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獲數億人民幣融資的「中國版Airbnb」【住百家】還是倒了,拖欠員工數十萬薪水。

本文來源:新旅界(微信id:LvJieMedia)

記者:王薪宇

2018年6月8日,住百家員工向新旅界(LvJieMedia)爆料,稱「住百家已經解散了,拖欠了員工五六十萬的離職補償」,「張亨德拉黑了討薪員工的微信,還退了公司微信群」。

在住百家的員工維權群中,有員工憤慨的表示要和張亨德「魚死網破」,「頭一次遇到這樣的老板,有錢養江湖術士,買好幾萬的泰山石,沒錢解決裁員的事」。

▼住百家員工群

新旅界(LvJieMedia)趕赴住百家的總部,北京時代凌宇大廈6層,發現住百家已經搬離這裡,一家新的公司正在緊張裝修,該公司人士稱「住百家已經搬走近一個月了」。

新旅界查看了住百家的官網,其還能正常下單,但業務僅限於海外民宿預訂,住百家此前開展的機票、接送機、租車、景點門票預訂等業務已經停止。

查閱住百家的微信公眾號,2018年1月前基本保持每日更新的頻率,而2018年1月以後僅更新過8篇推文,最近一次更新停留在3月19日,截止目前已經2個月多沒有更新內容了。

「目前,住百家僅剩一個客服和一個銷售在維持運營。還不清楚遊客的訂單還能不能入住,因為大多沒到入住時間,遊客也沒發現異常」,接近住百家的信源表示。

在住百家員工維權群裏,有員工也表示要發動住百家遊客一起維權。還有員工爆料,住百家拖欠物業房租130多萬元,以及海外民宿業主押金79萬元。

曾經是資本的寵兒

住百家曾是旅遊行業的創業明星,成立於2012年3月,主營海外民宿預訂,曾被譽為「中國的Airbnb」。住百家2017年半年報顯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住百家已覆蓋全球80余個國家、800余座城市的30萬余套房源。

住百家曾在資本市場上斬獲頗多,2013年5月獲得百萬元天使輪融資;2014年8月,獲得百萬美元A輪融資,投資方來自聯想之星;2015年8月,獲得中信金石、AB Capital等的近2億元融資;2016年4月,登陸新三板,成為「共享住宿第一股」;2016年8月,通過新三板定增募資3200萬元;2016年12月,又獲得海航集團1億元融資。

海航集團1億元的融資,使住百家估值達到16億元,成為海外民宿預訂領域的小巨頭,這也是住百家的巔峰時刻。但獲得1億元的住百家僅僅支撐了一年半。

事實上,住百家的隕落並非沒有征兆。2017年4月,住百家1億元融資剛剛到賬之際,新旅界曾發文揭示住百家所面臨的風險,負債畸高,凈資產僅剩100多萬。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住百家營收分別為4569萬元、9397萬元和6240萬元,虧損分別為8958萬元、8660萬元和5679萬元,虧損額度十分驚人,且這種趨勢一直持續。

2017年5月起,住百家爆發高管離職潮,住百家聯合創始人阮智敏、梁慧敏,首席財務官兼董秘鄭鐵球,副總裁兼CTO郭曉,監事吳貴桂等相繼離職。阮智敏此前負責住百家開拓房源的重任,離職後創立另一家民宿預訂平台「易民宿」;梁慧敏曾任寶潔中國高管,擁有豐富的管理經驗;鄭鐵球主抓住百家融資及上市工作。這批核心成員的離職,明白無誤的顯示了住百家內部存在著巨大問題。

2018年4月26日,新旅界再次提示住百家的風險,其2017年年報無法按時披露,經營嚴重失血未見好轉,1年多沒有新融資進賬,是「最搖搖欲墜」的旅遊上市企業。

明星企業住百家為何會走到這一步?

某接近住百家的信源將敗落的原因歸結於住百家董事長張亨德,「最大的問題是張亨德,他沒有管理能力,而且疑心很重,請來很多有能力的人物,但是不放心人家,疑神疑鬼,最後都留不住,也引起不少高層內鬥」。

有住百家前員工向新旅界側面證實這一點,「張亨德很迷信,經常請一些道士決定公司的重大問題,公司有一次重要的高管調整就是按照道士的意見來的。他花了好幾萬買泰山石,公司內部的各種擺設也都是按照風水先生的指示」。

「今年,他基本上沒來過公司,天天到處遊玩,和和尚、道士在一起,五一節期間一直待在普陀山。後來還搞了一個區塊鏈項目,已經不管住百家了」,該前員工說。這也是住百家被解職員工們的不滿之一,「有時間遊學、拜佛,沒時間解決員工問題」。

從公開資料來看,張亨德一直是頗為高調的創業者,曾榮獲福布斯頒發的「2015年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榮譽;2015年底被創業黑馬評選為「年度風雲黑馬」;2015年12月,出席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並榮獲「中國創客」。張亨德也是芭莎男士商業版、商界時尚、風度、創業家等多家主流雜誌封面人物,多次出沒各種講座、論壇、分享會、線上直播等活動。

「剛開始住百家起步階段,有一批人才,創始團隊也很團結,業務做得很快。後來發展順了、融資多了,張亨德就膨脹了,自身的問題暴露的越來越明顯,2016年的時候,高管就經常爆發衝突,另兩個創始合伙人負氣出走」,接近住百家的信源向新旅界表示,「其實,住百家的業務方向沒問題,好好做下去,很有希望做大。」

也有接近住百家的人士認為,住百家的業務沒有希望。「住百家的投資人們剛開始發現住百家的問題時,也試圖挽救,要求監督和介入經營,但後來發現要救住百家,需要投入更多的錢,而且投了也不一定能救活,後來就這麽算了」,他說。

住百家的上一輪投資人海航集團,似乎正在成為收拾爛攤子的角色。

根據天眼查顯示的住百家企業招聘信息,住百家自2017年8月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沒有新的招聘需求。而其在boss直聘上,最新招聘的兩個崗位是「海外置業銷售顧問」和「理財顧問」,這和住百家的主業海外民宿預訂基本沒有關係,招聘信息中,公司地址已經轉到海南航空大廈。

其實,住百家的成長背景是2012至2016年,這是互聯網創業投資泡沫最鼎盛的時期,資本的狂熱催生了泥沙俱下的創業團隊和項目。如今大潮退去,裸泳者失去生存空間,這或許是住百家今日之禍的根源。

閱讀原文

>全球最大的「民宿」短租巨頭Airbnb,為什麼在中國水土不服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