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本文來源:荒野氣象台(微信id:Wildamaze)

作者:Andy、潘尼克

親愛的讀者:今天(2018年6月5日)是第44個世界環境日,主題正是「塑戰速決」。

趁著這個日子,我們找來了一個塑料袋,跟他聊了聊他的旅行,以及他為什麼會旅行,在旅行中又遭遇了什麼。

和想像的不同,他的旅程比我們大部分人的都要遙遠和漫長。

但這並不是我們願意看到的。

-台長-

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我是一個塑料袋。

要我說的話,我覺得自己是這個星球上最不顯眼的存在,每天都會有數十億個跟我一樣的塑料袋誕生,我們遍布在世界各地,即便是最偏遠的角落都能發現我們的踪影,卻又從來沒有被正視過一眼。

是的,沒有人會在意一個塑料袋,就連我們自己都不在意。

關於自己如何來到這個世界上,我的記憶已經一片模糊。

我只記得自己原本是一抷從石油和橡膠提取合成而來的顆粒,然後被人類丟到一個高溫的熔爐裡。很快,我就失去了知覺。

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等我再次醒來,我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一個顏色雪白、體型纖細的塑料袋,和其他長相完全相同的塑料袋一起被掛在北京東三環一家連鎖雞排店的牆上。

看著排在我前面的兄弟一個個被迅速地摘下,我知道自己也不會在這個地方待太久。

果然沒過一會兒,雞排店的店員將我從牆上摘下,手腳麻利地往我肚子裡塞了兩塊撒了辣椒粉的大雞排,然後就把我遞給了窗口前等候的一位快遞員。

騎著不知道已經積攢了多少里程的小電摩,快遞員把我送到了3公里外的一棟寫字樓的樓下。

當顧客把我從快遞員手中接過來的時候,我還以為自己會跟著他上樓,在北京炎熱的天氣裡享受一會兒室內的空調涼風。

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沒想到飢腸轆轆的他,直接從我肚子裡把雞排拿了出來,甩手就把我丟到了路邊的花圃裡。

我躺在地上動彈不得,只好百無聊賴地環顧四周。眼前這棟寫字樓看上去有些熟悉,彷彿上一輩子曾經遇見過。

這也不奇怪,本來身為一隻塑料袋看世界就像盲人摸象,再說現在的寫字樓,就連人類自己也看不出太大的差別。

我還依稀記得自己上輩子是一隻裝著烏龍茶的塑料瓶,所背負的使命和這次也有所不同。

把我從附近便利店的冰櫃裡接走的是一位剛到中國的日本人,我從他盯著我時發出那句“え!”中,讀出了“他鄉遇故知”的驚喜,心裡莫名生出了一種滿足感。

他喝完之後,剛準備扔進垃圾桶,就有拾荒者從他手中接住了我,最後以一角錢的價格把我轉賣給了回收廠。

我一直期盼有一天我能夠被回收製造成高科技的芯片,享受一次轟轟烈烈的人生,但現在我再一次被製成普通的塑料袋。

其實對於這樣規律的生活,我也並不反對,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幫助了一些人,沒有危害社會,也算是一種精彩。

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但是,當我看到一隻沒拴繩的黑色小法鬥就在不遠處時,我就知道這一次我的運氣不會像上次那樣順利了。

一陣風乍起,雞排留在袋中的氣味也被吹散開來,這極大地吸引著小狗的注意力。

我開始在不斷加速的風裡往前奔跑,一邊暗中祈禱能走得越遠越好,不要被它撕咬成碎片,一邊擔心著自己的命運,而我能做的只有眼睜睜地看它向我逼近。

值得慶幸的是,這隻小狗沒有把我當成食物,而是當成了玩伴,它在我身邊跑跑跳跳,像在與一隻氣球嬉戲。

在不斷的打鬧中,不知不覺我已經纏繞住了它的身體和腦袋,這讓這只法鬥一度接近窒息。好在它的主人迅速趕來,將我從它的身上摘下,放進了垃圾桶裡。

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接下來的一切我都無比熟悉,凌晨3點垃圾車準時來到這裡,把我帶到北京周邊的某個垃圾回收站,我將再一次獲得新生。

但是這次垃圾車似乎沒有沿著預定路線前進,它將我帶到了河北某個沿海填埋場,我與成山的垃圾堆放在一起。

此時我明白,我已經沒有回收的價值了。

我將在地底沉睡450年以上,與泥土和蚯蚓作伴。450年對我來說並不算長,但我也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更讓我意想不到的是,一陣風忽起,將沒有掩蓋的垃圾山吹得四散紛飛,而我則隨著強勁的上升氣流飛往高空。

我向下俯視,看到在這個填埋場周圍,還有星羅棋布的數百個填埋場,這樣一看,北京不就是一個被我們所包圍的孤島麼?

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為什麼會這樣?”

在空中飛行的幾天裡,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本來從此我可以做一個造福更多人的塑料,但如今我的命運又開始產生了變數。

終於有一天,沿海地區的季風似乎有所收斂,我落到了河北地區的某條河流內。這裡雖然仍然散發著腥臭味,但比起填埋場的環境已經要優渥許多。

一旦入水被打濕後,身體就變得沉重起來,我裹挾著河中的泥沙一路向東。路途中,我看到了許多我的同胞,他們有的就掛在河邊的樹枝上,身上滿是塵土,似乎已經在那裡沉睡了幾十年,有的則被河底的岩石壓住,動彈不得。

我在水中努力舒展、扭曲著身體,躲避可能遇到的障礙物,我不想同那些塑料袋一樣,在孤獨中沉默數百年。

終於,河道漸寬,前方傳來轟隆隆的巨響,我知道這裡是河流入海的地方。

從出生起,我便一直在各種人的手中輾轉,現在雖然沒能被回收,卻也難得見到了波瀾壯闊的海洋,我想這也是一種不錯的歸宿。

正這麼想著,一隻血盆大口在我眼前張開,一瞬間我能看到的只有黑暗。

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這當然是一條魚。我想不通它為什麼會對我有所企圖,但可以確定的是,它命不久矣。它胃裡有腐蝕性的液體,但這對我來說並不算什麼;它的腸道會撕扯我的身體,但我的柔韌性和延展性讓我仍能保全自己。

此時的我雖然在它肚子裡,但最後送命的卻是這條魚,想想也有些可笑。

不見天日的日子不知過去了多久,魚的身體開始慢慢腐爛,我得以逃脫出這個牢籠。

此時的海水十分溫暖,我想我正在沿著北太平洋暖流向東,然後途徑加州的海岸,進入赤道逆流,最終來到夏威夷附近。

這裡是洋流交彙的中心,無數跟我一樣流落到海洋裡的塑料,都不約而同地在此處匯集。

又經過不知多久的漂泊,我己經變得面目全非。

我與不知多少魚兒進行過無數次生死搏鬥,最初對於殺戮生命的罪惡感已經轉變為麻木感。

我的身體被無數次撕扯,變成了許多碎片,它們有的仍然殘留在魚蝦的體內,有的則被沖上了加州的海岸上,而我則繼續隨波逐流,離位於太平洋另一岸的垃圾回收站越來越遠。

恍惚間,我的的確確看到了不遠處,我的無數同胞聚集在一起,正在有說有笑地交談。我想,這裡也許也是我最終的歸宿,在遠離人間的海洋中心,與一群朋友一起度過數百年漸漸湮滅。

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但故事永遠不會這麼結束,Happy Ending 並不適合我這樣已經背負了慎重罪孽的塑料袋。

當垃圾島近在咫尺的時候,一隻遷徙的海鳥將我當成食物銜起,當它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在風的衝擊下裹住了它的頭部。

這隻鳥的頑強是值得讚美的,時值夏天,它一路穿越太平洋,飛到了亞洲的東海岸。也許是在某個近海海島上,它實在無法繼續呼吸,在疲倦中落在海裡。

幾天後,它便被許多魚類爭相食之,而我也再一次“葬身魚腹”。

這一次似乎沒過去多久,我感到吃掉我的這一條魚身體在急劇扭動,它似乎被什麼東西纏住了。

思考了一陣後我恍然大悟,這裡正是浙江舟山。

在最後的幾秒鐘裡,我隱約聽到人類的對話:“ 這批帶魚明天送到北京吧。”

-END-

世界環境日主題「塑戰速決」,我們去採訪了一個塑料袋。

閱讀原文

蓬勃發展的中國外賣,正在毀掉我們的下一代?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