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中國的慶陽女孩跳樓案,校方已禁止教師和異性學生獨處;當事教師扛不住全國輿論,傳有輕生念頭。

轟動中國的慶陽女孩跳樓案,校方已禁止教師和異性學生獨處;當事教師扛不住全國輿論,傳有輕生念頭。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記者:于亞妮、陳緒厚、郭心怡、盧舒漫、鮑宇雁

6月20日,甘肅慶陽19歲女生李某奕墜亡。隨後,李某奕在慶陽六中讀書時曾遭班主任吳某厚猥褻一事被曝光,引發廣泛關注。

6月27日上午,慶陽市教育局安監科負責人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證實,6月26日,慶陽市教育局黨委會議決定,將吳某厚調出教育系統,並取消其教師資格。

此前,得知吳某厚被警方認定構成猥褻並行拘10日,慶陽市教育局曾於2017年7月作出決定,對吳永厚進行行政處分,由技術7級(高級教師)降為技術8級(中級教師),並調離教師崗位。

轟動中國的慶陽女孩跳樓案,校方已禁止教師和異性學生獨處;當事教師扛不住全國輿論,傳有輕生念頭。

▲李某奕墜亡地點

李某奕墜亡事件持續發酵,慶陽六中處於輿論風暴之中。6月27日上午,慶陽六中相關負責人及工作人員接受澎湃新聞採訪,回應外界的相關質疑,並講述了李某奕遭吳某厚猥褻後該校的應對處理過程。

慶陽六中一范姓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猥褻一事發生於2016年9月5日晚,次日學校經初步調查認定,吳某厚存在失德行為,於是撤銷其班主任職位,停課接受調查。

2017年7月,市教育局對吳某厚作出處分,之後吳某厚在該校做化學實驗員,負責管理化學實驗的儀器設備,基本不和學生接觸。再之後,吳某厚請假休息,回校時在總務處工作。今年6月20日,李某奕墜亡後,吳某厚沒有再上班。

范姓工作人員表示,猥褻一事發生後,心理輔導教師曾對李某奕有過多次心理疏導,同時該校加強師德師風建設,發布了「10條禁令」,其中之一就是禁止教師和異性學生單獨相處。

認定吳某厚存在失德,因保護隱私沒報警

李某奕手寫的一份《控訴狀》稱,2016年7月,學校暑假補課,班主任吳某厚在辦公室摸過她的臉。2016年9月5日晚,她胃痛在宿舍休息,當時宿舍停電,吳某厚前來探望時對其動手動腳,親她的臉,咬她耳朵,想脫她的衣服,她感到無助和恐懼,以為一生都要被毀了。幸好後面另一位教師羅某某趕到,在門口叫了一聲她名字,推門走進來,吳某厚才立馬停止侵犯。

李某奕在《控訴狀》中稱,事後,她和家屬曾找過學校,要一個公道,但沒有結果;她多次回校想安心讀書,但不能安心讀書了。

對此,慶陽六中范姓工作人員表示,事發後,李某奕跟心理輔導教師說,她被老師欺負了,但具體怎麽回事,是哪位老師,她不願說。由於事件敏感,心理輔導教師馬上向政教主任匯報,政教主任趕過去,她還是不願說,最後他們通過排除法,逐一排除李某奕的任課教師,讓李某奕通過點頭、搖頭的方式確認。

范姓工作人員說,次日,學校大致了解情況後,認為吳某厚有失德行為,於是撤銷其班主任,並停課,其他方面再進行核查。
據其介紹,事發後,當時慶陽六中的處理方式是,通過心理輔導教師,對李某奕進行疏導,後面還有幾次心理幹預,如一次應李某奕家長之約,心理輔導教師在公園和李某奕見面,對其進行疏導。

為何當時沒有報警?范姓工作人員回應稱,這是綜合當時事件嚴重性及後果、保護李某奕隱私和李某奕個人意願等作出的決定。

范姓工作人員稱,是否構成猥褻,只有司法機關才能認定,學校只有初步調查結論,如果當時能認定是猥褻,肯定會報警。

而且,事發後,李某奕曾囑托上述政教主任,不要把此事告訴她的父親,學校在處理該事件時,要保護李某奕的隱私,不能處理時造成二次傷害,如果報警了,李某奕的隱私可能沒法得到有效保護。

校方稱和家屬溝通不順暢

遭猥褻的第二天,2016年9月6日,李某奕被慶陽市中醫院診斷為抑郁症。慶陽六中相關負責人表示,當日,學校作出初步處理意見後,吳某厚便再沒當班主任及上台講課。

上述范姓工作人員表示,事後,學校積極與家屬溝通,但不順利,可以看出李某奕及其家屬對學校不滿,當時李某奕的情緒比較焦慮,已經表現抑郁狀態。

李某奕的父親李明(化名)此前告訴澎湃新聞,在李某奕接受治療過程中,他希望學校來道歉,來化解李某奕的心結,這樣可能有利於治療,但學校沒有道歉。對此,范姓工作人員稱,他沒聽說家屬有此訴求,至於李某奕及家屬是否跟學校其他領導溝通過相關內容,他不清楚。

李明還表示,學校曾提出補償35萬元的和解方案,要求家屬不再追究此事,遭家屬拒絕。

對此,范姓工作人員表示,最初,家屬來找學校稱不要錢,要學校配合李某奕的治療;過了一段時間,家屬表示,在經濟上有一定困難,要求學校領李某奕去看病。當時,學校提出可以給錢,但家屬稱他們不是為要錢而來,執意讓學校帶李某奕去看病,最後雙方溝通沒有結果。

綜合李明的講述及慶陽六中工作人員的說法,在事發後的半年裏,李某奕在回校讀書和外出治療中度過。2017年春節後,李某奕曾去另一所高中學習,但沒多久便放棄回家。

慶陽市公安局西峰分局於6月25日晚對外通報稱,2016年10月7日、12月6日,李某奕先後兩次因抑郁症服用過量阿普唑侖等鎮定類藥物自殺未遂。2017年5月24日20時許,李某奕上到慶陽六中教學樓5樓欲跳樓自殺,被公安民警、消防官兵及時解救。今年1月15日,李某奕又服用曲唑酮片等大量抗抑郁藥物第四次自殺未遂。

警方認定構成猥褻,吳某被降級處分

據范姓工作人員介紹,至2017年2月初,事情有了新變化,李某奕的家屬上訪至市紀委派駐市教育局的紀檢組;在尚無調查結果時,家屬上訪市紀委;市紀委也還沒調查結果,2017年2月26日,李某奕和家屬到西峰公安分局報警。

警方通報顯示,2017年5月2日,西峰公安分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四條之規定,以猥褻行為對吳某厚處以行政拘留十日處罰。5月3日至5月13日,在西峰區拘留所被執行拘留。

吳某厚不服處罰決定,向慶陽市公安局申請行政復議。經市公安局審查,認為該局對吳某厚行為定性準確,處罰適當,維持該局治安管理處罰決定。

范姓工作人員說,公安機關對事件有了定性,學校立即將相關情況上報主管部門市教育局。2017年7月23日,市教育局對吳某厚作出處理,吳某厚受行政處分,由技術7級(高級教師)降為8級(中級教師),並調離教學崗位。范姓工作人員稱,當時,學校曾提出將吳某厚調離慶陽六中,但該意見沒有被市教育局采納。

據其介紹,處分後,吳某厚在慶陽六中擔任教輔人員,做化學實驗員,管理化學實驗的儀器和設備,基本不和學生接觸。之後,由於處理案件事宜,以及想回避李某奕父親的糾纏,吳某厚請假一段時間。後面回校,吳某厚在總務處工作。今年6月20日,李某奕墜亡後,吳某厚沒有再上班。

6月27日上午,慶陽市教育局安監科負責人向澎湃新聞表示,6月26日,慶陽市教育局黨委會議決定,將吳某厚調出教育系統,並取消其教師資格。前後兩次處分的結果相距甚大,該負責人回應稱,第一次依據是警方的定性,當時的情況達不到調離教育系統或開除的標準,但現在情況不一樣,都認為吳某厚不再適合當教師,於是把他教師資格證取消了。

范姓工作人員表示,由於調離教育系統需要時間,需要人社部門操作,目前吳某厚的人事關係還在慶陽六中。

校方已禁止教師和異性學生獨處

西峰公安分局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吳某厚住在慶陽市西峰區某小區,今年51歲。范姓工作人員介紹說,慶陽六中於2009年建立,2011年9月吳某厚從其他學校調入慶陽六中,任高中化學教師。

對於吳某厚是特級教師、優秀教師等傳言,范姓工作人員稱,吳某厚不是特級教師,慶陽六中沒有推薦過吳某厚參評任何一級的優秀教師,至於吳某厚之前在其他學校是否獲得過優秀教師等榮譽,他們不清楚。

范姓工作人員表示,在全校所有教師中,他對吳某厚的印象是工作認真踏實,為人隨和,但不愛說話;此前,吳某厚沒有猥褻學生的前科,該校也從未發生過類似事件。

李某奕的父親李明曾稱,李某奕成績優秀,高二時曾考過班級第七名,在治療期間仍想參加高考讀大學。對此,范姓工作人員表示,據校方掌握的情況,李某奕成績中等,最好成績是班級20余名,不是任課教師重點關注的對象。

范姓工作人員表示,這次的事件是沉痛的教訓,學校也會反思,反思在應對上是否有處置不當之處,應該後面會召開專門會議討論,並將反思結論以書面形式傳達。由於事件還沒有結束,具體會反思哪些、有何反思結果尚不能答復。

據其介紹,李某奕遭猥褻一事發生後,慶陽六中出台相應防範措施,加強師德師風建設,並出台「10條禁令」,其中一條是教師不能和異性學生單獨相處。

李某奕墜亡後,吳某厚的個人信息遭人肉,其家門口也被不明人士大面積噴漆。對此,范姓工作人員表示,猥褻一事發生後的第二天,吳某厚表現出強烈的自責和愧疚,曾去心理輔導室找李某奕當面道歉;事後,吳某厚也一直承受巨大壓力,有流露出想輕生的念頭,學校也一直在關注其安全。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