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央廣網》批評中興自己違約、「巨嬰」;《環球時報》總編對這個說法很不爽。

作為官媒,《央廣網》發表於2018年6月7日的這篇社評,罕見直白地指出兩點:

1.中興能活,是中國政府投入大量資源救的。

2.中興自己違背契約、輕視法規。

如此評論,別說官媒了,主流陸媒都不太會這樣寫。

事發以來堅持「都是老美的陰謀」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對此文大為不滿,在其個人微博公開評為「二」,本文文末附上老胡的反駁。

以下內容來源: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國際在線 《國際銳評》

作者:評論員 盛玉紅

在經歷近兩個月的交涉博弈後,中興事件終於有了最新的結果。

路透社5日援引知情人士報導,中國中興通訊公司已與美國簽署一項原則性協議,將取消美國商務部針對該公司向美國供應商采購零部件的禁令,從而使得該公司恢復業務運營。

作為條件,協議裏也列出了對中興的處罰措施。

如果路透社報導屬實,中興事件在經過中國政府多輪交涉後,終於接近最後的解決階段。

這個結果來之不易,值得各方深思和珍惜。其中,當事方中興公司總算逃過一劫,挽回了生機。

當然,從與美方簽署的協議內容來看,巨額罰款,董事會和管理層調整、接受美方的隨時監管……中興所付出的代價可謂相當沉重慘痛。

但是,客觀來講,這是一家跨國企業因為違背契約精神而必須買的單,因為對法律法規的輕視而必須承受的後果,值得中國企業乃至所有跨國企業引以為戒。

回過頭來看,從4月美方宣布將對中興執行為期7年的出口禁令,到5月中美北京磋商和華盛頓磋商,再到6月中美北京磋商,中興事件隨之跌宕起伏,背後的博弈交涉更是艱辛復雜、驚心動魄。

此次簽署原則性協議,對中美雙方來說都不容易。而這一事件所傳遞的諸多信息,更是發人深省,給人啟示:

首先,中興事件只是一起企業違規的個案,但中國政府出於以民為本的考慮,投入大量資源與美方嚴正交涉,終於換回了中興一條活路。

中興犯錯源於2010年,因為受到商業利益驅使,不惜涉險破壞與美方合作的基本規則,違反美國的法規,受到了商業交易規則與法律法規的懲罰。

這一點,在4月16日美方對中興發出禁令的當天,中國商務部就有表態:「中方一貫要求中國企業在海外經營過程中,遵守東道國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規開展經營。」

不過,中興企業作為中國最大的通信設備上市公司,其生死存亡,關乎該企業8萬職工、2萬家庭的生計,也關乎產業鏈上下遊上千家企業、數十萬職工的前途命運,可以說關係重大。

中國政府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為了人民,一家公司決策的錯誤不能累及廣大無辜的員工和家庭,正是基於這點,中國政府投入了大量資源,從北京到華盛頓再到北京,與美方進行了多輪嚴正交涉,終於把中興給救了回來。

這也說明:自信強大的政府,是人民最堅實的後盾。

其次,信息技術是全球開放程度最高的產業,產業鏈全球公布。

中興與不少美國企業有密切合作,救中興,其實也維護了美國企業的利益。這是特朗普政府決定放過中興的重要考慮。

目前,全世界各國都在發展信息技術,美國在某些領域雖然領先世界,但也不可能獨立完成。

據統計,全美有將近13萬個高科技就業崗位,與中興與美企合作有關。

如果美國政府對中興的出口管制措施生效,像高通、英特爾等這些中興在美供應商必然會蒙受損失。

事實上,在中興通訊恢復營運後,在美主要供應商都歡天喜地,股票6日不同程度上漲,這是市場用數據表態:放生中興,有利於中美企業的合作,也有利於全球信息技術產業鏈的完善和技術的發展,是一個符合各方利益的選擇。

第三,國際型企業就要有國際範兒,不要當「巨嬰」,不要用商業利益來裹挾政府。

上面提到中國政府為了民眾考慮,力挽狂瀾,幫中興從生死線上救了回來,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企業以後出了事都找政府來扛。

國際市場做生意,講究的是契約精神與規則法律,而不是政府的行政介入。

中國企業這幾年走出國門的越來越多,但出門在外,關鍵要靠自己把國際規則法律吃透弄明白,給自己撐起一把堅實的保護傘。國際企業就要有國際範兒,走出去就不能當「巨嬰」,祖國再強大,自己的事兒還要自己做、自己扛。

第四,中興事件不代表中國企業的整體面貌,但對中國企業是個鏡鑒。中國企業必須進一步警醒到創新的必要性與緊迫性,必須盡快把核心技術這個命門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走出了一條具有本國特色的自主創新道路。

在5月28日的兩院院士大會上,習近平主席肯定了這條路的重要性,同時指出「形勢逼人,挑戰逼人,使命逼人」,指出中國「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局面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一定要大力發展科學技術,努力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

中興事件的發生,相信每個中國企業和每個中國人對此都有了更深刻的認識體會。

「自強為天下健」。這條立足自力更生、同時積極利用國際創新資源的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中國人一定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集中力量辦大事,盡快突破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困境。

整體上看,如果說中興事件危中有機的話,這一點,或許是中國從中得到的最大啟示與最大轉機!

閱讀原文

以下內容為胡錫進對此文的反駁:

(老胡的反駁原文已被他自己刪除,轉載此事的媒體也已撤除新聞頁面。)

央廣網出了一篇評論,將中興通訊類比為「巨嬰」,稱「巨嬰們」不要用商業利益來裹挾政府。文章還說,美國商務部對中興的那些處罰是中興「因為違背契約精神而必須買的單,因為對法律法規的輕視而必須承受的後果」。我覺得這是我近年來讀過的最二的官媒評論。

誰都知道中興是特朗普對華打貿易戰而扣下的「人質」,美商務部最終處罰中興的理由僅僅是對35名普通員工是否扣罰了獎金存在爭議。

美方以此為藉口對中興實施絕罰,意在震懾整個中國社會,顯示如果美國斷供晶片等核心技術產品,整個中國的高科技產業將會發生什麼。

中興不幸成為美國殺一儆百的目標,這麽簡單的道理,搞國際新聞的應該看懂吧。

中興是因為違背契約精神而受絕罰的「巨嬰」,連歐洲、日韓有頭腦的媒體人都不會這樣看,我們的媒體這樣說,是想討好互聯網上的公知嗎?還是要顯示你們有在中美貿易戰中「認理不認親」的「客觀理性中立」?

中興既然被抓了「人質」,當然有它的問題,因為為什麼抓得不是別人呢?而且中興的業務開展得沒有華為好,它以往的輿論形象大概是它這次遭遇危機時雪上加霜的原因之一。

但是中美貿易戰形勢緊迫,中興率先被擊倒,我方陣地發出一片「活該」聲,這比中興被擊倒本身還讓對方看不起。

國家的責任之一就是保護往外走的企業,再強大的跨國公司,面對政府的挑戰時也是「巨嬰」。讓在外的公民「安全自負」,再讓往外闖的企業「安全自負」,那還要我們的政府幹什麼?中國的安全與強大不是抽象的,它要包括外國政府和勢力欺負我們的公民和企業時更加投鼠忌器。

你們去看看全世界有多少企業在向伊朗賣東西,光是德國有多少公司在那樣做。

中興被抓了典型,這是它的宿命。他們及時汲取教訓,與過去的業務切割,開除4名高管,交了大量罰款,還要怎麽樣?接下來的事情與法律已經無關,只剩下美國的強權和中方的忍辱負重。

中興業務不及華為,但它的開拓精神比很多窩裏橫的資源型國企不知要強多少倍。一些公知和不明就裏的鍵盤俠罵中興也就罷了,官媒也用手帕捂著鼻子斥責在外闖蕩並且受傷流血的中興,就屬於有些「裝孫子」了。

要知道,你們的經費中說不定有幾塊錢是從中興繳稅的血汗錢中撥過來的呢。

-END-

>美國與中興達成協議:罰款10億美金,押金4億美金,30天內更換董事會。

>中國國務院國資委研究報告,針對「中興」被美國制裁,責其應對、提出反思。

>中國高科技龍頭「中興通訊」遭美國封殺,大陸網民梳理真相,網上瘋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