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另一大咖、周鴻禕的360敲鐘上市回歸A股,然而市場已屬於兩個姓馬的。

 

2018年2月28日,中國互聯網大咖、360創始人周鴻禕偕妻子敲鐘,宣告360上市,回歸A股。

他將直接、間接持有公司63.70%的股份,為實際控制人。

根據披露,公司主營業務為互聯網安全技術的研發、互聯網安全產品的設計、研發、推廣,以及基於互聯網安全產品的互聯網廣告及服務、互聯網增值服務、智能硬體業務等商業化服務。

360的資本市場之路:

2005年11月,360創立;

2011年3月,360登陸美國紐交所;

2015年6月,周鴻祎宣布啟動360私有化戰略計劃;

2016年7月,360私有化交易完成,從紐交所摘牌;

2017年3月,360完成股份制改造;

2017年11月,江南嘉捷披露三六零借殼預案;

2017年12月,重組方案獲證監會有條件通過。

截至午盤,三六零股價收於57.95元/股,市值達3920億元,這使三六零不但成為A股市值最高的互聯網公司,也成為中國國內市值僅次於BATJ的第五大互聯網公司。

騰訊 33446億元

阿里 30132億元

百度 5518億元

京東 4239億元

三六零 3920億元

周鴻禕領導的360,是中國互聯網江湖中少數敢挑戰騰訊、阿里等巨頭的互聯網企業。2010年,360和騰訊QQ的「3Q大戰」,逼幾億用戶選邊站,最後驚動官府出面調停,該役載入史冊,維基百科也有專文介紹。

周鴻禕信奉「不擇手段獲取大量用戶和流量,有了用戶和流量,賺錢只是時間問題。」

但是這個信條放在如今移動互聯網當道、阿里騰訊平分天下的中國市場,已經不合時宜,規則已經不一樣了。

2017年8月中旬,周發表演說:「過去還覺得有點機會,現在覺得最後不是姓馬就是姓馬,還是姓馬。」

以下內容是2017年中國互聯網產業的熱門文章,在阿里騰訊不斷攻城掠地的新聞中,360幾乎失去了聲音,有人開始呼喚曾經不可一世的周大教主。

 

 

以下內容發表於2017年7月27日,標題是:【人民想念周鴻禕】。

此文當日廣泛流傳,引出周本人於當日晚間發表回應(附於本文下半部)。

作者:方浩

親愛的周教主:

好久沒有你的消息了。如果不是前段時間在朋友圈成了國民老公私人飛機的背景帝,你都快被廣大人民群眾忘了。

上一次看到你的新聞還是一年前,360正式從納斯達克退市,據說當時你背負了30多億美金和200多億人民幣的債務,一年前這還是巨款。但你知道嗎,前兩天一家遠在東南亞某個小島的創業公司,剛剛完成一筆20億美元的融資,主要投資方之一是中國的滴滴。4年前滴滴估值1億美金的時候,360市值正在逼近100億美金。

聽說你過去兩年主要忙著做2B的業務,客戶積累了上百萬家,其中不乏大公司、軍隊、公安等核心客戶。習慣了你開炮時的音容笑貌,真的無法想象你西裝革履接客的樣子。對了,西裝裏還套上那件長袖紅POLO杉麽?

言歸正傳。你不在(擂)台上這兩年,中國互聯網江湖完成了一次大洗牌。騰訊和阿里市值先後突破了3000億美金,百度還停留在600億美金,BAT變成了AT。你當年最想辦掉的Robin李,自己掉隊了。不知你是該高興,還是該失落。360搜索業務還好嗎?

A和T膝下兒孫滿堂,只要是獨角獸,基本都選擇了在這兩者之間站隊。當年你在的時候,投資人都問創業者「如果BAT也做怎麽辦」;如今你不在的時候,投資人都問自己「AT不投怎麽辦」;以前是創業者to VC模式,現在是VC to AT模式。

創業階層固化、投資模式利益集團化、寒門難出貴子,大家都在看AT的臉色吃飯,沒想到連王興這種濃眉大眼的家伙都不得不站隊。中國創投圈再沒有你這樣仗義執言的優秀屌絲了,沒有了。

但是,局面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你也有一定的的責任。2010年3Q大戰之後,你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被當成了英雄。不是因為你借助3Q大戰帶領360上市了,而是你被看成了一個敦促巨頭開始徹底反思自己、進而用更開放的姿態參與中國互聯網建設的導火索。你燃燒了自己、照亮了別人,同時自己也沒被巨頭一泡尿澆死,皆大歡喜。真的是麽?

你沒有想到的是,買買買是女人的春藥,也會是巨頭的春藥。從2011年開始,無論是上市的,還是沒上市的,幾乎每個有流量的山頭,都插上了巨頭的旗幟。然後是每一個不管真假的風口,巨頭都會提前入場。從納妾,到養小,AT興致勃勃、精力充沛,反正生的孩子都姓馬。

你當年腳踢百度、拳打騰訊、鄙視阿里、順手攪一攪雷軍的局,反抗壓迫的革命理想也是廣大吃瓜群眾的心聲。現在沒有吃瓜群眾了,你敢上台跟巨頭單挑,舉牌小姐就敢用牌子直接砸死你。

還記得你們「2005年黃金一代」嗎?360、YY、58、汽車之家、去哪兒、9158、土豆、豆瓣、人人網……你們誕生的那一年,BAT中只有兩家剛剛上市的公司,中國互聯網沒有巨頭,不存在BAT,沒有風口與獨角獸一說,大家都是草蜢英雄,彼此不問出身,不講血統,想做啥就做啥,想說啥就說啥,是中國互聯網的80年代。

後來就算上市了,創業者看誰不服也敢懟,你也好,李國慶也好,給微博帶來多少流量?而自從拿了巨頭投資,劉強東就背叛了他的那個階級,不愛說話了,只顧老婆孩子熱炕頭去了。王興偶爾敢說兩句,已經算是英雄人物了。程維說一句話要考慮左右兩邊的感受,張一鳴說句話要考慮上邊的感受。雷軍幹脆只做不說。

大家都在悶聲發大財,劇本從天使輪就被寫好了:這是通向A的大道,這是通向T的大道。二選一,你熟悉得很。

2013年沒能從騰訊手中搶下搜狗,對你和360是個轉折點。大家都知道,你對搜狗是真愛,不像你在別的標的上的態度,純粹是敲竹杠。你看你敲91的竹杠,百度買單了;你敲UC的竹杠,阿里買單了;當你真想為搜狗買單的時候,騰訊敲了你的竹杠。給360貢獻最多利潤的搜索業務,從此過上了前有百度、後有騰訊的夾擊生活。你開化了騰訊,騰訊教育了你。

過去兩年,中國的企業家、有錢人都是玩命往外國跑,你卻是一心跑回國內。因為你知道,孫猴子再牛,也跳不出如來的手掌心,所以你也學會了悶聲發大財,但這不是人民想要的那個周鴻祎。

共享單車你不攪合,可以攪合新零售啊,看不上新零售可以玩無人駕駛啊,無人駕駛背後還有人工智慧,實在不行出海啊!出海沒兩年,傅盛都成創業導師了,我覺得你資格比他老。如果去得到開講,你一定不次於李笑來。

這不是開玩笑,真的。中國互聯網不需要死水微瀾、鐵板一塊,需要你這樣的挑戰者。你看看中國的房地產江湖,王石退了、王健林賣了、郭廣昌隱了,潘石屹只能混在望京了,但是還有孫宏斌啊。

中國互聯網不能沒有周鴻祎。不要整天跟一幫網紅搞直播,首先你沒有Robin帥,其次你的粉絲也不看直播。他們喜歡聽你講產品、講創新,實在不行講講音箱也可以,大家都知道你是老炮兒。也不要整天跟那些老板、領導搞在一起,要走進群眾、走進用戶,你天生就是2C的人設,而不是2B的人設。

前段時間網上流傳一個段子,說凡是請過日本AV女明星的中國互聯網公司,最後發展都不順利。凡客是個例子,你看現在陳年面黃肌瘦的,據說剛剛還完幾十億欠款。記得360也請過,忘了叫什麼名字了(主要是我一般對這種事也不太關心),但我覺得這是玄學,不足為信。360做安全軟體套裝起家,還是能經得住這些資本主義腐朽精神的侵蝕的。

好了,不多說了,再說你會認為我寫這麽多就是為了調侃你。真不是,只是覺得中國互聯網過去兩年越來越無趣了,挺好的創業者,最後都被環境塑造成了風口上的騙子。沒人說真話,沒人敢說真話,不懷念你還能懷念誰。

你最喜歡的一本書好像是《娛樂至死》,這種書在我國的各大機場、高鐵車站是看不到了,那裏全是關於「共享經濟」、「人工智慧」、「新零售」的速效成功學,連馬雲的雞湯都不好賣了。A喲V,哪有娛樂,全是浮躁。

教主 安好。

以下回應文來自周鴻禕的官方微信,發表於2017年7月27日晚間。

標題:【致想念我的人民】

作者:周鴻禕

一夜之間,互聯網上大家都在想念我,弄的我好像怎麽了似的。如果不出來回復下,好像我就真的怎麽了似的。

其實我知道,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講真話的人,是想念挑戰者,也是想念互聯網的炮火聲。

雖然過去兩年的互聯網有些無趣,但大家要有耐心。

如果把互聯網行業發展與競爭比作馬拉松,我覺得不是一場馬拉松,而是很多場。

互聯網創業者,作為一個「馬拉松選手」在其中,不應該只看到現在這幾場比賽,就覺得格局已定,階層已經固化。的確會有些選手有優勢,但格局總是會被打破的,一定會不斷出現新人打破原有的平衡與局面。

創業階層固化只是短期現象,長遠看,任何階層都會被打破的。記得去年下半年烏鎮互聯網大會之後,不就有人說互聯網的下半場是「TMD」嗎?沒有人能知道20年後會不會真的是「TMD」時代,會不會有新的獨角獸,或者孫猴子冒出來。

從另一個角度看,巨頭們更加開放,踩風口、插旗子,就是在擔心自己被顛覆,擔心自己的格局被打破。這說明,沒有誰是不可能被顛覆的,大家都有軟肋。

創業者們不需要擔心的是,站隊也好,插旗子也好,都阻止不了格局被打破。互聯網發展中,真正能夠阻止格局被打破,或者能夠打破格局的,應該是創新。

任何公司,無論是創業公司還是巨頭企業,要打破格局、守住格局,就要有創新力,要建立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否則,不管To VC、To AT,都是錯的,開始創業就奔著To AT去,那結果即使被插了旗子,肯定也不會得到用戶認可。

過去幾年中,風口一個又一個,不管是O2O裏的補貼大戰,還是滿街投放的共享單車,我的確很少出現在其中。好多人說我是紅衣教主,但我真不是,我沒有建立什麼帝國的心,我一直保有一顆創業者的心態,聚焦自己的方向,建立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所以,我不會什麼都插一腳,有些方向我也看不好。

360目前的戰略是聚焦安全,安全是360安身立命之本,不吹不擂,我們也已經取得了領先地位。不說遠的,就說今年5月的勒索病毒事件,我們幾乎是提前一個月全球首發了對NSA網路武器「永恒之藍」的技術分析,也是全球首家推出NSA武器庫免疫工具的公司,勒索病毒爆發當天,我們也是首家發布了預警的。

可能大家看起來這事情很簡單,但這一系列動作背後,是我們多年積累的網路安全原創核心技術,是我們東半球最強大的白帽子軍團技術實力的成果。而這個事情,是需要沉下心來做的,不是在外面吹出來的。

我過去幾年也一直在說,現在有些創業者比較浮躁,不能沉下心做事,追求估值,甚至為了被收購創業。我也不能光說不做,所以過去幾年,我去踩了些坑,也沉下心來做了些事情。如果大家想聽我講,不管講產品、講創新,我覺得也還是有些東西可以和大家講講的。

但我不希望創業者變成跑會的創業者,創業不是跑會聽導師講雞湯就能成功的。如果創業過程中有問題,創業者應該找到能真正深入交流的機會去溝通,去年我和一些創業者,有過小規模的閉門交流,我覺得效果很好,至少對我來說,是一個交流學習的過程。

公開場合我也會講,但實際上,這個時代不缺講話的人,缺講真話的人,但真話比較刺激人,估計我講多了,也會有人不愛聽的。

周鴻禕

2017年7月

2017年8月中旬,周出席一場創業活動發表演說,幾乎是承認向阿里巴巴、騰訊等巨頭認輸,重點摘錄如下:

「過去還覺得有點機會,現在覺得最後不是姓馬就是姓馬,還是姓馬。當然中國本來就姓馬,我們本來就是馬克思主義國家。」

這話也太政治正確了。老周說這句話是有依據的,BAT基本上都是姓馬的,馬雲、馬化騰、馬東敏(李彥宏老婆)。

周鴻禕以過來人的身份,建議創業者保持低調:「不要這麽高調,你們好容易看到藍海的空間,就悄悄地進村,打槍的不要,悄悄把事情做起來,等巨頭髮現時,你們已經發展了。」

「最怕很多兄弟剛看到開頭,事情沒有做,天天來出席這個創客會、那個創客會,逢會必講,事還沒幹,已經在報紙上炒的沸沸揚揚了。」

「一旦驚動了巨頭,巨頭手裏有的是武器,過去對360是一種暴力扼殺,今天已經升級了,現在都是降維、金錢,不扼殺你,直接花錢把你砸死,直接花錢把你變成小兄弟。」

「所以創業小兄弟有一段時間會抱大腿和找幹爹理論。但是發現孩子會長大的,乾爹不會讓孩子長大,畢竟不是親兒子。」

阿里和騰訊雙雙跌出了全球十大市值公司

xxx

狂飆十年的中國互聯網光環不再(穩),我想去國企

xxx

讓騰訊蒸發3800億人民幣的那篇官媒文章已經刪了

xxx

除了罵裁判,中國互聯網八大平台都是怎麽看奧運會的?

xxx

在中國互聯網行業,戴字節跳動(抖音)的工牌能光宗耀祖嗎?

xxx

中國的B站正在日本走紅,但走紅的路子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