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暫時講和,雙方國內都有強硬派,都不爽。

本文來源:FT中文網(英國《金融時報》集團旗下中文財經媒體)

中美兩國周末達成了一項內容模糊的協議,表示將繼續進行磋商,並努力減少全球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失衡,這推遲了貿易戰的爆發,並可能最終實現更廣泛的和平。

但也激起了兩國強硬派的憤怒回應,凸顯實現和平將有多難。

雙方周末同意暫停實施關稅舉措,繼續就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所說的「框架」協議進行談判。

根據這個框架,北京方面將大量增加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並承諾削減美國對華3370億美元的年度貿易逆差。

<?php get_search_form (); ?>

然而,在美國國內,此舉引發對華鷹派擔憂,特朗普政府可能會放棄通過威脅對1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徵收關稅,而贏得的談判籌碼,讓迫使中國作出改變的努力功虧一簣。

「不夠好。是時候脫掉手套了,」特朗普在競選期間的貿易顧問、紐柯鋼鐵(Nucor Steel)前首席執行官丹•迪米科(Dan DiMicco)上周六在Twitter上說。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高級經濟特使劉鶴周末回到北京,受到了同樣持懷疑態度的歡迎。

中國的社交媒體用戶轉發一張照片,把劉鶴在國會山開會的照片,與清朝官員在歐美軍隊1901年鎮壓義和團運動後舉行投降談判的圖片合成在一起。

對北京方面而言,部分問題是在劉鶴回國之際,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中興通訊(ZTE)的命運仍然懸而未決,該公司在七年內不得向美國企業采購關鍵零部件的禁令仍未解除。

據三位了解談判情況的消息人士透露,在上周談判開始前,劉鶴的首要任務是確保美方放鬆對中興通訊的制裁,使其7萬名員工能保住飯碗——如果美國商務部不允許該公司恢復從美國采購零部件,這些員工可能會失業。

這項為期7年的禁令於上月開始實施。之前這家總部位於深圳的電信設備製造商承認,它違反了2017年與美國政府就其違反美國對伊朗和朝鮮的制裁而達成的12億美元和解協議的條款。

達成交易的障礙是,特朗普在Twitter上作出的讓中興「盡快恢復業務」的承諾,在華盛頓引發兩黨議員的強烈不滿。但是,由於特朗普和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作出的「快速」安排放過中興的承諾未能兌現,劉鶴的回旋余地受到了制約。

此外,圍繞中興的爭端只是阻礙達成協議的眾多問題之一。

美國已將2000億美元的赤字削減目標設定為一個基準。但經濟學家表示,鑒於美國去年對華商品出口總額僅為1300億美元,這將很難實現。

推動姆努欽所稱的「各行業」具體目標——如能源出口增加500億至600億美元——與被一些人視為美國以往失敗的貿易政策如出一轍。

「這讓人似曾相識,」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的經濟歷史學家道格拉斯•歐文(Douglas Irwin)說。

特朗普政府力推的做法看上去很像20世紀80和90年代幾位美國總統倡導的與日本開展「有管理的貿易」的政策。那些政策對改變日本對美貿易順差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中國為解決美國關於知識產權問題的投訴所作的承諾,看起來也和北京方面過去的套路如出一轍,即承諾修訂法律法規,結果在實踐中無視這些承諾。

雙方能夠達成一個什麼樣的交易可能取決於特朗普自己的情緒。美國總統準備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 Un)舉行峰會,這似乎在他與中國的最新貿易談判中發揮了一定的作用。但在6月12日的峰會後,他會不會采取不同的觀點?

中方抱怨說,美國談判團隊的聲音太多,除了姆努欽和羅斯外,還包括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等對華鷹派。但中方也有自己的要求。

作為減少對美貿易順差、改革中國的外國投資和產業發展政策的交換條件,北京方面希望看到1989年起,對中國實施的某些高技術出口限制被解除。中方還希望美方保證中國投資者在美國不會受到歧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