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甘肅夏河縣,像旦正草一樣有行醫資格的鄉村醫生僅7名,今年已經是她堅守在海拔3600米桑科鄉草原的第19個年頭。

本文來源:騰訊圖片《中國人的一天》欄目(微信id:chinaoneday)

攝影:潘松剛、孫韌

編輯:陳若冰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四月初,海拔3600多米的桑科草原仍是一片蒼茫的枯黃,遠山覆蓋著淺淺的積雪,河灘上閃耀著動人的銀光。

清晨,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桑科鄉達久灘衛生室,爐子中燃燒的牛糞讓陰冷的屋子裡多了些溫暖。

不久前剛剛從北京歸來的全國人大代表、鄉村醫生旦正草推開了衛生室門窗,讓陽光透進來,她剛剛接到一個求助電話,正焦急地等待著患者的到來。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夏河縣地處甘肅省西南部、甘南藏族自治州西北部,下轄3個鎮10個鄉,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

生活在這裡的藏族同胞,大多數仍過著遊牧生活,居住點分散,每年按著時節來回在冬夏牧場遷徙。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在夏河縣,像旦正草一樣有行醫資格的鄉村醫生僅7名,今年已經是她堅守在桑科鄉草原的第19個年頭,是牧民們交口稱讚「草原曼巴」(曼巴,藏語「醫生」之意)。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上午10點鐘左右,衛生室一開門,門口很快就拴上了馬,停下了摩托車,不少牧民抱著孩子魚貫而入。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這天,來自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的卓瑪草,擔心2歲的孩子正在發燒,趕了近40多里路來找旦正草診治。

高原上地廣人稀,為數不多的鄉村醫生,是守護牧民健康最近的依靠。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旦正草對待小患兒十分有耐心,並與家屬親切地交流注意事項。

旦正草說,一想到能為牧民治病,就覺得特別幸福。

「以前,這里的醫療衛生條件差得很,帳篷中鋪著牛糞,婦女就躺在上面分娩。」

1992年,在鄉鎮衛生院參加赤腳醫生培訓的旦正草,第一去到牧民家中,親眼目睹了這一觸目驚心的場景。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旦正草為一名孕婦檢查身體後,給她詳細講解了孕期保健知識。

過去牧區醫療條件差,99%的牧民婦女都是在帳篷中分娩,衛生狀況實在令人堪憂。

對此,旦正草暗下決心,要當一名為牧民服務的「好曼巴」。

不久,她就被選派到甘肅省衛生學校,選擇了婦產科作為主修科目。1994年,旦正草在夏河縣保健站成為了一名助理醫師,並開始學習傳統藏醫藥知識。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然而,在旦正草心中始終惦念的依舊是家鄉的草原。

2000年,旦正草從縣保健站辭職,多方籌措資金,在海拔3600多米的桑科鄉達久灘村開辦起當地第一家村衛生室。

此時的旦正草剛剛結婚兩年,孩子也才一歲多,旦正草將孩子留給在縣城工作的愛人照顧,自己一個人長期駐守在村衛生室。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旦正草從儲藏室取來牛糞回到衛生室,外出拾牛糞也是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其實,能夠蓋起這樣一個簡陋的村衛生室也實屬不易,由於地理位置偏遠,縣城裡能買兩塊磚的錢,到了桑科鄉卻只夠買一塊磚。

旦正草說,起初砌牆用的都是空心磚,附近也只有三戶人家,添置了一些基本藥物,村衛生室就開張了。

盡管條件艱苦,可旦正草終於有了服務廣大牧民的「根據地」。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高原上溫差大,四月依然非常寒冷,旦正草取了些牛糞作為燃料,用來取暖和燒水,爐子要一直生到快夏天。

村衛生室條件很簡陋,直到2011年,她才將漏雨的房子進行第一次翻修,直到2012年這裡才通上電。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旦正草在出診途中,為偶遇的村民提供健康指導。

多年來,旦正草的足跡幾乎遍布整個桑科草原。草原上人煙稀少,牧民們過著遷徙的生活,而且居住的比較分散。有時候一條溝,只有一兩戶人家;有時路上走一天,也遇不到一個人。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旦正草這次是去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的一戶牧民家中出診,措姆一家四口都曾是她的救治患者。

高原無路可言,遇到特殊情況,旦正草出診一趟就需要兩天時間。

出診路上天氣變幻無常,有時候倏地一陣風,就是瓢潑大雨,甚至六月還會漫天飄雪。

趕路時,旦正草經常會遇到狼,甚至因為不慎跌倒,要自己給自己縫針。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6歲男孩紮西昂秀,就是旦正草親手接生的。

2014年以前,旦正草每年都會為牧民接生10~20個孩子,有效減少了孕產婦感染的機率。

現在,她一天要看20~30個患者,少的時候也有10多個。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平時在衛生所,旦正草還印刷了許多藏語宣傳單,分發給前來看病的牧民,她經常深入牧場為婦女講解保健常識和衛生知識,在她看來,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宣傳健康知識是關鍵。

村衛生室方圓兩百里範圍內,60%以上的藏族婦女和兒童患病,都會找她診治。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牧民們遇到健康問題都會第一時間求助旦正草,電話和微信都是溝通的重要管道。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衛生所的藥櫃中超過一半空間放得都是藏藥,是旦正草治病救人的「法寶」,牧民不用花太多錢,就能一定療效,旦正草還為特困群眾減免醫療費用。

「現在村衛生室也實行藥品零差價,盡管在這里不能給牧民輸液,我也不鼓勵患者經常輸液,但是藏醫藥療效非常好,受到了廣大牧民的歡迎。如今,村衛生室每年能夠差不多能有4萬多元的收入。」

西藏女醫照顧大草原無數牧民,出診一趟要走兩天,還可能遇到狼。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