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改開早期五個經濟特區,為什麼只有深圳能夠躋身一線城市?

中國改開早期五個經濟特區,為什麼只有深圳能夠躋身一線城市?

本文來源:知乎

作者:莫也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上世紀九十代初來到深圳,這個問題很適合我。

其實答案很簡單,有且只有一個主要原因:深圳最臨近香港。

如今黑香港已然成為網路的政治正確,而香港近年經濟不振,以致有人展望香港會不會跌入中國二線、三線城市。

但誰都無法否認,香港在中國發展過程曾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1980年8月26日,深圳經濟特區成立,為中國改革開放建立的第一個經濟特區。

中國改開早期五個經濟特區,為什麼只有深圳能夠躋身一線城市?

深圳臨近香港,使深圳特區成立30年後躋身一線城市。

這30年,尤其是前20年,香港對於中國,完全是一個輸出資本、觀念、管理的怪獸。這個怪獸的力量,改開之初的領導人想象過,但肯定沒有想像過如此巨大。

深圳發展遠超另幾個特區,來自其他的因素,和這個力量相比,都微不足道。

論地方主政領導人的能力、魄力?

深圳有拓荒牛梁湘,珠海也有「梁大膽」梁廣大,海南特區成立之初,中央寄予厚望,調廣州許世傑、深圳梁湘兩大改革名將聯手坐鎮,然並卵;

論內資的輸入,內資不跑到地方更大的海南、基礎更厚的廈門,往小漁村深圳跑,不就是因為臨近香港這吸金之地?

論深圳人開放意識,開放意識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同一片紅旗下,為什麼深圳人更開放,也是因為近朱者赤。

深圳幾乎所有的成功,追根溯源,都或多或少有一個影子—-香港。

深圳為什麼羅湖區先發展起來?八九十年代國貿大廈名揚全國,因為這裡有通往香港最重要的口岸;

繼羅湖區之後,為什麼福田區又發展起來?因為繼羅湖口岸之後,福田區也有了通港最便捷的通道;

為什麼深圳自身的寶安、龍崗長期落後於羅湖、福田、南山?因為前者距離香港沒有後者近。

香港有個招商局,是國資在香港設立的企業,所以算來也是港資,別小瞧這些香港的紅頂商人,他們有國企的背景和關係,又占香港風氣之先,到了內地還以港資享受當年的外商優惠。

香港招商局創立了蛇口工業區,巔峰時這家工業區產值占整個深圳的四分之一;香港招商局又創辦了一家銀行,這家銀行就是招商銀行;香港招商局還創辦了一家保險公司,這就是今天的平安集團,平安集團上市時,招商局覺得平安集團的業務沒有意思,賣掉了平安集團的股份。

香港招商局是家國企,改革四十年垮了多少國企,香港招商局沒有礦產資源也沒有行業壟斷,市場競爭中在自己並不特別熟悉的領域(招商局本行是交通)取得巨大成功,就是因為企業名稱有香港兩個字。他們以香港的理念、管理和服務去經營蛇口工業區、招商銀行、平安集團。

>圖集 / 深圳生日快樂,中國改革開放最重要的城市;多少台灣人對大陸的第一次接觸,就是深圳。

香港經驗,在香港的強項,地產、證券、銀行、保險、物業管理、物業中介、物流、餐飲、旅遊、酒店,是特別的管用。所以,這些強項,今天也大多成為深圳的強項。

深圳有一些強項,好像不是香港的強項,但也往往得益於與香港地緣的優勢。

比如華為,原始積累就來自與香港的電子通信產品的貿易,從賣貨逐步發展自己研發;騰訊,早期的投資就有香港李澤楷,後來選擇在香港上市,還引入香港的職業經理人劉熾平。

92年底我來到深圳,那時候的深圳就已經是初具規模的大城市,由廣州一路往南至深圳,工廠鱗次櫛比,工業區連接成片,十之七八為港商投資。

一到下班時間,工業區的街巷人流湧動,熱鬧遠非我後來去過的珠海可比。

我在深圳的第一個單位是家港資遊戲機公司,公司不算很大,但一個部門程式員就近百人,我有個好友是動畫師,也在港資動畫公司上班,那公司的動畫師有兩三百人之多。

今天的內地人,很難想像香港也曾經是一個產業健全、實力強大的城市,它將自己產業源源輸出,造就了今天的深圳,也造就了今天的「空心化」香港。

香港以區區幾百萬人口、僅深圳一半的占地面積,為中國內地供給的投資,占據了全部外資的半壁江山。

中國改開早期五個經濟特區,為什麼只有深圳能夠躋身一線城市?

2011年,香港已經被不少內地人視為江河日下,但從投資數據上卻仍然獨占鰲頭。

這年對華投資前十位國家/地區依次為:香港(770.11億美元)、台灣(67.27億美元)、日本(63.48億美元)、新加坡(63.28億美元)、美國(29.95億美元)、南韓(25.51億美元)、英國(16.1億美元)、德國(11.36億美元)、法國(8.02億美元)和荷蘭(7.67億美元)。

中國改開早期五個經濟特區,為什麼只有深圳能夠躋身一線城市?

中國外資,一半來自香港,來自香港的一半投在廣東,廣東的一半又投在深圳,深圳錢多,自然能夠發展,深圳發展了,即使沒有外資也依然有錢。就是這樣的連鎖關係。

客觀說,香港產業、資金和管理向內地尤其深圳的轉移,並不是無私奉獻,也是自身發展的需要,香港人聰明地順應了時勢。

只是,從後來的結果看,這一選擇中香港的獲益不如深圳,以致香港今天甚至有人反思,如此將自己產業傾囊而授是否正確。

出現今天的局面,很大程度是因為深圳是窮小子發家,沒有什麼負擔,銳意圖強、創新;而香港背著經濟的、政治的歷史包袱,窒礙難行,錯失了不少機會。

今年深圳的GDP很可能超越香港,遙望未來,深圳這個當年的窮小子,能不能在香港的發展中,一顯國內一線城市的作用,反哺當年風口借勢之恩?

這就是另一個雙城故事了。

以下推薦閱讀:

>2018年2月底,深圳GDP總量首次超過香港,為粵港澳大灣第一,人均仍以香港最高,為世界前列。

>深圳+香港,失去想像力了嗎?

>我為什麼要讓孩子去香港上學?對於文明的嚮往,不能僅僅侷限在GDP上面。

>香港經濟怎麼了:一個久居香港的北京人的看法

>圖集 / 深圳生日快樂,中國改革開放最重要的城市;多少台灣人對大陸的第一次接觸,就是深圳。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