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國鄉村幹部的告白:每天上山下鄉扶貧,還成了「微信工作群」奴隸。

本文來源:我是余生请多关照(微信id:ylovew2012)

作者:余淵歧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今年是我在鄉鎮工作的第八個年頭,勉強算是一名資深鄉幹部。

現在去下鄉,進村第一件事,不是去村委會布置工作,而是先到掛點的貧困戶家去和他合個影,然後再找手機信號、找GPS信號,因為要手機扶貧app簽到,上傳幫扶日志和照片。

這叫:工作留痕。

好一個工作留痕,上面一檢查,嗯,不錯,有照片、有定位,有記錄,是個合格的幹部。

但你叫人家群眾怎麼看?

早上起來一開門,跑來個傻幹部,抓著就照相,然後埋頭玩幾下手機,簡單說幾句話,就跑人了,感情我就是一個拍照的吉祥物啊?作秀意思太重了吧?

那下次檢查,我掏出手機來就行了,也不用什麼幹部幫扶手冊啊,貧困登記證啊,一戶一檔啊,省的各種表格本子簽名簽到手軟。

當然我也只是嘀咕兩句,該幹的活一點也不敢少,吐槽完了扶貧手機app,開始今天的正常工作,因為六點起床,趕到村裡八點多,沒有時間看手機,這從昨天晚上十一點多睡覺到現在的功夫,微信工作群的信息已經爆炸了,必須像古代帝王處理奏章一樣開始批閱了。


嗯,鄉鎮工作群,今日任務已經發了,各種會議通知看看,回復一下:收到,並發一個定位。

嗯,鄉村工作群,各村幹部各業務口發的信息茫茫多,拼命點微信頂端,從頭快速看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麼遺漏的。

嗯,再看看某縣醫保群、某縣農保工作群、某縣衛生計生群、秀美某縣、某縣環境衛生群、某縣扶貧攻堅群,某鄉黨建工作群、某縣扶貧第一書記群、某村村民群、某村黨支部交流學習群。

這些比較重要的群,爭取一個小時回復好,碰到有投票任務的,轉PO+投票+截圖一個不能少,有人@我的,全部要@回去。

好,揉了一下成漿糊的腦袋,茫然的看一下我的副包幹部。

好嘛,只見他排開一桌的手機,正在工作,出現這畫面只有兩種人,一種是修手機的,一種就是我們鄉村幹部了。

這幾台手機分別是:綜治網格員專用手機、統計員專用手機、扶貧幹部專用手機、農業綜合服務生專用手機、紀檢幹部專用手機,這還不算他自己的手機。

每一台手機都要保持開機狀態,要確保信號,不然,你就等著通報批評吧……

但這些工作手機的質量嘛,我副包:能說髒話麼?不能?嗯…和諧社會,和諧社會….

不知什麼時候起,微信工作群由以前單純的發布工作、會議通知變成了曬照片曬政績群。

開始是一張張的發,後來主管看不過來提出了新要求:你們可以學那個誰誰把圖拼一下加幾個字一起發嘛……

於是可憐的鄉村幹部,又要花時間精力去掌握手機拼圖技術…

各類手機捆綁鄉鎮幹部

標題說是新的形式主義,其實有點唬人,但「手機幹部」「微信工作群」內有些事情,我不得不說。

如今各部門各自為政,每個業務口都發一個工作手機,業務口多的同事,像我的副包,就有五個工作手機加一個統計pad,每次都要提個大包裝起,少的也有兩三個,發的這些個手機。

用我副包的話:表面看起來高檔,其實記憶體小,像素差,還有經營商默默加載的各種軟體,運行緩慢,信號不穩定….

致於其中貓膩:某縣某部門今年劃撥某鄉工作經費三萬元,其中手機終端價值一萬元,十台手機,包含兩年手機費流量總計兩萬元……

什麼,你說手機是充手機費送的?經營商有提成回扣?

不存在的,我們都是有採購協議的,正規單位,有發票滴….

好了,工作經費用完了,你們領了手機就幹活去吧……

各類手機APP綁定工作

每個手機對應一個業務口,每個業務口都有自己的工作軟體,有的要定位,有的要上傳照片,有的要定時上報信息。

所以經常可以看到,我們的鄉村幹部各種姿勢各種角度拿手機拍照,特別是我們山區,拍完了照還得漫山遍野的去找信號….

各類微信工作群綁架生活

是,哪怕是在放假休息,我們鄉村幹部都要二十四小時開機等候命令,因為鄉鎮工作紛繁複雜,防火防汛防地質災害;

維穩控訪環境保護;醫保農保勞力就業;精準扶貧村莊整治更是重中之重;

每一項都耽誤不得,也耽誤不起,可沒工作群的時候起碼休息時間可以清淨一下,保持手機開機預防突發事件就行。

現在呢,吃飯的時候要看一下工作群,走路的時候也要看一下工作群,睡覺起來上個廁所也要看一下工作群。

有些主管覺得,工作群裡突然安靜了就內心非常不安,然後就發一句,各村幹部把工作曬一曬,天知道我們內心是多麼崩潰的。

晚上十一點啊,你說曬照片,好,發也是白天發過的,不發,那個誰,紀檢書記核實一下,上報縣紀委,工作不實….

工作群裡說工作倒是無可厚非,有些主管同志工作之餘喜歡學習,學習了喜歡和大家分享,分享了需要大家交流…

時間長了,看大家也說不出來什麼,於是人家主管說了,如果沒有什麼好的意見交流,那就給個讚吧,畢竟寫文不容易,那麼好的文章大家要多學習..

(這點我倒是非常贊同,希望大家看完之後也能給我個讚)

有個年紀偏大的村幹部,因為不怎麼會用智慧型手機,偷偷的跑過來說:「您看我能不能不用這個手機啊,一天到晚太吵了…」

我說你可以把聲音關掉啊!

「可關掉聲音我就接不到電話啊……」

我拿起手機,默默把他的微信群調成消息免打擾,順手幫他把群名稱改成了真實姓名…

最後導致我們有些幹部,現在工作主要精力就是應付手機,流於形式,浮在面上沉不下去,有些新生代主管幹部布置工作,既不開會也不電話通知,把手頭上的事情通通往工作群裡一發,然後再@所有人,收到請回覆…

布置完了也不需要下去抓落實,看一遍工作群沒有曬出來的,再單獨點名@一圈,如果有遺漏的,就隔幾分鐘@一次。

我們這樣傳統的鄉村幹部,看他們當幹部真的輕鬆啊,一台手機就搞定,如果搞不定,那就再加一個充電寶..

一個工作群,其實就是一個微縮的社會,有認真工作不喜歡發言的,有做了一點點事情就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五花八門,精彩紛呈。

誠然,利用手機定位,上傳照片等的確是對鄉村幹部的一種督促監督,但更多的還是會流於形式。幹部群眾的感情,需要真誠的溝通,而不是手機裡的那張合影。

微信工作群作為即時通訊工具,在發布工作、會議通知有無可比擬的優勢,但不能完全用來指導和匯報工作,上演各種工作「秀」。

多接一點地氣,少一些套路,用心去做工作,我們的幹部才不會從人民公僕,變成「手機奴僕」、「微信工作群奴」。

閱讀原文

  杭州西湖邊有座別墅,建於民國時期,現在售價高達人民幣五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