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方正在掃蕩一種叫做「顱內高潮」的網路內容,各大網站、直播平台遭約談。

本文來源:鏡像娛樂(微信id:jingxiangyule)

監管「風暴」繼續,現在連音樂、FM廣播等平台都涉黃了!

今日(6月8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約談網易雲音樂、百度網盤、B站、貓耳FM、蜻蜓FM等多家網站負責人,要求各平台大力清理涉色情低俗問題的ASMR內容,加強對相關內容的監管和審核。

所謂ASMR,本意為「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又稱「顱內高潮」,主要產品為聲音內容,用於放鬆、助眠,目前引入國內還不足5年。

▲YouTube搜尋「ASMR」顯示頁面

然而,在引入過程中,由於利益驅使,ASMR的本意被極端曲解,成了一種打著直播的擦邊球,利用各種性暗示的行為,包括以心跳,變裝,口腔音,舔耳朵等方式吸引觀眾,跟金主交換禮物(變現),並引導觀眾/聽眾購買衍生的情色影片等內容。

▲B站搜尋「ASMR」顯示頁面

也就是說,ASMR已經成了一個幌子,將原本不得見光的情色地下產業鏈打通了在「地上」的出口。

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指出:「經監管部門核實,多個網路平台上存在以ASMR形式傳播低俗甚至淫穢色情的問題。從目前掌握的情況看,部分平台審核鬆懈,使得相當數量的具有強烈性暗示的音影片、圖片打著ASMR幌子傳播低俗甚至淫穢色情內容。」

大陸法律法規對傳播淫穢色情聲訊的行為有明確規定,對於定性為淫穢的聲訊,依法可追究平台的行政責任;問題嚴重涉嫌刑事犯罪的,依法可追究其刑事責任。

貓耳仍存「涉黃」內容

直播平台才是「偽ASMR」重災區

6月7日,新京報對「ASMR直播涉黃」一事做了一次集中報導,隨後輿論發酵,全國「掃黃打非辦」介入,約談網易雲音樂、百度網盤、B站、貓耳FM、蜻蜓FM等多家網站負責人。

實際上,除了網易雲音樂、B站,貓耳FM等平台,包括虎牙、鬥魚等幾乎所有的直播平台都存在「偽ASMR」的涉黃直播內容。

截至下午6點,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發現,在貓耳FM中搜尋「ASMR」,仍有大量大尺度內容在線,其中播放量最多的已達到30萬次以上。

實際上,「掃黃打非辦」直接點名的幾個平台並非偽ASMR盛行的源頭,此類內容在直播平台的活躍程度更甚。

偽ASMR主播一般著裝裸露、性感,除了常見的ASMR助眠類的「雜音」,主播更常用的是以挑逗性的語言刺激聽眾感官。

其中,虎牙旗下主播「軒子巨2兔」有著「ASMR第一女神」之稱,但目前,虎牙平台搜尋「ASMR」詞條顯示:無法找到相關內容。

此前,鬥魚平台已就「ASMR涉黃」問題發布公告規定:「嚴禁低俗大尺度或色情擦邊嫌疑的行為」、「嚴禁主播進行帶有性暗示的撫摸、舔咬等動作」等。若主播違規,將根據情節嚴重程度扣除相應分值。

B站對於ASMR也有嚴格的內容規範,包括「禁止低俗、挑逗方式表演ASMR」、「禁止使用易引起低俗互動的道具表演ASMR」等,如觀眾發現主播利用ASMR直播表演低俗、擦邊內容,一經舉報核實將封禁直播房間60天,嚴重違規將永久封禁直播間。

但是,直播平台對主播「一言一行」的監控難度之大可以想見,即便加上用戶舉報,也很難從根本上杜絕此類問題。

一晚10萬,簽約300萬

「偽ASMR」背後的灰色產業鏈

ASMR傳入國內至今不足5年,很多人對這個概念尚且陌生。真正意義上的ASMR研究的是聲音,與主播的顏值、身材等沒有任何關係。ASMR主要是借助立體化的聲音來幫助人舒緩情緒、更快地進入睡眠,醫療方面甚至也在研究ASMR的價值。

然而,ASMR被引入國內後,開始了野蠻生長。隨著直播的崛起,國內ASMR的內容開始加速畸形化,並迅速形成一條寄生於直播、QQ群、百度網盤之間的灰色產業鏈。ASMR打起了直播的擦邊球,內容也越來越軟色情化。

正如上文所言,直播平台才是「偽ASMR」內容的重災區,同時也是此類內容變現速度最快的場所。

在一些直播過程中,主播利用挑逗性的聲音、動作將觀眾吸引過來之後,直播時幾乎一直掛著的QQ群、微信群號碼就會迅速起作用。

據新京報記者調查,一旦有觀眾加群,引導性的付費服務就會出現:「刷10個卡10個影片」、「1個飛機20個影片」、「1個火箭40個影片」。其中卡、飛機、火箭在直播平台對應的價格分別為60元、100元、500元。

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通過在QQ搜尋「ASMR」也能找到大量相關QQ群,其中不乏付費群,還有不少與直播平台相關聯。

進群後,群內文件有大量直播中的「偽ASMR」涉黃影片、音頻。有的群內資源需要另外付費,有的群則為免費分享(大多在進群時有過一次付費,金額不大,在20元以下)。

通過直播刷禮物,或者直接在QQ上完成付費後,「偽ASMR」影片、音頻的獲取方式多為百度網盤,此次「掃黃打非辦」約談名單中也包括百度網盤。

▲圖片來源:《新京報》

在這條灰色產業鏈的背後,隱藏著情色內容的巨大獲利空間。

以虎牙的主播「軒子巨2兔」為例。目前,軒子在虎牙平台的粉絲量為172萬。據了解,軒子之前曾熊貓和鬥魚兩家做過主播,後來被虎牙以300萬的簽約費挖過來,成為虎牙的一員。

除了不菲的簽約費,每晚的禮物打賞收入同樣可觀。從軒子的周貢榜貢獻來看,最近7天內,軒子收到的打賞前十位累計30118.1元。按照與平台5:5分的比例,月收入至少在6萬以上。

另外,軒子的付費「大秀」按每小時 50 元、平均每場觀看人數 500 人、每月 20 小時,同樣按5:5的分配比例計算,每月分成在25萬左右。再加上6萬的禮物分成,軒子每月收入至少在30萬以上。

與軒子直播內容類似,B站的主播CC醬每天直播三個小時,其中兩個小時直播ASMR。曾在一天晚上就收到將近10萬塊錢的禮物。

無論是1晚10萬,1月30萬,還是簽約300萬,在高額的利益面前,不斷有人突破道德和法律的底線,走上這條產業鏈。

實際上,國內也有一部分主播在堅持做真正的ASMR,但在國內「偽ASMR」如此猖獗的情況下,真正的ASMR的生存空間被一再打壓,而「偽ASMR」利用軟色情的天然優勢迅速搶占市場。野蠻生長下的「偽ASMR」不僅突破了道德,也觸及了法律,尤其對未成年人的負面影響更甚,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也強調:「ASMR內容存在的問題,將納入「淨網2018」專項行動進行嚴厲整治。同時,執法部門將大力查辦典型案件,追究違法違規者責任。各企業清理涉色情低俗ASMR情況要及時在平台公示,形成政府、企業聯手打擊不良內容的合力和聲勢。」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