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著、無名氏續」?人民出版社新出的紅樓夢署名惹議,專家分析背後原因。

「曹雪芹著、無名氏續」?人民出版社新出的紅樓夢署名惹議,專家分析背後原因。

本文來源:新華社

記者:史競男

北京2月19日電

《紅樓夢》是中國古典小說的巔峰之作,自誕生後經歷了曲折的版本流傳。

出版「四大名著」至今已有60多年歷史的人民文學出版社,日前推出「四大名著珍藏版」,其中《紅樓夢》署名為「曹雪芹著,無名氏續」,引發讀者關注。

為何不再是「曹雪芹著,高鶚續」?《紅樓夢》經歷了怎樣的出版歷程?專家和出版人道出了背後的故事。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傅承洲說,「四大名著」名稱的來源與人民文學出版社有密切的關係。

上世紀五十年代,人民文學出版社建社之初,即著手整理出版了《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和《紅樓夢》四部經典小說,並持續修訂,進行了不同版本的整理出版工作。到了七十年代,「四大名著」的說法流傳開來,成為對大眾影響最深遠、最廣泛的中國古代文學經典著作。

「四大名著」廣為流傳,版本復雜。「國內我們能看到的『四大名著』整理本,數以千百計。《紅樓夢》有多少種?有1000多種版本。其中,人民文學出版社的印次最多、印量最大、流傳最廣。」傅承洲說。

《紅樓夢》最初以抄本形式流傳,留下各種版本。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程偉元、高鶚第一次整理出版一百二十回活字版,從此有了印刷本;1792年又修訂一版。為了區別,前者通稱「程甲本」,後者稱「程乙本」。

「普通讀者可能不太注意選擇版本閱讀,但是版本太重要了。」中國紅樓夢學會會長張慶善告訴記者,程偉元、高鶚開創了《紅樓夢》刻本流傳的時代。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後,早期抄本大多書名《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後來陸續發現有甲戌本、蒙府本、己卯本等。

「專家們發現早期流傳的這些本子和我們過去看到的程甲本刻本有很多不同。經過認真研究,發現這些早期流傳的底本、抄本,更接近曹雪芹原著的面貌,要好於程本。」張慶善說。

例如,《紅樓夢》第八回,賈寶玉跑到梨香院看薛寶釵,兩人比通靈。寶釵要看寶玉脖子上的寶玉,寶玉要看寶釵脖子上的金鎖,正互相欣賞時,林妹妹來了。程甲本裏寫到「丫頭喊林妹妹來了,只見林黛玉搖搖擺擺地走進來」,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抄本上寫的是「只見黛玉搖搖地走了進來」。

「一個『搖搖』,一個『搖搖擺擺』,天壤之別。」張慶善說:「『搖搖擺擺』像姑娘走路的樣子嗎?不像,更不像林妹妹走路的樣子。『搖搖』更美,表現了女人的形態。這就是版本的問題,程本在刊刻的時候,用的底本沒抄好,抄寫的人可能注意力不集中,隨手就把『擺擺』寫上去了。像這樣的例子非常多。」

人民文學出版社副總編輯周絢隆透露,《紅樓夢》經歷多次版本更新,「這個更新絕對不是在前面版本基礎上進行修訂,好多次是推倒重來。」

1953年,人民文學出版社以程乙本為底本,以作家出版社的名義出版了新中國第一個《紅樓夢》整理本;1957年,以人民文學出版社的名義出版了第二個校點、註釋本《紅樓夢》;

1959年和1964年,分別修訂出了第二版、第三版;

1982年,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以庚辰本為前八十回的底本,以萃文書屋排印的程甲本為後四十回的底本,重新整理的《紅樓夢》首次印行。周絢隆說,這一版本是經過一代紅學家集體努力完成的,開創了《紅樓夢》傳播史上以脂本為底本整理出來成為通行本的新時代。

這之後,又經過兩次修訂,將作者署名由延續了數十年的「曹雪芹、高鶚著」,改為「(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後四十回)無名氏續,程偉元、高鶚整理」。

張慶善認為,署名的變化,吸收了紅學界對後四十回續書作者研究的最新成果,反映了出版者和整理者嚴謹的態度。

「我們今天看到的後四十回,唯一依據就是程偉元、高鶚的版本,從歷史角度看,把他們作為整理者而不是作者是合乎情理的。」周絢隆認為,現在還無法證明後四十回一定是曹雪芹留下的,只能暫用「無名氏續」,期待後續研究作出解答。

閱讀原文