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蒸發1189億,富士康艱難轉型。

▲圖片來源:中企圖庫。

工業富聯被富士康創始人郭台銘寄予厚望,但資本市場顯然並不看好富士康的轉型。

本文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微信id:iceo-com-cn)

記者:嚴凱

編輯 :尹一傑

自從6月8日上市以來,頂著富士康帽子的工業富聯(601138.SH)被外界寄予厚望。即便按發行價13.77元計算,這家超級獨角獸其市值也超過2700億元。券商預測稱,若連續11個漲停,其市值將超過貴州茅台,達到萬億。

不過,僅三個漲停板後,工業富聯此後股價開始連續下跌。

6月19日,工業富聯迎來第一個跌停,市值蒸發1189億元,其市值不足4000億。

工業富聯被富士康創始人郭台銘寄予厚望。他希望借著向工業互聯網轉型摘掉代工的帽子,「希望各位不要說我們是工廠,」郭台銘在不同的場合經常說,「我們不是工廠,而是智能製造基地。」

但資本市場顯然並不看好富士康的轉型。一位投資機構人士稱,工業富聯股價疲軟,反應出市場對該公司的前景並不看好。

「它本身仍是傳統製造業,本質上還是代工企業。」上述人士稱。

股價反轉

在工業富聯上市前一日,富士康在深圳舉辦了成立三十周年慶典。在慶典中,郭台銘作了以「走進歷史轉折中的富士康」為題的演講。

在演講中,他用了一半時間回顧了富士康過去30年走過的歷程,然後用了另一半時間憧憬了富士康的下一個30年。對郭台銘來說,富士康的下一個30年,工業富聯至關重要。

慶典次日,郭台銘並沒有出現在工業富聯的敲鐘儀式上。但從這一天開始,外界對工業富聯的股價表現充滿期望。在眾多的券商分析報告中,工業富聯被冠以「科技巨頭」、「精密製造航母」、「電子製造龍頭」等響亮的頭銜。

6月8日當天,工業富聯漲停,其市值達到3905億元,超過海康威視,成為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此後的兩天,工業富聯連續漲停。

外界有理由相信,作為超級獨角獸工業富聯將令人驚喜。同樣作為獨角獸,藥明康德曾收獲連續16個漲停。

研究數據顯示,2018年以來,在上市且已開板的新股中,上市後平均連續一字漲停板數量為7.5個。

如果富士康上市後達到這一平均水平,以7個漲停板計算,其市值將達到6916.99億元,超過中國人壽。如果富士康在上市後能有11個一字漲停板,其市值將突破萬億元,超過當前的貴州茅台。

如果富士康上市後漲停數超過藥明康德,其市值將達到15000億元,超過中國石油,成A股市值最高的非金融類上市企業。

但這些「如果」非但沒有做到,工業富聯僅在三個漲停板之後便打開,最高股價僅為26.36元。

6月14日,工業富聯大跌9.45%,此後連續下跌。6月19日,工業富聯跌停,總市值降至4002億元,距離一周前,縮水超過1189億元。

轉型難題

在三十周年慶典上,郭台銘顯得很疲憊,現場並沒有見到他激昂的演講。

過去一個月裡,由於工業富聯上市在即,郭台銘不得不穿梭於廣東、北京和天津,頻繁地見不同機構,會見各地官員,做著同樣的演講,反復地講著「工業互聯」。

代工曾給郭台銘帶來了財富和名望。但當2010年的「14連跳」發生時,這位「代工皇帝」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質疑,而他所締造的「富士康帝國」也被冠以「血汗工廠」之惡名。

「代工廠」這頂帽子是多年來郭台銘極力想甩掉的身份負擔。富士康轉型之路也由來已久,郭台銘也進行了多番嘗試。

2010年,富士康推出了「門店 網站」的體系構想;2013年推出拓展品牌的在線銷售管道「富連網」;2014年,富士康子公司FIH Mobile從國外挑選創業公司,籍此創辦自己的硬件創業公司孵化中心。

這些嘗試稱不上成功,傳統製造業與互聯網的碰撞能否擦出火花,至今仍鮮有成功案例。2015年,富連網從天貓平台撤下,富士康計劃設立獨立的業務部門經營。

此外,郭台銘還曾試圖染指造車領域。今年1月29日,小鵬汽車宣布成功完成B輪22億億元融資,富士康出現在股東名單中。

「大家對富士康有很多錯誤的看法,它有很多自己的技術,還收購了很多公司,很多方面,富士康都做的很好。」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說。

在富士康投資之前,何小鵬和郭台銘見過幾次。據何小鵬透露,富士康不會僅是財務投資,雙方還會在電子電器上進行合作。

2015年5月,中國提出「中國製造2025」計劃,郭台銘從中嗅到機會。他認為,實體經濟和數字經濟的融合,做到「實體經濟 互聯網」,是富士康的轉型之路。

郭台銘將富士康的下一個30年定義為「重生」,而他所倚仗的便是工業互聯網。為此,郭台銘將公司進行拆分,單獨打造了工業互聯網平台工業富聯。

在工業富聯的招股說明書中,富士康將自己描述為「全球領先的通信網路設備、雲服務設備、精密工具及工業機器人專業設計製造服務商」。

第三方機構的數據預測,到2025年,工業互聯網將創造82萬億美元的經濟價值,占全球經濟總量的二分之一。

對郭台銘來說,他寄望於工業富聯能夠成為中國的Predix。Predix是GE(美國通用電氣)推出的針對整個工業領域的基礎性系統平台,這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它可以應用在工業製造、能源等領域。

但轉型工業互聯網,富士康依然面臨著諸多挑戰。

工業富聯招股說明書顯示,2015年至2017 年,該公司的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75%、2.01%和2.24%。盡管呈連年上升趨勢,但比例依然不高。

此外,過去三年,工業富聯在精密工具和工業機器人上的收入比重仍然太小,銷售收入分別為9.34億元、6.51億元和9.66億元,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均在0.35%下方。

更為嚴重的是,其工業機器人產能、產量與銷量已經連續三年下降。工業富聯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工業機器人產量從6600個下滑至3500個,銷量從6100個下滑至3500個。

上述人士稱,工業富聯的估值其實是如何尋找在代工廠與工業互聯網轉型之間的平衡點。按照2018年淨利潤20~25倍市盈率,其合理的市值區間應該為3731億元—4664億元。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