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上圖為美國《時代週刊》2018年6月號的封面:無人機時代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千架無人機亮相西安城牆 by視覺中國

編隊表演似乎成了一些無人機企業消耗庫存,尋找新的盈利點的利器。

本文來源:尋找中國創客(微信id:xjbmaker)

記者:唐亞華

編輯:趙力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2018年5月1日,1374架無人機在西安城牆南門編隊飛行表演。

擺出西安城牆、絲綢之路、四十周年等圖案,創下「數量最多無人機表演 金氏世界紀錄」。

不過,一些網友從現場拍到的影片顯示,當天演出現場出現意外,圖案的左半部分變成了「亂碼」。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演出現場圖案的左半部分變成了「亂碼”圖 視覺中國

以下是新京報放出的現場影片:

一份來自採購招標網的《關於春舞大西安城牆千架無人機光影盛典活動無人機表演項目成交公告》顯示,此次成交供應商為廣東億航白鷺傳媒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億航白鷺),表演項目的成交金額為人民幣1050萬元。

上千萬的「出場費」,也讓不少網友咂舌。

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無人機編隊表演與高額演出費用背後,是消費級無人機的轉型探索。

在大疆一家獨大的無人機領域,受場景適應能力、售後保障、續航時間等的掣肘,無人機發展一直受限。

各家公司紛紛在消防、監控、植保、電力等工業領域探索,但盈利一直是難題。

這次出現失誤的表演和高額的「出場費」,把無人機編隊表演從幕後推到了台前,這並非第一次文藝演出中的無人機表演,但一定是它最出名的一次。

不少人驚嘆演出費用之高,編隊表演也似乎成了一些無人機企業消耗庫存,尋找新的盈利點的利器。

表演報價一台無人機一萬

1050萬的費用是一次演出,還是常態化的多場演出?

西安城牆管理委員工作人員向媒體證實,這一款項包括5月1日當天的演出費用,以及4月29日的彩排和申請金氏紀錄等的費用。

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致電億航白鷺客服得知,無人機編隊表演報價為一台無人機一萬元,超過200台可打八折。

但具體需要的台數根據表演的元素,以及甲方的預算來設定。

具體流程包括,甲方提供表演的內容,億航白鷺出設計方案,數字、字母、簡單圖案基本能做到,太複雜的圖案則不太好呈現,後續還要看場地,並需甲方報批空域申請。

提供無人機編隊飛行表演的團隊不止億航白鷺一家,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在另一家演出提供商,也是某無人機生產商處了解到,500架無人機編隊的價格,隨著造型和圖案難度的不同,報價大概在200萬到300萬之間。

有業內人士稱,編隊越龐大,演出的難度和成本也會不斷增大。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彩排時的完美演出

上千架無人機在空中編隊表演

技術難度有多大呢?

無人機技術領域專業人士劉飛(化名)介紹,編隊表演是在無人機控制技術日趨成熟的情況下發展出來的一個新的應用方向,需要涉及飛控系統、飛行平台硬體、地面站三個部分的技術支撐。

「要做到編隊飛行還需要射頻通信技術使每個獨立飛行的無人機做到相互配合的飛行動作,這次不理想的效果有可能就是由於這個環節出現了問題,成因可能有現場電磁閥環境的因素,也不排除有流程操作因素。」劉飛分析道。

一位不願具名的無人機公司創始人分析,無人機編隊需要解決授時和同步、導航和定位、數據、通訊和抗干擾、路徑協調等多個難題。

多架無人機協同運動,需要精確的定位也需要精確同步的時間,編隊還需要規劃合理的路線同時要應對相互間的干擾。

如果是做特技飛行表演,對控制要求很高,如果只是靜態或準靜態的LED燈光秀控制難度相對較低。

在星瀚資本經營總監看來,無人機編隊表演為主要技術難點在於,多機的引導和協同,隊形設計、氣動耦合、隊形的動態調整、航跡規劃、信息互換,以及編隊飛行控制策略等問題都非常關鍵,成本會伴隨機體數量增加而大幅提高。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千架無人機亮相西安城牆 圖 視覺中國

收入超出預期的編隊表演

「去年做了幾十場,今年收入會過億」

承接此次西安無人機表演的億航白鷺的官網介紹,公司專注於一鍵式操作多台無人飛機編隊在指定空域呈現及變換信息,以空中媒體的形式,將科技與媒體、廣告融合,利用無人機、VR、AR、裸眼3D、雷射投影和全息技術等科技元素,對傳統媒體進行創新和補充。

有報導稱,去年以來,億航白鷺的母公司億航智能花了很長時間做各種業務的轉變,從to C轉到包括編隊表演、行業應用以及跟政府的合作等業務。

億航智能創始人兼CEO胡華智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今年第一季度,億航已經接到大量訂單,包括來自184(其研發的載人機)的、政府合作的、還有行業應用以及大量編隊表演的訂單。

2017年以來,億航白鷺已經承接了多場大型活動的無人機編隊表演,包括電影首映禮、香港回歸20周年、燈光節等活動,上述業內人士劉飛也表示,億航在編隊表演領域有一定的地位,之前並未出過問題。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千架無人機亮相西安城牆 圖 視覺中國

顯然,編隊飛行表演已經是億航智能的招牌之一。

其CEO胡華智在4月接受採訪時表示,飛行編隊的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公司的預期,本來只是打算拿無人機表演給大家一點空中造景的喜氣感覺,同時做一些資金上的回收,沒想到甚至扭轉了億航消費級無人機不盈利的頹勢。

「我們去年做了幾十場,今年表演的收入甚至會過億,這是我們當初沒有預料到的。」

此前就有報導稱,今年五一開始,無人機編隊就將在西安做到常態化表演。

而對於無人機編隊表演這一業務的拓展,易瓦特無人機創始人趙國成覺得,這是順應無人機行業發展趨的「明智選擇」。

因為在他看來,這條路上需要新的點來刺激市場,無人機原來大家知道的只有航拍,現在大部分人知道還可以做編隊,這樣的轉型或者說新盈利點對行業發展也是一種貢獻。

消費級無人機「去庫存」

億航白鷺所屬母公司億航智能的宣傳文案介紹,其由來自中國和美國矽谷的飛行器愛好者創立的智能無人機公司,成立於2014年4月。

創立之初,億航智能推出了智能無人機GHOSTDRONE 2.0,特點在於可直接用手機APP操控。但由於國內對於消費級無人機的管控和限制,加上強大的競爭對手,上述消費級航拍無人機並沒有占到多大的市場份額。

此後,億航智能以低空中短途自動駕駛載人飛行器「億航184」引起了國內外的關注。

不過,這款產品經營的可行性、安全性以法律等問題上讓億航184飽受質疑。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億航184

快速發展的同時,關於億航的負面消息時常見諸媒體。

2016年末,億航智能被曝大規模裁員,2017年10月左右,一張億航被追債的照片現身網路:其辦公樓前的橫幅上寫著「廣州億航欠貸款19個月未還。」

2018年3月,據雷鋒網報導,億航美國分公司已於當地時間2017年12月29日在加州申請破產,原因包括為「消費類無人機由於產品質量的問題,基本上銷售不出去;公司欠了美國房東(辦公室)一百五十萬美金,被告了。」

對此億航方面發布了名為《關於「雷鋒網」針對億航不實報導的鄭重聲明》的聲明,表示由於其正常公司的業務需要調整架構,「將面向美國市場銷售和服務等職能收回國內總部統一管理」,於是億航決定關閉美國分公司。

第一財經在4月18日的一篇報導中稱,胡華智坦承,在目前競爭環境下,消費級無人機確實難有較好盈利。他告訴記者,「我們之前有幾千台的庫存,但是我們把這部分庫存利用起來,來從事編隊業務,產生了很可觀的收益。」

在4月末接受另一家網站的採訪時他表示,某種程度上,編隊飛行扭轉了億航消費級無人機不盈利的頹勢。

「我們原來大概有幾千台的庫存,這些庫存占用了我們很大的資金,2015、2016年,我們相當於把很多的錢變成了貨,在財務認定上是虧損的,編隊表演是我們去庫存很好的辦法。」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我們已經做到了收支平衡」,胡華智在上述第一財經的報導中稱,億航已經完成了C輪融資,但未公布融資細節。

此前,億航在2014年12月完成了由GGV紀源資本領投的1000萬美元A輪融資,在2015年8月完成了由金浦投資領投的4200萬美元B輪融資。此後便一直沒有新的融資消息放出。

經歷了一場寒冬,這家「有故事」的無人機廠商,是否可以依靠飛行編隊表演和其宣稱的無人機物流華麗轉身尚未可知,不過能夠預見的是,在今後的各類慶典中無人機編隊表演會越來越多。

相比於其他類型的表演,其自帶高科技基因,但卻受場地、天氣、空域申請等等因素的影響。

在星瀚資本經營總監張昊看來,無人機行業發展至今,常規性應用場景基本已經被頭部企業所瓜分,長尾場景的規模和需求迫切程度不足以支撐其他企業的長期發展。

作為轉型發展的路徑之一,無人機編隊表演短期看是個不錯的選擇,但如何發展為長期的業務,如何創造可持續價值,這都是轉型者們要考慮的問題。

以下是新京報放出的現場影片:

以下是2018年3月,oppo在深圳的無人機隊演出。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