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央行指定大限已至,支付寶們6/30起須經過網聯完成交易,接受國家監管。

中國央行指定大限已至,支付寶們6/30起須經過網聯完成交易,接受國家監管。

本文來源:人民日報(微信id:rmrbwx)

今天,微信支付寶迎來了“大限”!

從2018年6月30日起,包括微信、支付寶在內,所有網絡支付都實行“斷直連”,必須統統經過網聯!

中國央行指定大限已至,支付寶們6/30起須經過網聯完成交易,接受國家監管。

2017年8月,央行支付結算司印發《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關於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台處理的通知》。

通知表示,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台處理。

  中國央行指定截止日到了,支付寶們正式被收編,「網路巨頭們還是去幹別的吧!」

“斷直連”大限已至  

“7月1日開始,第三方支付機構在各家銀行的清算賬戶就直接被切斷了,必須經過網聯或者銀聯繫統之後才能連接到銀行。”據業內人士表示。

目前,業內大部分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基本已接入網聯或者銀聯繫統,有些機構是兩家清算機構都接入了。

網聯日前發布的文件顯示,截至目前,462家銀行、115家支付機構全面接入。微信、支付寶也已提前宣布,全面完成系統對接。

根據央行公佈的2018年第一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網聯平台試運行正常。網聯一季度處理業務57.75 億筆,金額為2.02 萬億元。日均處理業務6416.86 萬筆,金額224.68 億元。

微信、支付寶付款流程發生巨變

關於網聯與微信/支付寶究竟是什麼樣的合作模式,可以參考此前銀聯公佈的相關信息。

“斷直連”後,兩大支付巨頭與清算機構的合作鏈路,將變為“商戶-收單機構-銀聯-A/T-銀聯/網聯-發卡行”,而不再是“商戶-收單機構或聚合支付服務方-A/T-發卡行”。

中國央行指定大限已至,支付寶們6/30起須經過網聯完成交易,接受國家監管。

現在,付款流程發生了巨變,支付寶上用銀行卡付款消費後,交易類型變成了:網聯協議支付。

中國央行指定大限已至,支付寶們6/30起須經過網聯完成交易,接受國家監管。

▲網聯成立後的第三方支付模式示意圖

從今往後,你在淘寶上買一雙300元的鞋,通過支付寶,用綁定的招行卡付款。

流程變成了這樣:

1、支付寶收到你付款請求,自動向網聯發起協議支付;

2、網聯將交易信息保存數據庫,再將請求轉發給招行;

3、招行在你的賬戶扣掉300元,告訴網聯已扣款成功;

4、網聯再告訴支付寶並傳輸,支付已成功,交易完成。

[mobileonly]

[/mobileonly]

“斷直連”後,對第三方支付行業有何影響

事實上,央行推動網聯成立的意圖非常明顯:利於監管。

近幾年,第三方支付行業的快速發展,給支付和金融市場造成了混亂。而網聯的成立,通過可信服務和風險偵測,可以防範和處理詐騙、洗錢、釣魚以及違規等風險。

中國央行指定大限已至,支付寶們6/30起須經過網聯完成交易,接受國家監管。

從某種程度上講,網聯可以減少銀行與眾多第三方支付機構直連的繁瑣過程,特別是一些中小型銀行。

網聯可以讓參與支付的各方,權責逐漸變得更加明確、清晰和獨立。

1、對大型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影響

網絡支付清算平台網聯的建立,目的是切斷第三方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清算模式,解決困擾已久的備付金集中管理難題。

2、洗錢不好洗了

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每筆轉賬交易,都將被央行看清楚。而在此之前,由於交易是“直連模式”,央行看不到第三方支付的“完整的資金轉移鏈條”,不利於監控洗錢、行賄、偷漏稅等行為。

3、央行通過網聯,獲得了更多的金融大數據

央行設立了一個“網聯”,等於在支付寶和用戶間放了一個數據引流器,所有的支付清算數據,最終都通過網聯匯總到央行這來了。

4、網聯上線將對消費者帶來一定利好

專家表示,線上清算費率或仍有下降空間,線上線下費率可能趨於統一。隨之也將傳導給消費者,降低使用成本,同時中小機構也能夠有更多針對C端的創新,提供更優質便捷的服務。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