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遭微信禁止但已擴散全網的「對罵群」,有人巧妙從中牟利月入數萬人民幣。

本文來源:懂懂筆記(微信id:dongdong_note)

作者:木子

編輯:快刀

NBA總決賽雖已落下帷幕,但「騎勇大戰」所掀起的微信群罵行為,卻成了各大資訊平台的熱門。

一時間,各類主題微信「對罵群」層出不窮,如「小米華為互噴群」、「吃雞農藥互噴群」等等,花式對罵席卷全網。

而針對這一現象,微信平台也已經宣布介入。

對存在違規行為的對個人帳號,將會進行包括但不限於封停功能、限制登錄處理。對微信群明確存在整體惡意的,將會實施封群處理。

但據知情人士透露,只為惡意謾罵而生的微信聊天群,早就存在了,並非近期才出現的新鮮事物。更有部分「灰產」早早就建立了多個主題「對罵群」,並以拉人進群為由謀利。

那麼,這一類被玩出了花的微信「對罵群」到底是怎麼賺錢的呢?

由來已久的「對罵群」,有人卻用其賺錢

「看一下,想進入哪個主題的群,我拉你。」

通過一些網絡平台,懂懂筆記找到了好幾則微信「對罵群」的推廣信息,並順藤摸瓜,聯繫上了這些群的主人。這位花名叫「飛鏢」的人,自稱是一名地產中介。建「對罵群」僅僅是業餘愛好,為賺些零花錢罷了。

而他所建立的群裡,有大量手機品牌、地產樓盤、國產合資車、男女明星等主題的「對罵群」,入群價格從3元到10元不等。只要給錢,他就會拉人進群,參與對罵。

在向飛鏢發了5元紅包之後,他便將懂懂筆記拉進了其中一個名為「國產合資車對罵群」的微信群。剛一進群,就看到群裡主張購買合資車和主張購買國產車的兩派群員,早已謾罵不停。

「今天(罵戰的)人算少的了,平時一進來就上百條信息飄過去了。」飛鏢告訴懂懂筆記,加入微信「對罵群」之後,必須恪守一定的群規。即雙方互懟時可以用語音,但不能罵髒話,更不能進行人身攻擊,「就擔心相互罵著罵著,出現過激的話語,結果大家都難堪。」

據他透露,早在一年多前,他所建立的幾個地產中介交流群中,因一樓盤話題引發罵戰,並吸引了大量中介同行、樓盤業主、意向客戶加入互噴。讓他看到了新的商機。

於是,飛鏢便從熟悉的地產領域做起,建立了多個微信「對罵群」,隨著群越來越多,話題也越做越大,越做越廣。在他手上,一共有上千個「對罵群」,話題遍布各行各業。其中熱度最高的幾個話題,當屬體育、手機、明星與汽車。

「最近光是NBA和世界盃,就已經建了百來個新群。」他告訴懂懂筆記,每建立一個新的「對罵群」,前一百人免費進群,稱之為「打底」,讓群變得熱鬧。至於後面進群的人,就都要「打賞」他。

飛鏢表示,雖然「打賞」的金額都不大,只有幾塊錢。但每天有幾百上千人加入他所建立的群,光是這筆收入,就已經非常可觀了。

但現在,最讓他擔心的問題,反倒是微信官方所出台的「對罵群」禁令。更害怕有媒體記者臥底群中,伺機舉報其違規行為。「就過去這幾天,我已經沒了十來個群了,真想控制下群裡罵戰的尺度了。」他無奈的說。

如今,以「捍衛信仰」之名,所建立的微信「對罵群」數量並不少。甚至有不少像飛鏢一樣,自以為聰明的人,通過建立「對罵群」獲利,總覺得大家觀點不同,互罵兩句無傷大雅,卻在無意間使得微信群裡處處充滿戾氣。

那麼,為何有那麼多無聊的人,「付費」也要參與群罵呢?

有償入群對罵者,多只為宣泄壓力

「都是一群壓力巨大的上班族。」

飛鏢告訴懂懂筆記,這些加群的人,說是說捍衛信仰。但進群的真正目的,為的就是宣泄內心情緒,釋放工作上的壓力。

為了防止廣告和微商進群,他總會要求進群者在「打賞」之後,自報家門並開放朋友圈權限,以便查驗是否有發廣告之嫌。

在這個過程中,飛鏢驚訝的發現,有加群對罵需求的人裡,超過八成是男性。而且工作大多以技術、開發等崗位人士居多。

「這些人的朋友圈裡都是罵罵咧咧的,不管是國家大事還是社會新聞,只要不如他們願,就轉PO開罵。」他告訴懂懂筆記,這些群員生活上的不順心、不如意,完全可以從其朋友圈中看出端倪。

甚至早一兩個月,還有不少即將高考的高三學生也付費入群,試圖通過與他人對罵、互懟,宣泄、緩解心中積聚已久的考前壓力。

「如今有這等需求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飛鏢還透露,在入群對罵的女性群體中,寶媽的數量占了絕大部分。孩子調皮搗蛋,公婆難以相處,都讓這部分寶媽的內心產生無比巨大的怨念。因此,微信「對罵群」便成了她們發泄不滿的平台。

有時一個關乎家庭話題的「對罵群」剛剛建立,半天之後就已經滿500人了,一群寶媽為了一個「帶孩子公婆應否插手」的話題,爭吵不休,罵聲不斷。

而為了讓參與群罵的人能夠罵得帶勁,飛鏢甚至還加入了一定的「經營精神」。時常在群裡充當話題裁判,對於爭吵、互懟的結果,進行總結,並對暫時居於上風的一方,給予一定的紅包獎勵,激發群員參與罵戰的積極性。

如果發現有部分群不是很活躍,他還會主動在群裡發話、曬話題,挑起群中兩派支持者的矛盾,硬生生製造出一場罵戰。

「畢竟對於我來說,只有活躍的群,才值錢。」飛鏢告訴懂懂筆記,現如今雖做付費「對罵群」的人不少,但卻很少有人能和他一樣,時時刻刻都泡在群裡,注意著群員們互懟時的一舉一動。

話題冷了,他添油加醋;言論措辭過了,他及時斡旋冷卻兩方的關係。只有群裡話題不斷、爭吵不停,他才能夠依附在活躍度上大做文章。

雖然群員進群所「打賞」的數額,遠比當一名地產中介的收入還可觀,但這卻並非是飛鏢建立微信「對罵群」的終極盈利目標。

「打賞」之外,「對罵群」群主獲利名目繁多

「別人在群裡發廣告可不行,但可以找我發廣告。」

飛鏢指著手機裡的一張群發廣告圖告訴懂懂筆記,他的所有群裡,一共有成員近30萬人,除去部分重復,至少也有15萬群員。這已經相當一個中等規模的自媒體或APP應用所擁有的粉絲用戶數量了。

因此,常有品牌商找到他,希望能通過他這些微信「對罵群」,發發廣告,做做宣傳。據飛鏢透露,單個群推廣告收費不高,價格在100-200元之間。然而,有部分財大氣粗的品牌廠商,一推就是幾百上千個群。

「就像車商,他們喜歡推汽車話題、地產中介等對罵群,尋找些高淨值客戶,一次投入的經費就高達幾千元了。」他表示,為了讓群裡的用戶不反感其所推送的廣告,他常常根據廣告內容,策劃一系列相關的話題。

如國產車合資車對罵群中,他就常常在雙方的罵戰中,植入國產品牌車商所須投入推廣的內容,讓群員們加以討論,不產生絲毫的違和感。

加上這樣的植入宣傳效果極佳,大部分廣告主都很喜歡飛鏢這樣的策劃方式,回頭客更是引來了大量新客戶,讓他不得不開始控制「對罵群」中廣告話題植入的數量。

「偶爾植入也會露餡,被看出是廣告,但群員大都只圖互懟求痛快,因此也不會計較太多,比普通群好。」他告訴懂懂筆記,光是推廣收入,他每個月即可獲利數萬元。

而隨著群數量增多、群成員增加,飛鏢也開始做起了既利己又利他的新生意,那便是糾集大批微信用戶,一同參與爆群。

「有時候明星互黑、廠商互懟、話題炒熱,都需要大量的人,我這裡就剛好有。」利用「對罵群」中成員們的熱情,拿錢罵人。本來就愁壓力無處宣泄的成員們,聽聞罵人還能夠得到紅包,自然十分樂意。

據飛鏢透露,最近甚至有自稱為明星某某坤的黑粉主動找他,想花錢讓他煽動更多的群成員,到該明星的各大微信交流群中「埋伏」,並找尋機會參與掀起罵戰,搗亂交流群的正常秩序。

連火鍋到底吃紅底還是白底等無聊話題,都能引發強烈社交矛盾的今天,不難看出互聯網用戶浮躁的心理。這導致了微信「對罵群」如同潮流風尚一般,侵占了不少人的朋友圈。

更有像飛鏢這類投機取巧的人,不斷利用用戶迫切宣泄內心壓力的需求,糾集「對罵群」成員,煽動罵戰,以獲取一己私利,肆意擾亂社交平台正常的交流秩序。

或許,微信官方嚴規的出台,是斷了「飛鏢們」的財路。但對於普通用戶而言,卻不失是一件好事,既維護了正常有序的網絡空間,又規範了群組使用行為。

至於那些「一點就炸」的噴子們,也別總用「精神信仰」一詞,來武裝個人的低俗行徑。說白了,通過宣泄戾氣所捍衛得來的「信仰」一文不值。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