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扣長城,京郊周邊險地之首,卻也是巨龍最美所在。但是你需要知道箭扣的真面目

長城,中國人難以釋懷的惦念;未經修葺的野長城,正是「巨龍」最真實的模樣。

京郊野長城以箭扣、司馬台、十八蹬「三險」為最。

其中,箭扣段尤為典型,「不到長城非好漢」,甚至已然升級為「不到箭扣非好漢」。

然而,剛從箭扣野長城爬回的小編,卻拒絕推薦這條線……

本文來源:戶外探險outdoor

微信id:outdoormag

作者:烏木

箭扣長城,因蜿蜒呈W 狀,形如滿弓扣箭而得名。

作為明長城最著名的險段之一,箭扣深藏京郊懷柔縣,中心處距懷柔縣城約30公里,東接慕田峪,西通連雲嶺。

▲箭扣星軌,殘舊的城牆與永恒的星空交相輝映。圖/匯圖網@瘋行攝跡

因建於奇峰斷崖之上,山勢險要,更顯長城之雄奇,箭扣段堪稱萬里長城精華所在。

顯然,只有「險」還不足以令箭扣有如此顯赫的聲名;在揭示「拒絕推薦」的緣由之前,不如先來看看它為何如此被許多戶外人偏愛

▲箭扣線路中殘破的城牆。圖/大師兄

箭扣:因險而美,因險更美

蜿蜒於寂靜群山,箭扣滿身斑駁,歷史的滄桑,讓它更添凌厲與雄奇。周遭林木蔥蘢,四季變換的色彩與古老的城牆交相輝映。

奇峰之上,或遇雲海翻湧、日出日落,映著蜿蜒無際的長城,震感之感,自是難以言表。

▲秋來野長城。圖/玄天

箭扣也因此成為長城攝影的熱點,頻頻上鏡各種長城畫冊中,甚至有「華夏長城最美在北京,北京長城最美在箭扣」之說。

春來碧桃爭艷,更有滿山野杏花開如錦,於灰磚枯枝之中,綴以層層疊疊的粉白。群山靜謐,山腳村莊安詳,長城蜿蜒如灰錦,一任花開花落。

▲圖/匯圖網@清宮坊

夏日林木蒼翠,繡線菊盛開於古老的城牆之上,滄桑和鮮活和諧相融;丁香繁茂,長城內外香氣繚繞。

▲圖/匯圖網@王紅2014

北國之秋,層林盡染,天空碧藍深遠,殘舊的城牆也因此明亮而生動。當斑斕色彩在深秋逐漸退去,天地一片肅殺,荒野之中,古老的長城更顯威嚴。

▲圖/玄天

入冬時節,千里冰封,萬里雪飄,長城內外,惟馀莽莽。烽火台也由此更顯巍峨,抬頭仰望,仿佛飛雪正是自其中傾瀉而下……

▲圖/匯圖網@koala-Lee

「致命」的說走就走

沒見過箭扣險峰之美,難以震懾於長城之偉;而這種美,有時候卻是一種刺激性毒藥。

▲箭扣之冬。圖/行者

莽撞的出發——

不少傾慕野長城風光者,隻聽聞箭扣之名或誘惑於美圖,想要嘗試原汁原味的長城,卻未知行程深淺。曾有不少人以這樣的方式開始了箭扣之旅:

這一段的長城,我以前沒聽說過,但是看了網上的照片,我覺得還挺秀麗的,於是我們就出發了。

這裡的路都是崎嶇的石頭路,完全不像八達嶺,居庸關,慕田峪,那都是修繕好的石頭台階。我是太低估了箭扣,穿了一雙Repetto的芭蕾舞鞋,一套Juicy的短袖中褲運動套裝,抓了個手機就上山了……

▲圖/匯圖網@fuyi

不堪的後果——

於是乎,回來之後,連遊記標題都是滿滿的驚悚:

《箭扣長城 ——一次刺激的冒險之旅,死亡的恐懼居然那麼近!》;

《我以為我要死在箭扣長城上了》……

而這樣的遊記標題和感悟,並無絲毫誇張。

最近,同樣久聞野長城盛名的小編和幾位朋友,全穿了經典箭扣全程線路。途中也碰到數起新手直接來穿越的案例,攀爬途中驚慌失措,進退兩難,甚至嚇到要哭。

▲箭扣穿行途中。

你需要知道的箭扣真面目

此次箭扣穿越種種,仍歷歷在目。

線路行程:石窯村—九眼樓—西大牆—北京結—鷹飛倒仰—將軍守關—澗口—小布拉達—鎮北樓(一作正北樓)—牛角邊—慕田峪—蓮花池;

行程:約20km;

耗時:約12小時。

雖然線路只有一條,但上下叉路比較多,周邊有多個村莊可供作為出發點,可選擇性穿行其中一段。圖片來源網路。

箭扣初相遇——可在北京東城區東直門乘快916路公車到懷柔汽車站,在懷柔換車到箭扣附近村子可有多種選擇:

若到西柵子村,可乘懷柔—西柵子班車,班車數量有限,發車時間11:30am/4:30pm;也可包車或自駕前往,參考距離40km。

▲初春,在箭扣段穿越的戶外愛好者。

此次我們選擇以位於九眼樓西北的(延慶四海鎮)石窯村為穿越起點,從懷柔包車參考距離68km,50元/人;從東直門至石窯村累計耗時約4.5h。

雖然此前小編曾行走過箭扣其中一段,但與全程穿越相比,完全是兩個概念 。

▲從石窯村至九眼樓途中。

一步一驚心——

野長城因年久失修,風化嚴重,普遍開裂、坍塌;相比八達嶺、慕田峪等經修繕後的長城景區,攀爬難度及危險度極高。部分路段需在近乎垂直的巖石或巖壁上攀爬,沒有欄桿等安全設施。

全穿耗時更久,所經危險路段更多更長。

九眼樓:海拔1141米,處懷柔縣與延慶縣交界火焰山頂部,因敵樓每面有9個箭窗,故名;又因山勢高峻,晴天可望到北京城,故也稱望京樓。

▲去往九眼樓路上。

早起五點多從石窯村沿水泥路出發,行至九眼樓長城景區入口處,沿石板路主幹道經「火焰山」石碑,至九眼樓碉堡,總約耗時1h。

此段為平緩上坡,沿途多不規則石階,爬升約200米,較為容易。

時值初夏,植被復蘇,穿行於一片濃綠之後,令人心曠神怡。不過,隨著九眼樓將近,好日子也將盡了……

▲元旦,長城日出,從九眼樓遠看整個箭扣西線和北京結。

也可從西柵子村(舊水坑)登頂九眼樓,路線相對較陡,爬升約500米;也可從莊戶村登頂,爬升約400米。

北京結:海拔958米,又稱「長城結」「三岔口」,自山海關而來的明長城在此一分為二,形成內長城和外長城兩條支線。從九眼樓到此用時約2h,至岔路口處左轉。

▲北京結航拍圖。圖/馬蜂窩id:路人(上饒)

內長城向西南經黃花城、八達嶺,過昌平折向河北紫荊關、山西娘子關;外長城向西北經過延慶九眼樓、佛爺嶺一帶,延伸至張家口、大同、嘉峪關。

九眼樓之後,箭扣野性漸露。破舊的城牆之上草樹雜生,林蔭遮蔽了大半牆體,邊牆散落破碎,許多路段已辨不出城牆原有樣貌。

經過一段近乎垂直的大巖牆,雖只有幾米,卻堪比無保護攀巖,一旦失手,後果不堪設想,過後同行有小夥皆心有餘悸。

▲體驗一下垂直上升……

將近北京結時,將有三段連續爬升,皆碎石亂坡,難度雖然不大,卻極消磨心性,且容易崴腳。

▲沒有路的路。

鷹飛倒仰:野長城最著名的險段之一,以比雄鷹所飛還要高險極言其驚險。從北京結到此用時約1h。

▲感受一下穿行過程。

途中林木繁茂,發達的根系正好可作通行狹窄峭壁時的支撐。注意一直沿長城行走,小心誤入城牆邊下山小道。

▲感受一下來自長城的惡意。

鷹飛倒仰處陡峭非常,穿行時不能有絲毫分心,需步步踩穩,緊貼斷壁;沿城牆邊有小道,建議繞行。

▲堪稱「垂直攀爬」……

將軍守關:左右兩側有懸崖相對,各高20米,寬5米,呈圓形,狀如將軍,形象威武。鷹飛倒仰至此用時約2h。

▲可以溜下去的長城,下行需多加小心。

鷹飛倒仰至天梯段,此前曾被修繕,並耗用20萬塊城磚,由最原始的騾駝肩扛方式運上山,歷時一年修繕完成。

因此初始一段雖台階工整,卻仍陡峭異常,從頂部甚至看不到下方的階梯!

▲台階平整的時候——望不到底。

而後一段未經修繕的部分,則更是驚魂,台階近乎垂直,每層階梯最多處由六七塊磚層疊(腿短的人會感覺到長城深深的惡意……),寬度僅夠側腳放置(偏胖的人會感覺到長城深深的惡意……)。

▲台階不平的時候——望不到頂。

澗口:箭扣長城最底處,由此向左可下撤到西柵子村,約20min即可。前方沿碎石陡坡直上,通往小布達拉。

▲滿眼碎石不見路。

鎮北樓:海拔約1000米,目前箭扣長城最大最完整的一座敵樓,面向正北,因而得名。從澗口至鎮北樓約2h。在鎮北樓處可下撤至西柵子村,也可繼續前進至慕田峪景區。

▲小布達拉、鎮北樓之夏。

途中將經過小布達拉,碉樓聳立山巔,神似布達拉宮。此處斷壁直立,只能側邊繞行,迂回前進,身體幾乎貼於山壁,以雙手緊摳巖石或接力林中樹枝,小心挪動。

▲小布達拉、鎮北樓之春。圖/行者

慕田峪:漸入景區,道路相對平坦。經慕田峪景區,可繼續前行約1h至蓮花池,最終結束穿越。

▲初春漫山花開的蓮花池段。圖/行者

最後的奪命箭扣?

誠然,箭扣全穿的確刺激,會讓人感受到一種自我挑戰與征服的感覺。每每四肢並用,爬過一處險段,站立於古老的城牆之上, 夏風輕拂,自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但相信你看完小編粗淺的描述,也對其中危險更多了一份認識。從這個角度而言,小編極不推薦大家貿然前往。

▲箭扣之夏。圖/玄天

不可或缺的自我評估——

箭扣長城所在群山海拔雖然不高,周邊卻幾乎每年都有遇險事故,遇難者亦不在少數,常年上榜北京周邊遇險地榜首。

據不完全網路統計:

2009年,五遊人攀爬箭扣長城時遭雷擊,其中兩人身亡;

2010年箭扣至少發生6次發生戶外事故,且導致一人死亡;

2012年10月23日,箭扣單日兩起登山事故,一死一傷;

2014年,六人箭扣遇險,其中一人最終遇難;

2015年,三遊客被困箭扣懸崖邊,脫水嚴重,無法自行下山;

2016年,兩大學生爬箭扣長城受傷被困一夜……

▲箭扣之春。圖/行者

沒有過評估和籌劃的盲目行走,再低的山,下一步也將是萬丈深淵;即便已經「身經百戰」,箭扣之上,也容不得絲毫大意。

若你已經充分了然路況和風險,在合理的自我評估後,決定去一覽箭扣之險美,以下信息或許有用。同時,也請愛護古跡、保護環境,走過,不留痕跡。

石窯村食宿信息:

趙春華家:13716016405;

李長林家:13716578589;

張德財家:13718612404;

西柵子村(五隊)食宿信息:

趙氏山居:13520549638;

合福民俗旅店:13716568957;

好漢民俗旅店:13716370639;

▲箭扣之冬。圖/行者

野長城,修繕還是湮沒?——

箭扣之險,時光是逃不掉的推手,古老的城牆在悠長歲月中逐漸風化、倒塌,茂盛的植被蔓延至長城之上的角角落落……

2017年7月,箭扣長城完成一期大修工程,對天梯及鷹飛倒仰段進行了搶險修繕。

據《北京日報》消息稱,二期修繕將於本月啟動,涉及路段為「鷹飛倒仰」至「北京結」,總長約724米。

▲八達嶺長城,修繕後的景象和往來的人群。圖/匯圖網@老山貨

從正北樓至九眼樓7000餘米的長城將全線貫通。屆時從慕田峪西段未開放的部分開始,到九眼樓將全線貫通,並且有望與慕田峪合併經營,向市民開放。(信息來源:北京日報《驢友最愛爬的箭扣長城段本月開修,有望與慕田峪合併經營》)

雖然修繕秉持「最大限度保持遺址原貌」的原則,但修葺之後的箭扣,是否還是那個戶外愛好者心中的「箭扣」?

註:感謝戶外愛好者@行者對本文寫作的支持。

閱讀原文

  北京的「箭扣長城」啟動修繕工程(附長城保護條例十周年致敬影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