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美國要求,中興19名高層集體被解聘,離職當日大合照,結束中興最危險的時刻。

▲2018年7月6日,19名「畢業」的高階主管合影。

本文來源:騰訊科技

記者:郭曉峰

7月9日報導

懊惱、不甘、沮喪、無奈……在7月6日的這一天,一切都化作了感恩。

6月12日,中興通訊發佈公告稱,已與美國商務部達成《替代的和解協議》。

這份協議包括多項條款,包括中興通訊將支付合計14億美元民事罰款;BIS將簽發為期十年的新拒絕令;中興通訊需更換上市公司和中興康訊的全部董事會成員;與負有責任的管理層或高級職員解除合同。

  美國與中興達成協議:罰款10億美金,押金4億美金,30天內更換董事會。

6月29日,中興通訊發佈公告稱,殷一民、張建恆、欒聚寶、趙先明、王亞文、田東方、詹毅超、韋在勝、翟衛東、張曦軻、陳少華、呂紅兵、Bingsheng Teng(滕斌聖)、朱武祥共十四名董事,於2018年6月29日提交書面《辭職報告》。當天,中興通訊還選舉產生了新一屆8人董事會,選舉出李自學出任公司董事長。

7月5日,中興通訊發佈公告稱,同意不再聘任趙先明為公司總裁,同時聘任徐子陽為公司新任總裁,且聘任王喜瑜、顧軍營、李瑩為公司執行副總裁,聘任李瑩兼任公司財務總監。

與此同時,中興通訊19名公司管理層提交了離職報告,並在解除勞動合同的協議上簽了字。

他們分別是:總裁趙先明、執行副總裁徐慧俊(分管研發)、張振輝(分管營銷)、龐勝清(分管供應鏈)、熊輝(分管人力資源)、邵威琳(分管財務)。高級副總裁:韓凌、張建國、許明、樊曉兵、朱進云、黃達斌、錢峰、陳杰、付玉春、程立新、范虎。

7月6日,19名管理層交接完工作後,就有了文章最開始的那張合影。過去81天,堪稱中興通訊的至暗時刻,在這一瞬間煙消雲散。

7月6日中興通訊的另一則公告確認,獲美商務部暫時部分解禁,被授權允許公司和深圳市中興康訊電子有限公司繼續運營現有網絡和設備;為現有手機提供支持;網絡安全研究與漏洞披露。同時,這個授權的有效期截至8月1日。

本次短期的解禁對中興通訊的影響很有限,但畢竟也是離最終目標正式取消7年禁售令,又走出了重要一步。

中興通訊執行副總裁、全球營銷負責人張振輝在給內部員工信中這樣說到,“為了公司的T0到來,為了公司履約,為了公司的明天,我正式與服務了18年的中興通訊,在解除勞動合同的協議上籤上了我的名字。”

中興通訊無線產品總經理張建國深夜發朋友圈稱,“作為公司高管團隊中的一員,我已於昨天上午簽署了與公司協商解除合同的相關協議。雖然十分不甘,縱有千般不捨,但是為了公司能夠盡快解除拒絕令,恢復正常經營,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坦然面對。”

目前,中興通訊佔全球電信設備市場約10%的市場份額,佔中國電信設備市場約30%市場份額。在即將迎來的5G,中興通訊依然扮演者重要角色。

在5G技術領域,中興一直堅持並將繼續在5G核心技術自主研發上的投入。僅2017年,中興取得了多項5G重要突破,包括發布5G全系列預商用基站,啟動歐洲首個5G預商用網絡,推出基於服務化架構的5G核心產品,今年一季度,中興在廣州打通了國內第一個基於3GPP R15標準的5G電話。

可以說,中興是目前全球少數有能力提供完整5G端到端解決方案的廠商之一,涵蓋了Massive MIMO技術、5G系列化基站、5G承載、回傳/前傳、5G核心網和終端等六大產品系列,對整個5G網絡的需求有著更全面更立體的理解。

從騰訊《一線》掌握的一份可靠名單來看,除了公告提及的管理層外,一些重要業務口的新負責人也已到位。副總裁張萬春將接管無線業務(5G)、副總裁朱永興將接管有線業務、原中興通訊終端供應鏈負責人徐鋒將接替程立新出任終端CEO。

除了完成管理層更替外,中興內部仍在為恢復生產做最後準備。在6月29日中興通訊股東大會上,前任董事長殷一民表示,公司近期做了各種預案,花了最大精力的還是T0預案,公司專門設立團隊來準備恢復經營的方案,即便禁令延續更長時間公司也有準備。

前任總裁趙先明也表示,市場一線的同事仍然堅持在一線,不斷在做各方面的準備盡可能短時間內恢復生產經營,把耽誤掉的時間追趕回來。中興通訊力爭全年業績,在通信系統業務上不要下降。

更讓中興通訊有信心的是,新上任的總裁徐子陽也是個打過硬仗的人。在研發、產品與市場、銷售、服務多個領域都歷練過,具備完整的工作履歷和中興通訊主要產品線運營經驗。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