行均表示業務不受影響,而神州專車與易到用車暫時沒有回應。

合規司機先派單,平台鼓勵「合乘」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網約車業內人士表示,近期網約車確實受到相關「嚴查」因素的影響,導致車輛較少。在北京的大多數地點叫車,都有不同程度的排隊等待或派單車輛距離較遠的情況。而對於司機來講,平台上有證的司機和車輛在系統派單時會享有優先權。「北京的網約車平台之間司機的流動性比較大,每個平台上都是鼓勵更多的合規駕駛員和車輛。」

對於乘客的出行需求如何滿足,滴滴出行表示:「提醒廣大用戶盡可能提前規劃出行方式,更多通過預約或拼車出行,成功率會相對高一點」。滴滴還表示,將利用大數據分析和人工智慧技術,將路線相近方向相同的乘客智能匹配到一輛車裏,提高車輛的使用效率,最大化地滿足用戶的出行需求。

7月10日11點30分,新京報記者在滴滴平台發布了順風車行程,計劃12點30分從天通苑出發至磁器口。發布行程後,軟件頁面顯示有22位車主正在等待接單。12點18分,一位姓明的師傅表示願意接單。

明師傅是一位上班族,偶爾利用上下班時間跑單。對於此次專項整治中是否拉客更加困難,明師傅表示並無明顯感覺。「不經常跑,出去辦事,順便拉一單。」在接單前,明師傅剛剛完成滴滴平台已上線一月的人臉識別認證。

明師傅跑的是順風車,屬於合乘而不是網約車。他認為網約車整治有需要改進的地方,關於專項整治也表示「可以理解」,從河北小城廊坊到北京北漂,明師傅對於大城市治理難度的感受十分明顯。

專家:「嚴查」意在規範市場

目前,滴滴出行、神州專車、首汽約車、飛嘀、易到5家網約車均已取得在京經營許可證。

交通部深化出租汽車改革首席專家徐康明表示,北京市出台法規和交管部門的「嚴打」並非要遏制網約車的發展,其主要目的是將非法運營的企業與車輛清出市場。

他解釋,此前市場上充滿了不合規的車輛和從業人員,且這一狀態持續了三年多。一方面,不合規的車輛和人員使得乘客安全和其他權益無法得到保障;另一方面,這樣的現狀對合規企業、車輛及從業人員並不公平。

「打擊非法運營是依法行政,更是為了保護消費者權益,維持公平的市場環境、保護合法合規從業人員和企業的利益。」

徐康明認為,如果真的產生了系統性打車難,採用公共運輸緩解是首選,還可以發展合乘出租汽車、分時租賃、提升現有網約車周轉率的舉措,降低網約車準入門檻只是眾多選項之一。

[mobileonly]

[/mobileonly]

滴滴快車司機程師傅認為,「其實網約車規範運營應該的,這是好事。不能讓一些交通出行不安全的因素在裏邊,有效監管並且方便市民,這就需要政府跟企業共同協商去解決。」

一位網約車平台人士表示,「政策收緊是好事,規範了用戶,也約束網約車,這是行業正規化發展必經的陣痛,平台要做的就是鼓勵激勵司機積極考證,做好合規工作。」

7月10日,一位京籍司機告訴記者,「這兩天每天回家看書做題,得趕緊把網約車駕駛員資格證考下來」。不過,他也考慮過不幹這一行。「把自己的轎車改為營運車輛,保險之類的成本都要增加,說不準就不幹了。」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認為,專項整治網約車,可以規範網約車駕駛員與提高車況性能,有助於提升網約車的公信力與安全性。當然最近出現打車等待時間長的情況,也要關注一下計程車牌照是否減少,以及公共運輸優化等問題。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