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微信id:nbdnews)

就在不論老少都在過兒童節的6月1日,20歲的騰訊與「10後」今日頭條系矛盾進一步升級。

6月1日,騰訊在其官方微信號發表文章稱,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今日頭條母公司)、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抖音短影片所屬公司)近期對騰訊公司聲譽造成嚴重影響,即日起將兩家公司起訴,索賠人民幣1元,並要求其公開道歉。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騰訊方面表示,2018年5月以來,今日頭條、抖音通過其自有新聞媒體平台等管道大量發布、傳播貶損詆毀騰訊公司的言論、文章或影片。

5月30日,今日頭條通過故意修改標題、篡改文章來源的方式,在其自己控制經營的數億級新聞媒體平台上大範圍主動推送文章《要多少文件騰訊才肯收手》,嚴重侵害了騰訊公司聲譽。

文章還指出,今日頭條的行為不僅對騰訊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及侵權,也嚴重破壞了商業合作的信任基礎,騰訊將暫停與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的相關合作。

騰訊與今日頭條系的哪些合作會被暫停呢?據全天候科技,騰訊方面表示,「包括商業採購、投放資源以及其他商業服務性質的合作等。」另據騰訊內部人士向新浪科技表示:「(騰訊向今日頭條)至少廣告現在是不會再投了。」

1日晚間,抖音對騰訊暫停相關合作作出回應,稱:「‘相關合作’是什麼?解釋權屬於騰訊,但看起來,分享是不可能繼續分享的了。這可能是二十歲的騰訊,送給不到兩歲抖音的兒童節禮物吧。」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於騰訊的起訴,今日頭條高級公關總監楊繼斌則回應稱,在「技術BUG、影片許可證、影片整頓」等理由之後,「終於有了最雄辯的封殺理由」。

差不多同時,騰訊公關總監張軍、阿里巴巴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也都對騰訊起訴頭條一事發表了評論。

騰訊張軍在其微博表示:「最近一系列的詆毀,攻擊,對騰訊來說,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困擾。我們無意於任何口水之爭,但再佛系,也有忍耐的限度,法律,是我們最好的解決途徑。希望一切競爭,回歸良性!這次訴訟,我們要求的就是要道歉!」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里王帥則發微博稱,「(騰訊)這場起訴就是要讓人閉嘴。依據法則就是微信法則。我挺今日頭條。」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另據新浪科技,6月1日晚間,針對騰訊起訴今日頭條系一事,今日頭條官方回應稱: 「我們已經對騰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提出訴訟」。

騰訊張軍:勸友商別那麼迫不及待

張一鳴:靜待更多風暴

騰訊與今日頭條最新這波互懟,要從前幾天說起。

5月30日,新華網發文《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網遊對少年兒童的戕害?》,文章指出,極易沉溺其中的網遊,嚴重戕害少年兒童的身心健康,也釀成了無數家庭悲劇。加強網路遊戲的監管力度,給少年兒童帶來一個純淨的網路文化空間勢在必行。

對此,各部委文件一道又一道,媒體的批評一篇又一篇。但是,騰訊等大遊戲廠商(平台)對此似乎無動於衷,幾乎沒有任何改正動作。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於新華網的報導,今日頭條以《新華社:要多少文件騰訊才肯收手》為題進行了全網推送。

今日頭條的做法引來騰訊不滿,騰訊公關總監張軍微博隨後表示,「新華社專門報導了騰訊在貴州的數據中心。請注意,這個是有電頭的,貨真價實。某些沒有常識的人,可以看一看。另外,奉勸友商,別那麼迫不及待嘛,改標題,改來源,全網推送,你還有什麼做不到?」

在配圖中,張軍附上了一張今日頭條關於這一新聞的推送截圖,很明白地在說「友商」就是今日頭條。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5月31日,今日頭條發文解釋此事稱:

下午新華網發布稿件《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網遊對少年兒童的戕害》後,百度新聞彈窗,標題為《新華社:要多少文件騰訊才肯收手》,今日頭條跟推百度新聞一樣的彈窗內容。

百度新聞彈窗修改了標題,把發布者從‘新華網’改為‘新華社’欠妥,從內容上看,並沒有改變原意,也符合新聞報導的方式。我們值班人員跟推。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今日頭條稱,建議騰訊認真看一下新華網的文章,「騰訊旗下遊戲是不是對少年兒童產生巨大的不良影響,而不是依靠自己強大的社會影響力,對各方施加影響和進行無端指責。」

6月1日,字節跳動創始人兼CEO張一鳴在評論了頭條推送新華網文章一事的一則微頭條下,評論稱「昨天一天種種奇怪,甚至半點荒誕。事情經過如下,靜候更多風暴。」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雙方近期摩擦頻繁

今年3月以來,今日頭條與騰訊的糾紛不斷上演。

3月25日,很多網友反映自己分享到微信朋友圈的抖音鏈接被屏蔽。騰訊隨後回應稱,朋友圈一直有防刷屏機制,過了閾值就自動不可見,過凌晨12點自動恢復正常,屏蔽之說不存在。

一個多月後,張一鳴親自為抖音鳴不平,與騰訊董事局主席馬化騰在微信朋友圈「互撕」。5月6日,張一鳴轉PO了《誰說騰訊沒有夢想》的文章,先是力挺騰訊和馬化騰,但也在文章下面留言稱:「如果(騰訊)不隨便打壓封殺應用和信息流動,就是更值得尊敬的公司了。」馬化騰回復張一鳴「過敏了」、「平台一視同仁」。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5月8日,兩人在朋友圈再度進行了一場「口水戰」。張一鳴當日發布朋友圈,慶祝抖音Tik tok在第一季度的蘋果商店下載榜中排名全球第一,並評論稱:「微信的借口封殺,微視的抄襲搬運擋不住抖音的步伐。」

隨後,馬化騰直接在張一鳴這條朋友圈底下回應:「可以理解為誹謗。」

張一鳴回復馬化騰:前者不合適討論了,後者一直在公證,我沒想有口水戰,剛剛沒忍住發了個牢騷,被我們PR批評了。材料我單獨發給你。

馬化騰接著回復張一鳴:要公證你們的太多了。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後,雙方矛盾進一步升級。5月17日,抖音以名譽權侵權糾紛為由起訴騰訊。

抖音認為在騰訊公司經營的「微信」客戶端上,微信公眾號「快微課」發布文章虛構其影片來源,要求要求騰訊立即停止侵權,提供微信公眾號「快微課」的註冊信息及身份信息,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費用共計100萬元。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據《國際金融報》報導,產業時評人張書樂在接受採訪時指出,(今日頭條系對於騰訊此舉)可能會用以及之道還施彼身。但總體來說,就是個口水戰,不傷筋動骨,對商譽的影響也是聊勝於無。

「沒有誰能徹底封殺誰,傳播的方式無限,最終只會流於形式,最後如何,依然如故。」

換句話說,兩者的真正交鋒,可能還是在內容端,即短影片本身,誰能提供獨家內容,誰才會更加占據流量。

幾天前,沉寂三年的安卓版騰訊微博突然更新版本,甚至被部分業內人士看作「通過微視來串活過去沉寂的騰訊微博等內容矩陣」。

【頭騰大戰】今日頭條、騰訊互告,到底是怎麼回事?

閱讀原文

【中國互聯網巨頭火拼,老闆隔空鬥嘴】騰訊提告索賠一元,「抖音」發表公開信繼續調笑。

【巨頭繼續打架】你索賠一元我索賠9000萬元,今日頭條反告騰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