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為什麼歐巴馬、克林頓、安南、保爾森等國際軍政領袖,會親自下凡關懷中國人民的微商事業?

本文來源:大象公會(微信id:idxgh2013)

作者:朱不換

2017 年 11 月,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德國前總統武爾夫親赴上海出席「全球中小企業峰會」,與來自中國各地的多位微商合影。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網絡流傳的歐巴馬、武爾夫與中國微商合影

事實上,中國微商的潛在國際友人還遠不止歐巴馬和武爾夫,這場中小企業峰會的主辦單位「全球中小企業聯盟」,已經儲備了龐大的前世界領袖演講團,足以舉辦一場不亞於 G7 的世界首腦峰會: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二排左起第四位現在很難請了

他們能提供的服務也相當多元,既可以在客戶舉辦的商務會議上發表演講,提升會議的檔次;也可以握手合影,為客戶的公司網站、辦公室牆壁增加光彩。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尤其貼心的是,只需六七萬元,客戶即可前往卸任外國主管人的莊園、圖書館參觀、旅遊,與前主管人促膝談心。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如果生意太忙,抽不出時間親自接待外國主管人,也可以讓自己的孩子參加「全球最高格局」的世界領袖夏令營,親耳聆聽來自德國前總統,歐洲議會前議長等巨頭的教誨和導遊。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要享受這些服務,甚至無需掌握各國外語、與他們的團隊溝通聯絡,只要能找到「全球中小企業聯盟」這家華人組織即可。

這個組織究竟是何方神聖,能完成如此神奇的操作,讓這些不久前還執掌頂級強國的國際軍政領袖,親自下凡關懷中國人民的微商事業?

刷臉是一門生意

讓這一系列蠟像館般的奇觀成為現實的,主要是全球中小企業聯盟的創始人、秘書長曹方。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曹方與小布什、克林頓、薩科齊、安南、帕特林等前世界領袖親切握手

曹方本來從事媒體廣告行業。1986 年大學畢業後,他在浙江科技報供職時,就發現了「為企業家提供展示平台」的商業潛力。

他聯合三家報刊,推出「浙江省知名企業家名片大會展」,將數十位企業家名片在整版報紙上端正排列,密集轟炸。這一令人想起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的廣告模式廣受企業家歡迎,也為曹方帶來很好的回報。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曹方是「名片廣告」這一廣告形式的先驅者之一

1998 年,曹方移民美國,因在家幹呆著而受到嶽母責怪,便開始研究如何繼承國內的廣告行銷經驗,以捕捉新的商機。

新的商機很快出現了:曹方發現,在西方國家,邀請卸任國家主管人露面「撐台」,並不特別昂貴。

但在國內,官員的出場卻會被視為極為稀缺的奢侈品,能與高級主管建立聯繫的人,會被認為擁有翻雲覆雨的通天之能。

特別是國家級和前國家級主管人,更是高官中的「王者」,稀缺中的稀缺,絕非常人所能接觸和來往。

而在歐美國家,前國家級主管人沒有這麼神秘。許多主管人退休後仍然會當律師、做生意、為商家代言。一些政府還會公開前主管人的聯繫方式,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美國政府網站上提供了五位在世前總統的聯繫方式

不管是通過引薦或直接聯繫,普通人都不難與這些外國前國家元首的辦公室或基金會建立聯繫。

只要有正當的名義,按照商業規則運作,還可以和這些前元首建立我出資你演講、我付錢你合影的交易關係。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德國前總統武爾夫退休後,為土耳其時裝品牌 Yargici 做顧問代言

因此,用並不太高的價格,買入外國前主管人的演講、合影等服務,再把它打包高價賣給對領袖的神秘能量高度重視的中國人,無疑有極大的商業潛力。

不過,他們雖然曾經大權在握,但畢竟已是人走茶涼的卸任主管人,聰明的中國企業家憑什麼要把錢花在他們身上?這些人在中國說話辦事真的好使嗎?

答案是,好使。

姚明選秀,驚動老布什

向外國前領袖借東風的最大傳奇,莫過於當年的姚明選秀奇跡。

2002 年,姚明準備參選 NBA 選秀時,正在 NBA 打球的王治郅與中國籃協已關係崩塌,在此陰影下,姚明團隊與老東家中國籃協也陷入了扯皮般毫無進展的談判。

對姚明和火箭隊來說,要在選秀前拿到中國籃協的放行令,幾乎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王治郅與姚明是最早赴 NBA 打球的中國球員,卻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火箭隊總經理道森回憶,在去中國談判時,他意識到,身份等級在中國非常重要。

為此,他特意聯繫了火箭隊球迷、美國前總統老布什,拿到了老布什的推薦信。結尾處,老布什親筆寫道:「在此向您致敬,一個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1970 年代,老布什曾擔任美國駐北京聯絡處主任

火箭隊的法律顧問戈德堡還找到了正在合夥開律所的美國前國務卿詹姆斯·貝克,在擺滿了各國政要合影的辦公室中,貝克為戈德堡提供了一些私人建議。

在美國文化裡,退休的老布什只是個老年球迷,詹姆斯·貝克只是一位資深律所合夥人。

但對中國人來說,老布什與貝克都是曾經叱吒風雲,與中國領袖談笑風生的大人物。擁有「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級別的合影、推薦信等物件,可能在一些環節產生不可思議的推進作用。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姚明與老布什一家在布什總統圖書館聊天

不久,姚明就幸運的拿到了放行令。戈德堡事後回憶:「我與這些主管人的關係總是置於幕後,我某些時候會考慮利用一下,但我從不需要把這些全抖出來。」

不過,既然外國政界大佬的臉面如此好用,現任主管人的站台理應更直接、有效,為什麼沒有人直接把他們找來呢?

為什麼找前任,不找現任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曾被歐巴馬嘲笑的特朗普坐上了總統寶座,歐巴馬人走茶涼

這是因為,從成本收益上看,外國現任主管人還真未必有前任主管人好用。

外國的現任國家元首等高官,因為公職的紀律要求,不允許隨便與企業發生利益聯繫。

如果被發現發生實質性的利益交換,將是重大刑事案件。聯繫外國現任主管人更困難,成本高,風險也大。

比如,多家中國人開設的民間機構,如曹方的全球中小企業聯盟、嚴瑞雪的全球可持續發展基金會,都曾邀請在任的聯合國大會主席約翰·阿什參會演講,為中國中小企業家站台。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其中,「全球可持續發展基金會」與約翰·阿什的關係更具實質性,它借助阿什在中美洲國家安提瓜-巴布達的人脈,幫助中國商人購買外交護照、謀取商業好處。

「全球可持續發展基金會」聘請阿什為榮譽主席,每月支付他 2 萬美元薪水;中國商人通過基金會為阿什召開招待會,開價 10 萬美元;邀請阿什參加私人地產會議演講,開價 20 萬美元;累計支付阿什 80 萬美元。

由於約翰·阿什是在任的聯合國高官,這些利益交易都有行賄嫌疑。2016 年,「全球可持續發展基金會」CEO 嚴瑞雪被美國聯邦地方去法院判處 20 個月監禁,公布出來的罪名是「賄賂聯合國官員」。

同年,涉嫌多起受賄案的約翰·阿什在候審期健身時意外死亡。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嚴瑞雪與約翰·阿什

與外國現任高官做交易,是刀口舔血的危險買賣,隨時有刑事風險。相比之下,邀請已經退休的外國前國級、前高官來站台刷臉,不涉及濫用公職等問題,要安全得多。

當然,如果你囊中羞澀,出不起錢來與外國前主管人合影、開會,其他替代辦法也很多,勤勞勇敢的中國廣告商,連影片模板都為你準備好了。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

怎麼讓歐巴馬、柯林頓、小布希為中國微商站台?閱讀原文

  【賭博網站在中國】水軍、行銷置入的超級案例,轉折處拍案叫絕噴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