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湖南常德官員向銀行放話,不配合政府化解債務,允許延期還款、續貸者,一律不還。

本文來源:經濟觀察報

記者:李微敖

2018年6月27日,市場流傳出一份湖南省常德市政府在6月22日召開的化解政府債務的專題會議內容紀要,引發熱議。

當日,常德市政府金融辦即發表公開聲明稱,「網傳有關內容失實」,「(常德市)債務風險可控」。

但有接近會議的人士亦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網傳的紀要內容裏,「有部分屬實,這個會議的主旨是希望各金融機構不抽貸。會議中,有個別(常德)市裏的領導情緒激動,說了類似的氣話。」

網傳紀要 不降息、延期的 要「提供給紀委清查」

6月27日,市場流傳的會議紀要稱,在6月22日,常德市政府召開化解政府債務專題會議。轄區內的人民銀行、銀監局(銀監分局)、各政府平台公司及各家銀行的「一把手」參加了會議。

會議提出的具體措施包括:

1、從2018年7月開始,轄區內的銀行對常德政府平台公司的貸款,利率高於人民銀行確定的基準利率的,以基準利率支付利息;低於基準利率的,按實際利率執行。

2、2018年內所有到期貸款和分期還款計劃,一律採用延期、續貸或借新還舊等措施,不得通過新借第三方債務來償還。如果到期貸款及分期還款計劃不能采取延期、續貸或借新還舊等措施,一律不歸還。

3、與銀行有直接關聯的表外業務,銀行也要積極溝通延期、續貸或調整分期還款計劃等措施。同時,由平台公司提供所有融資中介清單,不能夠提供降息、延期的,一律作為問題線索,提供給紀委清查。

4、全面清理常德市政府各部門在各家銀行的賬戶,對不配合政府化解債務的銀行采取相關措施。

紀要提到,對於上述措施,常德市政府要求各平台公司在下周三(即6月27日)出具公文。

常德金融辦 網傳有關內容失實

這份會議紀要在市場間迅速引起較大的波瀾,當日(6月27日),常德市政府金融辦即發表公開聲明稱:

網傳有關內容失實,(常德市)經濟運行正常,債務風險可控;同時,常德市防控政府債務風險工作嚴格按照上級部署開展,沒有也不會單獨出台措施,並且一直與各金融機構保持良好合作關係。

不過,有接近會議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亦表示,在6月22日,確實召開了這個會議,「主旨是希望各金融機構不抽貸」,流傳的紀要內容,「有部分屬實。會議中,有個別(常德)市裏的領導情緒激動,說了類似的氣話。」

該人士同時確認,常德市 「不會按(會議紀要)這個執行」。

另有消息來源稱,在6月22日的常德會議上,確有類似的舉措提出。但是在會後,各家金融機構的主要領導,向常德市的一二把手(即市委書記、市長)進行了匯報。會議紀要裏提出的措施沒有得到同意。常德市各平台公司將繼續按照合同約定,按時還本付息。

常德市級財政 還本付息壓力較大

常德地處湖南北部、洞庭湖西側。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常德市擁有戶籍總人口605.9萬人,常住人口584.5萬人,常駐人口人口城鎮化率為51.6%。

在經濟發展方面,根據常德市財政局長楊天生,在2017年12月26日,在該市舉行的人大會議上所做的財政報告顯示:

2017年,常德市一般公共預算轉移性收入456.51億元,加上地方財政收入165.4億元,總計621.91億元,減去專項轉移支付支出等轉移性支出後,可用財力533.07億元;支出方面,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支出509.68億元,結轉下年支出23.14億元,當年結余0.25億元。

在常德市本級財政中,市級一般公共預算轉移性收入375.92億元,加上市級地方財政收入76.8億元,總計452.72億元,減去專項轉移支付支出等轉移性支出後,可用財力109.98億元。市級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04.89億元,增長6.17%,結轉下年支出4.88億元,當年結余0.21億。

報告中,楊天生坦陳,「(常德市)防控債務風險壓力比較大。全市尤其是市級財政在保障政府債券還本付息、政府性投資項目資金需求、防範債務風險等方面的壓力較大。」

為此,常德市政府「成立政府債務管理領導小組,認真開展存量債務清查及審計整改工作;推進與平台公司分賬。」

對於2018年的工作,常德將「加強債務風險防控,從預算源頭有效管控公益性基礎設施建設舉債;加強對融資建設項目的全程監管,大力推進項目分類結算和決算評審,厘清平台公司與政府的責任,推動平台公司加快轉型。」

公開信息亦顯示,常德市委、市政府在2018年多次召開防範化解政府性債務風險的會議,或在其他重要會議中提及政府債務的問題。

2018年6月20日,常德市召開了中共常德市委七屆五次全體(擴大)會議。6月26日,《常德日報》刊發了常德市委書記周德睿在這個會議上的講話。

講話中,周德睿表示,「以政府債務為例,很多高利息、高成本的貸款,就可以讓銀行展期,是可以降利息,這是國家和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對於一些平台公司,這是轉型升級、破繭成蝶的最好機遇期,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抓住了戰略機遇期,很多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長痛不如短痛,如果三年五年後再防控,很多企業都要死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