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度高級黑【中國為什麼剋美國】?

本文來源:虎嗅網(微信id:huxiu_com)

作者:伯通

2018開年至今,還有什麼事件,能夠比兩大經濟體的較量更引人關注呢?

然而種種事實表明,美國人再次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和錯誤的對手展開了一場注定無法取勝的戰爭。

因為站在他們面前的對手,已經完全摸清了這個龐大國度的軟肋,並且掌握了對付美利堅的核心技術。

讓我們先從一個小故事開始。

洗蜜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蜂蜜消費國,平均每個美國人每年要吃掉一斤多蜂蜜或蜂蜜製品。所以,即便同時是全球前五的蜂蜜生產國,美國每年還要從海外進口大量蜂蜜,以滿足國人的胃口。

幸好,在大洋彼岸,有一個世界上最大的蜂蜜生產國,每年生產出佔全球25%的蜂蜜和90%的蜂王漿。更妙的是,這個國家的人不是那麼愛吃蜂蜜,人均消費量大概也就美國一半的水平。

於是,從上世紀90年代起,中國連續多年都是美國最大的蜂蜜進口國。1993年時,中國蜂蜜甚至占到了美國進口蜂蜜總量的55%,獨霸半壁江山。

然而,這樣的甜蜜貿易並不持久。

首先發難的是美國蜂農組織,他們發現這些大量湧入的中國蜂蜜,橫跨大洋後的售價竟然比自己的成本價還低。於是怒而拍案,要求政府調查中國對美國的蜂蜜傾銷。

自1995年克林頓政府開始,美國商貿部門圍繞中國蜂蜜的進口價格展開了漫長的調查。2001年時小布什政府得出結論,中國蜂蜜正在以低於公允值的價格對美出售。同年,美國商務部下令對中國蜂蜜徵收反傾銷稅,將進口關稅幾乎提高到了原來的三倍。此後每過5年,美國政府都會重新審視中國進口蜂蜜狀況,但每次都認為中國蜂蜜依然在對美傾銷,如放開貿易會傷害本國蜂農,於是繼續維持這一稅令,持續至今。

但美國蜂農的如意算盤並沒奏效,因為沒過多久他們就發現,雖然中國進口蜂蜜少了,但美國市場的低價“外來蜜”卻依然滿坑滿谷,這些低價進口蜂蜜依然在傷害自己的利益。

然而這些蜂蜜的來源令人感到邪門——比如東南亞島國馬來西亞本來每年只能產蜜4.5萬磅,但這個彈丸之地曾經一年對美出口蜂蜜3700萬磅;泰國由於炎熱和蜂巢有限,根本不可能產出某些種類的蜂蜜,然而卻每年對美國出口大量這種類型蜂蜜;還有一些國家,如新加坡和巴哈馬,每年都向美國出口上萬噸蜂蜜,而在歷史上,這些國家既沒像樣的養蜂產業也沒什麼出口記錄……

看到這裡,作為熟讀二十四史、三十六計、孫子兵法的你,是不是已經猜到什麼了?

沒錯,當中國商人們知道美國征收高額關稅後,就把中國蜂蜜貼上其它國家標籤,繞道另外國家的海關,再送進美國市場。這種暗渡陳倉的手法,被美國人稱為“洗蜜”。

於是美國蜂農奮起反擊,他們通過技術人員分析,發現很多所謂從泰國、菲律賓、俄羅斯、印度……等地進口的蜂蜜,其實就是從中國生產的,因為那些蜂蜜中的花粉都是中國品種。然而隨後中國商人通過超濾的辦法,把蜂蜜中的花粉過濾掉了。

美國人還打算通過蜂蜜中的抗生素含量來判斷其來源,因為中國蜂蜜常常含有過量違規抗生素,然而當美國人的檢測辦法成功後,中國人就立刻不再使用那種抗生素。

雖然美國政府陸續查封了不少“洗蜜公司”,但這樣的智力對抗還在持續,因為中國蜂蜜成本之低廉,足以讓這些產品輾轉多個碼頭後,依然比美國蜂蜜價格便宜。

接下來,我們先暫時告別蜂蜜,去看一看科技領域的故事。

招降

在過去幾年間,美國政府和科技企業的關係,並非那麼融洽,無論是中企還是美企。

一個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7年初,扎克伯格在個人主頁發文表態,反對川普收緊移民政策。幾個月後,川普則在自己的Twitter上回懟:“Facebook就是反川普大本營。”扎克伯格迅速反擊:“川普說Facebook反對他,民主黨還說我們幫川普贏了大選呢,你們看到不喜歡的內容就不高興,可我們就是個允許各方發言的平台,這很正常啊。”

另一個案例則更為中國人熟知:就在不久前,美國政府對中興展開了風暴式責難,最終這家中國科技企業以巨額罰款、改組管理層、接受各項美國政府指令為代價,換取了緩刑。

相比之下,中國政府和科技企業的關係,就融洽得多,尤其是美國企業。

比如,敢和美國總統對噴的小扎,卻一直在努力維繫同中國政府的關係,並且做出隨時聽從組織召喚的姿態。除了在霧霾中晨跑過天安門、設酒宴款待中國政界人士、公開展示自己的中文水平外,小扎還曾經請中國的一把手為他即將出生的第一個孩子起中文名字。

另一位美國CEO,蘋果的庫克。此前曾公然拒絕FBI調查恐怖分子的協助請求,並促使FBI自覺打消了念頭。

然而不久後,蘋果就幾乎全盤接受了中國政府出於安全監管方面的指令,不僅多次下架應用,還逐步在中國電信運營商的機房中存放用戶數據,直到最終將中國用戶的數據中心設立在貴州。

持類似舉動的還有高通,自從在壟斷事件中與中國官方和解後,高通表示“會用全部精力和資源來支持中國的客戶和合作夥伴”。隨後,高通設立了總額達1.5億美元、用於幫助中國初創企業的投資基金,並與華為、騰訊等中國企業共同設立的新研究和設計設施。此外,高通還在幫助中國研發超級計算機及服務器芯片,這一向是美國政府並不願看到的景象。

有趣的是,為了防止高通一家獨大,IBM、英特爾、超微、惠普等美國科技巨頭,都在分別協助中國合作研發服務器相關技術,與高通的在華業務展開競爭。

除了這些巨頭公司外,一些美國科技領域的初創公司也頻頻與中國互送秋波。

Neurala,一家曾幫助美國空軍打造機器人的初創公司,其產品曾經給美國空軍部長留下深刻印象,卻在融資和產品推進時遭遇冷場。此時,某中國國企旗下的基金掏出錢包,成為了Neurala的金主。

類似的案例還有——

Velodyne,一家曾經接受過五角大樓撥款,曾為美國海軍的無人駕駛工具提供傳感器的初創公司。其目前最大的一筆融資的金主之一,是百度。

Quanergy,一家曾經為美國軍方製造無人駕駛汽車傳感器,擁有雷神公司(五角大樓的巨型供應商)人跡追踪軟件技術的公司。據信接受了某中國官方背景的基金注資。

Kateeva,一家可以生產可彎曲屏幕設備的公司,這項技術被美國軍方稱為“優先發展項目”。這家公司於前年在多位中國金主處獲得了融資,而作為代價的其中一個董事席位,則交給了原中國政府高層嫡系的麾下子公司……

劇本

2018年5月29日,白宮新聞辦發布了“特朗普總統應對中國不公平的貿易政策”。

這篇中央紅頭文件一共由四部分組成——

1.多年來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中國一貫以有損於公平及互惠貿易的做法利用美國經濟獲益。

2.對美國的創新和就業造成損害:中國極力謀求獲得美國公司的技術,有損於美國的發明創造。

3.抵制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

4.保護美國發明創造。

不難看出,川普在意的就這麼兩件事——“貿易不公平,技術被偷跑”

所謂貿易戰,是指雙方互加關稅的具體行為,可並不完全代表問題的根源。畢竟除了貿易問題外,知識產權問題也是川普多次向中國政府念叨的重要話題。

本文的第一個洗蜜故事,其實就是“貿易不公平”的象徵。而第二個美國科技公司向中國政府聚攏的故事,其實就是“技術被偷跑”的象徵。

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能看出,這樣的局面此前一直是對中國非常有利的,所以先提出抱怨和準備動手的是美國人。

就像一位中國網民評論的那樣—— “現在中國倡導自由貿易,美國準備閉關鎖國。總覺得劇本拿反了。”

是啊,劇本怎麼就會拿反了?無論賣蜂蜜還是買技術,說到底還是在做生意,擁有華爾街的美國人怎麼就吃虧了呢?

中美是如何形成這樣的現狀,以至於到最後迫使世界第一強國祇能依靠單方面經濟制裁、構築貿易壁壘的方式,去試圖保衛自己的利益?為什麼中國成了全球化的擁躉,美國卻開始奉行單邊主義?

答案只有一個。

剋星

曾幾何時,中國輿論場上有不少叩問“體制問題”的聲音,這些聲音堅持認為中國的底層操作系統不如美國或西方文明,應該反思或拋棄現有體系,向西方制度改革學習。有反對者將該種論調總結為“拆了故宮建白宮”

然而,隨著時間流逝,“白宮體系”卻開始不斷展現一連串難以調和的矛盾和漏洞,“故宮體系”反而在此消彼長間逐漸獲得了某種優勢。

還是回到之前的故事中舉例說明。

比如,中美蜂蜜貿易的爭端根源是什麼?是中國蜂蜜太便宜,觸動了美國蜂農的利益。這就包含兩個問題,一是為什麼中國蜂蜜這麼便宜,二是為什麼美國蜂農不高興就可以加稅。

中國蜂蜜便宜,除了產量大,品質低,有部分出口補貼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人工成本太低了。2000年時,美國蜂蜜生產者協會抱怨,一公斤進口中國蜂蜜竟然只賣0.84美元,而美國人生產一公斤蜂蜜的成本大概在3.1美元左右。他們不知道的是,以1999年山西蜂農的收入為例,每公斤蜂蜜的人工成本只有0.29美元。

如果只是拿簡單的成本比較,中國蜂蜜哪裡算低價傾銷?賣到美國的價格比國內成本價高了近兩倍啊。美國人自己生產的成本高,就覺得別人是在惡意出低價,的確是沒怎麼見過世面的表現。

作為擁有美國蜂蜜生產者協會(AHPA)、蘇斯蜂蜜聯合社(SHA)等大型工會的行業,美國蜂農們早就形成了高保障的用工製度。更別提政府還要提供價格支持、銷售貸款、貿易保護、賑災援助、科研支持、註冊檢疫等一系列服務。

比如,中國蜂蜜出口商每年交給美國的大額關稅,美國政府都要委託這些大工會,將這些“貿易罰款”分發給各工會成員,也就是美國蜂農手中。而一旦蜂農們覺得利益受損,工會幹部們又會立刻跑到華盛頓,要求議員們保護民族工業。

你看看,這一系列服務,哪個不要錢,這些養尊處優的美國蜂農的人工成本自然就水漲船高。哪裡能夠和中國人同場競爭?(3.1美元和0.29美元的差距啊)

這些美國佬哪裡知道,直到2012年底之前,在中國養蜂是完全沒有任何政府補貼的。養蜂採蜜在中國農業生產中屬於高風險職業。蜂農放蜂時遠離故土,風餐露宿,容易受天災甚至人禍的侵害。同時,這些小家庭式的生產者,在蜂蜜加工商面前基本沒有任何議價能力。

蜂蜜只是中美傳統行業比較的縮影,為什麼進入WTO之後,中國能夠把數百萬美國工人弄得失去工作?根源就是“白宮體系”的高福利政策,讓用人成本高到難以維繫,而“故宮體系”就靈活得多,既沒有工會也沒有補貼,讓那些工人風險自負,就沒這麼多麻煩事。

所以無論美國養蜂產業多麼發達,工作效率多麼高,技術保障多麼先進。在中國30多萬低學歷老蜂農近乎零成本的商品衝擊下,立刻丟盔棄甲,只能靠閉門不出的方式苟延殘喘,堪稱可笑。

鋼鐵產業、製造業,不都是如此嗎?汽車城底特律都成了死城,政府還要籌集資金,把那些失業工人送進學校接受再就業培訓。而中國的老國企社保乾脆一欠了之,近3000萬人就直接扔到市場上自己去找飯吃,不給國家添任何包袱。

什麼叫體制優越性?這就叫體制優越性。美國人能比嗎?這樣兩個國家打開國門做貿易,美國人還想不吃虧,那可能嗎?

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國成了全球化的擁躉,美國卻開始奉行單邊主義。根源還在於“白宮體系”無法在全球化時代提供有競爭力的勞動力資源,只能閉關鎖國。

再說說科技公司。

上文提到的Neurala公司CEO,曾說過一段有意思的話,大概是講美國官員給大企業撥款上百億美元很容易,但讓這些人投給初創企業一百萬做個嘗試,可就難了。之所以後來找了中國金主,是因為“中國投資者更願意冒風險,而且也很願意快速達成交易。”

由於大多數情況下,“白宮體系”在經濟領域奉行最小存在感原則,所以和企業很難有什麼交情。反正你也幫不了企業什麼忙,那企業找你幹什麼呢?

而“故宮體系”可就不一樣了,一邊能夠說讓你小扎來開會就來,說讓你庫克下線就下;另一邊又能夠說給高通撥地就撥,說給車企加產能就加。企業能不喜歡這樣的政府嗎?

所以幾十年來,西方公司即使在中美關係充滿動蕩的時期也會站在中國一邊。1990年代,當美國國會因為對外部事務的擔憂而威脅要撤銷中國的貿易最惠國待遇時,美國商會曾前往華盛頓捍衛北京。

為什麼美國公司寧願通過交出技術或控制權的方式,也要進入中國市場,就是因為“故宮”是真的有“主觀能動性”,是真的“辦實事”啊。

秦暉先生曾經舉過這樣一個例子——

許多歐美外資本來就是規避本國勞工權利而跑到中國,但民主福利國家的長期浸淫仍然使其初入時諸多“不習慣”,不習慣於如此對待勞工,不習慣於如此維繫上級。甚至有勞工維權,外資企方已答應條件,而上級卻以破壞“招商引資”大計而出面壓制的。但久而久之,這些歐美外資有的也入鄉隨俗,學會了壓制勞工,學會了“搞定”上級。以至於回到本國已經無法適應,只能“紮根”中國,而我們的傳媒則稱為“不但留住了’資’,而且留住了心”。(有刪改)

你看,一邊是高用人成本又惹不起的工會,一邊是低存在感不辦實事的政府。美國公司怎麼還願意留在美國?國門一開,當然是跑到中國去了。從當年審議中國進WTO至今,最願意幫中國說話的,就是美國企業界,堪稱真愛。美國政府自己沒本事留住企業,還怨企業跟著中國走,這就是弱者心態。

宿命

即便以上內容已經足以說明,本次貿易戰的根源何在,兩國局勢為何到瞭如今的地步。但我們還應該繼續向前看,以超越當下波瀾的視角,觀測更長期的運程。

2018年5月18日,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出了篇文章,叫《警惕美國聯邦赤字和債務的外溢效應》,非常值得一讀。這篇文章基本上把川普目前面臨的最棘手問題,都進行了無情揭露。

川普的上台,與那些在高度貧富差異下的失意者,甚至是“鐵鏽區”失業者的支持分不開,這也是他的基本倉。為了回饋這些人,川普必須要做三件事,即減稅與增加就業、擴大基建投資,及貿易保護。

貿易保護不提了,可減稅和擴大投資都指向一個結果,那就是增加政府債務和赤字。因為一邊在“開流”,一邊又在“節源”。這樣就造成本就負擔巨大的美國政府,進一步向萬億赤字滑坡,從而又產生一系列棘手的問題。

這恰恰反映出“白宮體系”的根本Bug。

民主制度下,無論是哪一派政治家為了當選,都要討好選民。而普通人類對政府的喜好非常簡單且萬年不變,無非就這麼兩件事:加福利、減稅。

於是民主黨上台說我要加福利,選民說好;共和黨上台說我要減稅,選民也說好。但你不能又加福利又加稅,選民就不高興了,反之又減稅又減福利,選民也是不會選你的。

這就造成一個嚴重後果,即民主制度最終只能“加福利的同時減稅”,沒有其它選項。就像川普這種以超級無厘頭方式上任的非建制總統,現在幹的事不也是一邊開流,一邊節源嗎?

在前全球化時代,一國政府這麼搞也就罷了。因為本國經濟體量有限,這樣搞到一定程度會導致財政破產,緊接著就是惡性通貨膨脹,一麻袋紙幣買一個麵包。選民也不傻,知道這麼下去大家都完蛋,於是允許政府可以一邊減福利一邊加稅,從懸崖邊緣救回來。

然而全球化,會導致國家財政向全世界無限制透支,就像中日這樣前赴後繼購買天量美國國債的舉動,讓美國政府欠下了難以想像的巨債。從而讓問題一步步加深,最終難以解決。

於是全球化讓“白宮體系”越來越難以為繼,這個靠討好選民上台的政府,如同作繭自縛般,逐漸迷失在加福利減稅的不斷重複中難以自拔。

那為什麼同樣在全球化條件下,中國就可以連續多年成為美國政府和科技公司的金主,還能用非常低價的商品擊潰美國工人,且根本沒有赤字之虞呢?

這背後,可能就是“故宮體系”對“白宮體系”的根本優越性吧。這種優越性恐怕是美國人永遠不明白,也學不來的。

所以,對於那些尚未認清局勢就對中國展開挑戰的國家,迎接他們的只有失敗,美國也一樣。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