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父親:我為什麼要讓孩子去香港上學?

本文來源:量子學派

微信id:quantumschool

作者:李卍

站在深圳關口,深港之間的S型大橋橫跨海面,如巨龍俯臥,兩地相接。

十年前,海的南面,是望洋興嘆的東方明珠。

十年後,海的北面,是敬畏三分的深圳速度。

晨曦初現,光影迷離間,香港一側,白鷺飛起,綠意盎然,一片田園景象。

若你剛到深圳,立於岸邊,定會分不清海的哪邊才是國際化大都市。

歷史,早已在停滯的香港神話中,悄然翻頁。

  深圳GDP總量首次超過香港,為粵港澳大灣第一,人均仍以香港最高,為世界前列。

面對海對岸的那個資本主義城市,很多人心裡,它,已然是一段城南舊事。

只是,每天7點的太陽下,口岸依舊會不斷增多跨境學童,不辭辛苦,來回奔波,赴港上學。

這時你才會感覺到,對於文明的嚮往,不能僅僅侷限在GDP上面。

為什麼給孩子選擇香港

有不少人看不起我送孩子去香港上學,認為這是庸人自擾。

過幾年,深圳就要超越香港了,到時候,你孩子會責怪你的,有些人這樣說。

其實我也承認經濟層面上深圳很快將超過香港,在未來城市競爭力上面,深圳可能會讓全世界側目。

香港不過是一個700萬人口的本土城市,而深圳在汲納全中國最優秀的人才。

未來香港可能沒有辦法在綜合實力上與深圳競爭。

然而,這與選擇小孩在香港上學沒有邏輯聯繫,在我看來,只是給孩子找一個真正的學校而已。

在那裏,他可以安靜地讀書,可以無憂無慮地享受童年,不擔心自己的父親沒有豪車來接送,不擔心老師有不公平對待,不擔心路上有太多人販子,不擔心又要繳納莫名其妙的費用。

每天出入境的深港跨境學童,目前已達到3萬餘人,人數仍然繼續攀升。

不管大家怎麽看,每一個父母都有自己的選擇。

身體上的辛苦,總好過於心理上的擔驚受怕。

近段時間,國內的幼教事件層出不窮,我們不對個案譴責,但這樣的事情,絕不是一人一事,也並非事出偶然,而是多年以來的教育「結晶」,還是需要進行反思的。

紅包,沒有一個家長逃得掉

2011年,我家小孩剛開始是在深圳上的幼兒園,3歲上的低班,每個月2000元左右。

在自家小區上學,這樣的費用談不上高也談不上低。

有一天,幼兒園的3個老師登門家訪,當時一家急得團團轉,商量著到底該給多少紅包,怎麽給。我們好像天生就知道有這樣一個規矩,老師來了,必須給紅包。

也不能全怪家長過於復雜,只要有一個家長給過,你敢不給?你怎麽保證別人沒有給?

就算你再明鏡如水,你總得給自己孩子考慮一下。

這只是個小例子,但實際上是教育腐敗的標準案例,家裏一個小孩剛上幼兒園,你就會面對這樣的問題,這難道不是整個體系的失敗?

內地哪個家長不為這事兒操心?

現在教育最大問題之一是社會關係影響到師生關係,讓人喘不過氣來。

但孩子去香港上學後,作為家長再也沒有操心這些事。

這裡舉個例子:一個大陸陪護孩子每日過關的阿姨,因為收了家長100元紅包,後來學校查到後,立即就將這阿姨開除。

也有不少孩子家長把內地習慣帶到香港,不過,每次送禮總被嚴正警告不可以,因為對於一個香港老師來說,這就是受賄,如果被舉報那可是要掉公職的,而且是一生抹不去的汙點。

這是香港教育體系的側影,但正是這種嚴苛的監管制度約束,使得香港老師與學生、家長的關係純粹而簡單。

老師也會回歸到教育本身,更關注孩子的健康成長,公平地對待每個學生。

《論語》中,孔子言:「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

成人的世界裡尚且最忌憚不平等,更何況尚未懂事的孩子呢?

盡量予以每個孩子以公平的教育環境,就是這個社會最好的教育,與最健康的發展模式。

香港,東方的教育之都

若有人問:香港是什麼?

也許每個人都會有他的答案:自由港,中國人心目中的外國城市、外國人心目中的中國城市,東西文化交融的地方,著名的國際金融中心,購物天堂,衰落的東方之珠、鬧獨立的南方之城……

雖然有太多爭議,特別是這幾年。但在港寶父母的眼裏,香港,是一個接受正常教育的地方,有一群值得托付的老師。

至於那些政治風波,那些陸港相爭,我也看不明白,不明白族群撕裂到底對誰有好處,更不明白那些從未去過香港的人為何抱有那麽大的仇恨。

媒體各方面的負面報導層出不窮,但家裏卻從未擔心過,小孩會不會在幼兒園裏吃不好,還有被餵芥末、被辱罵、被毆打、被歧視、被扎針這樣的事情。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迷信呢?

記得小孩第一天去香港上學,我們把他送到深圳口岸坐校巴,熾熱的太陽底下,一個50多歲的香港女老師,正把孩子一個個地搬上校車,汗水浸濕頭髮。

後來我才知道她是幼兒園的校長。

當時,內心就震撼了,校長不是坐在辦公室裏審批文件的嗎?有這樣的校長,我還擔心什麼呢?

後來,發現這還不是個例,校長每次開家長會什麼的都親自接待,帶領老師在門口迎接家長和小孩,並親自主持室內ppt演講,語氣和藹可親,沒有半點官僚氣派。

因此,把孩子放在這樣的學校裏,我實在不知道該擔心什麼。

與敬業工作態度相照應的,是香港在教育上雄厚的優質師資力量,與高薪收入報酬,幼教老師平均月薪三四萬港幣,整個中小學教師薪資領跑亞洲。

見微知著,香港,對孩子全方位的素質教育名列全球前茅,是除倫敦以外,唯一一座有5所大學進入了國際排名前200名的城市。

此岸盛世繁華  彼岸淳樸自然

如今的香港,過了經濟騰飛的黃金期後,服務業與金融業遲緩地發展著,成為依托房地產的單一經濟結構體,這個曾經的中國經濟引擎,已經被海對面的深圳光芒所掩蓋。

此岸,實在盛世繁華,目及之處,隨處可感深圳這個城市的快速變化。

人們騎著共享單車穿梭在大街小巷;站在路口,滴滴打車就可以搞定一切;辦公樓裏,無人售貨自助便利店正在新零售市場殺出一條血路……新興產業在深圳遍地開花。

此時的深圳,早已不是昔日的小漁村,年青人都在演繹著新時代的中國夢。

而香港,則仍然保留著昔日城市的石板路,保留著它沒有開發的一片片青山綠水,保留著它教育的淳樸本質。

這個700萬人口的彈丸之地,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其穩定健全的社會制度,成熟的公民意識,相應的醫療、司法、教育保障,尤其是對孩童教育的高度重視,仍然值得我們學習與借鑒。

特別是它的教育,一直奉行著以學生為中心的開放式教育,有自己的一套教學制度和教育福利保障。

雖然學生的學業壓力很重,升學競爭也激烈,但都建立在公平競爭的前提之下。

給孩子一個自己的世界

孤舟片葉,逃不脫時代風波。

雖然香港也有很多自己的問題,但不管現狀如何,只要有一個好的教育體系存在,它一定會是一個有希望的城市。

反之,如果沒有健全的教育體系,不管現狀如何令人艷羨,未來一定也會讓人感覺灰暗。

在孩子還小的時候,竭盡全力給他們一個單純的世界,那是一個作為家長的義務,那時,你可視他人臉色於無物,只需仰望星空。

因為,你看得到,那小小的身軀,雖然每日奔波於深港兩岸,卻一點兒也不疲憊,他孩童的天性得到最大的釋放,他會盡情忘我地在公交車上自由啞語歌唱,不擾他人,但自得其樂。

願未來的每一個學校,無論是香港的,還是大陸的,在那,爸爸是誰不重要,教育是老師唯一專注的事情。

畢竟,於孩子而言,學校應是天堂的模樣。

2019年4月11日,深圳某幼兒園老師要求學生拍下家裡的車,說是要裝飾教室的主題牆。

此舉被質疑是「摸家底」,經抗議後,當地教育局已叫停該活動。

2018年9月,深圳有一所幼兒園下發《「我的小區」主題調查表》,要求孩子和家長填寫房產戶型、屋價等,被批評為「吃相難看」。

園方說只是讓孩子了解周邊環境。當地教育局已要求中止並向家長道歉。

  深圳南山區的那條街有多牛?
  流水線上的深圳博士們
  中國式家長的悲哀:一邊罵老師不好,一邊給老師送紅包。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