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不接受唱衰,但創業者正在逃離。

廣州不接受唱衰,但創業者正在逃離。

本文來源:懂懂筆記(微信id:dongdong_note)

作者:木子

編輯:快刀

作為一線大都會,廣州的城市GDP排名自從2017年被「鄰居」深圳以22286億元趕超,位居全國「老四」之後,唱衰廣州的聲音就再沒停過。

尤其是今年一季度,廣州的GDP較去年同期大幅度下滑,更有輿論開始提出「廣州已經跌出一線城市」的論調。

雖然論調過於誇張,但深圳、杭州、成都、長沙等後來居上的城市,著實讓生活在廣州這座城市的人們感受到了新的衝擊。

對於這座城市的創業者來說,GDP那些冷冰冰的數字看起來太虛。

但創業環境景氣程度每況如下,高端人才頻頻外流,融資環境大不如前,卻是他們能夠真切體會到的真實感受。甚至有的創業者已夢斷廣州。

如今,在這座曾以文創產業著稱的城市,有不少創業者正一邊聽著東山少爺的《唱好廣州》,一邊收拾細軟,計劃著離開這個奮鬥多年的地方,試圖到別的城市,東山再起,再圓夢想。

廣州不接受唱衰,但創業者正在逃離。

面臨周邊城市競爭,創業紅利大不如前

「今年是真的困難。」

看著剛剛搬空的辦公室,梁楠感慨萬千。

他告訴懂懂筆記,原先這棟寫字樓裡,有十幾家從事遊戲、動漫、直播等文娛產業的創業公司。

但從去年中開始,這些創企就開始陸陸續續撤出市區,甚至「逃離」廣州,搬到辦公租金價格較有優勢的佛山禪城、南海平洲等地。

「既然業務上沒辦法有突破,就只能在成本開銷上下功夫。」梁楠說,今年春節之後,他的這家動畫創作公司,至今都沒有開過新單。甚至有合作了好幾年的發行合作方,在合約期屆滿之後,重新選擇了深圳、佛山、珠海等地的新銳動漫公司進行合作。

在發行合作方眼裡,他的團隊效率太低。而且所出品的成片,也總能找出不少失誤的地方,角色配音很不走心,內容劇情也越來越枯燥無謂。

而最讓合作發行方無法忍受的是,團隊總是無法按照規定的時間交片,導致其與播出方之間產生了不少分歧。

「這真的很冤。我們已經卯足了勁兒在做了,但進度總是趕不上來。」梁楠無奈的說,從去年中開始,團隊人員的流動性大,原畫組只有四位同事,配音組更只剩兩名專職配音員,其他全都是兼職人員。

因此,為了確保能將創作的動畫片按時交予發行方安排播出,團隊不得不加班加點。有的同事甚至每天工作近14個小時。而過度的疲勞,常常影響了成片最終的效果。

廣州不接受唱衰,但創業者正在逃離。

而梁楠的苦惱,也同樣困擾著張碩。從事遊戲開發的他告訴懂懂筆記,這三年來,工作室已經從天河搬到了海珠,從海珠搬到了番禺,現在正準備從番禺搬往南沙,以求節省整體的經營成本。

「為了和佛山、珠海的遊戲機構競爭,我們不得不降低成本。但這還不夠,往東邊看還有來自‘深圳速度’的威脅。」他說,原本佛山做傳媒的創企多,珠海做信息化的創企多,深圳做高科技的創企多。

但現在,這些城市涉足文創產業的創業團隊漸漸多了起來,有些新銳團隊的發展勢頭還十分迅猛。

這樣一來,這個曾被創業者譽為「文創福地」的華南大都會,在周邊這幾個新興創業城市的包圍下,開始顯得有些黯然失色。

廣州自從2015年跌出創業時代網所發布的《創業城市排名榜單》前三甲之後,就一直保持著「老四」的地位。

在今年的創業城市排名榜單得分上,更是以26.76的綜合得分,與北上深拉開了較大的距離,並被杭州、南京等城市逼近。

對於梁楠和張碩來說,廣州創業環境不景氣是可以真實感受到的。與排名無關,與人才有關。

本土文化壁壘高,高精尖人才外流

「別說人才了,我都想離開廣州了。」

張碩告訴懂懂筆記,從去年四、五月份開始,公司有大批員工陸續辭職。他曾問過員工,是公司哪裡做的不好,還是工作要求太苛刻,或是薪資待遇偏低?

都不是。大部分員工表示,想離開公司的原因並非想跳槽到其他遊戲團隊。而是想離開這個城市,到深圳、上海、成都去尋找新的發展機會。

與此同時,張碩在打算重新招募新人加入團隊時,卻發現成熟的遊戲開發類人才並不是那麼好招了。

他甚至開出了較原來高出25%的薪資條件,卻依舊難以招到相應崗位的高精尖人才。尤其是研發崗,更是一人難求。

更有同樣深陷人才危機的友商,花更高的價錢,試圖從他的團隊中「挖牆腳」,接連撬走了好幾位骨幹人員,使得公司好幾個遊戲項目的開發進度都處於滯後狀態。

「實在找不到成熟的人才,我們就只能招應屆的來培養。」聽到懂懂筆記正和張碩交流著招聘問題,做秀場直播的網紅「鄰居」玉瑤也忍不住插了嘴。

她表示,去年畢業季,公司曾到院校組織的畢業對接會上,想物色些藝術專業的應屆生,加以培養,「但一聽到是廣州的企業,很多學生都猶豫了,說考慮考慮最後也都沒了下文。」

據玉瑤透露,有學生告訴她,自己想要去成都、杭州、上海這些文創產業比較發達的城市看看機會,到時候要是混得不好,再考慮回廣州,回到這個學習生活了三、四年的城市。

「都說廣州缺少包容性,即便(學生)選擇廣州上大學,也只是衝著氛圍和信仰來的。」因為工作性質的緣故,玉瑤在很多城市都工作生活過。但她依舊認為廣州是一個相對較排外的城市,尤其本土文化壁壘比較高,外來的務工者、創業者一時半會都很難融入其中。

再加上廣州是個非常注重粵語方言交流的城市,部分本地人歧視說普通話的外地。更不滿大量外來人員湧入之後,所產生的資源競爭、文化衝突等問題。

「雖然不是每個廣州人都排外,但廣州的包容度,可以說比華東吳語地區還差得多」,作為一位在廣州創業多年的蘇州人,梁楠也表示認同玉瑤的觀點。

他們認為,有大量外來人員被這種缺乏包容度的文化硬生生給「排」走,並選擇深圳、北京、成都、江浙滬等地區尋求發展。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廣州人才流失,文創人才開始緊缺。

沒有人才,工作就沒有效率,企業就缺少成果數據轉化。而除了人才之外,困擾著梁楠、張碩他們的另一個難題,便是發展資金短缺。

資本市場缺乏優勢,文創產業無奈「移民」

「要說創業沒補貼,那的確是武斷了,只不過不容易拿。」

梁楠告訴懂懂筆記,曾經的廣州對於文創產業的補貼力度並不小。這也是為何那麼多創業者,都認為廣州是最適合遊戲產業、動漫產業發展的城市。

然而近幾年,發展過於「綜合」的廣州,對於文創產業的發展補貼似乎也減少不少,中小創企想拿到這部分發展資金,也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他們不得不尋找資本機構的投資,以獲得發展所需的資金。

廣州不接受唱衰,但創業者正在逃離。

「但與深圳、上海的創企相比,資本似乎都不太青睞廣州企業。」梁楠表示,文創產業的投資回報並不及金融項目那麼快,也不及科技項目那麼高。

很多資本機構並不願意把有限的資金,用於投資動漫、遊戲、網紅等發展速度較慢、成果數據較難量化的項目。

相反,深圳、上海有些連基本數據都沒有的區塊鏈企業,僅憑著簡單的概念就能拿到額度可觀的融資。

「當發展資金變成續命錢時,創企也就管不了那麼多了。」她告訴懂懂筆記,為了能夠抓住互聯網、金融等紅利,廣州有部分文創企業拼命將項目往金融上靠,說自身是「動漫金融」、「區塊鏈遊戲」、「區塊鏈影視」項目,甚至造出了「二次元區塊鏈」等等奇葩的概念。

據梁楠透露,在「造概念」的過程中,的確有部分文創機構順利拿到了融資。但缺少人才支撐,缺乏成果支撐的創業項目,所得到的續命錢,又能「燒」的了多久呢?

「可能真的太實在吧,我寧可選擇到別的地方發展,也不想扯這些忽悠人的概念。」在他眼裡,資本市場太浮躁,以至於看不到文創產業未來所能締造出的長期影響力,更看不清現如今文創產業在廣州綜合發展模式中的位置。都只想圖短利,在新興領域裡,撈一筆大的投資回報就撤出。

看到近來有部分輿論在「唱衰廣州」,梁楠、張碩和玉瑤也都感慨良多。

他們表示,這第一季度的GDP不能代表什麼,有些關於產業負面報導也都言過其實。但廣州的創業環境,的的確確讓身為創業者的他們,感到有些心灰。

無論是人才外流,還是資金扶持融資環境,甚至是來自其他城市的競爭,都讓在廣州的文創創業者們深感無奈。即便廣州不接受「唱衰」,但仍有部分創業者會選擇毅然「離開」。

-END-

  中國多個二線城市發展迅猛,屢被看衰的【廣州】,真的弱了嗎?

廣州不接受唱衰,但創業者正在逃離。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