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監到底有沒有性生活?

本文來源:浪潮工作室(微信id:WelleStudio163)

作者:袁瀟

一百多年前,當故宮還叫紫禁城的時候,裡面曾經存在過一個龐大而奇異的男性群體。「望之不似人身,相之不似人面,聽之不似人聲,察之不近人情。」 這是一群已經失去了男性最基本的生物特徵的人,也就是太監。

閹割男性生殖器的行為,早在遠古時代就作為刑罰存在;後來到了西周時,他們因為沒辦法跟統治者搶女人,開始被當作內室的奴仆使用。《周禮》中記載「宮者使守內,以其人道絕也」,意思是「讓被閹過的男人們來守護內室吧,反正他們什麼也幹不了」。

世界上第一個有記載使用太監作為仆從的,是公元前21世紀的蘇美爾人。之後,古希臘、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奧斯曼帝國、印度、波斯、埃及等國家的宮廷內都出現大量閹人,他們有些成為了士兵、官員、歌者,但大部分還是被用來守衛、服侍統治者和他們的女人們。

不是男人的男人

太監之所以這麼受到青睞,是因為他們能做普通宮女做不來的守衛差事,同時也沒有能力和主子搶女人。為了確保這一點,不同地區發展出了不同的方法來斬斷他們的命根子。

在奧斯曼帝國(如今的土耳其、中東、北非和巴爾幹地區),他們從非洲買來6-10歲的黑奴,連球帶棍用力向外拉,然後快刀斬斷,再用蘸了沸油的海綿堵住傷口;止血後,用塗了油膏的布裹住全身,埋在熱沙裡,隻露出頭部。

這種閹割方式死亡率達到70%以上,能活下來的黑奴會以高價賣到伊斯坦布爾的上流階層閨房中,服侍女性。

太監到底有沒有性生活?

▲奧斯曼帝國皇室後宮的黑人太監總管被稱作「阿迦」,這個稱呼的字面義是「女孩首領」 / Wikipedia

在擁有幾千年太監史的中國,斷根的過程也並沒有好到哪去。

根據英國官員史汀德在1870年的記載,清朝官方的「淨身」過程是這樣的:先用白布或者繃帶紮緊人的下腹部,用高溫辣椒水清洗手術部位,再用鐮刀狀的小刀整個一起切斷;切下後,用白蠟針插進尿道,防止傷口愈合的時候堵塞,再把浸過冷水的紙覆蓋在傷口上包紮好。

這些程序都完成後,這位準太監還得在房間裡踱步二三個小時後,才可以躺臥。手術後三天不能喝水,直到三天過後,拔出白蠟針,看到「尿如噴水湧出」,才算大功告成。

中國和奧斯曼帝國對於太監的標準還算是比較嚴格,但在很多其他地區——比如羅馬帝國——往往隻割掉睪丸,或者隻壓碎睪丸,更有人道主義國家隻切掉輸精管。這與其說是閹割,不如說是幫他們做了絕育手術,能夠更加無憂無慮在宮闈中縱情享樂,羅馬帝國的貴婦們就非常喜歡她們身邊的太監們。

不管手術是做了半吊子還是全套,不管是從小就淨身還是半路出家,大多數太監的欲望並沒有被斬斷。

太監到底有沒有性生活?

▲15世紀伊朗的男性閹割術 / Wikipedia

1981年,尼古拉斯(Nikolaus Heim)在論文《性侵犯被閹割後的性行為》中提到,閹割並不能保證斷絕欲望,只能說從45歲開始,年齡越大,閹割對欲望的削弱作用越強。

首先,物理閹割只能除掉男性身體上最大的性激素來源,但並不是全部;在腎上腺的作用下,太監體內依然可以產生性激素。更何況,人類的性驅動力更多的是來源於外界刺激和學習,這比性激素的作用要大的多。

成年後閹割的太監,欲望對他們而言是被動技能,不是說沒就沒的;而即便是從小就淨身入宮的小太監,從小就斬斷的男根也並不能斬斷他們的凡心。中國最後一個太監孫耀庭就曾經對他的傳記作者賈英華直言,說自己8歲被閹割,但直到年屆九旬也依然保有著欲望。

後宮最大贏家

太監們日夜服侍後宮,沒有人把他們當作真正的男人,宮廷中酒池肉林自然也不避諱著他們,他們受到的刺激比誰都大。

《萬歷野獲編·食人》曾經記載了一個故事,說太監高策在福建時,聽一個方士說吃一千多個小孩兒的腦子,就可以重新長出被閹掉的器官。於是他四處買來小孩殺掉吃腦子,當地沒人肯賣他了,他就派人到外地去偷孩子回來殺掉。

高策最後自然是沒有重新長出器官來,歷史上其他太監們也沒有,但他們都有各自的方式滿足自己的欲望。最常用的方式和普通男人差不多,就是去青樓。

《萬歷野獲編·宦寺宣淫》中提到:「比來宦寺,多蓄姬妾。以餘所識三數人,至納平康歌妓。今京師坊曲,所謂西院者,專作宦者外宅。」 甚至還出現過宦官拖欠妓女嫖資,逼得妓女扮男裝,闖進宦寺府中追討的事情。

除了外面的野花,很多太監也選擇在宮內找對象。《明史·懿安後傳》中記載,沒有後代的宮女,會和太監組成臨時的戀愛關係,叫做「對食」,相互照應、排遣寂寞;如果情投意合,還可以形成長久如夫妻的關係,叫做「菜戶」。皇帝即便知道了,也不會禁止。

太監到底有沒有性生活?

▲仇英《漢宮春曉圖》中的一景,內宮之中,太監是除皇帝以外,和妃子、宮女最親近的男性 / Wikipedia

菜戶和普通夫妻一樣,相愛相守、財產共享,情到濃時也是值得載入史冊的淒美愛情故事。萬歷年間,太監宋寶和宮女吳氏結為菜戶,後來吳氏移情別戀,宋寶萬念俱灰,出家當了和尚。

除了妓女和宮女,有些沒有閹割乾淨的太監還受到後妃們的歡迎。在避孕措施並不很完善的年代,一個能提供性服務還自帶避孕效果的男性,自然是給寂寞如雪的後宮帶來了光明與希望。呂輔卿的《河間見聞錄》中說道:「太監在宮闈中,常與嬪妃相通,其閹割未盡者,尤能歡娛,嬪妃爭相羅致。」

太監的終極形態

在夜生活中,太監也不常常是主動的角色,其實他們更多時候是被動的承受方。因為失去了身體重要的一部分,太監被視作「非男非女」,是一個處在兩種性別中間的尷尬角色,這給很多半直不彎的男人們提供了絕佳的嘗鮮理由。

溥儀就是有名的太監殺手,許多人的回憶錄中都曾提到,他在大清朝最後的那幾年裡,和宮中的太監們互通有無,最有名的是一個叫「小王三兒」的小太監,後來被溥儀賜名為「王鳳池」。

根據中國最後一個太監孫耀庭的自傳,王鳳池性格溫柔,「細高挑的身材,又無鬍鬚,秀麗而端正的臉蛋,顯得異常白淨」,「長得比女孩兒還像女孩兒,是宮裡有名的美人,比起幾經挑選進宮的宮女乃至嬪妃,毫不遜色」。王鳳池深得溥儀的寵愛,有一段時間兩人形影不離,成了宮中半公開的秘密。

太監到底有沒有性生活?

▲清末四名太監的合影,其中左起第二位就是王鳳池 / 視覺中國

在王鳳池被賜名以前,他還是個小太監「小王三兒」,也曾被老太太監們「作為玩物」,自幼受宮裡太監辣手摧花;到十七八歲時,他自己也產生了取向偏離,喜歡摧殘剛進宮的小太監,「暗地裡玩褻了不少俊秀的小男孩兒」。可見很多太監的確是可攻可受,自由切換的。

但關於王鳳池的史料記載,僅限於傳記文學作家賈英華的一家之言,賈自稱與孫耀庭交往密切,在孫臨終前得到了他獨家爆料。

大清國終結以後,《清室優待條件》裡第六條規定:「以前宮內所用各項執事人員,可照常留用,惟以後不得再招閹人。」

短短一句話,輕易地終結了中國延續千年的宦官制度,之後除了滿洲國境內還有少量太監,中國其他地區再沒有出現過成群的被閹男性。中國秘而不宣幾千年的宮闈亂史,也就此塵封了起來。

參考文獻:

[1]Mathew Kuefler (2001). The Manly Eunuch: Masculinity, Gender Ambiguity, and Christian Ideology in Late Antiquity.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JEAN D. WILSON & CLAUS ROEHRBORN (1999). Long-Term Consequences of Castration in Men: Lessons from the Skoptzy and the Eunuchs of the Chinese and Ottoman Courts.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3]Michael William Aucoin & Richard Joel Wassersug (2006). The sexuality and social performance of androgen-deprived (castrated) men throughout history: Implications for modern day cancer patients.

[4]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63 (2006) 3162–3173.

[5]Nikolaus Heim(1981). Sexual Behavior of Castrated Sex Offender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Vol. 10, No. 1, 1981.

[6]John O. Hunwick & Eve Troutt Powell (2002). The African diaspora in the Mediterranean lands of Islam. Markus Wiener Publishers. p. 100. ISBN 1-55876-275-2. Retrieved 2011-01-11.

[7]吳國璋 (1999). 被閹割的文明–中國太監文化論. 知識出版社.

[8]賈英華 (2004). 末代太監孫耀庭傳. 人民文學出版社.

[9]沈德符 (1959). 萬歷野獲編. 中華書局.

太監到底有沒有性生活?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