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近年來西方對中國發起的「神助攻」

本文來源:觀察者網

編譯:周遠方

在中國崛起的過程中,西方曾送上過三次「神助攻」(windfalls),分別是03年伊拉克反恐戰爭、08年次貸危機和近期的西方民粹主義崛起,現在特朗普可能正送上第四次——毀掉美國「民主燈塔」的形象。

主要負責撰寫美國政治、經濟社評的《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愛德華•盧斯(Edward Luce)對此痛心疾首的,他3月8日對上述歷史進行簡要「盤點」,觀察者網摘編如下:

▼《金融時報》英文版截圖

英國《金融時報》:近年來西方對中國發起的「神助攻」

雖然大部分都不是有意為之,但西方即使存心幫助中國,也無法做得更到位了。起初,我們把賭註下在中國會按照我們(西方)的形象改造自己,我們所要做的只是輕推一把,這顯然失敗了。之後我們又堅信,歷史一定會把中國引向「自由民主」的終點——無論中國是否意識到自己的命運。這同樣沒有發生。

最終我們放棄努力,任由中國規劃自己的非西方路線。我們只能做___?讀者可以自行填空。

我們可以輕巧地把一切歸咎於特朗普。的確,這位美國總統正在推行地鋼鋁關稅可以看作一個「打橫炮」地經典案例。在美國的「友軍火力」下,美國的西方盟友將比中國受到更大的傷害。他的所作所為將使中國更容易地撕裂我們仍舊稱為「西方陣營」的東西。

但實際上特朗普只是把糟糕的局面搞得更糟,他原本繼承的就是一個爛攤子。西方的錯誤是全方位的,所有人都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痕跡——美國人、歐洲人、新自由主義者和社會民主主義者,每一方都為改變中國出過自己的一份力。

現在,21世紀還沒過頭20年,西方已經為中國送上了三大「神助攻」,現在特朗普正在搞第四項。

第一項「神助攻」是2003年的伊拉克反恐戰爭。

這比特朗普迄今為止的所作所為要嚴重得多。正如時任美國國防部長的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Rumsfeld)所言,這場戰爭將西方陣營撕裂為「新歐洲」和「老歐洲」。美國及其盟友在這場戰爭中的直接支出是1萬億美元,而更多的是機會成本(可能指給了中國「戰略機遇期」,觀察者網註)。

伊拉克戰爭也顯示出西方軍事硬實力的局限性——槍桿子底下出不了民主(You cannot impose democracy at gunpoint)。在西方揮霍自己的硬實力和軟實力時,中國在一邊靜靜圍觀。

第二項「神助攻」是2008年爆發的次貸危機。

這場危機打破了西方中產階級日益富裕的神話。正如美國投資家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所說,當潮水退去,才能看到誰在裸泳。西方消費者的借貸遠超他們的償還能力。

許多人認為次貸危機造成了「全球的」經濟衰退,事實情況是,那是一個環大西洋的經濟衰退——中國經濟一直保持強勁增長。當西方國家削減(對欠發達國家的)發展貸款時,中國填上了缺口。從非洲到中亞,「民主陣營」持續失去魅力。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去年才正式定名,但它至少已經有10年歷史(正是從08年起算,觀察者網註)。

第三份地緣政治大禮是西方方興未艾的民粹主義聲浪。

你從英國脫歐或特朗普當選算起都可以,但它真正的源頭要久遠得多。在本世紀大部分,西方制度的受信任度一直持續下降,我們不再相信領導人是為我們服務。剛剛結束的義大利大選是對西方「技術官僚」的最新指責。世界其他國家對此也密切關注。

如今,中國國家領導人的全球支持率史上首次超過了美國總統。這儘管可以部分歸咎於特朗普與真相之間的微妙關係,但顯然無法解釋一切。

嘲笑那些相信特朗普「說出真相」的人是很容易的,但他們的意思是特朗普說話直接,即使說謊也是直來直去。可惜的是,西方以外的世界真真切切聽到了他說的那些事情。

美國總統又是西方世界送給中國最好的禮物嗎?這取決於他(在自己的路上)走多遠。就目前而言,答案是肯定的。

美國的優勢在於其盟友的力量,而中國沒什麼盟友。特朗普越是貶損加拿大和德國等盟友,中國在全球中心舞台上就越容易施展。

綜上所述,如果我是中國「異議人士」,我會考慮改行搞園藝。美國不僅在誤導海外的「異議人士」,而且在本國也失去了對「民主」的信任。

就目前而言,美國就是那個沒穿衣服的皇帝。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