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2005年北大演講全文完整版(附影片);那是一個言論相對寬鬆的年代。

李敖2005年北大演講全文完整版(附影片);那是一個言論相對寬鬆的年代。

2005年9月19日至28日,李敖從台灣前往中國大陸旅遊行程,主要是文化議題的參觀訪問,期間包括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等地對師生舉行的公眾演講。

此行是李敖自1949年離開中國大陸至台灣56年來,首次返回大陸的實地旅行。

李敖在北大的演講中,提及的敏感詞彙包括:共產黨、開槍、坦克車、言論自由等等,啟發、鼓勵年輕學子有所追求;言論大膽,當年十分轟動。

李敖2005年北大演講全文完整版(附影片);那是一個言論相對寬鬆的年代。

李敖2005年北大演講全文完整版(附影片);那是一個言論相對寬鬆的年代。

以下是影片版

以下是文字版(含演講後的學生提問)(這是百度文庫的完整版)

各位終於看到我了,主任,校長,總裁,各位貴賓,各位老師,各位小朋友!

來演講緊張不緊張,緊張,站在大庭廣眾面前,很多人可以指揮千軍萬馬的軍隊,可是你讓他講幾句話,他就慫了,不敢講話,什麼原因,膽小,美國人打贏南北戰爭的將軍格蘭特,指揮千軍萬馬打贏仗,林肯總統請他上台給他勛章,讓他幾句話,他講不出口,為什麼?怕這玩意,一講演就緊張。

前天晚上我編了一個故事,北京大學一個女孩子進了一個小房間,突然看到一個男的在一個小房間裏嘴巴裡面念念有詞,來回走動,這個女孩子就問他,你在幹嘛,他我在背講演稿,他說你在哪兒講演,他說我要在北京大學講演,女孩子說,你緊張嗎?他說我不緊張,女孩子說,如果你不緊張為什麼你到女廁所來幹什麼。這個人就是連戰。

台灣有一位很有名的歌星,崔台青,崔是chuiniu(吹牛),台是台灣人,青是青年,台灣要靠混,靠吹牛,又是青年人混,連戰就是這種人。他可以糊弄別人,糊弄不到我們可以糊弄你們。至少前一陣子糊弄你們,今天一個重要的標準就是你們覺得任何人覺得連戰講演好的人,我就要警告你們,今天你們可能很失望,為什麼呢?因為我無法花一個是小時把這個觀念轉過來,因為你們上了連戰的當以後我很難把這個觀念轉過來。

我在這兒埋怨一個人,埋怨我的老板,鳳凰電視台的劉長樂先生,為什麼要埋怨他,他把我故求到北京來,對不起,我一看到你們就講很多鄉音,故求到北京來,可是我已經在中國大陸,在鳳凰電視台上講了有400多場,你們對我相當的熟悉,用一個雄性的眼光來看我,我今天把這個講演講成功,這是高難度的,你們對連戰完全不了解,你們看到他嗎。所以對我熟悉,對我是個困難,這個困難是劉長樂老板造成的,所以我今天有所抱怨。

現在開始講正題了,羅馬教宗,我那個時候叫羅馬教宗,現在叫羅馬教宗,講了一句話,他說你演講的時候不能用稿子,為什麼不能用稿子,用稿子表示你記不住,如果你自己都記不住,你怎麽樣讓聽眾記得住呢,你這個演講就失敗了,所以大家看好啊,沒稿子。(鼓掌)也沒有小抄,可是我帶了一些證據是有的,等會會顯示證據。

我必須和大家說,接下來這個演講的時候是劉長樂老板告訴我,一五一十地規格地告訴我,最後我問他一句話,把他問得冷住了,我說有沒有鋪紅地毯,我進門的時候,他說你沒有柯林頓有,連戰有,你沒有,我說為什麼我沒有?(這時會場有人呼喊),他們是贊美我還是抗議啊,哈哈。他說,北大尊敬你,把你當成學術演講,所以不鋪紅地毯,校長是不是這個意思,我說好,我做學術演講,講得好就是學術演講,講不好,講一半,鋪紅地毯還來得及呀,哈哈哈。(鼓掌)為什麼我要這樣說,不然人家說北京大學勢力眼啊,怎麽不給李敖鋪紅地毯,怎麽給當官的,或者說是政治人物鋪紅地毯。

我在這兒有很多人眼睛看著我,說李敖罵過國民黨、罵過民進黨,罵過老美國,罵過小日本,今天你在北京,你敢不敢罵共產黨,很多人不懷好意,你看幸災樂禍看著我。我告訴你,我先不罵共產黨,我先贊美共產黨和國民黨曾經打倒的一個勢力,那個就是北洋軍閥。

為什麼讚美北洋軍閥,大家知道嗎?北京大學怎麽出來的,北洋軍閥,什麼人叫蔡元培校長做北京大學校長,那時候蔡元培他是國民黨人的身份,是北洋軍閥,北洋軍閥有這個肚量把全國最好的大學交給和他敵對的一個政治勢力的宿敵,那個就是黎元洪幹的事情。我們現在罵北洋軍閥,我們有什麼資格罵北洋軍閥呢?北洋軍閥的肚量比我們寬大得不得了。今天,把我李敖放這兒,來做北大校長,對不起,好象是搶副校長的位置,哈哈,否則,我們就不要罵北洋軍閥,我們要做歷史性的反省。

今天我在這兒和大家談一些事情,我出發以前,各方友好都勸著我,拉著我,說這話別提,那話別說,我說我來北大有兩類,一類是金剛怒目,一類是菩薩低眉,你們待我還不錯,今天開始菩薩一點。

我看這裡有的人不笑,為什麼不笑,放不開,為什麼放不開,心裡有顧忌。柯林頓站在這裡,很大膽地講了一句話,他說以前的北大教授胡適,講了一段話,他說,你要為國家犧牲你的自由,可是胡適說,爭取你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柯林頓引用這句話的時候沒有引用完,那身邊的顧問有了問題,下面還有一句話,還沒引用到,就是說,胡適說,一個真正的開明進步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獨立個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所以柯林頓的演講引證有錯誤。

後來又來了一個人,就是連戰,他在講演場裡面提到了四個字,有點犯忌諱的,可是事實上他提到了,叫做”自由主義”。各位,連戰對自由主義的解釋完全錯誤,他清描淡寫地的說胡適把自由主義帶到台灣,所以台灣有一股自由主義的學風,在學校裡面流傳下來了,我告訴各位,沒這個事,沒有人敢這樣做,包括連戰,他們都不敢這樣做,所以自由主義這四個字雖然在連戰的演講裡面,在北大的講台上面出現了,我告訴你,沒有這個東西,很多人說我李敖是自由主義者,說你自由主義者,你在大陸,你在共產黨統治的地區,我們要看你講什麼話,你要不要宣傳自由主義,我告訴大家,我要宣傳,可是內容和你們所了解的有出入。

什麼是自由主義,自由主義我們看到學理上來講,你出一本書,他出一書,學理上非常的高深,對我而言,沒有復雜,自由主義只是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諸己的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諸憲法的部分)。

什麼叫做反求諸己。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台灣在過去清朝統治之前是給鄭成功來統治,這是了不起的中國民族英雄,鄭成功的爸爸投降了,鄭成功不肯投降,鄭成功媽媽在福建被清朝的兵輪奸了,鄭成功很痛苦,發現母親被輪奸了,怎麽辦,我來告訴你他怎麽辦,他把他母親身體切開,注意啊,用水沖洗他母親的屍體,他認為他母親被輪奸以後,臟,他母親臟了,我們說奸汙啊,奸是一個動作,汙是一個結果,什麼辦法呢,用水沖可以解開鄭成功自己心頭的壓力和痛苦。

各位想像看,在五四時代,有一個問題只有胡適先生解決了,別人解決不了,就是有一個北大學生提出來,說他的一個朋友的姐姐被土匪搶走了,綁票了,當然,也發生了剛才我說的那種不幸的結果,問北大的這些思想家們,你們怎麽樣解釋這個現象,大家解釋不出來,胡適先生做出解釋,他說,如果有男人要討這個被害的女孩子做太太,我們要尊敬這個男的,這是胡先生的話,胡先生說,一個女生被強暴了,其實在生理上變化很小,手被割了一下,被撞了一下,心理上難過,所以如果有這個男的能夠破除這種情節,這個男的很了不起,我們應該尊敬他。

從鄭成功的例子到胡適的例子,大家想想看,如果大家被困擾的時候,如何解開。

俄國一個作家叫庫布寧,他寫過一本書叫亞瑪,亞瑪是個什麼事故呢,在妓院裡面,大家都有在接客,忽然來了一個女孩子,如花似玉,當然很多人願意跟她上床,也賺了不少錢,紅得不得了,一代名妓,有一天她跟其它妓女聊天,她說,我還是處女啊。其它姐妹們笑著說,你還是什麼處女啊,我們整天賣的是什麼啊,這個女孩說,你們知道我是什麼啊,我是共產黨,我們黨需要錢,俄國要革命,我是在做一個偉大的賣身,可是在精神上,我還是處女。你們不了解我。

大家注意啊,有人說是唯物主義,可你現在談的全是唯心的,唯心主義,當我覺得我不是妓女,我就是處女,這是高度唯心的。有人問我,這是不是與馬克思不同啊,我告訴大家,馬克思就是典型的唯心論者,你們說為他唯物嗎,我認為他很唯心,尤其他在抄別人的東西的時候,更唯心。

你們說馬克思,我們北大還有馬克思學院,抄什麼東西,大家核對核對,英國首相格萊斯頓演講,馬克思資本論裡面捏造了格萊斯頓的話,馬克思說亞當斯密的話,亞當斯密沒說過這話。馬克思說,工人無祖國,這句話不是馬克思說的,這句話是法國大革命時候英雄馬拉講的話。為什麼我們都被馬克思騙了呢,最主要的是

1895年,馬克思的好朋友恩格斯,寫封信給斯密特,說,馬克思親口告訴他,馬克思不是馬克思主義者。馬克思自己都不信馬克思主義,我們那麽急幹嘛。

這句話說了大家都在笑,我告訴你,我感到難過的一點,演講最怕的事情,是,演講的時候沒有人來聽,第二,來聽的人去小便,第三,去小便以後不回來,第四個,不鼓掌,(大家鼓掌)。世界三大男高音帕瓦羅帝,裡面有個大胖子,他跟我同歲,中間還有一個小胖子,一上來就是這個姿勢,請你們鼓掌,為什麼鼓掌,因為我講話太傳神了,你們都忘了鼓掌了。鼓一次掌吧,啊,(鼓掌),你們不習慣我這種講話的方式,可是我必須說,我在講這種方式。

今天我站在這裡,大家說,你要不要罵共產黨,剛剛我說過,我先替北洋軍閥講了好話,讓我替共產黨講一句好說,說你怎麽這樣敢為共產黨講好話,為什麼不敢,當共產黨作了好事的時候,或者說沒有做壞事情的時候,我們為什麼不把真相澄清出來,誰說共產黨不許別人講話,我抓一本書給你們看,誰說共產黨不許人講話,《毛澤東文集》,當然你們會笑我你在打著紅旗反紅旗,其實不是,我給你們看一段蠻有趣的,這一段可能你們都不看,念給你們聽:我們有相反的意

見,批評不得,這是很不對的,(鼓掌)有了錯,一定要有自我批評,一定要讓人家講話。不讓人批評,不負責任,怕負責任,不許人講話,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采取這種態度的人,十個就有十個要失敗,人總是要講的,你老虎屁股摸不得嗎,偏要摸。今天我在這兒摸老虎屁股,但大家要記住,是老虎要我們摸它屁股的。

這話你怎麽講啊,你們說我在這講自由主義啊,我今天給大家做一個重大的宣誓,我李敖放棄自由主義,為什麼,我告訴大家,從18世紀19世紀以來,人類所夢想的自由主義這種追思方法都是這個自由那個自由。

可是大家忘了,自由主義最重要的第一個層面是你心靈能不能解放,如果你心靈是鄭成功式的,那你就困死了,把你那個死了的媽也整死,所以我認為心靈開放是重要的,這一部分自由主義叫做反求諸己,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沒有一個改革開放的自己,永遠困擾自己。

所以我說,真正的自由主義者沒有人想做,因為太痛苦了,因為太難了,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才能做自由主義者,所以自由主義這一段叫做反求諸己,成功了,我自己就知道,我不是鄭成功。我可能是亞馬裏的賣東西的窯子,我是一個處女,這是自由主義的部分,

另外一個部分就是政府有聯繫,我們人民和政府的聯系有幾種方式,你們說的北京話還好嗎,有我好嗎,大家說鄉音未改,我沒改,可是你們改了,為什麼,北京變大了,很多三合院,地方的聲音混到裡面來了。你們講的沒有我講的純,我告訴你,人們和政府的關係第一個關係就是,政府這麽壞,我不要活了,我葛了。什麼人葛了,屈原就是,政府不好,我葛了,辛亥革命以前的楊度生在英國跳海,就是我葛了,我不要活了。

最有名的英國故事,英國有個議員,叫阿斯特,A S T E L,是個女的,她跟另外一個議員很有名的,就是丘吉爾吵架,阿斯特說,你太可惡,如果我是你太太,我就弄杯毒藥給你。丘吉爾說,如果我是你丈夫,這個毒藥我就喝。這就是,我不要活了,有你這種太太,我不要活了,政府與人民的這種關係,第一個關係,就是說,你政府太壞了,我不要活了,我梗了,伯夷叔齊餓死在首陽山,就是葛了。

第二個感覺我顛了,什麼是顛了,就是跑了,就是撒丫子就跑,為什麼顛了,我玩不過你,孔子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我去做美國人了,我不要和你們在一起,在座的,我的女兒,海蒂李,就是這種類型。

第三個是得(音)了,什麼是得了,有一位台灣人,叫凌雲,他住在北京很久,他住在雍和宮附近,講了一口京片子,他到北京大學來作客,北京大學副校長還招待過他,他在答錄機裡面,通電話,他說,我是凌雲,我不在家,待會兒電話”得”的一響,你就可以留言,這就是說,得了,得了就是說,你找不到我,我貓起來了,在中國的標準裡面,就是做隱士,藏起來了,諸葛亮不就是”得”起來了嗎,可是劉備找到他了,就不”得”了,就這樣。(鼓掌)

第四種慫了,小時候我們在北京鬥蟋蟀,鬥來鬥去,一個蟋蟀打不過另一個蟋蟀,你怎麽逗它,它都不打,這就是慫了,慫了就是蔫了,我怕了,我不和你玩了,就是人民和政府,我怕你,不和你玩了。

第五種就是翻了,就是火了,我和你幹上了,我生氣了,什麼時候會反了,人民忍無可忍的時候,再在找到一個節骨眼的題目,就會反。

在1932年美國就發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很多美國軍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戰結束,很多兵回來了,沒打死,要政府賠錢,政府說,你們現在年輕力壯,現在不給,到1945年,你們老了,再給你們錢,大家一聽,也好。結果1932年美國發生經濟大恐慌,出事了,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華盛頓廣場,大家集合,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解散,中央政府廣場被占有,好說歹說都不解散。

所謂愛好人權尊重人權的美國,他們幹什麼,開出坦克車,一個將軍叫做麥克亞瑟元帥,下面帶了一個少將叫做巴頓將軍,下面帶了一個少校叫做艾森豪威爾,幹什麼,開槍,放毒氣,多少人死掉了,為什麼,政府不能忍耐,人民在他的中央政府廣場裡面盤居不屈,這是美國的情形嗎,不然,我給大家看看一個資料,告訴你們這是什麼東西,這不是小抄,這就是當年《紐約時報》的頭條新聞,講到怎麽樣的開槍,你們看不清楚,沒有關係,證據在這兒,一會主任和校長在這兒可以證明,這是真的,真玩意,看這兒。

1932年美國群眾在中央政府盤居不屈,政府開槍, 1953年德國群眾盤居不屈開槍,1956年匈牙利群眾盤居不屈開槍,1968年捷克群眾盤踞不屈,開槍,1970年美國又來了,又開槍。1970年在美國肯特大學,KENT,開槍,你們看到有名的照片,學生躺在地上,流血,一個小女孩在旁邊哭,得過普林斯頓新聞獎。全世界各國政府,在這個時候,都是王八蛋。

開槍對不對,當然不對,可是人民來講,逼他開槍,局面造成了我們逼他開槍,我們要不要反省,我們為什麼這麽笨呢,看看有沒有什麼聰明的方法,我剛才對大家講了,人民跟政府的辦法,那五個樣子,那五種情況,都是焦急的方法,你不能夠把政府擺平,你自己跟著受害,說我們爭取言論自由,我告訴大家,沒有人比我李敖,古往今來,爭取言論自由最多的,我寫過100多本書,有96本被查禁。(鼓掌)

全世界古往今來古今中外有沒有這麽個契而不舍,寫了這麽多禁書,而有這麽個王八蛋政府盯著他不放,我把我被查禁的書,書名、出版年月,被查禁的號碼,被查禁的罪狀,一一列個表,你們看這個表有多長,你們看,(鼓掌)。

中國人講著作等身,我著的書和我身高一樣,當然,武大朗比較容易達到這個標準。這個表超過我的身高了,能證明什麼,我坐牢就坐牢,你們說,你有抱怨,你抱什麼怨,有種寫文章,幹,你對共產黨不滿,寫文章跟它幹,大不了坐牢,你們不願意,為什麼,聰明了,覺得你李敖傻,那麽多年牢做的幹什麼,為什麼?我們現在知道有一種覺悟。

我告訴大家,雖然這麽多禁書不能賣,寫了以後就被搶走了,怎麽辦呢?在二渠道,三渠道,一百渠道,在地攤上和黃色書刊一起賣,魚目混珠,所以我出的書都是露屁股,都是這樣的,看起來很涼快的,都是這種(鼓掌)。我的讀者根本不是我的讀者,他是買黃色書刊,買錯了就變成我的讀者。(鼓掌)。

所以,我的讀者裡面有些人是色情狂,你們有沒有,我不知道。在我來的那地方,有這種人,我告訴大家,言論自由爭取以後是這個下場,那麽我們革命了,項羽可以這樣喊,你不能這樣喊,李自成也可以這樣喊,你不能這樣喊,項羽擁有武器,李自成擁有武器,和統治者差不多,你有一把刀,我有一把刀,你一把紮槍,我一把紮槍,差不多。現在全世界任何政府的統治者,用機關槍,噠噠噠,坦克車,咔咔咔,怎麽樣,一點招都沒有,輸了,所以我說,人民要聰明,爭取自由要靠智慧,大家看我這本小說寫《北京法源寺》,今天下午我要去法源寺去看看,從來沒有去過這個地方,為什麼沒有去過能把這個小說寫得神龍活現,這就是文學家嘛,就幹這個的。

我講我的心裡話給你們聽,我一回頭看,除了我們的劉長樂老板以外,主任及校長都不太笑,我一回頭看,就很緊張。他們不算本領,我在內地最佩服的一個人,丁大官人,叫做丁關根,你和他討論問題絕對不笑,臉繃著一路繃到底,我真的佩服。哈哈哈哈。中國歷史上有一個人和丁關根一樣了不起的,叫包公,包公特色,就是不笑,所以宋朝人當時有一舉言語叫做包工笑,黃河清,包公要是笑了,黃河就清了,不可能的事情。

我今天談言論自由,他們怕這玩意,其實有什麼好怕的,我舉例給大家看,什麼東西開放言論自由會更安全,我今天在這兒最想講的一句話就是這句話。

北歐、瑞典,丹麥他們是全世界性開放最早的地方,那時有A片,你們偷著看A片,小電影啊,丹麥開放A片的那一年全國的強奸犯罪率減少了16%,不強奸了,看A片就好了(大笑),頭一年全國偷看女人洗澡,當然女生也可以看男的啦,減少了80%,覺得不可思議。

按照我們的標準,一定有傷風化,破壞民心士氣,我所佩服的一個將軍,他梗了,叫做許世友,以前南京軍區的司令,南京軍區不能看《紅樓夢》。他說紅樓夢那個書是吊膀子的書,不能看,為什麼說我們不看紅樓夢,思想就乾淨了呢。現在告訴大家,瑞典的統一數字告訴我們,強奸犯減少16%,偷窺狂減少了80%,當您開放小電影的時候,大家整天看,稀松平常了,反倒沒事了,言論自由本身就是這麽個玩意。

我在台灣搞了這麽多年的言論自由,結果怎麽,整天查禁我的書,說李敖闖貨,影響民心士氣,現在的書不禁了,可是也沒事了。

我拿張照片給大家看,我指著一個老頭子,這老頭子前一陣子來到北京,他是國民黨的上將,叫做許立榮,當年做總政治部的主任,幹嘛,專門查禁我的書,老相好,後來變成老朋友,我這手指著他,好象老貧農在清算地主一樣,我這手指著他們,在罵他,後來他向我道歉,公開場合向我道歉,他說我們發現不查禁你這麽多書,也不會亡黨亡國。所以今天大家聰明的知道,有些言論開放了以後,是火山一樣的噴火口,讓它噴出去,言論自由像看小電影一樣,讓他講了,讓他罵了,讓他說了,老虎屁股讓他摸了,沒什麼了不起。

我認為這是今天我們國家領導人最願意知道的一點,可是今天他們知道不知道,還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柯林頓講演現場全體全國播出,為什麼連戰的演講現場全體播出,我李敖在這兒為什麼要想想看再播出?哈哈哈哈(鼓掌)

看看毛主席的詞,你們說又在打著紅旗反紅旗,”俏也不掙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浪漫時,她在叢中笑。可是我告訴你毛主席的真相,他的第一次原稿不是這樣的,不是說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等到春花爛漫時,他在叢中笑。他的原稿是,俏也不掙春,只把春來報,等到春花爛漫時,他在旁邊笑。他是個旁觀者變成在中間,大家知道什麼境界呢,看王國維寫的詩”人間詞化”,”有我之境,有無我之境”。

現在女孩子穿的是褲襪,一下子套上去了,以前女孩子穿的是玻璃絲襪,玻璃絲襪在大腿中間吊著,你把這個襪子送給美國人,美國很高興,我有全世界最好的玻璃絲襪,你把這個襪子送給法國女人,她會說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她把襪子穿上去以後,她和襪子的利害結果在一起,所以她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襪子沒有穿上以前,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絲襪。你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腿,就是他在旁邊笑,絲襪套上大腿,不是毛主席的大腿啊,(大笑),套上大腿,就是他在叢中笑。

今天我來到這兒,香港一句俗話就是”不是猛龍不過江”,我過江來了,我敢來,我是個自由主義者,我敢罵國民黨、敢罵親民黨,敢罵小日本和老美,今天我來,不單罵人,我也捧人,我捧了北洋軍閥給您看。

那個時候北大怎麽樣對待政府,教育部公文來了,退回,不看,拒絕,北大多狠,教育部的公文拒絕,教育部錢來了,錢收下來了。(大笑)現在的北大,太孬了,在我看來,太孬了,(鼓掌),哈哈哈,什麼原因,怎麽樣可以不孬,我們的書記站起來,我們的校長站起來,登高一述,像我們以前的老校長馬寅初,不就是這樣嗎。

北大馬寅初幹了九年的校長,在國民黨時代被軟禁,後來在北大做校長的時候,本來一看是哥倆好,和毛澤東感情好得很,為了人口兩個人的看法變了,馬寅初說中國人這樣生下去我們不得了,我們的財政都被吃掉了。毛主席說,人多沒有關係,人多好辦事情,結果毛主席贏了,大家鬥馬寅初,從校長室,大家貼大字報,貼海報,一路鬥鬥鬥鬥鬥,鬥到馬寅初床前面的牆,都貼了大字報,可是馬寅初說我不在乎,我要幹到死,我要孤軍奮戰,我要幹到死,結果他沒有死,他活到100歲,別人都死了,他還活著。(鼓掌)

這就是北大精神,北大的教育,所以我說今天從北大開始,雖然毛主席說,北京大學水淺王八多,是不是,說北京大學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不過,多幾個王八也不是壞事。(鼓掌)

我的講演其實講不完的,可是今天的重點,大體上就說到這兒了,這些書你們懶得看,我告訴你,我看得精得不得了,熟不得了,我念一段周總理的話給你們聽,你們見識見識:人民大眾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都可以存在,毛澤東的思想,當然要講,別的思想我們也允許它的存在。所以今天為我我要替共產黨講好話,大家口口聲聲說共產黨不讓人講話,是錯的,是一部分共產黨把毛主席周總理根本的精神給它過分緊縮了,才有今天的現象。

所以我和大家說,共產黨有它自由的成分,過去被打壓是一個錯誤,所以我們總覺得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是錯的,我們必須說,整個的原因出在原來的馬克思那裏,可是現在我們知道都有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我請大家問問,社會主義不夠嗎?為什麼前面要加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因為社會主義不夠,不靈了,可是不靈了說不出口,加了一個帽子,中國式的社會主義,不是嗎?

我告訴各位,你們都不看毛選集,都有這段話,毛主席最後的一段話,你們聽了絕對會驚心動魄,我念書給你們聽:這些罵我們的,象龍雲,象梁漱溟,我們要把它養起來,養著他們罵我,讓他們罵,罵得無理,我們反駁,罵得有理,我們接受。這對黨對人民,對社會主義比較有利。毛澤東思想裡面有一部分是真的懂這個道理的,結果我們把它兩個凡是化了,把這一部分毛澤東給忽略掉了。

還有一個毛澤東你們知道它是誰嗎?我念給你們聽,共產黨是在歷史上發生的,凡是在歷史上發生的東西,都要在歷史上消滅,因此,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不許鼓掌,不許鼓掌(但仍有少量鼓掌聲),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消滅就是那麽不舒服嗎,我看很舒服,共產黨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實在好,我們的任務就是促使他們消滅得早一點(鼓掌)。

什麼時候消滅,國民黨的一個大員,叫戴傳賢,他說周朝人統治八百年,我們國民黨要統治至少一千年,結果國民黨梗了,共產黨到今天還存在,我願意它,大家注意啊,我李敖說的,我願意它存在一千年,和我們是什麼關係,共產黨講兩手策略,一手是軟的,一手是硬的。他們抱著,我們也抱著它,共產黨不是講願意為人們服務嗎?我們就是人民啊,讓它為我們服務,辛馬達奇航妖島,就是天方夜譚裏的故事,辛巴達過河的時候忽然有一個老頭子爬到他背上去,掐著他的脖子,幹什麼,讓他背著我,你跟著我走結果是星光大道,怎麽樣甩他也甩不掉。你要照顧他,我們希望共產黨活一千年,我們在它背上活一千年,抱著它,貼著它,哄著它,耐著它,奴役它,讓它為我們服務,有什麼不好。

我們不服氣,要打,我講過,玩言論自由你們玩不過我,你們要革命你們玩不過坦克車,不要再走這條路,說我們不搞這些,那搞什麼,我們去梗了,去顛了,去得了,去菘了,去反了,用這種無謂的情緒,不健康的情緒在家裏生悶氣,拍桌子摔板凳是錯誤的。

我們要和共產黨合作,只是他們人太多了一點,現在共產黨是6900萬,比台灣人口多3倍,太多了一點,可是沒有關係,你們要放棄自由,可是我們還有老百姓。13億人口和6900萬比起來是19比1,19個人裡面有一個是共產黨,我們廣大的中國人民要幹什麼,我們放棄過去那種念頭,就是我們要打天下,我們要和你作對,為什麼落伍了,因為沒有可行性。

人民會吃虧,共產黨說,下一代的共產黨很聰明,我看到胡錦濤真的很聰明。我李敖的小老弟啊,真的很聰明,可是我們也很聰明,這個時代對我們也很有利,大家都忘了,我們的宋廉,走一裏路才借到書,我們的王方在書店裏看書,死背,為什麼要死背呢,因為沒有錢買書。宋朝的王安石和他的好朋友說,我兒子是神童,看書一遍就看會,他的好朋友說哪家兒子看兩遍,都是一遍看會,因為有高度智慧的人才能看書,今天我們就是這種人,你們北京大學就是這種人。

各位想想看,等一下我把我爸爸在北大的文憑給你們看,我要送給校長,送給主任,那個時候畢業,1926年北大畢業,365個人,今天上萬,三萬,對不對,六萬,你們說這麽多人,你想想看,我小時候,一個中學生,後面跟著四千個文盲,我爸爸是北京大學的,你看多紅,多吃得開,可是我們想想看,今天你們的責任是什麼,就是背後有這麽多的人,他們在精英上精英不過你,本來你們從出生就是勝利者,父母母親受胎的時候是2億三億的精子往前跑,後來是一個精子,除了雙胞胎,一個精子中標,才出了你們。所以你們到了北京大學,不要以為做自了漢就得了,不要以為了到美國得了博士就完了,大家可以看到李文就是典型的例子,到了美國得了博士,得了什麼,會失落的,所以我和大家說,我們要擁抱共產黨。共產黨不喜歡笑,共產黨太嚴肅,共產黨會把毛思想做狹窄的解釋,我們把它放寬一點,就是我今天的主要目的。

我講這一點很多人提心吊膽,包括我在內,人家說,你到大陸來要不要看長城,我說我可能沒上長城,先進了秦城。哈哈哈哈(鼓掌)

我告訴各位,我剛到台灣的時候,台灣人排著隊,幹嘛,納稅,我說我們都要逃稅,你們還排隊,當了兵,放鞭炮,慶祝當兵。現在大陸人,不是我心目中以前的大陸人了,為什麼說我不傷感,我不能傷感,我看到的北京是什麼北京,我到店裏的時候,他看我知道我買不起這杯東西,他會倒杯茶給我,那樣彬彬有禮的北京已經沒有了,現在是處處設防的北京,當你對人處處設防的時候,人沒有信心了,人變壞了。

今天我做個樣板給大家看,我捐了三十五萬人民幣做胡適銅像,現在大家知道,胡適的思想是最溫和的,可是當年胡適在我最困難的時候,送了一千塊錢給我,今天我相當於1500倍的人情來還的,給他做個銅像。你們是這種人嗎,你們可能有點錢,可是舍不花,可能覺得這銅像不花,也好。我花了,十天以前我離開看到高金素梅去聯合國去宣布日本人可惡的時候,我還送了他100萬台幣,不要以為我李敖有錢,我李敖是台灣的所謂立法委員,大家知道我在坐計程車嗎……

威武不能曲,富貴不能淫,貧富不能賤,時髦不能動,我敢講真的話,謝謝各位!

問:可以提問了嗎?李敖先生您好,

李敖:你好 就是你

問:我來自政府管理學院,我的問題和文化有關,我看過您的傳記知道您年輕的時候曾經寫過萬字以上的長文,主張中國的文化要全盤的西化,我不知道過了幾十年之後,您是否仍然持有這種觀點,而且,你的忘年交之一,也是我們的前輩,學者錢穆先生,他是非常推崇中國傳統文化的。我的問題是,您認為中國文化的發展方向應該是什麼樣的?是我們要繼續的全盤西化還是保留原有文化,或者說還有其他的道路?

李敖:您剛剛談到錢穆先生,我認識他,我在中學的時候寫信給他糾正他的錯誤,他就是當年燕京大學的教授,你們都受了他的影響,為什麼呢?因為燕京大學有一個硝,叫未名湖,”未名”兩個字就是錢穆起的,當時我談到所謂全盤西化,這也算是一個在政治裡面的一個罪名,就是不可以搞全盤西化,可是我必須說,我們必須承認,我們是在全盤西化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馬克思,馬克思就是全盤西化,因為他全是洋玩意,這就是我們無法完全避免,國防部你去問曹剛川部長,他現在不會搞刀槍之類的,一定會搞現代化武器,這些都是西方的玩意。說關公和嶽飛來了,都打不過英國人,為什麼呢?英國人打我們,他炮打過來,我們被打到了,我們打他,打不到他,甚至看不見他,這種武器的懸殊,就是關公嶽飛來,關嶽都是武聖,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全盤西化的原因,過去說是政治的原因特別強調並且挖苦和打擊全盤西化,我必須說,現在可以緩和一點了。

問:李敖先生您好,我是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我想問您,您是具有獨立精神和批判精神的知識分子,與大眾傳媒的合作,是否影響到了您思考的獨立性?謝謝

李敖:誰影響誰,不錯,我和人家合作,人家會對我有所照顧,或者在雙方合作的時候會考慮對方的立場,但是必須說劉長樂先生是個怪人,他有招和一個本領,就是我打球一樣打擦邊球,就是很多話,我們認為不能說的,他很技巧的讓它說過去,而不出事,這是了不起的。我告訴大家,爭取言論自由就是要用這種方法,就是你要說,說別人能夠聽得進去,中國有句老話,情欲信,而詞於巧,情拿出來是真的,可是詞於巧,表達這些感情和事實的時候要講求事實,不是硬梆梆的,不是說,打倒共產黨,不是這樣。

問:李敖先生您好,非常有幸這次有機會給您提問,在今年的早些時候,敏瑞芳書記曾經提出一個觀點,大概意思是說對於有反共言論的老師,應該清除出課堂,大概是這麽個意思,我想您對這樣的觀點有什麼評價?

李敖:我覺得作為大學一個特色,什麼言論都敢接受,怎麽可以叫反動言論呢,怎麽可以有言論課堂呢,醫學院裏不也教癌症嗎,癌症這課我們也要上,所以我們認為把它當成癌症來看,想出招來解決這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認為,在大學裡面,沒有什麼說是可以害怕的,不能講的,是不正確的。

問:我相信您已經看到北大師生的熱情了,我非常關心一個問題,您下一次什麼時候來北大?您希望以什麼形式與北大學生交流?

李敖:你叫我來幹嘛,

問:您希望以什麼形式與北大交流,

李敖:我們現在不是在交流嗎?當胡錦濤請我做北大校長的時候我就來了。

問:李敖先生您好,我是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學生,我想一個兩岸關係的問題,因為前不久國民黨舉行了黨主席的直選,您在選舉的前夜在王金平的大會上公開表示您不支持馬英九作為國民黨黨主席,我問您,在馬英九已經當選國民黨黨主席之,您認為他的政策會對兩岸關係有什麼影響,您對兩岸關係的穩定和平發展有沒有信心?謝謝

李敖:我來北京就是怕談台灣問題,果然這個問題就追上來了,我和你講,這就是政治人物和思想人物的不同,馬英九長了一個臉蛋,人也是一個好人,可是一輩子他不做事的,我們叫他不黏鍋,什麼好事也不做,什麼壞事也不做,什麼責任也不負,就是笑嘻嘻的拉選票,很多票就這樣給他的,所以我們認為能夠做事的人是很重要的,擺個小臉蛋到處跑是不好的,所以我認為馬英九幹出了行了,他應該去演個電影或者做歌星都比較好,至少變個大色狼也比較好。

問:李敖先生我非常尊重您,我對您剛剛那樣說馬英九先生好像不太公平,我想問一個文化的問題,您是怎樣看待中國的屈原的文化?屈原的文化與北大的精神有什麼關聯呢?

李敖:這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剛剛講過了,屈原屬於我對政府不滿,可是我的表達方法就是第一類的。我梗了,所以我認為那是個弱者的表達,現在的人類要有不是弱者的表達,要用清醒的,理性的並且快樂一點的表達。

我最後講一個例子給大家聽,我們都知道王安石,王安石是在中國的寧波做過官,他的小女兒很可憐,死在了那裏,後來他調開了,臨走的劃了一個小船,在對面的小船上和他的小女兒上墳,說再見。”今夜扁舟來做別,此生從此各東西”。從此再也見不到面了,為什麼,回家鄉是好難的事情,大家看到唐朝人寫詩,幾乎有一半都是”天上明月光,疑時地上霜”,都是思故鄉的,因為故鄉對他們太遙遠了,太難得了,為什麼我現在說李敖我不還鄉呢。我這次回來不是懷鄉,沒有鄉愁,不是近鄉沒有情怯,不是還鄉沒有衣襟,

沒有眼淚,為什麼我要這樣,因為時代不該有鄉愁,這是個錯誤的情緒,屈原有一個錯誤的情緒,他對政府是個錯誤的態度,我希望我們有一個健康快樂的心態來開創我們的未來,謝謝各位!

熱門書籍》美、中開戰的起點: 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對面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需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